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影帝他不想当太监在线阅读 - 第006章 我只是个死跑龙套的

第006章 我只是个死跑龙套的

书迷正在阅读:你这是犯规啊福运来
        “你就是钱宸?”

        《金婚》剧组其实早就已经解散了。

        主演各奔东西,比如周韵跟着他老公姜大斌去拍《子弹正在飞》了。

        而胡钧则被困在《风语》剧组不能脱身。

        但是导演郑大龙依旧非常固执,他要纠正《金婚》里头的几处穿帮镜头。

        找替身,回头稍微处理一下就行。

        “对对,我就是,非常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钱宸按照地点找过来,却发现所有的人似乎都在等他这个群演。

        “听你这口音,是首都的?”

        郑大龙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呃,是的,在首都长大。”

        对于原主的家世,钱宸其实有点迷。

        他得到的记忆并不完全,似乎有些东西原主觉得“不堪回首”。

        所以直接“销毁”了。

        王牌杀手,终极特工?

        别开玩笑。

        那太狗血了。

        他只知道,原主的家庭非常不希望他混娱乐圈。

        可他偏偏要。

        就算是住桥洞,生病了,也宁死不回头。

        “为什么要做群演呢,我看你的气质似乎更适合去做教授,或者科学家。”郑大龙好奇的问。

        “个人爱好。”钱宸很纳闷。

        这位大导到底哪来这么多好奇心,难道是原主的亲戚。

        哥,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异父异母亲弟弟啊!

        “好吧,准备一下,服装、化妆师!”

        郑大龙并没有继续聊天。

        他是白玉兰奖最佳导演奖获得者,是圈内赫赫有名的大导,和一个群演本来就没太多可聊的。

        化妆并不意味着露脸。

        主要是做发型、发色,让钱宸和胡钧更像一些。

        身高什么的倒无所谓,只要体型差距不是太大就可以了。

        “虽然不露脸,但是表演还是要的,刚才助理都给你讲了吧,我喊开始之后,你就照着讲好的演,你不要把这个当文替,全力以赴就行了。”

        郑大龙对内容要求很高。

        进入工作状态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和蔼可亲。

        就算钱宸是他老乡也不行。

        第一个镜头很简单,几乎就是一帧而过。

        随随便便就拍过去了。

        第二个镜头却是男主角发泄愤怒的一场戏。

        钱宸的动作表现力度就不怎么让郑大龙满意,他很变态的要求厂公大人一次又一次的愤怒着。

        这让钱宸意识到,现实和表演是两码事。

        表演是一种情绪的放大,而现实里的愤怒往往更加内敛。

        “钱宸,你要明白,你老婆为了帮你解除困境要和你离婚,你们是相爱的,七年的感情,所以你愤怒,这个愤怒里头,还应该包括其他很多的情绪,比如……”郑大龙拉着钱宸,一点点的和他分析。

        我没老婆。

        太监不能娶老婆。

        这种感情,是钱宸所不具备的,不管是原主还是前世。

        不过,郑大龙不愧是活了五十多年的大导,他很巧妙的就让钱宸理解了这种情感。

        再一次开始,钱宸果然找到了这种感觉。

        演出来的效果要好很多。

        但郑大龙还是不满足。

        正常情况下,这样已经足够了。

        至少从文替的角度来说已经达到了拍摄的目的。

        “再来一次,你可以做的更好。”郑大龙拍拍手,拍摄还在继续。

        原本说好了几镜头可能俩小时就拍完。

        结果四个小时了还在继续拍。

        钱宸看了看时间,感觉这位郑大爷似乎很想留自己吃盒饭的意思。

        “ok,过!”

        时间正好六点零五。

        嘿,晚饭就这么解决了。

        “今天没订盒饭……”郑大龙来了一句。

        钱宸顿时就无语了。

        你是不是也想白飘我。

        “就吃印象江南吧,挺久没吃了。”郑大龙顿了顿,决定带小老弟去下馆子。

        钱宸非常佩服几百年后的人。

        他们研究出了比奔马更快的高铁,能飞天入云的飞机,还有千里一瞬的通讯……等等。

        但是在吃这一块上,他有点不以为然。

        在他所在的那个时期,大部分的调料什么都已经齐备了。

        宫廷里很多人一辈子的精力都在研究怎么吃。

        万岁爷矜贵,所以吃的都比较养生。

        他们这些太监可没那么多讲究。

        钱宸烧的一手好菜,深得一众大太监的欢心,每当有机会都会提拔他。

        他估计是最年轻的东厂厂公。

        当然,也有可能是在任时间最短的。

        而吃了印象江南的菜,钱宸才明白自己小看了这个世界的美食。

        其实,现在美食最大的一个优势是融合。

        天南地北,国内国外,都在互相吸取长处,慢慢的就融合出适应大众口味的各种菜系。

        这个临时剧组只有七个人。

        郑大龙和钱宸坐在了一块,毕竟是导演和“主演”嘛。

        更重要的是俩人口音相似,都是首都那边的人。

        所以聊天的内容多是首都怎么样怎么样。

        钱宸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吃上面了。

        宫里最主要的技能就是察言观色。

        他总觉得,这个郑大龙看他的眼神不太对。

        从一开始就不太对。

        这种态度并不意味着友善。

        但也并不至于说是敌视。

        钱辰一度怀疑,是不是和郑传和有关系。

        俩人都姓郑。

        但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能。

        如果郑传和有这样的大导做亲戚,就不会混的这么惨了。

        郑大龙,那可是首都圈里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种临时的小活,我没有通过演员公会,太麻烦了,所以报酬直接结给你。”

        一切都结束了。

        郑大龙从钱包里抽出了五张票子。

        “多谢郑导。”

        钱辰接过票子,至少这几个小时不算亏本。

        “我最近在筹备一部《雍正的女人们》,虽然我从来没拍过古装戏,但非常想试试……”郑大龙拍拍钱宸的肩膀。

        “郑导对内容的追求让我佩服,相信这个剧一定会大卖。”

        你和我说这些干嘛?

        我只是个死跑龙套的啊!

        钱宸更加迷惑了。

        “大卖?”郑大龙很装比的摇了摇头:“我并不担心这个。”

        “哈哈~”钱宸尬笑。

        “你挺适合娱乐圈的,将来娱乐圈必然有你一席之地,不要管别人怎么说。”

        分别在即,郑大龙给钱宸打了一管鸡血。

        然后就带着剧组的人走了。

        【系统,能不能告诉我这个人是干嘛的?】

        【咨询问题需要付费】

        【多少钱】

        【一百积分】

        【呃,看在第一次买卖的份上,能给个优惠价不,比如零点一折?】

        一百积分就是一万块钱。

        消费不起。

        但钱宸又不想被蒙在鼓里。

        被人算计的滋味不好受。

        【概不打折,不过可以赊账】

        【周期多少,需要利息不,信息到位不】

        【九出十三归,借一百,给你九十,一个月后,还款一百三】

        【你们真黑,一个月之后还你一百五,你给我一百,赶紧的说吧!】

        【下面是系统截取的一段对话,鉴于本系统和谐友善,故不透露当事人姓名】

        **

        “不行了,我再喝就得躺着了。”

        “那行,咱今天就到这,抽烟,聊聊天。”

        “这烟不错,话说,最近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哪方面的?”

        “哪方面都行,有意思就行,这日子过得越来越无聊了,看见女人都提不起精神。”

        “要说有意思的,倒也有那么一件,你知道俞老师吧?”

        “俞老师,姓俞的老师可多了去。”

        “就是说娱乐圈乌烟瘴气的那个。”

        “俞教授啊,她怎么了?”

        “她儿子要去混娱乐圈了,听说去了衡店,啊哈哈哈~”

        “雾草,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哎哟,可笑死我了,你说俞老师这么好强的一个人,怎么就生出这么个玩意。”

        “年轻人嘛,不懂事很正常。”

        “我跟那边的人说了,有机会一定要多帮帮他,让他沉迷娱乐圈不可自拔。”

        “你这人……夺笋啊。”

        “我还真怕他混不下去,乖乖听姓俞的摆布,回家继承他们家的科技公司。”

        “唉,俞老师人挺好的,就是太傲气了点。”

        “大快人心!”

        “……瞎说什么大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