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千金笑在线阅读 - 第133章

第133章

        城上大厅是对内的,看不见城下门洞动静,却可以看见城内情形,纳兰述站在窗边,隔了一会儿,看见雷鑫带人匆匆往城内去了。

        不知道雷鑫用的什么办法,连门洞里那些排队示威的罪徒,也三三两两地散了,随后城内各处石头洞口的灯光亮起来,很多罪徒还没睡。但在最前面这座城堡内,已经没有了西鄂罪徒。

        纳兰述眼神微微一松——这是好事,说明雷鑫是真心要走,所以将罪徒调开,如果他不肯让这些人离开,倒说明并没有信自己,还在防备。

        纳兰述此时的位置在床前,许新子在他背后,所有云雷军的位置,看似随意站立,但其实已经将所有出口和所有云雷弃民都锁定,每个人都在两三个同伴的视野里,确保一旦出问题,可随时支援。

        尧羽的部分阵法,已经教了云雷军,以此地最精锐的云雷军的实力,就算对方是他们十倍,也别想将他们一网打尽。

        何况纳兰述已经看出来了,这三十多云雷弃民,真正有实力的也就雷鑫,这也不奇怪,真要是强人,怎么会被逐,连家乡都呆不住?

        这些云雷弃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进了云雷军包围圈,说说笑笑,和云雷士兵们拉着关系,憧憬着日后的回归。

        大厅厅门无声开启,雷鑫的身影从暗处慢慢显现,纳兰述看过去。

        那中年文士永远神态平和,笑意微微,立在暗处,道:“已经准备好了。”

        “需不需要收拾下包袱?”有个云雷弃民问。

        “不需要。”雷鑫摇头,“不要打草惊蛇,等我们去了云雷军,你还怕不给衣服穿?”

        众人大笑,气氛热烈。

        雷鑫的目光落在许新子身上。

        “这位兄弟,好一身外家功夫。”他道,“你这武器,劈砍起来最有杀气,要演这场戏,还得你先上场。”

        “行。”许新子满不在乎掂掂手中斧头,“大板斧挥起来,最煞气!我先动手,大喊几声,然后你们追杀我,是吧?”

        “是。许兄弟聪明人。”雷鑫微笑,“还请手下留情。”

        “那是自然,你们砍,我不还手,流两滴血还更真实。”许新子大笑,拍他的肩,“就你们那小刀小剑,少少用点力气还伤不了我,用力啊,兄弟,别客气!”

        “许兄弟玩笑了。”雷鑫和他搭肩而笑,“怎能和你动真格的。”

        “别动真格的杀了我就行。”许新子哈哈一乐。

        “怎么会。”雷鑫笑得坦然,连连摇头。

        “刀剑无眼。”纳兰述突然道,“此计虽好,但怕失手,新子……”

        “不会不会。”许新子连连摇头,“主子你放心好了。”

        “城门开了没?”雷鑫探头对下问。

        底下打出个手势。

        “请主上先行。”雷鑫已经自动换了称呼,对纳兰述一让。

        纳兰述笑笑,他自然不会要硬留着断后,他早点出去,其余人才没有任何危险。

        拍拍许新子的肩,他道:“小心些。”

        许新子对他咧嘴一笑。

        纳兰述下城,并没有直接推城门出去,仰头看着上方。

        上头很快一声暴响,似乎有人把什么重物推倒,随即响起许新子哇哇叫的嗓门,“一群不知好歹的混账!爷爷不过劝你们弃暗投明,你们竟然对爷爷下杀手!”

        “你这满嘴胡言的奸细!”

        叱喝过后,砰砰乓乓一阵乱响,重物推倒,窗扇劈裂,吱嘎破碎之声不绝,听起来好不热闹,并向着城下堡门慢慢接近,纳兰述凝神听那些声音,都是器物翻倒声,并没有肉体碰撞或刀刃入肉的微响。

        他的眼神微微一缓。

        人影一闪,石阶上头已经出现许新子,表情狰狞,半身浴血,纳兰述眼神一跳,许新子突然冲他挤了挤眼,做了个口型。

        “鸡血。”

        纳兰述忍不住弯起唇角。

        许新子啊啊大叫冲了下来,身后追着一大批云雷弃民,雷鑫追在最前头,手执一柄沉重的鬼头刀,那刀一看就不适合他,挥舞起来十分吃力,也并不锋利,纳兰述亲眼看见他一刀砍在许新子的肩上,结果连衣服都没砍破。

        许新子狂奔而下,雷鑫紧追不舍,云雷弃民跟在他身后,云雷军围护着纳兰述。

        “少爷,这群混账不识好歹!咱们杀了他们!”许新子冲向纳兰述,用尽全力,他素来力大无穷,准备借着这冲势,撞上纳兰述,一起先从城门中出去。

        许新子冲势凶猛,他本身是尧羽神力第一,这一撞何止千钧之力,换成别人,纳兰述绝不可能站在原地等他来撞,那是死路一条,但撞来的是许新子,纳兰述立在原地不动。

        “哪里跑!今日必杀你而后快!”雷鑫大吼!

        纳兰述心中突然一紧。

        明明在演戏,不知怎的,这一声吼,他竟然听出了杀气!

        此时他的视线整个被扑来的许新子挡住,根本看不见后面人的动作,但直觉之下,霍然厉喝:“小心——”

        已经迟了。

        铿然一声,雷鑫手中鬼头刀忽然崩开,带着锈迹的刀身裂成两片掉落,一抹碧水天光般的剑光,霍然亮起!

        “扑哧。”

        剑光瞬间穿透了许新子的后背!胸前凸出一尺许明晃晃剑尖!

        鲜血飞溅,泼洒而下,溅了最近的纳兰述一脸!

        狂冲的许新子,眼睛突然瞪出,迸出血丝!

        震惊绝望痛苦不可置信一闪而过,随即只剩下后悔!

        不是后悔自己刚才后背空门大露,而是后悔自己全力冲下,此刻便要带着剑,冲到纳兰述面前!

        这一尺多长剑锋,够将纳兰述也捅个透明窟窿!

        俯冲而下,惯性巨大,他重伤之下,已经收势不及,纳兰述近在尺寸之间!

        “退——”

        一声喊撕心裂肺。

        纳兰述被瞬间溅血,只觉眼中一痛一黑,刹那失去视力。

        热血泼面,许新子嘶喊就在身前,来不及擦去脸上鲜血,纳兰述退!

        “砰。”

        他后背撞上冰冷的石门。

        城门已经关上了!

        锐刃之风扑面,纳兰述身形一闪,身侧却有人挡住,他看不见,却仍旧精准地一掌拍在那人天灵,扑哧一声闷响,那人软软倒地。

        但这么一耽搁,也已经避不开冲下的剑锋!

        惊变不过一瞬间,云雷军此时刚刚反应过来,狂呼着要上前挡住这一剑,雷鑫却在出剑那一刻,大叫已经响起。

        “云雷六万家属,死于尧羽之手!”

        这一声雷霆霹雳,惊得城下云雷军动弹不得,奔出去欲待挡剑的士兵,步子一缓!

        许新子带着胸前长剑,已经无可控制地冲到纳兰述身前。

        “不——”

        一声大喊,热血再次烧着这除夕寒冷冬夜!

        “铿。”

        锐响之后,四面有一刻的静寂。

        众人都呆呆看着石门前那一对主仆。

        纳兰述被许新子压在身下,许新子姿势怪异,双臂盘抱在纳兰述身前,他背后的长剑,原本直没入柄,但此刻,已经全部被弹了出来。

        最后一霎,许新子只做了一个动作。

        他持斧的双臂,狠狠抱起,双斧交叉,挡在胸前。

        他和纳兰述近在咫尺,挡住自己的胸口,就是挡住纳兰述的要害!

        长剑要想伤及纳兰述,必须先穿过他的手臂,再穿过他的小斧!

        锋锐名剑,在最后一刻,扑哧一声穿透许新子双臂,将他交叠的手臂钉在了斧面上,最终被斧子挡住,不可能再前进一步。

        因为斧面的阻力,长剑向后退出,几乎已经脱离许新子身体,这等于刹那间他猛力拔剑,仅这一着,便能要了他命。

        许新子急促喘息,却露出一点笑意。

        好歹……主子没受伤。

        危机乍生,他又出事,主子一旦因他受伤,陷入重围,他百死莫赎。

        他一笑,唇角热血便飞快流泻,滴落在纳兰述肩上。

        纳兰述顿时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痛,这痛让他清醒,霍然翻身而起。

        他一翻身抬手便拔掉了许新子背后的长剑,半跪于地,一手将许新子揽在怀中,一手长剑掷出。

        劲风呼啸,劈电流光,自下而上的飞剑,直奔自台阶奔下的雷鑫等人而去,快到四面的风都瞬间静默,只听见剑风凌厉,若天神之哭。

        雷鑫还没来得及欢喜,就看见白光一闪到了头顶,惊骇之下不顾一切往地下一倒,骨碌碌滚下台阶,他后面几个人就没这份好运,惨叫连起,鲜血泼洒,剑从一人前心过,连穿三人,犹自飞射而出,刺入最后一人咽喉,铿地一声,将他钉在身后壁上!

        这一剑惊得众人又一缩,纳兰述已经趁这一刻一个翻滚,外袍脱下,迅速将许新子鲜血狂流的伤口扎好,再一翻,许新子已经到了他背上,被他用衣袖扎紧。

        “放下我……放下……”许新子支撑着不肯昏去,在纳兰述背上挣扎。

        “想害死我你就动!”纳兰述声音低而嘶哑,腿一蹬蹬在身后石门,石门纹丝不动,纳兰述心中一沉,却并不犹豫,借这一蹬之力,身子在半空中一转,已经扑向了雷鑫。

        他扑向雷鑫的位置略略有点偏,不过当雷鑫在地上爬起大叫之后,他立即就找准了位置。

        雷鑫从地上爬起,此时他知道,如果不能将纳兰述的护卫策反,他们依旧是一个死字。

        所以他还在狼狈滚台阶的时候,就在大喊。

        “云雷兄弟,你们一直在认贼作父!当初燕京那一夜,是尧羽为了让你们绝了后路,不得不依附他们,狠心对你们亲人下手!你们算算,相比于大燕朝廷,谁杀了你们亲属更有利!”

        还在门内的七十云雷士兵,面色惨变。

        “骁骑营一直和我们不合,他们……”赵兴宁反驳。

        “再不合,也不敢干下这样的事,骁骑营不要命了吗?他们负责看守你们亲属,却对你们亲人下杀手,他们这是抗旨,他们敢吗?”

        纳兰述手一挥,一把小斧呼啸直奔雷鑫,“雷鑫,尧羽行事,轮不到你来污蔑!云雷兄弟,尧羽卫对你们心地如何,你们自己知道!”

        云雷军神色又是一震,雷鑫一头撞倒身前一个云雷弃民,扑哧一声那斧头没入他的胸膛,逃得一命的他狞然笑道:“也许尧羽现在是对他们不错,但那是愧疚!补偿!尧羽卑鄙无耻,纳兰述心思奸狡,云雷兄弟,他们是想先利用你们骗出我们,为他们卖命,再将所有云雷人一网打尽!”

        纳兰述反手又是一斧,“就你这种拿兄弟性命替自己挡死的货色,也配说尧羽卑鄙下流?尧羽自我以下,从不放弃兄弟!”

        那一斧飞射,雷鑫故技重施,身边却已经没有人,那一斧鬼魅般一闪,一条手臂冲天飞起,雷鑫惨呼声里,斧柄居然在砍下他的手臂后还尾部一弹,恶狠狠撞在他的嘴上,将他满嘴牙齿,全部敲碎!

        碎齿飞溅,雷鑫的嘴血肉模糊,啊啊几声,竟然再也说不出话来。

        纳兰述神情却有点惋惜——还是受了影响,差了准头……

        “兄弟们!”纳兰述一个翻身,退到赵兴宁身侧,“合力推开石门,我们走……”

        回答他的是一道冷冽的刀风。

        纳兰述却像背后有眼睛,身形一闪,已经让开那背后一刀。

        他站定,回手摸摸背上已经昏迷的许新子,确定他没被伤及,才冷然回首。

        “你们在做什么?”

        “大成你怎么这么鲁莽!”赵兴宁神情有点尴尬,呵斥了刚才出手的那个士兵,上前一步,道:“大帅,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刚才听到的消息太要紧,我们想确认。”

        云雷军一直称呼纳兰述大帅,他们只视君珂为他们的主子,赵兴宁语气还算平和,但四面的云雷军,脸色已经很冷峻。

        有些事,他们自己也有存疑,毕竟这些盟民,对朝廷的作风还是了解的,盟民虽然和九蒙贵族不和,但六万盟民亲属的死,等于将朝廷推向盟民对立面,按说朝廷不至于做这种蠢事。有时候有些心志精明的人,午夜梦回,想起这其中蹊跷,也觉得睡眠难安。

        “所以想杀了我,或者擒下我,确认?”纳兰述语气淡淡,却说不出的讽刺。

        赵兴宁尴尬地咳嗽一声,他是孤儿,并无亲属身死于爆炸案,提升为副将后,很得过尧羽卫的关照,连许新子都指点过他武功,他对这事,虽然震惊,但没有切身之痛。

        然而他没有,他身后的士兵都有!此刻他若轻轻放过,他会首先被愤怒疑惑的士兵杀死。

        “大帅不要多心。”他道,“我们绝没有此刻背离你的意思,只是兹事体大,必须问个清楚。大帅如果问心无愧,应该相信我等,绝不敢为难你。”

        “何必这么客气?”他身后,刚才那个出手的参将冷冷道,“对,就是擒下你,纳兰述,这事情太大,我们不可能放过。今日必得擒下你,向尧羽问个明白。如果是真的,云雷军不能认贼作父!如果是我们错了,我王大成以下犯上,也没打算活着回去,自会以死谢罪!”

        “大敌当前,兄弟阋墙?”纳兰述冷冷道,“你们要让君珂失望吗?”

        “君统领如果替你隐瞒了此事,我们已经先对她失望!”

        纳兰述默然半晌。

        身上许新子鲜血犹自在流,他听见热血滴答敲击在石板上的声音,颈侧的呼吸越来越浅,许新子经不起再作战折腾。

        那些滴血的声音听在耳中,声声都是割心的折磨。

        他不能对云雷军束手就擒,那等于将尧羽乃至冀北联军的生死交在了云雷军手上,当日燕京爆炸虽有内情,但确实和尧羽脱不开干系,一旦揭开,必是惨重后果。

        但他也不能再僵持下去,他便杀了这七十云雷军和这些云雷弃民,也必将耽搁时辰元气大伤,而许新子,需要立即得到妥善救治。

        只有先让步,待出城门,再联络尧羽斥候,在路上……

        纳兰述眼神微微一沉。

        成大事不拘小节。

        这些知道秘密的云雷军,不能再留。

        从他们刚才的话里,他们对君珂也已经有了疑虑和不信任,一旦消息走漏,首当其冲的未必是尧羽,说不定还是君珂。

        人对于朋友造成的伤害,以及路人造成的伤害,反应是不同的。前者会因为失望和觉得被骗,而分外痛苦。

        君珂在云雷军心中是恩主和神祗,一旦这恩这神,被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毁灭,君珂要面对怎样的愤怒和失望?

        联军要面对怎样的内讧和杀戮?

        不,不能。

        纳兰述抬起眼,他血流披面,都是许新子的血,看不出神情如何,语气却很平静。

        “好。”

        云雷军都怔了怔。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上前两步,面对云雷士兵,“我愿意束手就擒。”

        云雷士兵看着他清锐的目光,心中不禁起了疑惑——如此坦荡,难道咱们真疑错了他?

        “你们愿意被一个外人随便几句话就质疑我们。”纳兰述苦笑,“我却不愿意大敌当前,兄弟阋墙。”

        云雷士兵有点惭愧地低下了头。

        “我就两个要求,”纳兰述道,“第一,给新子好好治伤;第二……”

        他一指身后残留的二十多个云雷弃民,“杀了他们!”

        “不行!”立即有人出声反对,“他们是云雷人!”

        “那我为何要束手就擒?”纳兰述神情讥嘲,“以我一人之能,我可以全部杀死你们再走!是我不愿意对兄弟下手,明白?”

        “可云雷人也是我们的兄弟!”

        “你们对我这个大帅,都能下手。”纳兰述冷冷道,“杀几个刚认识的兄弟,算什么。”

        云雷士兵脸色涨红,无言以对。半晌赵兴宁叹息一声,道:“大帅,我们不是要对你下手,不过现在说了也没用……这样吧,这些人我们也擒下带走,如果证实他们确实是污蔑陷害,自会交由尧羽处死,如何?”

        纳兰述垂下眼,唇角笑意冷冽。

        “也行。”

        “那么……”赵兴宁神色尴尬,身为军人,逼迫主帅,实在是自己都觉得过不去的大逆行为,只恨自己,为什么是这一群云雷军的最高首领,不得不做这为难事。

        他却不知道,他成为云雷副将,本就和他身世有关,君珂心细,当初提升将领,尽量都选孤儿。

        纳兰述却不在意的样子,走入云雷军阵中,在众人虎视眈眈的目光下,递过手腕。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一时激愤之下想要控制纳兰述说个清楚,然而当纳兰述当真束手,他们又觉得不安,纳兰述带兵时辰虽然不长,但向来练兵严苛令行禁止,私下对士兵却又关怀备至解衣推食,十分威信之下又有十分恩义,不仅冀北军,云雷军对他向来也是推崇信任,此刻见他背着重伤的许新子,默然让步,微微有些不忍。

        忽然一人道:“我来!”大步而出,却是那性情刚厉的王大成。

        他抽出一根牛筋索,其余人面对那些云雷弃民,王大成正要给纳兰述绑上,头顶之上,忽有沙哑语声传来。

        “你们别信了他!纳兰述在这时候怎么可能束手就擒?他还是要利用你们,先出了黄沙城,然后等尧羽卫过来,将你们全部杀人灭口!”

        纳兰述霍然抬头。

        身后广场两侧,一座灰色石头建筑,顶端竖着个怪模怪样的架子,说话的人,就站在架子上,一袭连帽黑色大氅,将他从头到脚遮得严严实实。

        “何方鼠辈,出言挑拨!”纳兰述手臂一挥,一枚石子直射上头那人。

        相隔极远,那人却也丝毫不敢放松,倒翻而下,立即消失在屋脊上,只有沙哑的笑声传来。

        “云雷兄弟们,你们要想活下去,最好先让这家伙自废武功,挑掉他的手筋脚筋,哈哈……”

        纳兰述眉毛一挑,眼神里煞气一闪,缓缓回头看向云雷军,“怎么,你们又被挑拨动了?”

        “也不是不可以试试!”那王大成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他一门七口,俱死于燕京爆炸,是家门最惨的人之一,这仇恨压在他心上,日夜不眠,以前也曾和同伴推敲过疑惑,只是没人肯信,今日雷鑫将消息揭露,别人还只是半信半疑,他却几乎第一时间,就信了。

        为报仇不惜此身,大帅又怎样?

        王大成满脑都是自家那七条性命,眼睛发红,劈手就去抓纳兰述背上的许新子,“先把这人质给我留下!”

        “放肆!”

        纳兰述霍然后退,牛筋绳霍霍一甩,已经将王大成脸上抽得血肉开花。

        “嗤啦”一声,布帛撕裂声响起,却是王大成一手扯开了纳兰述用衣服束住许新子的结,许新子身子往下一坠。

        已经退开的纳兰述立即上前要接住许新子。

        与此同时雷鑫一声嘶哑的命令,“开!”

        轰隆一声,地面上忽然滑开一道石板,露出底下滚滚带毒流沙!

        此时赵兴成王大成许新子在石板边缘,而纳兰述,经过刚才那一退,却正在石板中心位置!

        他心思全在接住许新子,哪里留意到脚下,手指刚刚触及许新子衣角,脚下已经一空!

        “起!”

        蓦然一声大喝!

        声如霹雳,半空炸响。

        震落倒地,重伤垂死的许新子,因那一震霍然而醒,一转头看见纳兰述即将落下,一声大吼,身子向后猛然撞去。

        伤口崩裂,半空里鲜血如剑横射,砰地一声,许新子将纳兰述撞出了陷坑范围!

        石板犹自在滑动,陷阱不断扩大,这地面竟然是整块巨大石板拼接,底下全是空心,不知道陷了多少西鄂军的性命,流沙里干尸白骨,翻翻滚滚。

        纳兰述刚刚站定,石板又滑了过来,他不得不被不断移动的石板逼得不住后退,离许新子越来越远。

        王大成怒叱一声,飞扑而起,想从一侧墙壁上绕过去追上纳兰述,雷鑫此时已经扑到坑边,一抬头看见纳兰述已经出了险地,眼神里怒色一闪,开口就要下第二道命令。

        许新子喷出一口鲜血,左腿一甩,甩出一根锁链,霍地一缠,勾住了他的腿。

        “和我一起死!”

        “大头——”纳兰述声音凄厉。

        “走!走!”因为雷鑫最后一刻拼命拽住了旁边一块巨石,不肯坠落,许新子被他拽着,还没落下毒沙坑,他头也不回,放声大叫,“走!你不走,我立刻嚼舌!”

        “让开!”王大成要扑过去,许新子翻在坑边,一腿勾住雷鑫锁链,双手有伤,没有武器,竟然把大头当作武器,挺腰而起,一头向王大成撞了过去。

        王大成被撞得一个踉跄,险些落入沙坑,怒极之下抬手一劈,咔嚓一声骨裂声响,许新子的左臂软软垂了下去。

        “大头——”纳兰述身子一转,许新子回头对他一笑。

        他满面鲜血,笑容狞厉,却眼神灼热如火。

        “走!”

        “我死定了!你却不能!记着王妃的遗愿!”

        随即他张开嘴,尖利的牙齿对着自己舌头。

        “别——”纳兰述闭上眼,向后飞退。

        “来,好朋友一起!”许新子哈哈大笑,右臂一揽,狠狠揽住了王大成的脖子,左腿死命一拽,天生神力最后一刻凶猛爆发,锁链拉得笔直,深深陷入许新子的腿,坚硬的铁链和骨骼角力,咔嚓一声微响,断骨突出,鲜血洒在身下淡青的细沙上。

        许新子好像早已失去痛感,死命勒住王大成,断腿拖住雷鑫,砰地一响,雷鑫拽住的那块石头,竟然被许新子拽动,连人带石头,都被垂死的许新子拖得一起向坑边滚来。

        雷鑫绝望之下大呼:“救我!”

        一个云雷弃民突然排众而出,雷鑫刚刚眼底露出狂喜之色,那人霍然拔剑,白光一闪。

        一声惨叫,一截手臂留在了石头边。

        许新子狂笑,笑声里充满讥嘲——你也有被背叛的一天!

        “死吧!”他声音低了下去,右臂一勒,听见王大成喉骨格格一响,左腿一收,雷鑫的身子从坑边翻下。

        “砰。”

        一声闷响,背对这边奔去的纳兰述身子僵了僵,一低头,一滴红色液体,将白色石地浸润。

        随即他再不回头,直奔入城。

        他身后,陷坑边,那一剑砍断雷鑫手臂的人,垂头看看陷坑,冷笑道:“由你作威作福这么久,也该轮我当老大。”

        淡青色流沙翻滚,几具尸首翻了上来,这陷坑并不是雷鑫等人布置,也不是原先罪徒的手笔,这是最早一代那个教派的最阴险的机关,依靠这个杀死仇敌无数,教派覆灭后,多少年没有人再知道这个秘密,直到通晓机关之术的雷鑫到来,才发现了这一处巨大的陷阱。

        这陷阱里的毒流沙,也是很多年前便早已存储在这里,数量惊人,雷鑫探测过,足有几丈深,被陷阱底的流动机关不住翻搅,形成陷人流沙井。

        尸首也是因此,被不断翻上落下,顷刻之间,尸首已经干瘪并面目不可辨,有一具上面,缠着纳兰述的外袍。

        那是纳兰述用来给许新子裹伤的衣服,许新子直到落下,都扎在身上。

        那云雷弃民用剑尖将衣服和尸首挑了上来,一剑斩下头颅,连衣服包了,道:“咱云雷城的规矩,也算个战利品。”随手扔在门洞边,回身对惊得失色的赵兴宁等人道:“兄弟们,原先依我的意思,你们大帅那主意很好,咱们是真心要跟你们走的。但雷鑫先前下城时见过一个人,之后便改了主意,说你们大帅是来骗降,云雷人之后都不会有好下场,也不知道对方出了什么证据,他深信不疑,到底怎么回事?”

        赵兴宁叹口气,缓缓道:“别的我不知道,但我们此次前来,确实是真心想接你们回云雷的。”

        那人沉默半晌,叹息一声,道:“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退路,赵兄,你们对冀北大帅如此下手,他如果活着回去,你们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赵兴宁茫然地道:“我有点不明白,大帅武功真要杀我们,拼着受点伤,将我们全部留下都是有可能的,为什么他要退入这城内?如果他当真在这种情境下都不肯对我们动手,当初又怎么可能杀害无辜盟民家属?是不是我们疑错了?”

        “是不舍得动手么?”那云雷弃民目光落在已经恢复原状的石板上,有一块地面,滴着几滴淡红的液体,透着诡异的亮色。

        “因为,”他缓缓道,“他中毒了。”

        赵兴宁怔了怔,眼光落在那柄刺杀许新子的剑上,剑尖透着同样诡异的亮色,雷鑫那一剑生怕杀不死许新子,还淬了毒,许新子流出来的血自然也带了毒,滴在了纳兰述的身上。

        “他既然急于逼毒,不得已冲入城内,为今之计,只有你我联手,在这黄沙城内,将他杀了,才能断绝后患。”

        赵兴宁低下头,看着眼前巨大陷阱,想着滚滚黄沙里白骨干尸,眼神里掠过一丝无奈和痛苦。

        半晌他道:“好。”

        时辰自除夕之夜血色惊变拉回,回到正月初六西鄂的大地上。

        西鄂的大地被急骤的马蹄声敲响,烟尘滚滚,怒马如龙,一支彪悍的军队,骑兵在前,步兵在后,几乎毫不遮掩地奔驰在所有便利的道路上,不顾是否会惊扰行人,是否会引起骚乱,一路向西鄂边境进发。

        这支军队先锋军行军极快,快到百姓看不清旗帜,以至于西鄂百姓以为朝廷和诸王已经开战,人心浮动,议论纷纷。

        这自然是君珂带领的冀北联军,自得到噩耗之后,日夜兼行,直奔黄沙城。

        君珂和尧羽卫一马当先,奔驰在队伍的前方,冬日冰风割面刺骨,她的发丝凝了细细的冰珠。

        风将少女的黑发扬起,她脸色苍白,显得眸子更加黝黑深切,嘴唇因长久紧抿,毫无血色。

        自那日见着纳兰述血衣,她刹那晕倒,随即醒转,挣扎而起的那一刻,她匆匆将大军主持事务交给柳咬咬和铁钧,自己随便牵了一匹马飞奔而去,至今还没有下过马。

        “君老大,喝水……”一个尧羽卫的声音被风吹散,快马疾驰中抛过来一囊水,她一伸手接了,咕嘟咕嘟灌两口,水流大部分泼洒在领口,被寒风一冻,硬硬地结了冰,戳在下巴处。

        她没感觉。

        “吃点东西。”晏希又追上来,抛过来一块牛肉,这冷漠的男子,细心地用内功给她把冻得梆硬的肉烤了烤,因为昨晚给她吃干粮时,她二话不说便咬,险些咯掉了牙齿。

        君珂胡乱咬了几口,沾了满嘴的牛肉末,粘在脸上十分狼狈。

        她也没感觉。

        将近三天连续奔驰,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君珂已经换了五次马,最后一次换马的时候她行动有点艰难,长袍之下的裤子上,一片殷红,都是被磨出的血迹。

        她还是没感觉。

        她唯一的感觉就是知道要吃要喝,有没有饥渴感都必须要补充体力,没有找到纳兰述之前,她不能倒下。

        一手控缰,另一手按在心口。

        那里是纳兰述的一角血衣,还有除夕之夜他托柳咬咬送的锦囊。

        君珂触到那锦囊,便心如刀绞——除夕之夜她彻夜狂欢,暖炉拥火,友朋围伴,他却孤身应敌,陷入危境,生死不知!

        想到那夜他可能面对的一切,她就觉得要发疯。

        发疯到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我去?为什么?

        也只有这样疯狂乃至痛恨的心境,才让她感觉到,自己现在还活着。

        指下坚硬,是锦囊里的鸽血宝石,极其少见的,足有葡萄般大鸽血宝石,艳红透明,色泽纯正,被雕刻成心形形状。

        纳兰述离开时依旧不忘留给她的,除夕馈赠。

        心形并不是这个朝代常用的首饰式样,在她原先的珠宝店里,虽然曾经试过推广这样的式样,却被燕京人认为不祥,拒绝接受,她为此还曾经遗憾过。

        没想到他却知道这个,也许是因为当日她的遗憾被他发觉,也许是因为那苏菲上的压印花纹,才有了这一年的新年礼物,一颗晶莹璀璨,坚实无摧的心。

        那心之上,还按照她当初提出的刻面想法,雕刻了很多切面,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的能手,在这坚硬的宝石面上,在缺少现代切割工具的情形下,近乎完美地模拟出了那些璀璨的切面。

        说近乎完美,是因为有一部分并不完美,君珂除夕当夜在灯下把玩,发现那切面大部分极其精美,却有一小部分,显得有些粗糙,在最中心的位置,居然切出了正反两个心形,边缘并不齐整,小小心形当中,隐约还有字。

        她当夜运足目力,才看清,一面是“纳兰述”,一面是“君珂”。

        手指无意中一翻,灯光正正穿过那宝石当中,桌面白纸上,便映上红色的字迹光影。

        “纳兰述”和“君珂”,彼此重叠,温柔相映。

        以我心,映你心,以我名,覆你名。

        他的巧思创意,他的温存心情。

        君珂是日将宝石反复抚摸,直到触手温热。

        那精美刻面,也许出于当初小陆之手,最后略显粗糙的心形和名字,却绝对是他亲手打磨。

        无数个静夜,噙一抹微笑,指尖盘转,薄刀飞舞,灯下沙沙,流光溢彩,看着心形宝石日益玲珑剔透,看着那名字穿透灯光,交相辉映。

        忍不住也要微笑。

        然而此刻,宝石咯在手心,坚硬冰冷,咯到心深处,抵在那里,痛到极致。

        当日艳光如许,红霞似血,是否就是命运森冷的谶言——以我心头血,换你开心颜?

        若是如此,她宁可不要这心意浓厚,精心馈赠。

        只要他安好归来!

        飞马奔驰,长发扯直,君珂手指捏紧锦囊,像想要握紧他的生命。

        纳兰!

        等我!

        一定要等我!

        三日奔驰,黄沙城在望,当心急如焚的君珂和尧羽卫勒马时,却在城门前驻马。

        不得不驻马。

        面前的黄沙地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鲜血和肌骨,一路延伸至城内。

        护城河上吊桥放下了,却被砍断一半,在河面上翻飞,桥下的尸首已经不全是陈旧的白骨,有很多新尸。

        很明显,黄沙城,曾有一场灭绝性的大战。

        所有人在看见那些被冻得铁青的尸体时,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些尸体有衣衫破烂的大汉,有衣着齐整的青年,更多的是,云雷士兵。

        “各处都有。”晏希向君珂回报,“吊桥下,城门上,前面这沙场,战斗延续了一路,看起来……一边倒。”

        是一边倒,云雷士兵,处于劣势,几乎被斩杀殆尽。

        君珂眼前一黑,晃了晃。

        三百云雷,竟然全灭?

        就凭这些死去的大汉?

        看得出来,那些衣不蔽体的大汉,是西鄂罪徒,这些人死得并不多。

        然后是云雷弃民,人数三十多,和情报里的数目一样。

        换句话说,云雷人惨败,西鄂罪徒呢?

        晏希的声音里也有了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前来招安劝降,对那群云雷弃民是好事,没有道理发生变数。就算因为要带走云雷弃民,得罪了城内罪徒,以纳兰述的能力,和那三百云雷军精锐,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那三百人,是君珂挑了又挑的精锐,因为前去劝降不适宜带太多人,太多人也不可能取信于人,放他们进城,所以每个士兵都是最优秀的,以一当十也不为过。

        这样一支力量,在哪里想全灭都不容易,为什么会在黄沙城折戟?

        带着这个疑问,一批尧羽卫入城搜查,其实已经不用搜,城开着,里面毫无动静,不用进去,就知道里面已经是空城。

        君珂端坐在马上,闭着眼睛——她不敢去搜查尸体,她害怕万一翻到哪具尸体,是自己最害怕看见的那张脸,她会立即崩溃。

        她不能崩溃。

        纳兰述如果真的去了,她还要扛下他的仇恨,将未走完的路,继续走下去!

        在此之前,她也要,寻西鄂报仇!

        身前各种回报。

        “城门前尸首五十具。”

        “护城河吊桥十具。”

        “城下尸首难以辨明,大约三十具。”

        “其余尸首在城内。”

        君珂身体一直微微颤抖,尧羽卫为了照顾她的情绪,所有的回报都言简意赅,但每次开口,都会看见她的身体,针刺一般颤一下。

        那样的煎熬,人人不忍。

        君珂的颤抖,慢慢停息,长长睫毛颤动,簌簌落了冰花。

        没有……

        虽然用词简单,但不提,就是没有。

        她动了动身子,此时才觉得,浑身的骨头都似被折断后重组,发出吱嘎的声音,下马的时候,几乎是栽下来的。

        韩巧扶住她,想要给她把脉,被她一手甩开,支着剑,拖着艰难的步伐,慢慢往城内走去。

        纳兰述既然没死,就应该还在城内!

        尧羽卫默默跟着。

        天色很快夜了,很快又亮了。

        天快亮的时候,阔大的灰石广场,蹒跚走出来一个身影,用剑支着自己。身后是同样精疲力尽的尧羽。

        他们已经找了一天一夜。

        黄沙城却仿佛一夜间被恶魔吞噬了所有人,瞬间成为死城,除了城内广场上的尸体,看不见一个人影。

        君珂甚至不惜耗损目力,不停地动用神眼,她发现了城门后的石板陷阱,但她的目力,也无法穿透三丈以上的流沙。

        而这座石城,建筑格局不同于任何城市风格,倒有点像现代那世的黄土高坡的窑洞,在城堡主建筑之后,就是一圈圆形建筑,所有房间,蜂巢一般密布在灰色石头建筑之上,围着中间的广场。

        也有一些低矮的建筑,用作武器库或粮仓,但所有的地面,都有巨石铺地,厚度惊人,她的眼睛穿不透,无法找到地道,何况这整个黄沙城,占地面积何等广阔,她便在里面转上一年,用瞎了眼睛,也很难找到假想中的逃生之路。

        一日一夜的寻找,令众人满含希望又满是绝望。

        绝望无法得到任何线索,希望的是始终没有看见纳兰述的尸首。

        当然那流沙井里不辨面目的干尸,众人是拒绝去想的,即使知道很有可能纳兰述和许新子便是那些浮沉干尸中的一具,他们也不愿意承认。

        君珂默默走上广场,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

        韩巧去扶她,少年眼圈红红的,他和许新子感情很好,得到他的死讯,这少年一夜间生了白发。

        君珂疲惫地挥挥手,拒绝了搀扶,她在理清思绪。

        从自己遭遇的重重阻拦开始,到黄沙城事变,其间自然有人作祟,最有可能就是那夜率人骚扰他们的黑衣人。

        从时间上计算,自己开始遭遇骚扰,是在纳兰述出事之后三日,这正是快马从黄沙城赶到她大军之前所需要的时间。

        如果这人一手导演了黄沙城的阴谋,然后快马奔驰,赶回来迎上她的大军,对她进行阻扰骚扰,那自然是为了拖慢她的脚步,阻止她对纳兰述进行援救。

        照这么看来,纳兰述就应该没有在除夕之夜出事,最起码当时没有死,而是躲藏或回奔。

        那就应该还在黄沙城。

        但黄沙城遍寻不着,那么还剩下一个可能,就是受伤的纳兰述,被那窥伺在侧的黑衣人给擒获。

        君珂想到这个可能,浑身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晏希听了她的推断,提出了疑问,“如果主子被擒,对方应该奇货可居,向大军提出勒索条件才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动静?”

        “不。”君珂苦苦地摇了摇头,“有种人,她不是要得到什么,她就是要我们死,凄惨地,受尽折磨,担惊受怕地死。”

        “谁?”

        君珂眼神里,一掠而过那日权雍柏身边的面具人的身影——看来看去,多次怀疑又多次排除嫌疑,实在因为,连自己都无法相信,她怎么会变成那模样,一个人容貌可毁,但身高体型,如何更改?

        出现时日也不对,她怎么可能跑到西鄂?

        然而现实总是如此森冷,用出乎意料,来解释人心难测。

        君珂慢慢支着剑站起来。

        日光初升,混沌而迷蒙地,罩在她头顶,少女面容苍白,眼神里金光退却,换了深深的黑。

        带着痛恨和杀气,彷如浓雾般卷过大地的黑。

        长剑一指,向西鄂内陆方向。

        “不管是谁,伤我纳兰。”她一字字道,“必承我百倍怒火!冀北铁钧!尧羽晏希!云雷丑福!血烈军钟元易!”

        “在!”赶来的众将,在城门前一字排开,轰然相应。

        “三日之内,给我踏平西鄂王宫!擒下权雍柏及身边所有亲属谋士!西鄂自权雍柏以下,除面具人必须活捉之外,违抗者,杀!逃跑者,杀!谁来阻挡——”

        雪白的牙齿咬在充血的下唇,一字字迸出如刀。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