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白锦一身正气在线阅读 - 第102章 我邦邦给你两拳,混蛋!(第三更求订阅)

第102章 我邦邦给你两拳,混蛋!(第三更求订阅)

        “不听,闭上,告辞!”

        严执事满脸古怪淫笑,开口就说准备将白锦提拔为学宫里的班首,像他这样年少有为的修士,不来提老师分担忧虑可就真的太过于可惜了。

        班首相当于班长,但仙侠世界里班长拥有实权的,执事们不在的时候,学宫目前三个班里班首就是大爹,甚至可以合理调动教学物资,再合理师妃妍一点。

        成为班首最好的福利之一,就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广杰善缘,无论是套取执事们的教课内容转卖小道消息,还是借着补课之名约油腻师姐都是合理的。

        但严执事心里没点数吗?自家的班级什么熊样自己不知道?

        虽说修仙者寿命动辄几大千,但白锦可不想因为劳神而减寿,有那寿命躺在万花谷里张开双脚享受人生不好吗?

        “御剑飞行?”

        看着白锦踩着翠绿铁的锹上,一溜烟消失不见,严执事额头浮现黑线,确定吊儿郎当的白锦没有忽悠他:“都不知道他的性格如何养成的......没个正行。”

        “记在书册上,月底参他一本!”

        ………………

        …………

        “现在去哪玩呢?还那么早......”

        白锦就像滑滑板一样,踩在乙木铁锹上缓缓在空中滑行,望着星络仙门诸多山头一时间不知道去哪玩才好。

        柔相峰去不得,雨雪晴的师兄和师姐们恨不得把自己给融了,去地士峰卫兄恐怕要和自己吃两围,羽鸣峰山体金属含量超标和金兄玩很容易遭天谴。

        “去探望祝扶吧!钢铁烈阳直女满脸委屈巴巴躺在床上样子,应该非常有看头。到时候拿记录水晶拍摄下来,制作成avi原声大碟播放。”

        思考良久,白锦脸上的表情渐渐开始缺德起来,准备去祝柳峰看个热闹。

        至于勤奋修行的选项,白锦已经全部抛给魂灵了。剧毒灵草加上妖元、妖丹制作的浑浊灵果灵气含量,相当于白锦勤奋苦修一整年,放个假很合理的。

        “祝柳峰和我想的不一样......”

        与寻常青山绿水不一样,祝柳峰景色山脚至半山腰都很正常,园林布景错落有序一副仙家景色,朴素透着典雅。

        但再往上,基本都是光秃秃一片黑色土地,山顶有个类似坊巷的居住区。

        白锦降落到坊巷前,见到人开口直接称对方一声师兄,说明自己来意,吓到对方一脸见了鬼的模样。

        白锦是学宫学生,还是所有学宫弟子里最晚入门的,他见到所有穿白色道袍不带纱的都能叫师兄,带纱叫执事。

        被白锦拉住那人都傻了,一同门御物而来叫自己一筑基期的修士师兄,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种颠覆三观的体验。

        “谢了啊!”

        从师兄嘴里得知荧惑星的宅邸,白锦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玉简,给应该还躺在床上祝扶打电话:“起床没起床没?你的友人刚出关就听闻你病倒了,现在带着手信站在你家门口。”

        “?”

        刚接起玉简,祝扶就被白锦如同机关枪一样的话语问到懵了,好半晌才理清白锦话里的意思:“才没有!区区的病魔怎么可能战胜姑奶奶!你给我等着!”

        “那你给我开门啊!有本事犟嘴怎么没有本事开门!”

        白锦一边与祝扶拌嘴,抬头看向题字‘火曰炎上’牌匾的开放式的大院。院子里两名门役急急忙忙出来,为白锦引路带他到祝扶住的院落里。

        进入到雅致小院里,白锦奇怪的四处张望都没有看到死傲娇怪,正准备开口问身边女性门役的时候,她们二人直接将唯一一间房门打开露出里面大堂。

        “祝师姐在左厢房里,师兄请进。”

        “那么刺激吗?祝扶该不会藏在门后准备一硬鞭把我爆头吧?”

        看着敞开的房间门,白锦的心里生出一丝丝顾虑来,面前小院在他眼里无异于龙潭虎穴般的存在,这回进去,恐怕要吃上一桌鸿门宴。

        进入客堂往左边走去,绕过屏风来到祝扶寝室门前,她的房间没关门,白锦入目就能看到穿着一身红衣的祝扶。

        祝扶胸前衣襟几乎打死结,满脸无聊的趴在一个水池边上,双手耷拉在木质水池外面,看着白锦道:“手信呢?没有手信待会儿可没有茶点招待的!”

        “你刚洞房花烛夜吗?”

        祝扶寝室里满满的大红色,除了放在红木家具上茶具的颜色还算正常,其他物品都是红彤彤配金色,就连大床纱帐也是浅浅的绛红色。

        如果不是白锦知道祝扶喜欢红,看到她寝室这般布置,真的差点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灵石准备随份子钱了。

        “滚!”

        祝扶没好气翻了一个白眼,自己只是喜欢火热有活力的红色,但到白锦嘴里却说的自己天天住婚房一样,好悬没有把她气到跃出水池邦邦给他两拳。

        她觉得白锦此番前来拜会,要么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要么就是被岁命星从被褥里拎出来,戳着他的鼻子吩咐他要好好关心生病的同窗。

        白锦也没有在意那些,抬手一招摄来一张红木椅坐下,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原本为岁命星所准备,作为夜宵的椰子炖乌鸡借花献佛送到祝扶的手上。

        “我听师父说你痛经痛到跪了,原本想找益母草炖鸡汤给你吊命的.....结果星络仙门药库里根本就没有,我就催生了一颗椰子树顶着当先。”

        “椰子炖鸡重姜多红枣,驱寒又补气益血还干净卫生.......话说,你痛经泡在热水池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

        祝扶捧着白锦送的手信,心里面稍稍生出一丝愧疚的情绪。

        她完全没有料到白锦如此有心,竟然特意给自己准备了调理药膳,根本不像平日学宫里没个正型的白师弟.....

        自己刚才还把他想到那么缺德,祝扶心里对白锦行为颇为感动。

        但!

        “经行腹痛你个大头鬼!姑奶奶身体硬朗到不得了!”

        祝扶一手拿着椰子炖盅,从水里轻轻往前挪动身子,伸出手掐住白锦的脸颊嘟囔道:“你心意我就领了,但我要在此澄清,我是血虚引起的淤塞寒凝,和你嘴里说的是两码事!”

        “还有别把三句不离月露,挂在嘴里重复来重复去都脸不露羞,也就姑奶奶我知道你学医的......不然打死你。”

        被祝扶掐着脸颊测量脸皮厚度,白锦心里稍加思索,道:“血虚寒凝.....不就是由于脾肾阳不足,不能很好地运输体内的水和湿从而气血淤堵吗?”

        “你可能是脾肾双虚,要注意点,不要那么容易扯火躁狂。”

        祝扶:“..........”

        硬鞭呢?姑奶奶的硬鞭呢?今日我就要把这没皮没脸的变态给打死!

        自己知道不就行了,还要在那儿啰啰嗦嗦的重复,你想包我每月调理啊!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