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千金笑在线阅读 - 第64章

第64章

        这声称呼一出,君珂眼神跳了跳。

        屋顶上戚真思开始微笑,不怀好意地、幸灾乐祸地、看好戏地。

        纳兰述则开始郁闷,这丫头怎么回京了?他开始掰手指,心想上次“误”将她扔进花池,被父王母妃叫去喝茶谈心,如果今天再“误”将她扔出酒楼,会不会被两宫太后叫去喝茶谈心?

        花厅里正仪公主快步而来,众人纷纷站起迎接,这是个截然不同燕女娇弱风格的女子,看起来和君珂年纪相仿,但身量足足比她高大半个头,手长脚长,浓眉大眼,五官除了嘴都偏大,因此那种美便显得俊气,偏中性味道,令人一见便觉得……哟,这姑娘真爷们!

        她穿的也是男装,还不是燕京目前流行的宽袍大袖层层叠叠半男半女风格的长袍,是一袭带着披肩的紫红窄袖胡袍,束得紧紧的腰,也有装饰,但不是男人们挂的花粉香包,而是坚硬无花纹的黑色玉佩,整个人站在那里,长身玉立,比男人们更像翩翩少年。

        她身后跟着一排侍女,也绝不是燕女风格,衣着各异,肤色有差,有的细看竟然不像燕人,再看死去的肥奴,难不成这公主有用战俘当佣仆的习惯?

        君珂好奇,忍不住仔细多看了几眼,发现这位公主其实并没有那么男性化,她肌肤细腻雪白,吹弹可破,嘴尤其小,当真樱桃一点,只是她不知是故意还是习惯性往男性化方向打扮,忽略了自己女性柔美的一面,不过也难怪,听说这位公主是名将遗孤,自小长在军营,父亲战死后母亲自杀,她由父亲的死忠部下养大,习惯军营生活,也习惯男装打扮,昔年向元帅一代名将,西齐东堂各国屡屡在他手下吃瘪,派人暗杀他都有无数次,这位公主没像正统皇家公主一样养尊处优过,倒是在颠沛流离生死跌宕的环境中长大,要她如何细腻娇柔,也实在难得很。

        君珂看着这“很爷们”的姑娘,想着那个她追逐纳兰述多年的传说,忽然便想起一幕场景,纳兰述在前面逃,这姑娘策马在后追,然后一声长笑“可让我逮着了你!”弯腰低头伸手一捞……

        君珂忍不住“噗”地一笑。

        她这一笑实在不合时宜,正仪公主正因为死去的肥奴惊讶,在低头观察她的死状,听见这一声,顿时抬头看来,一眼看见君珂尚未散去的笑容,眉头一皱,道:“你笑什么?”

        君珂怔了怔,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正仪公主又道:“我死了家奴,你很高兴?”

        君珂立即正了脸色,想要解释,正仪公主紧跟着又来了一句,“你瞧她不起?你可知你瞧她不起就是瞧我不起?”

        她性子似乎很急,三句质问一句跟着一句,咄咄逼人,竟不给人解释的余地,君珂接连被她堵了三次,心底也泛上了怒意,冷然道:“我只瞧不起所有自以为是,仗势欺人的人。”

        这句话说出来,原以为这咄咄逼人的公主定然要暴跳如雷,和常世凌一样吵嚷着来人拿下她,谁知正仪公主皱起眉,问:“你在说谁?”

        她居然还是那表情,那语气,君珂又被搞愣了……这姑娘是不是少根筋?

        或者她并不是居高临下,而是天生性子急躁?

        “你是说我自以为是吗?”正仪公主继续问,“哪里?”

        君珂:“……”

        此刻她终于理解了纳兰述为什么听见正仪公主名字就闻风而逃,这姑娘大脑回路就和他们不在一个次元啊……

        “公主!”常世凌第一个忍耐不住,蹦了出来,“就是这个贱人,她趁着和您的肥奴比武,下毒手暗害了她啊……”

        “闭嘴。”正仪公主凛然道,“她是女人,我也是女人,你当着我这个女人的面,说别的女人贱人,你是在轻视我们女人吗?”

        “……”

        君珂险些乐出来。

        这个正仪公主,咋这么反应与众不同啊。

        这个年代还有女人这么有“女人自尊”意识,真是少见。

        燕京贵族少年们面面相觑……正仪古怪,名动燕京,是个出名的“三不”牛人。不买账、不合作、不理会。行事我行我素,只凭自己喜好,只按她自己认定的那一套原则和标准,什么贵族规则,什么和光同尘,在她面前,通通是个屁。

        从她的封号就可以看出她的怪异,人家姑娘的闺名都藏着掖着,万不能昭告天下,她却不,两宫太后封她为公主时,拿了一堆“翠屏、金暖、永宗、玉昭”之类的华丽封号给她选。她却随意挥挥手,道:“就名字吧。”太后不愿,怕她因此难觅良配。她却道:“爹娘给的名字堂堂正正,为什么不敢昭告世人?将来我要的男人,必得也堂正通达,如果只是因为我的名字被人知道便不要我,我要他干什么?”

        这么个怪人,按说早该被庞大有力的贵族潜规则机器绞杀,但偏偏她身份不同,虽不掌军,但可算坐拥天下近半军力的保护,在职元帅大将大多都曾放话,先向元帅就留下这个血脉,拼死也要护她周全。两宫太后因为她的特殊背景,拼命拉拢,恨不得把她含在口中捧在掌心。太子太孙都让她三分,何况他们?

        “公主……”常世凌终究是不甘心,放低了声音,又道,“这贱……这女人,不管怎样,打死了肥奴是真,刚才只有她和肥奴比武,将她摔倒八次以至于肥奴死亡,这是大家都看见的,千真万确。这个贱民……”

        “闭嘴。”正仪公主凛然道,“什么贱民不贱民,没有百姓你们吃什么喝什么?谁给你们护卫边境?你要敢在我们军营里说这话,老大耳刮子打你。”

        “……”

        常世凌终于无奈闭嘴,看君珂的眼神几乎喷出火来,却一点也不敢对正仪公主施以眼色。

        君珂这里松了口气,觉得正仪公主很明理嘛,不像第一印象和自己想象中那么盛气凌人嘛,屋顶上纳兰述却开始扶额……哦小珂儿,你对向正仪那丫头了解还是不够,等着瞧吧……

        “公主,其实肥奴是……”君珂刚才已经将肥奴体内都看了一遍,确定了她的死因,然而她的解释还没出口,再次被正仪打断了。

        “肥奴是和你比武死的吗?”她站起身,点点头,一边伸手向身后侍女一边道,“比武这事,各逞武艺,生死伤亡也是正常事。”

        “谢谢公主大量,不过肥奴之死……”

        “不过肥奴学艺不精死于你手,我这个做主人的,却不能不为她的死,向你讨个公道。”正仪再再次打断君珂的话,接过了侍女递来的一个盒子,打开,取出几截金光灿烂的短棍,手指翻飞,迅速接在一起,一揿棍子前端,啪地弹出一截枪尖,竟是一个超长的金枪,她枪尖一指,金光灿烂,直逼君珂双眼,“我用这金枪向你讨教几招,你也看见了,我的枪身可以拆卸活动,我的枪尖可以随时弹出。”

        君珂哭笑不得……这姑娘光明磊落得可怕,却也自说自话得可怕!

        “肥奴不是我……”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对面劲风呼啸,向正仪竟然二话不说便抢先动了手!

        她一出手就劲风猛烈,气流被凝合为墙横亘直撞,一个女子,竟然练的是内家雄浑掌力,那股扑面而来的凶猛真气窒住了君珂的呼吸,自然将她的话也堵在了咽喉里,而向正仪的实力也让她这个刚出师的半吊子不敢轻忽,只好猱身迎上。

        她刚刚出师,还没来得及准备合适趁手的武器,又是在洗澡的时候被阴差阳错掳走一路到了燕京,导致到现在都没兵器,却也并不畏惧,身子一掠便已经趁着一个空隙抢入向正仪身侧,横掌如刀,去切她的胁下。

        向正仪眼底露出兴奋的光……这姑娘了得,一眼就看出了她招数的空门之处,很明显有名师指点,善于发现任何人攻击的软肋。这些年她纵横燕京,别人要么碍于她身份要么出于尊敬,没人敢真和她比试,此时来了劲头,一枪横挡将君珂挡出,霍然暴退,枪身在身后侍女捧着的一个盒子上一拍,戛然碎裂声响里,一柄金锏落地,她伸手一捞捞住,劈手就对君珂掷了过来,“接住!”

        君珂刚刚抬手接住,向正仪已经又扑了过来,呼啸若厉风迅猛似虎豹,身形一跃间满堂的杯盏都被震动得叮叮当当直响,四面悬挂的壁画纸张波动发出哗啦啦的脆声,王孙公子们都赶紧端杯拿酒避到一边,一直没有避开的就是那群始终站在门前为主子掠阵的侍女,和一直端坐上座喝酒喝茶的纳兰君让。

        堂前风舞,红毯被武器风声频频掀起似云霞倒卷,纤细高颀两条人影纠缠在一起,穿花蛱蝶一般从厅堂这头战到那头,紫红妃色里卷腾着金色光影,似天神驾日出云海那一刻,霓虹里飞射漫天金黄的日光,劈、扫、撩、挑、压、砍、掠、起……无数声金属密集交击声因为相撞得太快太密听起来直如一声,那种瘆人的摩擦声绵密深入,令四面观战的贵族们忍不住捂起耳朵,对战的两人却似乎丝毫不觉,以快打快,迅猛如雷。

        堂中贵族们都有了几分好奇之心,燕女会武的不多,也大多不愿学武,正仪公主因为出身特殊,一直是其中翘楚,在燕京少有敌手,这是哪来的一个姑娘,看起来比正仪娇弱不少,竟然能和她战这么久而不落败?

        众人惊异。堂上纳兰君让却突然轻轻皱起了眉,而屋顶上,戚真思摇了摇头,纳兰述却在满意地笑,低低道:“很好了。”

        此时的君珂,虽然看起来还和正仪不相上下,其实她心中已经在暗暗叫苦,正仪几乎是娘胎就开始练武,又多年磨练,基础雄厚岂是她这半吊子能比?而且她擅使沉重武器,早已习惯,金枪金锏都超越寻常武器重量,她君珂却不同,一直以逃命保命为学武第一要务,主轻灵快捷,将来就算准备武器,也必然不是重型大件,金锏她使着确实不趁手,轻灵剑招的功用发挥不出五成,早已心跳气急气力不继,只是仗着出招特别灵便眼力特别准,才支撑到了现在。

        她有心弃战,也有心认输,认输没什么稀奇,看这正仪公主,虽然有点脱线,但不是恶毒不讲理的人,何况也没深仇大恨,比武点到为止,不就行了?

        君珂不好斗,可惜有人好斗,正仪难得遇到对手打得兴起,才不管你累不累,偏偏她武功走沉雄霸道这一路,如果不商量好同时撤手,君珂贸然后让还会受伤。

        堂中纳兰君让眼神一闪,握住了手中酒杯,屋顶上纳兰述一直在凝神听,此时也对戚真思点点头,示意“可以了。该想办法让她们休战了。”

        他和戚真思原本一直凝神趴在屋瓦上听下面的对战,不敢有丝毫分神,此时一偏头,纳兰述眼角忽然掠过一角阴影,顿时心中一凛,长身而起,低喝:“谁!”

        而此时战局也发生了变化。

        君珂眼看这公主纠缠不休,心中烦躁,想快点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想了想,干脆兵行险招,手中金锏蓦然脱手,狠狠砸向向正仪挑来的金枪。

        对战之中武器脱手是大忌,向正仪也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大胆,眉毛一竖,百忙中赶紧变挑为点,将猛力掷来的金锏压下,她这么一变招,空门大露,君珂已经游鱼般一闪瞬间欺近,抬手就去扣她脉门。

        她手抬起,将要触及向正仪脉门的瞬间,忽然嗅见一股熟悉的香气,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散发出来,君珂心中一凛,百忙中低眼对自己手指一瞥……果然,指尖变成了毒指的淡红色!

        紫薇花粉!她的毒指竟然又被引动了!

        一霎间君珂比第一次毒指被吸引更为震惊……她此刻正在扣向正仪脉门,只要触及向正仪一点肌肤,这位公主殿下就会毒发身亡!

        向正仪死于她手,这叫她现在如何担负得起!

        更糟的是,她抢身欺近,招式已老,这须臾之间,已经无法改招,无法救下向正仪和她自己两条性命!

        瞬间惊涛骇浪,惊诧、疑问、愤怒、各种情绪滔滔如潮席卷了她,最终心中只来得及一闪念……完了!

        “啪!”

        “嚓!”

        两声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声,却来自不同人不同方向,白光乌光各一闪,白光撞上了君珂的手指,将她的手指撞开三寸;乌光撞在了向正仪的膝盖足三里穴,撞得她腿一软向下一栽,也正好躲过了那临门一杀。

        两边同时出手,攻击目标不同,目的却是一样,此时白光和乌光各自落地,砰然粉碎,一个是酒杯,一个是瓦片。

        堂上纳兰君让抬头对屋顶望了望,手边已经少了酒杯。

        屋顶上砸出瓦片击倒正仪的纳兰述,却没有看堂下,他直起身,注视着前方一闪而过的一条影子,自己想去追,想了想却忍住,挥手示意潜伏在那边廊下的鲁海,带人去追。

        就是这个人,刚才趁他们注意力都在堂下的时候,潜入另一侧屋顶,施展了花招,想要让君珂误杀向正仪。

        这人恶毒的用心令纳兰述怒发如狂……向正仪一死,对朝廷的牵连乃至天下大势,只怕都有难以估量的影响,到时候,他要保君珂,就得拉上整个冀北王府,那又会发展成怎样的局势?造成怎样深重的后果?

        这么一想便觉得浑身一冷,对方的用心越想越深想得越深越觉得可怕,纳兰述一时立在屋顶上痴住了。

        他想着戚真思关于君珂是否需要那样艰苦地锻炼实力的那番话,当初他不以为然,现在却深以为然,他愿意一生保护君珂,但世间总有那么多变数和不如意,若有一日他无法保护她,再遇上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她会落到怎样的境地?

        纳兰述一向有点大男子主义。觉得男人保护女人天经地义,也觉得好男人不应该让女人在这世道艰苦挣扎,然而君珂运气不好,一开始就卷入了冀北王府夺嫡之争,后来又和阴诡的沈梦沉有了纠缠,再如今连纳兰君让都凑上了一脚,她身处燕朝最有势力还立场不一的这一群人中,动辄便会被牵扯到利益争夺里,到此时想要她独善其身已经不能,今天的事不就是个例子?她已经被人盯上。她迟早会被人当作可以利用的刀剑或者挡箭牌,用来对付他,或者和她有一切纠葛的那些权势者。

        纳兰述当然知道皇帝在寻找君珂,但一直将这事掩了下来,他始终觉得朝廷水深,君珂能不涉足就不涉足的好,就算阴差阳错她在一步步走向被发现,他依旧试图将这事掩盖,所以今天他跟来,保护君珂是一方面,在必要的时刻阻止纳兰君让发现君珂身份是一方面,可是此时,他改变主意了。

        君珂已经在那些混账的视线里,避让也不能逃避被攻击,那她就只有先拥有一定的地位,最起码可以保证她在他不能顾及的时刻,还有条退路,还有人不得不保护她。

        他愿意让她纳入他的羽翼,却不得不放她走出,将她放入更多人保护的荫盖下。

        他不能再逞男人意气,认为自己可以将她护得滴水不漏,而自私地置她于危险。

        他希望她一生平安,哪怕为此不能做她的专属。

        纳兰述立在风里,少年清透的面颊迎着日光,眼眸盈盈如水,几分无奈几分挣扎,最终却化为钻石般璀璨坚刚的决心。

        是了,既然想好要让她尘尽光生,进入燕京眼帘,那就不妨轰动些再轰动些,让雏凤的清鸣一霎传入皇族耳际,光芒映照下,让有些心思暗昧的人,不得不有所顾忌而暂时收手。

        随即他示意戚真思继续关注,自己做了个“去去就来”的口型,一闪身,便下了屋顶。

        戚真思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露出一点奇怪的笑意……当初嫩得豆腐似的小正太,一朝之间,长大了。

        像个真正的男人了。

        她垂下脸,想着底下那个同样清朗的少女,那个坚韧而又博大,善良而又刚硬的少女,她受着这优秀少年的爱护,但她同样教会了他善于为他人着想。

        她值得。

        戚真思微笑着,不是平时的不羁嬉笑,而是带着淡淡忧伤和寂寥的,笑容。

        上头告一段落,下头纷乱正起。

        “你那是什么手指!”远远避开的以常世凌为首的几位公子哥儿,冲了上来,一指君珂的手,“你这红通通的是什么?毒?”

        向正仪一个丫鬟突然大步走了过来,不由分说抽出根银针对君珂手指一碰,眼见着银针立即就变黑了。

        “果然有毒!”众人惊呼后退,神色如见鬼,常世凌指着被挪开一边的肥奴的尸体,大叫:“我说她怎么死得莫名其妙,原来是被你毒死的!”

        “你下毒?”向正仪原本怔怔的,听见这句神色一变,嫌恶地向后一退,仔细看看君珂手指,冷然道,“公平比武,你竟然下毒?心思如此卑鄙,我真是瞧错了你,来人……”

        她指定君珂,一字字道:“将这女人拿下!以使毒暗杀罪名,送燕京府!”

        说完她再不看君珂一眼,转头收起自己的武器,随手便把君珂用过的金锏给扔了。

        她扔出金锏的神情没有故意做出的气愤和鄙弃,只有视之如草芥完全不放在心上的漠然。

        “这么个危险的妖女,还会武功,不能就这么送过去,不然她狗急跳墙,还要有人枉死!”常世凌上蹿下跳,“来人,把她有毒的手指先砍了!”

        “对!先砍了手指!”

        “武功也废了!”

        “去刑部借穿骨钩来!”有人跃跃欲试,“公子爷我亲自来!”

        一片鼎沸人声,满堂人人喊打,一群人在那里自说自话,断指、穿琵琶骨、送燕京府、腰斩还是砍头……一个点子比一个点子狠辣,一个想法比一个想法阴毒,一群被伤了尊严的贵族,自然而然地便宣判了君珂接下来的命运。

        君珂凝立堂中,于闹翻了锅的人群里冷笑,笑得苍凉而悲愤……这就是封建时代,这就是少数人掌握多数人命运的贵族,她君珂不幸落在这里,从睁开眼的那一刻就被欺骗折磨,熬过了一年,还要继续被压迫!

        她君珂注定是这样的衰命?

        她君珂注定一生都要被人这样指手画脚?

        她君珂注定一辈子都要这样,以低于他人的身份立于一隅,在没有说话权力的境地里为生存挣扎,然后被冤枉被攻击,还是没有任何话语权地被一群狗屁不如却占据高位的混账随随便便决定命运?

        别说常世凌这样的人渣,就是正仪公主,她以为她是有风骨有原则的女子,和纳兰述一样的贵族中的异类,然而她决定别人的命运,不也一样风轻云淡理所当然?

        这不谈公平的社会。

        那她就只好,自己掌握公平!

        “吵什么!”

        蓦然一声断喝,惊得众人都闭嘴,转头一看,原来是一直沉默的皇太孙。

        他一开口,众人才惊觉自己放肆,怎么一时都忘记打狗还要看主人,赶紧都讪讪退下。

        “殿下,请您做主。”常世凌低下声气,却并不让步,君珂得罪的已经不是他,而是试图谋杀正仪公主,这样的罪名,便是太孙,也不能视而不见。

        纳兰君让手按在几上,静静注视着始终挺立未回头的君珂背影,心里竟隐隐生起了几分烦躁。

        君珂那毒指他见识过,就是因为那毒指,他当初才会误解君珂是红门邪教教徒而带走,如今君珂竟然在和正仪公主对战中,为求胜施此毒手,令他始料不及。

        众目睽睽,骤施杀手,以她的身份,受到何种惩罚都是应该,常世凌他们的叫嚷虽然让他听了不快,但也不得不承认,其实就是该这样的。

        他抬起乌沉沉的目光,注视着君珂背影,她话很少,似乎知道自己无可辩驳;她也一直没有回身,没有再像先前那样对他投以希冀的目光,可是明明只是一个背影,他却也似看见了其间的苍凉、悲愤、不甘、和热血欲沸的愤怒。

        纳兰君让心中又起了那种隐隐揪痛的感觉,然而他也再次收回了目光。

        他是皇太孙。

        他是懦弱皇太子之后,背负着太子府邸承替皇位重任和希望的皇太孙。

        他是纳兰愈,愈:越发、更加、尤其。

        他命中注定做那个向前的人,永不弯折、永不退后、永不因为任何人,走斜。

        他的身份,一生都需要给人交代,给国、给皇族、给官宦阶层、给天下,给皇祖父、给这利益相关的所有人。

        “就按公主的意思,送燕京府。”四面等候的寂静中,他声音沉沉,“此事还有蹊跷,需要好好查办,断指穿骨暂且不必,重新戴上镣铐也便是了。”

        常世凌们露出了不出所料的笑意,齐齐躬身,赞:“殿下英明!”

        君珂伫立不动,垂下的鬓发掩住了眼神,隐约讥嘲光芒一闪。

        正仪公主本已经随意地走到一边,不屑再多看她一眼,此时却突然好奇地转身,仔细看住了她。

        两个护卫走了过去,拿着先前被解下来的锁链,如果说上次被戴上只赌气,这次被戴上,就意味着彻底失去自由。

        拿着锁链的护卫已经不是纳兰君让的护卫,也不知道是谁的,走过来的时候眼神阴沉,在纳兰君让看不到的角度对君珂露出残忍的笑意。

        其中一人走过来,手中锁链一翻,隐约露出尖锐的长针。

        他们还是想趁皇太孙不注意,先废掉她的手指!

        君珂神色不动,长长眼睫垂下遮掩了眼神,那两人走到她身侧,将锁链拿起的那一刻,她突然手腕一翻!

        像黑暗里翻起了垂颈敛翅的鹤,刹那间羽翼冲破青天,那只纤细而灵巧的手,也像鹤的长喙点落敌人手腕,翻、点、夺、扭!快得像眼底掠过的白影,“咔嚓”一声,便是“嗷”地一声惨嚎!

        惨嚎声里那护卫捧着手腕踉跄后退,腕骨软垂如蛇,“当”一声轻响,他指间暗藏的长针落地。

        君珂一脚飞起,啪一下击中另一个护卫的脸颊,几颗晶亮的牙齿迸射出来,呼啸着溅在了常世凌脸上。

        众人惊起,再没想到即将成为阶下囚的君珂,竟然敢于暴起伤人,那两下干净利落的出手,当真便像最响亮的耳光,狠狠煽在他们脸上。

        “反了反了!”

        “拿下拿下!”

        “竟然当庭拒捕!来人……来人……”

        嘶喊一片,吵得辨不清字眼,护卫们涌上前来,君珂冷笑一声,一步靠近常世凌,挥起手来。

        常世凌吓得眼睛一闭向后踉跄便倒,噗通一下栽在人家几案上,压了满屁股的菜肴酒水也没察觉,“救我!”

        君珂却唰地放下手,微笑,“啊,我怕脏手。”

        常世凌这才惊觉屁股发烫一身狼藉,惊叫着跳起身,怒极之下捋袖大嚷:“杀她!杀她!”

        君珂理也不理他,突然上前一步,道:“刚才哪个混账,说肥奴是我杀的?”

        “不是你是谁?肥奴根本不可能被摔死,你们看,她脸上冒了黑气,分明是被毒死,不是你手上的毒是什么?”

        “你少了根尾巴,你哥正在割猪尾巴,你能说你哥割的是你尾巴?”

        “你……”

        常世凌一边吐血去了,君珂已经恢复了正常表情,不看任何人,只对着正仪公主,道:“肥奴是公主的家奴,我只对你这个主人交代,请公主让那些只会汪汪的人安静些,谁是谁非,容我向你证明。”

        正仪公主看看她,道:“你证明不了,就罪加一等。”

        “成!”

        “都别吵!”正仪公主对那群人挥手,“你们男人还真是不如我们女人镇定!”

        王孙公子们安静下来,冷笑斜睇君珂,君珂缓步上前,到肥奴小山般的尸体前,那女子脸上确实罩着一层黑气,明显是被毒死。

        她倒下后没有人接近,连死亡都没被人发觉,确实她这个交过手的人最可疑。

        君珂冷笑一声,霍然出手,将肥奴尸体一翻。

        尸体翻覆再落地发出轰然声响,由俯卧变成仰面朝天,君珂对尸体微微一躬,道:“抱歉,不是我要辱你身后遗体,而是你自己也应该不愿意冤枉被杀。”说完手一扯,扯开了肥奴裹在身上的红色短褂子。

        “你干什么!竟然辱人遗体……”正仪公主一个侍婢厉声叱喝,却被正仪公主伸手一拦。

        褂子扯开,肥肉一层层白花花颤动,看不出有什么不对,这下连纳兰君让都疑惑地走近来,不知道君珂搞什么幺蛾子。

        君珂却看也不看,也不用翻开那些肥肉去找,手指准确地落下左胸下三寸,指尖微微用力,一拔。

        一根顶端微红的长针,被她拔了出来!

        一片哗然声里,君珂声音清凌凌地传来,“肥奴是被毒死的,被这刺入她心脏的毒针毒死。大家不要忘记,她自被我摔倒后,一直是趴着的,而毒针是从她前心刺入,我难道能变成蚂蚁或者青烟,在众目睽睽之下,沿着地板潜入她身下,将毒针刺入她心脏?”

        一片寂静,君珂的举证,实在有力得无可辩驳,她自摔倒肥奴后,便没走近肥奴一步,那么个小山般的人躺在那里,掀都掀不起,有谁走近或翻动,谁会看不见?

        “也许毒针刚才就藏在你手指间,然后你使了个障眼法,让我们看起来你是从她心中拔出来的!”一个喜欢看红门教戏法的和常世凌交好的公子哥大叫,自以为智慧出众直达要害,在一片附和声里洋洋得意逼视君珂。

        君珂连和他对望都不屑,负手而立,掀开地上地毯,脚尖对地上点了点,道:“我刚才没有弯过腰吧?请公主移步,来看看这里的地板。”

        正仪公主走过来,君珂脚尖指着一块地板,正仪公主看了看,道:“没什么呀……咦。”

        她突然蹲下身,仔细看木质地板,半晌道:“这里似乎有个针孔?有人在楼下……”

        “对,肥奴倒下后,有人在楼下,用长针穿过地板,穿入了肥奴的心脏,所以她死得无声无息,连伤口都看不见。”

        向正仪沉默了一瞬,半晌点点头,道:“对。”

        她话少,但头点得极有力度,王孙公子们相顾失色,纳兰君让却突然据案而起。

        他灼灼的目光紧紧盯着君珂背影……刚才她没有走近,也没有翻看过肥奴的身体,是怎么知道肥奴体内有毒针?还知道是人从楼下穿过楼板暗杀的?肥奴肥肉堆积,长针没在肉里,针孔看不见,连一点鲜血都没有,她是怎么一下就准确找到的?

        他这个疑问在心头刚一盘桓,已经有反应快的问了出来,东道主冯哲恼怒今天的宴席被这平民搞得乌烟瘴气,他素来也反应灵敏,少年时有神童之称,冷声道:“如果你不参与谋杀,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在座太孙殿下和公主都是高手,武艺远在你之上,他们都没发觉,你凭什么知道?”

        “对啊,分明有鬼!”

        “八成找人在楼下埋伏,合作杀人!”

        “就是这样,然后现在正好为自己开脱!”

        “用心何其狠毒乃尔!”

        “不管你说天花乱坠,今日休想蒙蔽我等!你要说,去燕京府大堂说吧,来人……”

        “一群蠢材!”蓦然一声冷哼,传入沸腾的人声里,那声音不高,被嚷得正欢的王孙公子们的高腔淹没,然而忽然“哐”地一声巨响,门边响起一声铿锵的锣声,声响震得众人一惊闭嘴回头,便见门边斜斜倚着个绯衣少年,正举着个铜锣,笑道:“比谁声音大吗?”

        “纳兰!”向正仪一声欢叫。突然就不坚硬了、不漠然了、不少年了、稍显硬朗的眉目也柔软了,连原本有些低沉的声音都低了三个声线了,一转脚跟就要扑过去,“你怎么来了?”

        那边冯哲看见纳兰述出现也松了口气,叫道:“你可来了,神眼奇人请来了吗?”

        纳兰述看也不看他们一眼,目光先投向君珂,君珂迎着他,给了他一个平静安详的笑容。

        她睫毛微微湿润,眼底怒意未消,却对着纳兰述展开令他宽心的微笑,朗然如真。

        纳兰述却突然觉得心疼。

        他宁可她此刻扑在他怀里哭。

        心疼完了就是怒气,对眼前这群混帐的怒气,不过那怒气敛在眸里,并没有立即爆发,转头手一伸,笑嘻嘻道:“请公主娘娘慈驾!”

        “坏嘴猴子!”是刚才那个中年女子声音,带笑嗔怪,一只手搭上纳兰述衣袖,那手肌肤细腻,微微丰腴,戴着七宝琉璃珠串和硕大的琥珀戒。

        冯哲一看见那手,就露出惊悚的表情。

        手的主人转了出来,立在门口,紫金裙绣凤披,中年女子不算美貌,但自有皇家端凝气质,静静立在那里,目光一转,不怒自威。

        这下别说众人纷纷施礼,连纳兰君让都赶紧站起躬身。

        “长公主万安!”

        “皇姑祖万安。”

        “娘……”

        武威小侯爷苦着脸趴在地上,心想他娘怎么会跑到这场合来,纳兰述搞的什么玩意,不是说神眼奇人会来的吗?啊,不会吧,神眼奇人不会是他娘吧?他娘今早连糯米团子和粘糕团子都没分出来呢!

        安昌长公主随意压压手,示意所有人免礼,皱眉看看室内,低声咕哝道:“乌烟瘴气。”

        她一向深居简出,哪里肯涉足这样的场合,不过刚才冀北家的小子跑来,在她耳边唧唧咕咕如此这番说了一通,她也坐不住了……老爷子一心要找神眼奇人的事她也听说了,不赶紧把人笼络了献到御前博一个不大不小的功,难道还让自家的白痴小子生生将人家得罪了?

        得罪人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让老爷子不高兴。

        安昌长公主立在门槛上,看看君珂,忽然将手指上的琥珀戒指转了转,有琥珀的那一面对着掌心,然后对她扬起了手掌。

        “姑娘,我这戒指上的琥珀,你可知道是何种琥珀吗?”

        众人都怔住……戒指已经被藏在掌心,哪里还看得出是哪种琥珀?

        有人已经觉得不对劲,纳兰君让霍然向前一步,又止住,脸色微变。冯哲被他老娘瞪得不敢抬头不敢起身,脸也像苦瓜似地绞起来。

        只有常世凌那几个犹自不觉,在那悄悄咕哝:“长公主跑来多什么事,女人年纪大了就是拎不清,事多,皇太孙也由着她,还不赶紧把那贱人拿下……”

        君珂微微眯起眼睛,笑了笑。

        这一步终究要跨出去,也许一举成名,也许从此就将涉入燕京浑水,但到了此刻,她没有理由再退缩,人怕出名猪怕壮?她不怕壮,她愿意让自己的身材更肥硕点,好吸引太史阑文臻景横波的目光。

        “公主的戒指,是粉蝶琥珀。”半晌,君珂一句话石破天惊。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神态中,她淡淡地,微微眯着眼睛,似乎像在仔细观察,其实更像是轻蔑,继续道:“很少见的小粉蝶,只有小指甲盖一半大吧,边缘有点淡紫,带一点紫色圆点,两翼各有三个,互相对称,触须俱全,还有舞动之态,显然是即将飞起的那一刻被凝固……真漂亮。”

        整个堂中的气氛,一瞬间仿佛也如史前的粉蝶,在飞起的那一刻,遭遇了真相的树脂,瞬间浇顶、凝固、成型、埋入地下,千万年沉默无声。

        良久,才有一个人轻轻的叹息声,不知是欢喜,还是怅然地响起。

        “真漂亮。”

        那是纳兰述。

        随即,一直立在门槛上的安昌公主,将掌心里的戒指转回,硕大的琥珀戒面对准众人,隐约一只小粉蝶,在金黄的、纹路流动的琥珀里,展翅欲飞。

        在众人的呆愣神情里,她微笑,对君珂颔首,道:“果然是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