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千金笑在线阅读 - 第150章

第150章

        “不贞?”纳兰述霍然转头,眼神眯起,一瞬间寒芒四射,几个长老心中一喜,正要趁热打铁,却听他缓缓地,阴恻恻开口,“诸位长老,你们不知道这样背后非议一名未嫁女子,污蔑她的清白,是很严重的罪孽吗?”

        几个长老迎上他暗光闪烁的眼眸,都觉得心中一寒,忍不住退后一步,一退之下才惊醒,当先的一位长老忍不住怒声道:“少主,您对那女人……”

        “她、叫、君、珂!”

        那长老咬咬牙,才接了下去,“您对君珂,是不是袒护太过,或者是您自己心里也发虚,所以连指证的机会都不给我们,就直接定了我们的罪?”

        “袒护?心虚?”纳兰述笑起来,眼光淡淡睨过来,“既如此,理由?”

        “她没有守宫砂!”

        纳兰述怔了怔,突然仰头大笑。

        “不是吧。”他手扶马头,笑得身子下倾,“天语长老虽然常年呆在雪原,但也时常行走世间,不会不知道,这点守宫砂的规矩,只有大燕贵族少女才有吧?”

        几位长老怔了怔,这才想起,君珂虽然这一年挣出好大名声,但本人身世,就好像石头缝里蹦出来一样,竟然无人清楚。在传说里,她似乎出身冀北周将军府,据说一开始是个丫鬟,但周府灭门,这个丫鬟却安然无恙,后来在参加武举时,她一直报的是冀北人氏,由于有纳兰述做她的靠山,也没人仔细查证过她的身世,等到想查的时候,已经查不出了。

        纳兰述微微眯着眼睛,想起“特大绵柔创口贴”,想起君珂古怪的用词和古怪的牛仔背包,想起那些奇奇怪怪,材质在这里从未见过,用途也是各种犀利的武器,微微叹息一声。

        无论小珂从哪里来,肯定不是大燕,不是冀北,他不问,是在等她自己告诉他,但不代表他一点也不明白。

        “她不是出身贵族?”天语长老们皱皱眉头,心中嫌恶更深——未来的尧国皇后,出身平民,甚至有可能更低贱?

        一个长老终究心中不甘,“没有守宫砂也罢了,那便该点上一个,可刚才我们遇见君珂,她却试图躲避点守宫砂,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你们逼她点守宫砂了?”纳兰述霍然回头,截断他的话,眼神里怒色一闪。

        长老们又是心中一震,随即也起了淡淡怒气,抗声道:“逼?那轮得到我们去逼?还没说完,她就逃了!”

        “不是心虚,何必要逃?”

        “一句不是贵族,就可以逃掉清白的验证?”

        “既然自认清白,再点一下守宫砂有何不可?难道所谓和少主生死与共,这点考验都不敢接受?”

        “尧国的未来皇后,天语的一族主母,不可以是不尊贵洁净的女子!否则我等难以继续追随少主!”

        四面静了一静,最后一句是一位长老愤激中脱口而出,这话一出,所有人心中都一跳。

        事情竟然演变成当面威胁,纳兰述要怎么想?

        但长老们也没有把话收回的意思,既然说出来了,他们也想看看,天语和那个女人,在纳兰述心中谁更重?看看他是不是会为一个女人,弃掉对他忠心耿耿助他夺国的天语!

        纳兰述没有回头,背对着天语长老,看起来没有怒气,始终沉默,长老们盯着他的背影,一开始还很坦然,渐渐便觉得压迫,大气都不敢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在他们眼皮底下长大的少年,六年后再见,少了当初的不羁放纵,多了许多深沉莫测,就如现在,明明纳兰述一言不发,头也不回,但每个人心中忽然都升起寒意,觉得这一刻的沉默,比纳兰述勃然大怒瞬间爆发,都更令人凛然。

        空气沉凝胶着,隐约似有杀气如剑,哧哧穿透,在那样沉滞的气氛中,长老们几乎错觉,自己是在面临生死抉择。

        什么时候开始,那昔日明朗的少年,有了如今的威慑杀气和阴柔城府?

        当纳兰述终于开口时,每个不由自主紧张的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发觉不知不觉汗透衣襟。

        “长老们操劳军务,”纳兰述已经恢复了平静,眼神和声音都很柔,淡淡道,“这等小事就不要再劳神了。”

        他答非所问,语气柔和,含义却森然,长老们经过刚才无声的压迫,此时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赶紧诺诺退下。

        纳兰述看着他们悻悻离开的背影,微微上挑的眼角神光流转,半是恼怒半是轻蔑,半晌,冷笑一声。

        几个长老被纳兰述压下气势,无功而返,心中却未必服气,愤愤回到后方营地,一个长老端起装着守宫砂的罐子,冷冷道:“那女人不肯点砂,还是心中有鬼,可恨少主色迷心窍,对她袒护一至于斯。”

        “少主这里既然不听劝告,”坐在上首的大长老沉吟道,“不如就从那个女人入手。”

        “怎么说?”

        “她既然一直跟在少主身边,不用说对皇后之位也是势在必得,我们不必急着现在去找她,等入城之后,大事底定,在朝堂之上,当场提出点砂验证的要求,以尧国规矩和皇后之位相逼,务必挤兑得她不得不点,到时候……”

        “大长老妙计!”众人齐赞,“听说妇人点砂,沾上肌肤之后一洗就掉,到时候可要她在群臣面前出一个大丑,看她还好意思窃据皇后之位不?”

        “那时众目睽睽,群臣验证,少主想必也无话可说。”

        “甚好,甚好!”

        长老们计议定,都觉得放下心中一块大石,此时关心战局,又到前方观战,帐篷里安静下来。

        圆圆的帐篷顶上,却突然出现一道轮廓。

        看上去有点像人,柔软修长,压在帐篷顶上,随即那道人形印子,慢慢下移,那种移动很慢,不像一个人在下滑,倒像一股浓腻厚重的液体,在慢慢悬挂垂下,很有质感,很难想象一个人,怎么能像牛奶一样,慢慢地垂下来。

        那影子一直流到了帐篷边上,轻轻一挤,忽然就穿过帐篷帐帘,挤了进来。

        帐帘无声掀开一道狭窄的缝,连气流都没惊起,进来的那人的身形狭长,比裂缝也宽不了多少,此时他回头看看那缝,咧嘴笑了笑,低低道:“我的柔术看来又进步了。”

        此时若有人在,便会认出这种独特的身形体术,属于号称被沼泽包围,从来不和外界过多交往的大荒泽的独特武功,大荒泽僻处大陆北方,位于云雷高原和东堂之间,其面积不小于西鄂羯胡合并,但因为四面都有沼泽,他国难入,所以各国连沼泽之内,大荒泽之国的本来面目到底是什么也不清楚,只按照外围的沼泽,给那个国家命名大荒泽。

        而因为四周都有沼泽,所以那个国家的武人,创造了一种柔术,人体柔韧滑腻也如沼泽之泥,可以任意扭曲弯折成各种形状,轻盈柔软,能够在沼泽之上滑行而过。

        这位大荒泽来客,脸上蒙了个面巾,好奇地看看四周,吸吸鼻子道:“陛下要我送信,还限定日期,可是这里人山人海,到哪里去找那个君珂?”

        他无奈地抓抓头,心想外面的世界真好玩,和大荒泽完全不一样,难怪以往兄弟们都想领出国任务,不过唯一不好的就是,自己玩得太久了,把正事都给耽误了,眼看再不回去,就要误了女王的期限。

        想起误了女王期限会招致的“惩罚”,这位信使就激灵灵打个寒战,顿时觉得,必须立刻、马上、速度、现在,就回去!

        “唉,求见他们的统帅,再面对他们的询问,再去找那个君珂,然后那个君珂肯定要留住我,再询问女王近况什么的,留住个一天两天三天四天,我就完蛋了……”信使掰着指头算算,无论如何来不及,想想咬牙道,“把东西留下,托人转交,赶紧走吧!”

        他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又在帐篷里找了笔墨,又匆匆写了个纸条,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请托帐篷里的人将信转交君珂,随即取出个红丸,拿在手里,犯了难。

        “陛下说要我把这个给那个君珂,算是她的礼物,这么个好东西,托人转交,万一被人私吞了怎么办?”

        犹豫了半晌,他忽然抽了抽鼻子,“咦,蝎虎?”

        随即他看见了那一罐守宫砂,端起来一闻,喜道:“这东西不错,和这红丸有相辅相成效果,刚才好像听说这个要拿给那个君珂去点的?正好正好!”

        他立即把红丸挤碎,掺在了守宫砂膏泥里,两者颜色一致,混进去毫无差别。

        “很好,大功告成。”那信使拍拍手,得意一笑,“赶快回去,嗯,要是动作快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再逛一个妓院呢……”

        大荒泽信使的身影流水般滑出了后方营盘,四周没有一个人发觉,等到晚上,长老回帐篷,自然发现了那信,但问题是,使者忘记了一件事,他留下的便条,用的是大荒泽的独有文字,不是当前大陆的通用汉字,长老们看不懂。

        而景横波给君珂的信,自然是封死的,外头只画了个bra,景横波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这个图案,足够让君珂兴奋地知道写信的人是谁了。

        长老们把画了bra的玫瑰红色的信封抓在手里看来看去,最后认为那个两个圆圆的东西,也许是某个神秘组织的联系暗号?比如雷弹子什么的?

        长老们立即紧张了,紧张的长老们,违背了一板一眼的准则,决定私拆这封莫名其妙的信,看看是否是战书什么的。

        然而拆开后,长老们八风不动的核桃脸上,都露出天雷滚滚的表情。

        所有字都认得,但所有字加在一起的意思就不认得了……

        最后只能确定,似乎是给君珂的信,似乎也没什么要紧意思,而且似乎,这信里字里行间有种放荡挑逗的味道,好像是在说什么勾引男人的事……

        长老们目光灼灼了。

        目光灼灼的长老们立即意识到,一个天大的把柄,落在他们手中了!

        瞧!咱们当真是火眼金晴!怀疑那个君珂不贞是一点也没错,这来信者应该是她的合谋者吧?瞧那放荡语气,瞧那恶心心思,口口声声在问什么如何抓住男人的心,如何令男人拜倒石榴裙下,如何搞定一个闷骚的不听话的男人……

        长老们立即断定,来信者必是青楼女子,和君珂交情非凡,那么君珂必然也出身那种地方!

        难怪神秘得无人知道她的来历。

        长老们愤怒,愤怒完了又觉得兴奋,觉得天光一亮,看见希望。

        这是证据!这是君珂心怀不轨图谋皇后之位的天大证据!

        这样的证据,在关键时刻一旦拿出来,便是少主一心相护那女人,也得立即闭嘴!

        之前还忧心忡忡,怕少主袒护君珂太过,怕君珂在联军中威信太高,到时候仅靠天语族的反对,不足以扳倒地位已经根深蒂固的君珂。

        此刻有了守宫砂,再有了这信,还愁那女人真面目不被他们撕开?

        长老们立即决定,这事不告诉任何人,这信先秘密收起,轮流保管,要在最关键的时候,才能像投雷弹子一样,砸出去!

        有人来了又去,千里之外的重要消息封锁于他人之手,君珂懵然不知,犹自在那墙壁前盘桓。

        三处入口,一旦走错一个,可能就会失去最好时机。

        而三处入口,君珂想去两处,除了天命星盘那里她不会去动之外,遗诏存放处和出逃的密道,她都想要控制住。

        君珂希望现在尧国皇帝去了遗诏存放处,先携带遗诏再出逃,这样她便可以一举两得,只是这可能性,实在不太大。

        “三处密室,”管文中冷冷道,“据说掌握在不同的人手中,没有谁完全知道三处门户所在。天命星盘自然是由尧国最高供奉掌管;出城密道是帝王的专属秘密,而遗诏密室,则由先皇驾崩前自由选择可信的人负责,并由其更改机关,我不是其中任何一人,所以不要再问我。”

        君珂心中一动,心想照这么说,尧国新帝只可能从密道逃生,而不一定能拿到遗诏?

        对面墙壁除了琴剑和乌发,什么都没有,看不出机关痕迹,这要换成别人,想必头大如斗,对于君珂来说,却实在不是问题。

        天下机关,只要静止不动,迟早都会在她眼前现形。

        运足目力,金光一闪,整座墙壁开始虚化,现出后面轮廓。

        果然是三个通道,各自通往不同方向,但通道开口处都一模一样,还是看不出什么区别,再往后,君珂看不见了,她毕竟不能隔物透视到几丈深处。

        此时那些文臣都开始开动脑筋,看墙上有琴剑,以为是和文武之道有关,试图从文武之道寻找关键,有人却又说有头发,也许是南方巫术,是不是要寻个天语大能者来解答,一时推测了很多种,却都没有一个众人信服的答案。

        “管大人不该不知道!”那些心急离开的臣子,屡试不中,回头开始找管文中,“管老匹夫,你不要吞吞吐吐,大家一根绳子上蚂蚱,生死都栓在一起,何必藏着掖着!”

        “都到了密室之前了,还吭吭哧哧做什么?”

        “管大人,管大人!”有人开始打躬作揖,“刚才是我们不好,有眼无珠得罪您,您大人大量……”

        管文中给这群官儿缠得无奈,大吼一声道:“老夫伺候三代尧皇,只知道这里是尧国最重要的密室入口,往日这里都有重兵高手守卫,今日没遇见,想必陛下已经一并带走,你们逼我也没用,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也只陪陛下来过一次,但是是背对着的,隐约听见陛下说……”他忽然愣了愣。

        “说什么?”

        “宽窄……”管文中喃喃道。

        别人听了都茫然,君珂却怔了怔,回头看墙上东西,琴宽,剑窄,乌发更窄。

        难道,所谓的琴剑乌发,三种不相干的搭配,只是为了相应告诉进门的人,其后真正通道的宽窄度?

        照这么说。琴后面的通道最宽敞,剑后面的通道其次,乌发之后的通道最为诡异,弯弯扭扭,狭窄阴森。

        那么,应该乌发之后是天命星盘,那种扭曲的设计,很有诡异感;琴后面是逃生通道,因为帝王真到了需要出逃的那一日,身边必有随从,通道不能太窄;而剑后面是遗诏密室,去那种地方,不宜劳师动众,只能一两个人去取,自然狭窄。

        这么想起来,这三样东西故弄玄虚,真相简单得要命,可换个方向思考,正是因为太简单了,很多人反而不敢相信会这么简单,会把它想复杂,那就永远没有答案。

        君珂想了想,决定让群臣入琴通道,她将群臣带来的目的,就是要用这些累赘,来试图拖住尧国新帝逃亡的脚步,有这些私心很重,没有武功,不懂隐蔽还各怀心思的人跟上新帝,他就算逃了,能逃多远?

        琴是古琴,凤首焦尾,琴身雕着一朵桃花,花心里有个孔洞,嵌着一块火红的宝石,宝石后是一层丝网,丝网后,一根金丝颤巍巍地系着,一直连到上头一处长形金匣,匣上似乎有无数孔洞,君珂怀疑这是一种飞针机关,她心中微微掠过一丝疑问,飞针机关对于宽敞通道来说,杀伤力并不是很大,因为空间阔大,容易闪躲,宽敞的通道杀伤力最大的应该是翻板机关,能将进来的人全部压死,并将道路彻底堵住。不过此间主人设计,也许独辟蹊径也未可知。

        这处门户,只要转动宝石就可以开门,左转右转都可以,但是如果转的时候没有先将金丝解决,那必然是翻板压石的结局。

        君珂笑笑,先将那枚宝石往下一按,宝石和丝网逼近,随即她拔下发簪,簪子在宝石内缓缓拨动,穿过宝石后纵横相连的丝网缝隙,卷住那根细细的金丝,小心翼翼地将金丝牵引着穿过丝网和宝石孔隙,捏在指尖,随即全力向上一提。

        一阵轰隆声响,君珂看见里面顶上的巨石颤了颤,没有落下,随即古琴无人拨弹而自鸣,一鸣间,墙壁无声无息出现门户。

        古琴自鸣那一瞬间,君珂忽然觉得那琴哪里有些异常,却又发现不了,转头看见青石甬道,明灯荧荧,里面空旷无人,君珂笑道:“密道在此,诸位大人千万不要耽搁,快快逃生去吧。”

        此刻群臣看见密道,心中反而有些不安,互相犹豫对望,不知道该不该进,又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陷阱,君珂哪里肯让他们在这里磨蹭浪费时间,在人群后虚虚一推,一群人顿时站立不住,哎哟连声地被一个撞一个,撞进了地道里。

        君珂把赖在最后不想进去的管大人也一把抓住,扔了进去,随即笑道:“你们陛下就在前面等你们,别让他等急了,记得代我向他问好,就说君珂久仰陛下大名,非常渴望一见,稍后会在城外恭候大驾,哈哈……”

        “君珂!”

        “是那个冀北联军统领!”

        “西鄂那个女摄政王……”

        “上当了!”

        “君珂!”最后进去的管文中脸色惨白,疯狂地扑过来,“你这个奸诈的女人,放我出去,放我……”

        门户无声无息关闭,老家伙拼命向外冲,却只看见越来越窄的门缝里,君珂甜美娇俏而又十分满意的笑容……

        送走了那堆聒噪的群臣,君珂舒一口气,一回头,看见步妍的眼神似乎有点飘,不由诧道:“步妍你在看什么?”

        “哦,”步妍笑了笑,“婢子在看这几处机关,不明白统领是怎么确定密道是在剑后的。”

        “我有眼睛啊。”君珂指指自己眼睛,笑笑,想了想道,“步妍,我要进去了。”

        步妍立即笑道:“密道里面黑沉沉的,我怕,统领大人,请恕婢子不陪了。”说完背转身去。

        君珂正在犹豫怎么开口不让她跟,毕竟遗诏密室太过事关重大,此时见她如此善解人意,不由更加喜欢,笑道:“那你在外面注意安全。”

        “统领。”步妍道,“我听说遗诏密室是机关最多最诡异的一个,你千万小心。”

        “我知道,你放心。”

        君珂走到剑旁,长剑形制奇古,垂着的丝绦竟然是黄金打造,剑柄上镶嵌薄透水晶,也是圆形的,从设计上看,和琴上的机关有异曲同工之妙,君珂运用神眼,看了半天,发现后面首先连着的是一个管子,心想,毒烟?

        有了钛合金眼,开这个门自然也不在话下,君珂进门的时候,看见步妍背对自己,头也不回,随即门户关起。

        门刚刚合上,四面便落入完全的黑暗,一种沉凝冷肃的气息逼人而来,空气中飘荡着奇异的气味,有点像檀香,闻起来十分厚重,君珂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感觉一个向下的转折,随即四面一亮,仔细看却没有灯,而是头顶的石块十分特殊,黑色的石缝间多了许多闪亮的光斑,发出微弱的白光,看上去像广袤天际浮沉无数星辰。

        这种奇异的感觉,让君珂忍不住驻足,心中隐隐约约掠过一丝疑问——似乎,这种设计,和自己要去的遗诏密室,有点不搭……

        然而此时已经到了密道里,再不可能因为灯光特别而半途而废,君珂安慰自己大概是多想,继续向前。

        这个密道不如想象中狭窄而笔直,而是弯曲如长河,地面不是青石甬道,而是一块块浮凸的白色石块,也像星辰一般起落,这很明显也是机关,但君珂一时还没摸出其中规律,只好自己步步小心,就算这样,还是频频被每个拐角处各种暗器机关攻击得步步惊心。

        “呼!”一道旋风卷过,君珂百忙中一个倒翻,不知道什么东西,紧贴着她耳边掠过,她霍然甩头,一缕乌发,悠悠散落。

        叮地一声轻响,君珂左耳上的一枚耳珠也被射落,滚入黑暗角落。

        那东西掠入星光中不见,君珂惊出一身冷汗,双足落地,已经到了密道尽头。

        她回望星光浮沉弯弯曲曲的道路,心想步妍提醒得还真不错,这遗诏密室,可真是机关密布,险些要将自己交代在这里,幸亏有一双钛合金眼睛。

        此刻她面前又是一扇门,浮雕日月星辰,还有形貌高古的高冠麻袍老者,在日月星辰下,围绕着一道圆盘,举起双手似乎在祈祷,又似乎在作法。

        画面并不算诡异,还透出一股庄严肃穆之意,和一直飘荡在通道里的气味同样感觉,君珂盯着那图案,和图案上表示流水的条条细纹,忽然出了一身冷汗。

        不对!

        这里不是遗诏密室!

        这里是天命星盘所在!

        这弯曲道路,这漫天星光,这沉香气味,还有这鲜明表示星盘卜算国运的雕刻,都在说明,她走错路了,竟然进入了她根本不该来的这个天命星盘密室!

        眼前铜门之上,那些流水细纹极其细密,但她自然看出,那些细纹都是空的,那宽窄,正好放得下一根头发。

        换句话说,那束头发应该是为这个门准备的,把头发放进这些代表天下河流的细纹里,就可以打开这密室的最后一道门。

        但是,这密道外面,明明是一柄剑!

        君珂浑身汗毛一炸。

        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有人调换了外面那三样东西,她对密道的指示猜测没有错,琴代表逃生密道,剑代表遗诏密室,乌发代表天命星盘密室,但是用以判断密道性质的东西,却完全错了!

        比如她刚才进来的这个门,门外应该是乌发,表示这里是天命星盘密室所在,却被换成了剑。

        而群臣进去的琴后密室,却很可能就是遗诏密室!

        君珂一想到那么多人涌进了遗诏密室,自己却误闯天命星盘密室,而尧国皇帝的逃生密道无人进入,此时不知已经跑了多远!

        她心中大恨——这换东西的人,心思好生奸诈!

        难怪先前觉得琴有点不对,门口那三样东西,都是后面开密室门的钥匙,那琴先前被皇帝用过,已经取走了一根琴弦,用来开启逃生密道最后的门,所以那残弦琴,她看上去不对劲。

        发现不对,就不能再耽搁,君珂当然不会再进密室,立即向后便退。

        她一退,便听见隔门的密室里一声轻响,随即嗡嗡声响起,听起来,竟像是什么东西被惊动,随后发生自转,带起四面的气流。

        君珂心底一惊,心想自转?不会是那个不卜卦不能动的星盘?要命,这么一转,将来尧国大能卜算国运和帝王之运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然而此时已经无法挽救,她怀着满腔担忧和愤恨,小心翼翼一路退了出去。

        花了半刻钟退出,君珂回到密室外,步妍犹自背对她等候,看她这么快出来,惊喜地道:“统领,你没事么?”

        君珂仔细看了她半晌,这女子神情如常,一脸关切焦急,想着她一直和大军和自己在一起,实在不可能有任何机会做手脚,不觉暗骂自己多疑,心想要说调换,最有可能调换这三个东西的,就是尧国皇帝,怀疑步妍干什么?

        她勉强笑笑,道:“走错了路,没事,再来。”

        步妍舒了口气,道:“难怪我刚才感觉到地面下隐隐震动,还在担心你的安危,没事就好。”

        君珂心中又一跳,刚才底下密道动静又不大,怎么在上面这么远的步妍都能感觉到?这天命星盘密室里,到底有些什么要紧东西,是碰都不能碰的?

        将这个疑问压在心底,她瞄了一眼乌发后的门户,不用说,那里才是真正的逃生密道,可是现在……

        她苦笑一声,放弃了从那里进去追尧国皇帝的念头,耽搁了那么久,人早就跑远了。

        她再次从琴后面密室进入,这里才是真正的遗诏密室,天知道那群官儿们进去后,惹出什么事来。

        密道后端果然狭窄,只能容一两人进入,君珂手中拿着从长剑上取下的金穗子——她推算,这和发丝以及琴弦一样,应该是开启最后遗诏密室的钥匙。

        群臣进入密道时,并没有取走剑上任何东西,所以君珂很放心,他们进不了密室的。

        君珂走了几步,并没有等到所谓的机关,想到那群乱哄哄进来的官儿,她的心一跳。

        传说里,遗诏密室机关是很多的……

        随即她嗅见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君珂取出长剑,慢慢转过一个弯。

        随即她站定,闭上眼,好一会儿,再睁开。

        前方。

        数丈长的,笔直如剑的甬道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

        鲜血静静迤逦,在脚下慢慢积蓄成泊。

        都死了。

        君珂一眼看过去,已经将所有人的数目看了清楚,刚才匆忙进入密道,准备去追他们的皇帝的群臣,已经都死了。

        君珂立在那里,没有再向前,不是被满地死尸惊吓,而是心中充满愤怒和愧疚。

        愤怒尧国皇帝调换机关标志物,使得她判断失误,愧疚这些人本罪不至死,却因此丧命,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但事情算回头,真正杀了群臣的,只怕还得算在那调换了琴剑乌发的人身上,当真好狠毒的心思。

        半晌君珂叹息一声,慢慢上前,从群臣尸首中绕过。

        最外面一具就是管文中的,他维持着一个向外扑出的姿势,临死手指还在够着什么,君珂心想这倔强的老臣一直叫嚷着不屑和这群官儿死在一起,到头来还是不免命运捉弄。

        她对这老臣有几分尊敬,绕开他的尸首,一路走过去,发觉群臣整齐地死在甬道两边,看那模样,是刹那之间死在同一个机关暗器之下的。

        尸首靠在两壁,幽幽的牛油长明灯下,阴森的甬道里,从那些犹自睁着眼睛,凝固着生前最后一刻神情的尸首之间走过,仿佛感应到那一刻的幽怖和来自死亡幽冥的压力,君珂的心,砰砰跳起来,不敢多看,快速走过。

        走完之后她回首,从道路终端,还是一眼看见姿态最特别的管文中,她瞥见管文中脸上神情,心中忽然一动。

        管文中脸上,并不像其余人一样,死得平静,来不及出现震惊恐惧情绪,相反,这老者脸上肌肉扭曲,眼睛瞪大,眼神里,似乎还残留着死亡前一刻的巨大震撼。

        而他的姿势也很有点奇怪,别人都是头向内死于机关暗器,他却一人头向外,手臂远远向后抓出,那模样,好像就是在试图抓住什么,然后瞬间死去。

        君珂忽然觉得,刚才自己走得太快了,应该好好看看的。

        她决定,等下出来时,要将管文中尸首先带走。

        转过身,眼前也是一个密室门,没有任何雕刻,浑然一体,只在门的四边,有镂刻的几个字:“克承大统,继联登极”,分别刻在四边。

        君珂将长剑的金穗子比了比,按照长短,分别填进每一个横笔画。

        金穗子全部填入后,所有字突然开始扭曲变化,仔细看那八个字并不是雕刻上去的,而像一种休眠状态的虫子般,沙沙聚拢在一起,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之后,门上忽然陷下去一个洞。随即“咔嚓”一声,密室门一分为二,陷入两侧的门轨里。

        君珂舒了口气,她现在可以确定,这密室门近期没有开过。

        跨进密室,四张桌子大的小室,正面供奉着一个镶金嵌玉的宝盒,一看就知道是遗诏密盒。

        寻常人此时便要欢喜地扑过去,君珂却动也没动。

        神眼熠熠生光,看得见宝匣四周都是机关,看得见宝匣里空无一物。

        那是个假的!

        君珂眼睛四处一看,忽然蹲了下来。

        她的手在地上一阵摸索,掌心里泛出淡淡的微红,这是沈梦沉的内力,她的手掌贴在那里,无声无息,地面忽然陷了下去。

        沈梦沉的毒功,全力使用时,对物质有腐蚀作用。

        君珂蹲着不动,全力施为,额上渐渐出了汗,她紧紧盯着地面,地面一尺之下,有个金匣,不用说就是放置遗诏的匣子,但这地下是没有机关的,匣子被用一种奇特的方式,封死在地下,而匣子四面,都布满了黑色的弹丸。

        君珂一看那东西就知道是什么——雷弹子!

        君珂在肚子里暗骂——好狠的尧国先帝!

        被儿子们暗害而死的尧国前一任皇帝,根本没那么好心要让最后存活的人继位,他临死前一定充满疯狂和痛恨,决心要让一批人为自己陪葬,所以他将遗诏密匣封死于地下,并且以雷弹子相围,一旦有人发觉真正的遗诏所在,以武力炸开地面,面对的必然就是匣毁人亡的结局。

        可笑那些费尽苦心想夺遗诏的,不知道自己夺的是夺命杀着。

        这大概也可以解释,后来继位的五皇子,为什么没有进这密室拿这遗诏,想必也隐约知道了点真相,宁可得位不正,也不要这遗诏了。

        这遗诏,不能动蛮力,不能点灯火,不能搬不能移,这普天之下,如今确实也只有君珂能拿了。

        君珂的手掌慢慢地陷下去,她虽然在西鄂白塔之上得了全部大光明心法,现在实力已经突飞猛进,但用内力整个腐蚀掉一尺厚的青砖,也耗费得有点吃不消,额上渐渐见了汗。

        手掌忽然一沉,触及一点光滑的东西,君珂心中一跳,知道已经到了最后薄薄一层,遇见那些要命东西了。

        她此时动作更轻,换掌为指,轻轻顺着眼中密匣的轮廓,指尖四方一划。

        石片齐齐整整被划开,君珂轻轻揭起,入眼是满满一层雷弹子。

        君珂脱了披风,叠成数层,开始一颗颗拣雷弹子,她拣得极其小心,稳稳地放在自己披风上。

        此时要是寻常人,肯定不得不点灯以求拣尽雷弹子,好在君珂不需要,拣尽上头那一层,匣子已经露了出来,君珂确定匣子里面没有雷弹子,放心地把匣子拿出来,放在脚边。

        底下还有一层雷弹子,但是她不想动了,吁出口长气,正要站起。

        忽然听见身后衣袂带风声!

        来势极快极轻,如沉睡的人无意中的呼吸,寻常高手都无法察觉。

        君珂霍然蹲下。

        蹲下的刹那,她的手已经伸了出去。

        此时她左手边是遗诏密匣,右手边是兜满了雷弹子的披风,因为雷弹子要轻拿轻放,所以这一霎之间,她只能拿起一样东西。

        拿起遗诏,就意味着杀人利器雷弹子会落在对方手里。

        拿起雷弹子,就意味她今天这一场冒险为他人做嫁衣,遗诏落入他人之手!一切不过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来不及思考。

        君珂霍然翻身,一手抓起了遗诏密匣,脚尖稳而准地伸出去,准备挑起披风。

        她有把握,挑起那满是炸药的包裹而不爆炸。

        然而脚尖风一般地掠过去,已经触及披风柔软的边缘,忽然一阵微风从她脸上掠过,地面上一阵细微声响,彷如流水滑过,随即,披风包裹不见了。

        君珂心中一跳,二话不说,抱着匣子就跑。

        “轰!”

        巨响就在身后,几乎贴着耳膜炸响,君珂觉得耳朵都要被炸聋了,密室门一阵大震,移门被从滑轨里震出来,歪歪斜斜就要对她当头砸下。

        君珂一声低叱,一脚便将那移门踢开。

        “轰。”又是一声,君珂身子一闪,这回的雷弹子砸在另半边墙上,那边的移门也歪倒下来,君珂冷哼一声,横飞而起,半空中旋身一踢,移门风声呼啸,砸向身后那人。

        那人一闪身躲过,正要捡起一颗雷弹子再砸,黑暗中流光一闪,君珂软剑已经出手。

        利刃破空,寒光逼人,那人百忙中弯腰翻背,躲开这一剑,手一伸,便要去君珂怀里夺遗诏盒子。

        君珂却不是为了杀他而出剑,她的剑尖忽然一沉,哧一声,已经挑破了那人小心翼翼拿着的包袱!

        雷弹子滴溜溜滚了出来。

        那人大惊,此时雷弹子就在两人中间,靠得极近,如果掉落,君珂固然粉身碎骨,可他下场只会更惨。

        于是再也顾不得抢遗诏,赶紧伸手去抢救那些雷弹子。

        君珂衣袖一卷,已经将自己面前的雷弹子卷在袖子内,顺便推出一大片雷弹子,黑色的雷弹子如乌云一片,冲向对方那个方向,随即君珂抽身向外就跑。

        她动作已经够快,谁知道那人逃跑的心比她更厉害,竟然没管那些雷弹子,风声一掠。他从她身侧抢了过去。

        君珂一低头,看见地上还有几颗没来得及捞住的雷弹子,正顺着地面滚了下去。

        君珂大惊,唰一下就冲了出去,轰然一声身后密室天摇地动,巨大的气浪翻滚而出,君珂给气浪冲得向前翻出三丈,砰一声砸在一具官员尸体上,她来不及恶心,翻身爬起,看见身前那黑衣人也被冲击得狼狈地摔在尸体上,随即一骨碌便跳起,而她身后,一溜雷弹子已经骨碌碌滚了出来。

        这地道是个上行地道,密室在高处而地道微微向下斜,这就导致雷弹子一路滚出,顺密道追了出来。

        此时两人谁也顾不得杀谁,对方也顾不得抢遗诏,争分夺秒,在密道内狂奔。

        那人一边跑,一边不断将所经过的尸首推倒,倒下的尸首不断砸到地面的雷弹子,爆炸轰鸣之声不绝,烟雾滚滚,血肉横飞,壁上大块大块的尖石震落,入地便是一个坑,硝烟气息和血腥气息瞬间灌满整个狭窄的密道,如一条翻卷的怒龙卷住两人身形,君珂连连躲避,好几次险些给炸着,扑面的黑烟和血气,窒得她连连咳嗽,几乎便要晕过去。

        怒极之下她也想掷出手中雷弹子,给对方个血肉开花,却担心此刻巨大震动,不知道冀北联军保护自己的卫士跟进来没有,害怕误伤无辜,只得拼命躲避,眼看着那人的身影,在官员尸首上一个起伏,冲出烟云浓厚的密道,一闪不见。

        君珂盯着那人身形,刚才在密室里回身一剑,她已经看清对方虽然身形纤瘦,但是是个男人,只是实在想不通,这时候,在尧国皇宫内,还有哪个男人,有这个本事,抓住这么巧的时机,险些夺了遗诏,置自己于死地?

        身影一闪,穿过烟雾,她奔出地道,呼吸到清新空气的那一刻,她拼命一阵大咳,咳出一口带血的黑色的液体。

        此时君珂才发现自己身上伤痕处处,衣衫破烂,都是被连续爆炸震裂的石块所伤。

        她喘息半天,按住胸口,胸口炸痛,是刚才在狭窄地形吸入太多爆炸烟气导致,眼珠一转,看见前方地下,倒卧着步妍。

        君珂快步过去,将步妍扶起,那姑娘脸色苍白晕迷地下,脸上还有骇然之色,看样子是被点了穴。

        君珂此时已经会点穴解穴,给她推宫活血,半晌步妍悠悠醒来,看见她便是一声惊呼,君珂这才想起自己脸上又是血又是黑灰,赶忙抹了一抹,笑道:“是我,你没事吧?”

        话一出口她愣了愣。

        居然没有声音。

        随即她明白过来,刚才那见鬼的地方,吸入有害气体过多,她气管受到伤害,短暂失声了。

        步妍此时已经认出君珂,一脸后怕,眼泪盈盈地道:“刚才好像有个黑影,从我眼前掠过,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还好……还好你没事……”

        君珂拍拍她的肩,示意安慰,此时她也没力气照顾步妍,喘息了一阵,心想赶紧将东西送给纳兰述。

        还没挪步,忽然看见有人奔来,前面的是尧羽卫,她大喜,赶紧迎上去。

        头顶又是一阵风声,麻衣飞舞,这回落下的人令她皱眉——天语长老们。

        天语长老们落地,都皱眉道:“天命星盘似乎有震动,咱们要去看看,咦……”

        当先的大长老,眼睛一转,看见了君珂捧着的金匣。

        “遗诏密匣!”大长老惊呼。

        君珂勉强微笑点点头,心想他们来了也好,让他们赶紧把这东西交给纳兰述,长老们武功比尧羽卫更强,护送遗诏万无一失,反正自己现在是不行了。

        她正要将匣子交出,那大长老上前一步,神色肃穆。

        “这是遗诏密匣?”虽是疑问,语气却肯定。

        君珂点点头。

        “你怎么拿到的?”

        君珂心中发急,这个时候问这个做什么?快接过去啊。再说她现在也说不出话来,只好摇摇头。

        她一摇头,对面长老们脸色就又沉了几分,大长老紧紧盯着密匣,沉吟半晌,忽然道:“你是要拿了遗诏?”

        君珂怔了怔。

        “你想填上自己名字,窃据帝位?”

        君珂大惊,退后一步,连忙道:“怎么可能……”

        可是说出来的话是气音,还引起一连串咳嗽,她满面涨红,神情痛苦。

        这神情看在长老们眼底,却成为她“被问到要害,神情心虚,紧张畏惧。”更加确定心中所想,那大长老蓦然一声厉喝,“布阵!”

        人影闪动,七个麻衣长老,霍然展开身形,围住了君珂。

        君珂霍然抬头,神色震惊。

        原本站在一边的尧羽卫们大惊,连忙扑了上来,挡在君珂和长老们中间,大声道:“长老!长老!休得对君统领无礼!”

        “放肆!”大长老怒喝,“我等诛杀奸徒,有你们说话的地方!”

        尧羽卫们神色为难,此时如果是其余人,无论是谁,哪怕是铁钧,敢动君珂,他们说动手也就动手,偏偏是天语长老,天语一族的最高领导人,掌握着天语的最高权力,每个天语子弟心目中圣人一般的存在,别说对他们动武,便是高声也没有人有这个胆量,此时敢扑出来挡在中间,已经是鼓足了好大勇气。

        “长老,一定有误会!”尧羽卫们不敢动手,却也不让开,连连磕头,“君统领不是这样的人,大家不妨好好说话。”一边又回头问君珂,“老大,你是要将盒子交给主子是吗?”

        君珂连连点头,将盒子往前一递,那几个长老面若寒霜,根本不接,怒喝:“她如果是为少主来夺遗诏,为什么不和任何人打招呼,鬼鬼祟祟而来?她好容易夺了遗诏密匣,怎么会甘心交出?这盒子必然有问题,是想将我等暗害在此地!”

        君珂要不是嗓子实在说不出话,就想骂一声——尼玛的被害妄想狂。

        “长老,不可能的!”尧羽卫们满腔愤激跳起来,张半半当先大喝,“你们不敢接,我来接!”

        “退下!放肆!”天语长老怒喝,“我等处置叛徒,你们竟敢阻拦?”手掌一翻,现出一枚古朴的青铜令牌,其上青树压雪,大风回旋,“天语之令在此,有违者,全数逐出天语!”

        尧羽卫们愣在当地,半晌,对着那令牌,噗通一声跪下了。

        天语是天下对本族最有归属感的民族,尧羽卫即使离开天语多年,也从没忘记自己是天语一员,一旦被逐出天语,就是天语全族之敌,就是无根无家无族之人,这样可怕的惩罚,尧羽卫不敢再抗命。

        长老们围住君珂,冷冷一指。

        “拿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