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在线阅读 - 第179章

第179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不管,过来抱抱
        天乾七年。

        江南一处小镇。

        顾辞和宋诗离开京城之后就定居到了这边,这里民风淳朴,相对居住的人也少,年轻人都出去做事了,留在这的也都是一些老人、孩子。

        当初看到顾辞一家三口乘着大马车出现的时候,各家各户私下还说了不少话。只因这夫妻二人看着便不像是普通人家,妇人清雅秀丽,女儿钟灵毓秀,尤其是那位男子,更是一身藏不住的天潢贵胄,他们这座小镇上的人大多从出生开始就住在这了

        ,见过最大的人物也不过是知县老爷,陡然间瞧见这样的一家三口,哪能不吃惊?

        最初的时候,他们还担心这一家三口不好相处,平日里就算见到也不敢打招呼。

        可日子久了,他们便发现,这一家三口的脾性是真好。

        妇人性子温和,小孩娇俏可爱,那位跟神仙一样的男子也是整日面上挂着笑,看着便十分可亲。

        再后来……

        那位男子突然建了一个私塾,当起了教书先生。

        这座小镇以前也是有过教书先生的,可半年前,那位教书先生突然病逝,其他人又嫌这太过偏僻,便连束脩,一年积累下来也拿不了多少,自然是不肯来的。

        所以镇里适龄的孩子都是去隔壁镇去上学的。

        每天起早贪黑的,辛苦先不说,最重要的是不安全,都是半大的孩子,每天来来回回,这路上若是碰到什么事,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所以看到顾辞当起了教书先生,还不要钱,一群人自是高兴不已,忙不迭的把自己孩子往顾家那座二进的大屋子送。

        不过虽说顾辞不肯收钱,可他们却不能真的不给。

        镇上的人虽然不算富裕,但都是有骨气的,交得起束脩的就交束脩,交不起束脩的便把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往顾家送,左右不贪这点便宜。

        宋诗私下就着这件事和顾辞说起过。

        顾辞听闻后也只是笑笑,让她收下便是。

        ……

        这样又是半年过去。

        顾辞这个私塾算是开出了名堂。

        他性子温和,教书也不像别的先生那样一板一眼,他擅长因材施教,也不局限书中的那些内容,总是会扩展开来,和他们讲这个世道,讲外头的光景。

        学生都很喜欢上他的课。

        名声出来了,隔壁几个镇的家长也想把自己孩子往这边送,甚至还有不少富商想花重金打算请顾辞来家中教书,只是都被顾辞给拒了。

        ……

        内院。

        宋诗没让厨娘帮忙,挽着袖子,亲自做着糕点。自打顾辞办了这个私塾之后,她若得空,便会做些糕点送过去,若是不得空的时候,也会让厨娘做好送过去,她和顾辞并不缺银钱,看到那些孩子没有父母陪在身边,便

        忍不住多关心一些。

        只不过今日等她做完糕点送过去的时候。

        外间的课堂,除了顾辞,已经没人了,就连意儿也不在。

        顾辞一身青衣站在屋中,正在收拾东西,见她进来便抬起头,朝她笑道:“来了。”

        宋诗点点头,她心里是有疑惑的,把东西放下后就问道:“他们人呢?”这个点,也还没到下课呢,怎么一个个都不见了?

        “走了。”

        顾辞笑道,“整日拘着他们,也给他们放半天的假……”说完,又给人解释道,“意儿也和他们一起出去玩了。”

        如此。

        宋诗也就不再多说,只是可惜道,“我还做了好多糕点,这下怕是要浪费了。”

        “无妨,回头我来吃便是。”顾辞已经收拾好东西了,他把绣着青竹的袖子挽下来,然后径直朝宋诗走来,握住她的手,同她说,“他们都出去了,我们也去外头逛逛吧。”

        即便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宋诗对着顾辞的时候还是容易害羞的,就像现在,她被人握住了手,那张因为岁月又添了几分温和秀丽的脸突然就升起了两朵红霞,倒也没推开,只是低着头,很轻的应

        了一声。

        “好。”

        两人就这样走出去。

        在家中的时候,宋诗虽然害羞,倒也没觉得什么,但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眼见顾辞还是握着她的手,她就忍不住轻声嗫嚅道:“夫君……”

        “嗯?”

        顾辞脚步不停,回头看她,笑道,“怎么了?”

        见他这幅风光霁月般的模样,宋诗嘴里那句话就有些说不出来了,她向来是不知道怎么拒绝顾辞的,如今也只好摇摇头,压着心里的羞意,轻声说,“没事。”

        镇子上的人各家各户都认识,瞧见顾辞夫妇出来,便笑着打招呼,“顾先生顾夫人出去逛街吗?”

        又见他们牵着手,眼里更是藏了不少笑意,“顾先生顾夫人感情真好。”

        宋诗羞得不敢说话。

        顾辞却笑容满面,语气如常的和他们说着话。短短一条街,两人就碰到了不少人,到后来,宋诗已是羞得只能拿眼睛对着自己的鞋尖了。等到人少了,顾辞瞧见身旁人,见她低着头,脸颊绯红,耳尖也是一片绯色,

        似笑似叹道:“怎么还是那么容易害羞?”

        知道自己的小妻子是个什么性子。

        顾辞也没再就这个话题让人继续臊下去,牵着她的手,和她说起寻常话,“今早阿萝送信来了,她本来知晓我们在这住着,打算过来看我们,没想到……”

        他看到身边的宋诗抬起头,问他,“没想到什么?”

        顾辞笑着把她脸侧的发绕于耳后,继续说,“她又有身孕了,已有两个月了,润之担心舟车劳顿,累了她的身子,便只好延期了。”

        听说萧知有身孕。

        宋诗也顾不得羞了,双眼亮晶晶的说道:“这是好事,等回家我就给她写信。”

        这些年,他们虽然分隔两地,很少见面,但书信上却一直没短过,尤其是萧知和宋诗两人,十天半个月就要给对方写一封信。

        小镇虽不大,但烟火气十分浓郁。

        等走出巷子,也是一片热闹景象,小贩吆喝叫卖,桥下湖中还有乌篷船轻轻晃荡,偶尔还能瞧见几只犯懒的猫啊狗啊,躲在太阳底下打着盹。

        两人就这样牵着手,说着话。

        说着说着便说起以前的事,都是一些在京城时候的事了,顾辞只当她是想念京城了,便侧头同她说,“你若是想念京城里的人和事,择个日子,我们回去看看。”

        毕竟。

        她的家人还全在京城。

        便是宋父不好,还有一个自幼待她极好的姨母家。

        她想他们,这很正常。

        宋诗闻言却摇了摇头,她仰头看着顾辞,在人流攒动的街道上,难得没有害羞,握着他的手说,笑着说,“我怀念京城,那是因为那里曾有许多我们的回忆。”

        “可如今你和意儿都在我的身边,那么无论在哪都是一样的。”

        “无论在什么地方,我们都能创造出更多的回忆。”

        她这一生所求,不过是和顾辞相守到老,无论是繁华的京城也好,偏僻的小镇也罢,只要顾辞在她的身边,那么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是她的归处。

        宋诗的性子其实并不是多好。

        她自卑,怯懦,总是会怀疑自己,担心自己是不是做的不够好。

        可此时。

        她站在桥头,看着眼前这个从她还未及笈就已深深爱慕着的男人,没有躲避,没有羞怯,坦诚又直白地向他吐露着自己的爱意。

        她说:

        “顾辞,只要你在哪,哪里就是我的家。”余晖落日把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顾辞那张神仙似的面貌,一生都没显过几次波澜,除去父母阿萝之外,也就全部给了宋诗,第一次去宋家提亲的时候,还没迈进门槛就

        被人告知宋诗已经走了。

        他急着赶过去,连马车都顾不得坐,好在总算是把人拦下了。

        第二次是去夏国,那时候她已经是他的小妻子,她其实并不是多坚强的性子,爱哭爱红脸,却总是对他给予着最大的信任。

        第三次是她生意儿的那日。

        她在产房喊了一天一夜,到后来声音都弱了下去,他这样从来不信鬼神的人,却在那日跪在自己院子里,祈求上苍保佑自己的妻儿。

        如今他右手常戴一串佛珠,酒肉荤腥更是少沾,也不过是在那日起了誓。

        第四次……

        想到那一次又一次的动容。

        顾辞终究还是压不住心绪,他抬手,在无人注意时,把她揽在自己怀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哑声说道:“我这一辈子,受过赞誉无数,天下不知有多少人羡慕我。”

        “可他们不知。”

        “遇见你,我这一辈子才是真的值了。”

        “云清……”

        顾辞拥着她,喊她的字,尾音已经颤抖,“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在我人生最难的时候能够遇见你。”

        如果没有那一次经历,他和宋诗恐怕也不会有这样的机缘,他或是死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或是活着,洗清冤屈,讨回公道。

        然后做他高高在上的永安王。

        他应该也会娶一门妻子,从那些世家公侯里,挑一个门当户对的,余后一生相敬到老。

        好在。

        他遇见了她。

        所以才动了心思,费了手段,娶她为妻。埋在他怀中的宋诗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心尖还是忍不住一颤,她这样天生容易害羞,不敢把爱意泄露于外人面前的人啊,此时纵使听到周遭人声鼎沸,竟也舍不得躲开了

        。

        她抱着心爱人的腰,眼尾早已红了一大片。

        可她没哭。

        即便声音轻颤,但也能听出她的语气是欢愉的,是满足的,“……我也是。”

        她这一辈子。同样是遇见了顾辞,嫁给了他,才能说一句“值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