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在线阅读 - 第163章

第163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不管,过来抱抱
        第163章

        “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让你好好看着云清,你竟然任由吕氏把她带走?!”

        宋老爷一下朝就得知宋诗被吕氏带走了,着急撩火的回来,身上的官服都还没换下,这会正沉着一张脸坐在主位上,往日还算得温和儒雅的脸此时布满着怒火,眼睛更像是充了血似的,正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朱氏。

        屋子里的丫鬟、婆子跪了一地,都战战兢兢地不敢说话。

        朱氏倒是早就想到他会生气了,这会虽然面上扮得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心下倒是一点都不带怕的,相反,她还十分庆幸自己做了这么个决定。

        这要是真让宋诗进了王府……

        凭他们这位老爷的脾性,这宋家以后哪里还有她和婵儿的容身之处?

        “老爷和吕氏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难道还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性子?”

        朱氏握着帕子擦拭着眼角硬挤出来的泪,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她惯来是个蛮横的,仗着有个好夫家,全然不把你我放在眼里,一来先是责罚了一顿您安置在大小姐院子里的仆妇。”

        “后来更不顾妾身阻拦,非得带大小姐走,还,还……”

        她似是委屈极了,竟是连话都说不全了,还是身边的红柳红着眼眶,帮着说了一句,“老爷不知道,姨太太有多么霸道,夫人上前阻拦她,她直接喊了丫鬟把夫人推倒在地。”

        “丫鬟、婆子都看着,她是一点都不把您和夫人放在眼里。”

        “就连大小姐也只是冷眼看着,半句话都没说。”

        这么一番话听下来,宋老爷的脸色几经变换,已是很差了,“那吕氏真如此霸道?”

        “老爷若不信,尽管去问今天院子里的仆妇,妾身便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这样欺瞒于您呀。”朱氏继续跪在一旁,委屈哽咽道。

        恰逢宋婵跑了进来,看到这幅画面,忙道:“爹爹罚母亲做什么?母亲从来都是唯您的命是从,倒是大姐姐……从来都是对您和母亲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之前是如此,如今也是如此。”

        “便是日后当真进了王府,恐怕她也不会理会我们的死活。”

        这话倒是戳中宋老爷的心思了。

        他原本对自己这个大女儿就不满意,虽然性子温柔人也知礼懂规矩,但就是同她亲近不起来,他想要的女儿应该是像婵儿这样,娇憨、孝顺,而不是像宋诗那样,整日规规矩矩的,只会行礼喊“父亲”。

        旁的半句亲昵话也不会说。

        加之吕、袁两家总是压着他,他对这个女儿自然更加喜欢不起来了。

        似是泄了一身气,宋老爷叹道:“罢了。”

        说完却还是不解气,又咬牙道:“那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谁亲谁疏都分不清楚!”他让她嫁人,难不成是害她不成?!

        旁人想要都求不来的福气,她倒好!

        越想越气。

        余光瞥见底下还跪着的朱氏,见她柔柔弱弱的,心下倒是也起了几分怜惜之情,他起身,朝人伸手,声音也柔了几分,“今日是我没查清楚,委屈你了。”

        “妾身不委屈,只要老爷能够消气就好。”

        朱氏美眸还含着泪,话却是说得十分温柔,等和人一道回座的时候,她又问道:“大小姐那边,我们就不管了吗?”

        “管什么?!”

        宋老爷现在对宋诗有一肚子的怒气,闻言便冷了嗓音,“她既然这么会给自己做主意,便由着她去,以后这宋家,她也别想回来了。”好好的前程就这么没了,他现在连宋诗这个名字都不想听到。

        朱氏见他这般,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来了。

        余光朝宋婵那边扫了一眼。

        宋婵机灵,立马上前几步,挽着宋老爷的胳膊,娇声道:“爹爹别生气,还有阿婵呢,阿婵以后一定嫁个好夫君,让您高兴。”

        宋老爷听到这话,紧绷的脸上才露出一个笑,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宋婵的头,“是啊,为父还有阿婵。”

        屋子里的丫鬟、婆子都已起来了,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正说着体己话,偏偏这个时候,外头却跑来一个丫鬟,跌跌撞撞的,神色脚步都十分仓惶。

        朱氏沉脸发落:“什么事这么着急?”

        “老爷,夫人……”丫鬟刚才跑了一路,这会气都还没顺畅,勉强吞咽了口水,道:“大,大小姐回来了。”

        朱氏和宋婵脸色微变。

        宋老爷却是气得直接拍了桌子,站起身,“她还有脸回来?!”边说,边往外走,可还没有走出这道门,那丫鬟便又跟着一句,“不,不止是大小姐,还有,还有……永安王!”

        气势汹汹往外走的步子顿时就停了下来,宋老爷转头看着丫鬟,似是不敢置信,惊诧道:“你说什么?”

        永安王?

        宋诗和……永安王在一起?

        等宋老爷一行人走出屋子的时候,远远便看到一男一女正往这处走来,男的高大,一身白衣,面如冠玉,女的娇小,一身青色衫裙,外头还系着一件丁香色的披风。

        正是顾辞和宋诗。

        似乎是为了将就宋诗的步子,顾辞走得很慢,偶尔还会低声说一句,似乎是在提醒她注意脚下。

        朱氏和宋婵眼瞧着这幅画面,脸都白了。

        本来以为宋诗这一走,这宋家便真是她们的天下了,哪里想到,宋诗竟然又回来了,还是同永安王一起!手里的帕子都要绞烂了,朱氏死咬着银牙,才不至于把心里那股子怨怼的情绪宣泄出来。

        宋老爷倒是愣了半响,直到顾辞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才回过神,跌跌撞撞迎过去,好歹是行全了礼数,说话却是结结巴巴的,“王,王爷,您怎么来了?”

        顾辞停下脚步,闻言也只是温笑道:“宋大人不必多礼,起来吧。”

        “多谢王爷。”

        宋老爷站起身,余光往宋诗身上瞥去,示意她说些什么。

        可宋诗却仿佛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只是垂眸,朝她行了一礼,语气虽恭敬,声音却生疏,“父亲。”

        这个孽障!

        宋老爷心下气得不行,偏偏又不好在顾辞面前露出自己的情绪,只好说道:“外头冷,王爷还是去屋里稍坐一会吧。”他一边说,一边躬身请人进去。

        “也好。”

        顾辞笑道:“正好本王也有话要同宋大人说。”

        他并没有先走,反而是先看了一眼宋诗,等她红着脸先提了步子,这才眉眼含笑的迈了步子,和她一道往屋中走去。

        宋老爷看到这幅模样,心下微诧,脸色也跟着变了几回,跟在他们的身后往里头走去。

        而后才是朱氏和宋婵。

        “母亲,现在怎么办?”宋婵拉着朱氏的袖子,低声说道,“永安王不会真要纳宋诗那个贱人吧?!”

        “闭嘴!”

        朱氏现在也是六神无主,看着一行人离开的身影,尚还留有风韵的脸变了好几回,才压着嗓音说,“进去之后别乱说话,得罪了永安王,便是我跟你父亲也保不住你。”

        “母亲!”

        宋婵还想再说,被人瞪了一眼,只好委屈瘪嘴,“知道了。”

        等到她们进去的时候,顾辞和宋诗早已入座了。

        顾辞坐在右首的位置,宋诗就坐在他身旁,母女两人脸色难看,朝顾辞请了安行了礼,这才跟着入座。

        丫鬟上了茶水。

        宋老爷坐在主位,手里握着一盏茶,目光在顾辞和宋诗的身上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这才明知故问:“王爷怎么会和小女在一起?”

        顾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着同人说道:“本王今日过来,是想向宋大人提亲。”

        不同朱氏和宋婵难看的脸色,宋老爷心里高兴不已,脸上倒还挂着矜持的笑,虽然不喜欢这个大女儿,但谁让她救过永安王,这个福气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看来以后还是该多疼她一些。

        手中的茶盏往一旁放,他笑道:“我这个女儿自幼习诗书,通礼教,最是知礼不过,若放在别的门第,即便是当家太太也……”

        话还没说完。

        顾辞那边却已经笑着拦了人的话,“宋大人,本王是想娶宋大小姐为正妻。”

        什么?!

        这回不仅是朱氏和宋婵变了脸色,就连宋老爷也张大了嘴巴,一脸惊愕地看向顾辞……正,正妻?他,他是不是听错了?!

        两刻钟后。

        顾辞提出告辞,仿佛还处于云端的宋老爷站起身,趔趔趄趄得想送人出去。

        “不用了,宋大人留步吧,等明日,圣旨便会送到宋家。”顾辞抚了抚袖子,依旧仪态翩翩得站起身,要走得时候,看了一眼宋诗,正逢她抬眼看来。

        他心下微动,又道:“不知能否让宋大小姐送本王一程?”

        这若是放在正经的世家大族,自然是不行的。

        可宋老爷哪里会有这么多计较?他现在恨不得让宋诗和永安王多亲近为好,“当然可以,云清,还不去送送王爷?”

        宋诗不喜欢宋老爷这番样子,这样的他让她觉得羞愧。

        可她……

        的确想送一送顾辞。

        两人往外走,身侧无仆妇,等走得远了,顾辞看着身旁的宋诗,笑道:“怎么,有话要同我说?”

        “你……”

        宋诗犹豫道:“你刚刚没跟我说。”

        顾辞轻轻嗯了一声,似有疑惑:“什么?”

        “……正妻。”宋诗绞着帕子,头低得跟鹌鹑似的。

        顾辞停下脚步,“我若不允你正妻,又该允你什么?”看着眼前低头的少女,他轻轻叹了口气,“我父王和母妃虽是出身天家,但他们讲究得一心人,白首不离。”

        “我自幼耳濡目染,也是拿此来要求自己的。”

        “便是以往我也没想过要纳其他侧妃、侍妾,更不用说……遇见你。”

        看到眼前的少女仰头看他,小鹿般的眼睛在日光下显得十分澄澈,顾辞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顶,见她双睫轻颤,神色认真得说道:“丫头,我这一生只会有你一个妻子。”

        “明白了吗?”

        他的神色太认真也太严肃,宋诗很少见他这般,一时倒是怔楞了好一会,才讷讷道:“……明白了。”

        顾辞满意了,笑道:“还有别的话要问吗?”

        宋诗摇摇头,“没了。”

        “我这,却还有一句话要同你说。”顾辞道。

        “什么?”

        “日后你若再敢这般不置一词,不问缘故就往外跑,看我怎么罚你。”他脸上挂着笑,说出来的话也十分温和,可那双眼睛里透出的亮光,让人冷不丁地就有些发憷。

        宋诗倒是不怕他,只是脸有些红。

        她轻轻道:“不跑了。”

        他在这。

        她还跑哪去呀?

        顾辞见她如此,便又说道:“日后你若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来问我,切勿一个人胡思乱想,明白了?”

        宋诗点点头,脸还有些红:“明白了。”

        余后顾辞也就没再多说,只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声音又和缓了下来,“外头冷,进去吧,过几日,我再来看你。”话落,喊来她的贴身丫鬟,嘱托几句才离开。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