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明左在线阅读 - 第229章 摸索

第229章 摸索

        黄宗羲和柳一元的观念,从一开始就不同。

        黄宗羲主张的是彻底推翻帝制,他认为封建皇帝是万恶之源。只有推翻了帝制,才能彻底解放民众,才能把国家还给人民。

        而柳一元的观念是,在民智未能彻底开启之前,迈进的步伐不妨小一些,以免国家出现混乱甚至是分裂。

        当前的目标,应该放在解放劳动力上。

        如果要给他们的观念做一个准确定位的话,那么就是一个激进、一个保守。

        激进未必就是好事,保守也未必就是坏事。

        最起码从左梦庚的角度来讲,他还无法判断这两种观念哪个更好。

        政治上,他就是一个学习中的小白。

        继承的记忆里虽然有一些相关方面的知识,但还不足以支撑他在相关领域内一言九鼎,折服所有的人。

        因此这样的辩论很有必要,能够厘清阵营内部的思想,最终达成妥协和统一,也就能够成为最符合时下的政治理念。

        同时他也注意到,黄宗羲和柳一元两个团体之所以会有如此巨大的理念差距,也许并不只是思想问题,而是关乎他们自身的利益。

        站在黄宗羲这一边支持彻底废除帝制的,黄宗羲、周游是封建旧王朝的受害者,天生对封建帝制敌视。

        王秀芹是饱受压迫的妇女和百姓,在这里充分享受到了足够的尊重和权益后,最怕的就是失去这些。

        陈芷、蒋巍、王昀等人虽然是士人,但却在旧制度下饱受摧残。不但没能享受到好处,反而九死一生。

        充分的反思下,也让他们对封建帝制没有任何好感。

        他们不但反对封建帝制,甚至对儒家也有一定的反思。

        左荣、左永等人则是家奴出身,在这里拥有了完整的人格,对这个成果无比珍惜,因此也成为了推翻封建帝制的强烈拥护者。

        而在柳一元这一边的,则是临清各大家族、李邦华、黄道周、党还醇等富贵阶层。

        他们并没有迫切的生存压力,自然对封建帝制也就没有那么的仇视。

        他们更加看重的,是通过解放百姓得来的劳动力,转化为他们攫取财富的工具。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反而会在一定的程度上支持帝制。

        因为在帝制之下,他们会成为新兴的权贵阶层,会在新政权下掌握更多的生产资料。

        如果左梦庚深受记忆影响的话,那么肯定会无条件站在黄宗羲这一边,将旧社会的一切都彻底打烂。

        但他拥有自身完整的灵魂。

        在这个灵魂之下,他还是那个武将之子,出身富贵,并不具备彻彻底底的革命精神。

        从许多方面讲,左梦庚在利益方面和柳一元这一边更加密切。

        而且阵营发展至今,也明确能够看到,这些大族、官僚提供的帮助非常巨大,拥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还仅仅只是临清一地,未来面向全国进军的时候,类似的矛盾肯定会更多。

        如果把这部分人都推到对立面去,那么肯定会步履维艰,举目皆敌,失败的可能性大增。

        这是现实的考量,让左梦庚不得不去权衡。

        而且有一点柳一元说的很对,当今的民智确实不足,使得政体没办法一下子跃进太多。

        “各位,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大家?让全体民众参与政治,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

        左梦庚的提问,引发了大家的热烈讨论。

        “既然国家是民众的国家,那么民众理应拥有参与国政的权利。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身的权益不会被任意侵夺。”

        涂一先也是黄宗羲的支持者,他是工匠的代表,也是其中学习最为勤奋的人,已经可以坐在这里和大家讨论政治问题了。

        相反杨贵等人就真的没有进步的可能了,最终也只能以工匠的身份结束此生。

        刘宗周却悚然而惊,第一次发言。

        “万万不可。倘若人人都可干涉国政,那么人多嘴杂,众口纷纷,又该以谁的意见为准?”

        刘宗周想到的,是刚刚过去不久的东林和阉党的争斗,还有北宋年间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纠葛。

        只在士大夫之间,都已经这般众口难调了。如果真的让全体民众都能干预政治,那还不乱成一锅粥?

        左梦庚也想到了后世那些西方国家的状况,不禁冷汗淋漓。

        “念台公说的对,只可人人议政,不可人人干政。”

        黄宗羲怫然不悦。

        “那人人平等岂不是一句空话?”

        左梦庚倒是有了一些思路。

        “人人平等,指的是一个国家内,所有的公民都可以享受同等的政治权利、生存权利、福利权利等,他们也可以就国政方针提出自己的意见,以供执政者参考。毕竟民心的重要性,相信大家都知道。但是,就像念台公说的那样,一旦人人都能干政,那么国家是没办法运行的。因为许多人的诉求都不一样,国家不可能全部都满足。”

        会场陷入沉默,每个人都在思考他的话。

        左羡梅犹豫良久,勇敢开口。

        “那么当国家无法满足所有人的权益时,又该如何决定损害谁的利益呢?”

        左梦庚开动脑筋,努力翻找记忆。

        “这个是由统治者所处的阶级决定的。比如现在的大明皇帝,他的做法就是满足地主阶级的根本利益,从而舍弃了普通民众。如果我们执政的话,也会从我们身处的利益阶层出发。”

        姜埰问道:“那我们能够代表普通民众的利益吗?”

        左梦庚认真而严肃地道:“那么接下来就要看我们政治理念的建设方向了,最起码我们在现阶段还是能够代表普通民众利益的。就怕将来我们培育的新兴阶级掌握了政权后,又会像地主阶级一样成为新的剥削者。”

        他的目光看向了柳一元那些人。

        这话让大家全都悚然而惊,不禁在心底生出了警惕。

        数千年的历史告诉了大家,屠龙者终成恶龙这种事,可不就是王朝兴替的一个原因之一嘛。

        张宗桓苦笑道:“看来我们也要不忘初心才成,否则的话,将来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成为被推翻的恶人。”

        路浩也道:“我路家经商为本,如今多被权贵欺凌,几欲破家灭族。日后我等突破藩篱,也应该注意这一点,才不至于重蹈覆辙。”

        对于这些大族的话,左梦庚并没有太多感触。

        现在他们说的好听,他们也能做到,但不代表他们的后代也能够做到。

        毕竟利益面前,礼义廉耻、人性善恶根本就不重要。

        这种事,他记在心里就成,却不能说出来。否则的话,阵营只怕立刻就分裂了。

        暗地里却要好好想个办法,将来要怎么限制这些幼龙。

        第一次的全体大会,开的并不算成功,因为分歧并没有解决。

        当天晚上,黄宗羲、周游等人直接找到了左梦庚。

        “中恒,你不同意我们的观点,是因为你打算做皇帝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黄宗羲十分紧张。

        在这里,他看到了创造一个新世界的希望。但如果作为领袖的左梦庚选择九五之尊,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理想破灭之后会如何。

        左梦庚也知道,这是挚友的生死之结。

        他不敢怠慢。

        他很严肃地思考了这个问题,然后给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将来我们成功了,还需不需要皇帝,目前我还无法确信。太冲、思归,你们不能不承认,许多时候政治是需要向现实妥协的。”

        这个说法,让黄宗羲、周游等人面色阴暗,倍感失落,却又很无力。

        实际上,他们一直都在普通基层里不停地传输着废除帝制的理念。黄宗羲本身就是政治部的负责人,正是他的职能范围。

        但说实话,效果非常不好。

        即使是最信服他们的人,都想不通这个天下没有皇帝该怎么办。

        不过左梦庚用不一样的理念,让黄宗羲等人再次燃烧起希望。

        “在我看来,民众需要皇帝,更确切地说,是这个国家需要一个领袖和象征。那么在这个前提下,未来的新皇帝是不是可以和封建皇帝有所切割?大明的皇帝为何危害那么大?只因为他们享有无上的权力和地位,在普通的民众心目中,他们就像是神灵一样高高在上。我们是不是可以让皇帝回归到凡尘中来?既然讲究人人平等,那么皇帝也可以不高高在上吗?”

        周游瞠目结舌。

        “那这样的皇帝,还是皇帝吗?”

        左梦庚哈哈大笑。

        “民众又有多少能搞得清楚什么是皇帝的?他们需要的,只是聚拢人心的称号罢了。”

        见左梦庚果然没有贪权的意思,黄宗羲重现笑颜。

        “这个不错,算是最好的选择了。”

        左梦庚对他们道:“接下来你们要做的,就是通盘考量在新政权下,皇帝的定位问题。比如说,军事、行政、司法等权力区分开来,皇帝作为国家的象征,可以掌控军权来维持大局,同时对国政具备一定的影响力。但真正的行政权力,可以回归到行政机构手中。避免因为帝王昏庸带来国家动荡、没落等问题。”

        周游想了想,问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

        “那你如何保证,你或者你的后人能够不靠着强大的武力去攫取更多的权力?”

        左梦庚诚恳地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到,你们也给我点时间,我来想想。或者,你们也都好好想想。咱们集思广益,才能拿出最好的办法,不是吗?”

        他的话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

        作为一个新生的阵营,一切都是空白的。而在创建的过程中,就是需要不停地摸索和尝试。

        这种方面尽管严重跟不上军事的扩张速度,但也没办法,急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