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在线阅读 - 第154章

第154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不管,过来抱抱
        第154章

        花厅。

        桌子上摆着丰盛的宴席,都是秦嘉亲自着人布置的,她知道他们兄弟两人许久未曾见面必定是有许多话要说,便特地又备了几壶热好的梨花白。

        这会顾辞已经入座。

        他一身白衣,端坐在椅子上,眉眼含着清浅的笑,当真是朗月入怀的无双之姿。

        身旁服侍的宫人看着他这幅样子都不禁红了脸。

        好在她们都是受过训练的,倒也不至于真的同外头那些不曾见过世面的女子似的,失了章程。

        顾辞恍若未察,又或是早已习惯,这会依旧握着一盏酒,慢慢喝着,看到顾珒打外头进来才笑道:“玉佩找到了吗?”

        刚才两人走到半路的时候。

        顾珒突然说玉佩掉了,正是顾辞先前在花园时还给他的那一块,那块玉佩是皇爷爷所赠,路上又无其余内侍、宫人,顾珒便让顾辞先过来,自己折身去寻。

        话落。

        眼见顾珒的脸色较起先前苍白了许多。

        顾辞放下酒盏,拧了眉,“怎么了,是没寻到?”

        “……啊。”顾珒捏着手里的玉佩,后知后觉一般,回过神,讷讷道:“寻到了。”

        “寻到了怎么还是这幅脸色?”顾辞看着他,无奈笑嗔一句,亲自给人倒了一盏酒递了过去,“先喝杯热酒暖暖身子吧。”

        顾珒应道:“好。”

        他把玉佩重新系在腰间,应着顾辞的话坐到了他的对面。

        宫里伺候的这些人都是仔细出来的,主子们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低眉敛目,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上前斟酒,不过这会顾辞接替这个工作,他们也就垂眸敛目,全把自己当做一团空气了。

        顾辞眼见对面的顾珒神色恍惚,态度也不似先前那般,他也没有多想,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要说真的没有隔阂,也是不可能的。

        而有些事,只有说开了,才不会互相猜忌。

        所以……

        他开口了,“这一年多,你为了永安王府奔前走后,辛苦你了。”

        顾珒原本还在想别的事,听到这话,一怔,他抬起脸,看着顾辞,见他神色坦然,双目清明,眼眶却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堂兄。”他哑着声音开口,握着酒盏的手微微发颤,两片嘴唇更是一张一合,半响才吐出几个字,“我……”

        他想说,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会让永安王府落到这种地步。

        他想说,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会害死皇叔皇婶。

        他想说……

        你可以恨我,可以怪我,可以一辈子都不原谅我。

        可不等他开口,顾辞却已经笑了起来,他伸手撑在顾珒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拍,动作亲昵又娴熟,一如往日兄弟两人相处时一般,“不必太过苛责自己。”

        “有些事,谁也不希望发生。”

        “就算父王母妃还活着,他们也不希望你如此责怪自己。”

        诚然。

        他最开始也曾怪过顾珒。

        身为人子,便是他再理智,也做不到不去责怪旁人。

        而今,他把情绪剥离,他依旧恨龙椅上的那位,甚至这辈子都没法原谅他,可面对顾珒,他依旧会把他当做他的至亲兄弟,若是他需要他,他亦会留在京城,辅佐他治理这浩瀚江山。

        平战乱。

        清河晏。

        听到这一番话,顾珒本就微红的眼眶在几经翻滚之后,终究还是按捺不住落下一串眼泪,他伸手握住顾辞的手,薄唇嗫嚅,喊道:“堂兄……”

        顾辞笑笑,却没再说话。

        只是让宫人都退下,兄弟两人说了久别重逢之后的第一次体己话。

        临来要走的时候。

        顾珒送人出去,想起陆重渊才问了一句,“堂兄是何时结识陆都督的,他竟然会答应与你里应外合。”顾辞和陆重渊里应外合的事早就在秦遂等人落网之后就泄露出去,不止顾珒疑惑,其他官员也都有不解之处。

        甚至连秦遂和陆昌平至今也还没搞清楚。

        为什么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竟然会联手。

        只是旁人或是不敢问,或是根本够不到身份接触这两人,因此顾珒还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

        顾辞倒是神色坦然,一点都没有问倒的感觉,“我和陆都督当初有过几面之缘,何况他虽然看起来不太好接近,但其实为人还是十分热忱的,同你我一样,他也希望大燕海清河晏。”

        倘若这话被陆重渊听到,恐怕早就嗤笑一声。

        不过此处就他们两人。

        虽然针对陆重渊热忱这几个字,顾珒保留了看法,但他也没有怀疑什么,见他这么说也就没再多问,只是又同人说了几句话,约定好过几日再聚,他才吩咐贴身内侍送人出去。

        眼见顾辞离开。

        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顾珒才往寝宫走去。

        自从当初和秦嘉敞开心扉聊了一回,顾珒就与她同住了,这虽然不合规矩,但东宫就他们两个正经的主子,秦湘更是恨不得他们关系再好些,所以也就无人说道什么。

        顾珒虽然恨秦遂所为,甚至对自己的母后也颇有责怪。

        但对秦嘉。

        他一如既往。

        只是,顾珒想起刚才秦嘉和她宫人的那番话,“他能够回来,我真的很开心。”那话语之间是遮掩不住的欢喜。

        顾珒一直都知道秦嘉最开始是不喜欢他的,即便他们后来定了婚约,即便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但秦嘉不喜欢他……他们每次见面,秦嘉都是带着厌烦的语气,责怪他的蠢笨,责怪他的多此一举。

        秦嘉心里是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便是他的堂兄。

        年少时几人一道玩闹的时候,就如无咎一直把目光放在阿萝的身上一样,秦嘉的目光也始终落在堂兄的身上。

        他怕……

        “殿下?”

        宫人推门出来,见他一个人立在廊下,有些诧异的出声,“您怎么不进去呀?”

        不等顾珒出声,里头也跟着传来一道声音,是秦嘉的,“殿下回来了?”然后是一阵走路的声音,没多久,秦嘉便过来了,她看到顾珒站在外面,脸色都发白了。

        忙伸手握过他的手,有些嗔怪的说道:“怎么站在外面不进来?瞧你,手都凉了。”

        顾珒也没说话,就看着她,他原本有许多话想说,但看到她这幅不掩关切的样子,突然又觉得没什么必要了……不管秦嘉以前是怎么样的,至少现在是他的妻子。

        想到这。

        他的眉眼终于绽开了一些笑意。

        “不说话,看着我做什么?”秦嘉边说,边伸手探过去,抚他的额头,“莫不是被风吹着了?”

        “没。”

        顾珒握住她的手,在她疑惑的目光下,笑道:“我就是想多看看你。”

        宫人在旁边噗嗤笑出声。

        秦嘉先是一愣,紧接着,脸慢慢红起来,好半响才轻轻啐人一声。

        几日后。

        端佑帝亲笔写下罪己书,洗清了永安王府的冤屈,又以封荫的制度给了顾辞新的“永安王”身份。

        原先不敢同他打交道的那些人也在顾辞搬回永安王府的第一天就纷纷递了拜帖,送了拜礼,不过顾辞一概都没见,只在清扫完永安王府的第二日,请了陆重渊夫妇上门。

        恰好天朗气清。

        顾辞领着萧知和陆重渊先去祠堂给永安王夫妇的牌位上了一炷香。

        当初萧知在寺庙除了为原身之外,也给自己的父母点了两盏长明灯,立了两块无字牌位,昨日顾辞亲去寺中,置了佛堂交了一大笔香油钱,请一众大师为自己的父母念往生经。

        又亲自刻了这两块牌位,把他们请回家。

        这会香炉里三支香正冒着红点,袅袅升起三缕引烟香,而底下,三分分跪在蒲团上。

        每个人的脸色看起来都有些凝重,就连陆重渊也是如此。

        顾辞看着两块牌位,说道:“父王,母妃,不孝儿终于替你们洗清冤屈了,你们终于可以瞑目了。”

        萧知没有说话,她只是眼眶微红的看着两块牌位上的字,红唇嗫嚅半天也只能吐出,“父王,母妃……你们可以瞑目了。”

        屋子里又是一片沉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辞才开口,“阿萝,润之,你们先出去吧,我想再待一会。”

        萧知本来想开口,打算一起留下的。

        但陆重渊握住她的手,同她摇了摇头,知道哥哥应该是还有其他的话要说,她也没有坚持,轻轻应了一声,就跟陆重渊往外走去,直到门关上,她才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难忍的哽咽声。

        脚下的步子一顿,她转身朝身后看去,红唇微张,半响才轻轻叹了口气。

        没有说话。

        萧知牵着陆重渊的手往外走去,嗓音很轻,“哥哥的心里,恐怕比谁都要难受。”当初王府出事,哥哥正在外面游历,他虽然从来不说,但她心里清楚,哥哥一直都在怪自己。

        如果当初他留在京城,或许事情也不会演变成这样。

        但这世上的事,又有谁说得好呢?

        陆重渊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陪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时不时提醒她注意脚下,昨日刚下过雨,地上还有些泥泞。

        或许是因为有陆重渊陪在身边,萧知的情绪倒是好了许多,这会她一边同人散步,一边和她说起王府这些景致与旧时岁月里的趣事……她说起这些的时候,陆重渊一直侧耳倾听着,模样十分认真。

        他一直都可惜自己错过了她旧时的岁月,如今能听她提起,也仿佛亲历了一遍。

        直到走到一处地方……

        萧知突然停下脚步,变了脸色。

        “怎么了?”陆重渊问道。

        “这里……”萧知开口,声音很轻,“便是我最后见到我父母的地方。”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微颤,仿佛又回到那一天,她挺着肚子来到王府,一打开门是腥气冲天的血流,以及倒了一地的尸体。

        而最前面。

        她的父母死不瞑目坐在椅子上。

        她尖叫着跑出来,扑入陆承策的怀里,带着憎恨和绝望,拍打着他,质问着他。

        然后不省人事。

        萧知突然闭起了眼睛,她的眼前仿佛有两个画面,又或者说两个世界在交织,她突然不敢睁眼,她怕这一切都是她的梦。

        梦醒后。

        她什么都不是,父母的冤屈没有洗清,哥哥没有回来,而陆重渊……也不是她的夫君。

        “阿萝,阿萝!”陆重渊察觉她越来越颤抖的身子,用力抱住她,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安抚道:“睁开眼,看着我,别怕,都已经过去了。”

        发觉怀中颤抖的人好似安静了许多,陆重渊继续抱着人哄道:“乖,看我,看着我……”

        萧知就像被人指引似的,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

        看到熟悉的那张脸,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清冽香,萧知急促的呼吸开始放平,神智也开始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喊他,“陆重渊。”

        “嗯,我在。”

        萧知也不说别的,就一个劲地喊他名字,“陆重渊。”

        知道她想做什么,陆重渊依着她,一遍遍的答,“我在,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他说话的时候,另一只手抚着她的脸,“看着我,我是真实的,你也是真实的。”

        “这一切都是真的。”

        是啊。

        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再也不是一缕无处可归的魂魄,哥哥回来了,父母的冤屈也洗清了,而陆重渊……也的的确确是她的夫君,是她要相守一生的夫君。

        所有的不安终于放下。

        萧知握着陆重渊的手,同他十指相扣,而那张精致又温婉的脸上也终于重拾了笑容。

        ……

        等吃完午膳,顾辞送夫妇两人出去的时候,萧知看着这一室冷清,不免还是开了口,“哥哥既然回来了,还是得多请一些丫鬟、小厮,若不然这里看着也实在是太冷清了,你若是没空,便交给我去做。”

        顾辞闻言也只是笑道:“如今就已很好了,人再多些,我反而觉得不自在。”

        眼见她秀眉微拧,顾辞笑了笑,又添了一句,“若是日后我有需要,再和你说。”

        萧知见此倒也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轻声应道:“好。”快到门口了,她停下脚步,又同人说,“好了,外头冷,哥哥先进去吧,我和五爷得空再来看你。”

        “嗯。”

        顾辞点头,“我看着你们上马车。”

        怕人在寒风中立得久了,萧知和顾辞说完后便拉着陆重渊上了马车,等上了马车又朝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顾辞笑看着他们离开,眼见瞧不见踪影了,这才打算离开,余光瞥见对面树下的一个人,脚步微顿,脸上的笑也跟着慢慢收敛了起来,他抿着唇什么都没说。

        步子倒是朝那人走了过去。

        见他还盯着远去的马车,开口,沉声喊他,“无咎。”

        永安王府的花厅里。

        小厮上了酒水之后便退下了,屋内的暖炭其实也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却没人再添,顾辞手握酒盏,没去看对面的人,而是侧眸看着半开轩窗外的风景。

        窗子正对着梅林。

        如今这个时节,梅花飘摇,不仅好看,也好闻。

        他就这样看着红白相间的梅花,淡淡说道:“我记得早几年,也是这样的时候,阿萝还未出嫁,你来家里,你我便是这样对坐着饮酒赏景。”

        “那会那丫头最是痴缠你不过,每逢你来,总爱赖在屋子里,赶也赶不走。”

        即便进了屋子也不曾说过一句话的陆承策,在听到这番话后,握着酒盏的手微顿,他没有去看顾辞,甚至没有开口,只是目光扫视了一遍屋子,然后缓缓闭起了眼睛。

        ……“无咎,无咎,你看我今天的妆发好不好看?”

        ……“无咎,无咎,你喜欢吃梅花糕还是桃花酥呀,家里的厨娘这两道糕点做得最好了,你要是喜欢,我做给你吃呀。”

        ……“无咎,我喜欢那枝梅花,你摘给我好不好呀?”

        眼前出现那时的景象,那个时候谁不知道名满京城的宝安郡主钟情长兴侯府的世子,只要他出现,阿萝的眼睛便只会望着他。

        她从来不会介意旁人的言语,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她就像天上的太阳,明艳又耀眼,照亮了他干涸孤寂的岁月,可是……

        眼前的景象突然又变了。

        那个永远只看着她的阿萝变了个人,她冷漠又孤傲,望向他的眼睛没有一丝情感,她看着他,和他说,“陆承策,我不爱你了,也不恨你了。”

        “如今我心有所属,这颗心只藏得下一个陆重渊,再也没有你的分寸之地。”

        “陆承策,顾珍已经死了,你的阿萝也已经死了。”

        “陆承策,你放手吧。”

        形容不出她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恐怕心如刀割都不过如此了,陆承策握着酒盏的手收紧,浓密的睫毛轻轻打着颤,他想睁开眼,却又像是在逃避事实一般,不愿睁开。

        屋内突然传来一阵很轻的叹息声。

        来自顾辞。

        他转过头,放下酒盏,开了口,“无咎,我们相识多年,如今变成这样是谁也不想看到的,以前的事,如今也不必再提。”

        “唯有一事,我要同你说清楚。”顾辞看着仍旧紧闭双目的陆承策,顿了顿,继续说道:“就当你不知道,放过阿萝,也放过你自己吧。”

        “你很清楚,阿萝已经不属于你了。”

        “无论是她现在这个身份,还是她那颗心,都已经注定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了。”

        “为什么。”

        陆承策终于开口了,他的嗓音喑哑,撑在膝盖上的那只手青筋暴跳,像是蕴藏了极大的痛苦一般,“为什么……”

        “为什么让我知道了这些事,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和别人在一起。”

        “为什么……”

        “为什么阿萝,为什么我的阿萝会爱上别人。”

        倘若他什么都不知道,至少还能高兴、真挚得祝福他们,而如今,他知道了所有的事,知道了她就是阿萝,知道她的心里已经再也没有他。

        他就像是置身在地狱里。

        整天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做什么,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跟着她,但他没办法,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只要神志清醒的时候,满脑子便只有她的身影。

        即使没有办法靠近她,也想远远看着她。

        这仿佛成了他的一种执念。

        顾辞明白陆承策此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但他已经不会再宽慰他一句,事到如今,满盘皆输,也是他自作自受,他可以原谅他的不得已,却也没办法真的如往日一般,同他推心置腹。

        又给自己倒了一盏酒。

        顾辞抿了一口,已经有些凉了,他重新放在一旁,看着陆承策淡淡道,“陆五爷纵有千万般不好,但有一点,他比你好。”

        “纵使只剩下一口气,他也会护着阿萝,不会骗她,更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这一年,他们是如何相处,你冷眼旁观最清楚不过……倘若你心里尚还有一丝为阿萝好的念头,那就希望你把你所有的情意都压在心底,不要泄露一丝一毫。”

        “更不要让他人知道阿萝的身份,使她置身于险境。”

        说完。

        顾辞便起身往外走去,没再理会屋内的陆承策。

        而陆承策……

        他听着顾辞离开的声音,听着脚步声越走越远,依旧保持原先的动作,他闭着眼睛抿着唇,身体也在轻轻颤抖,不知过去了多久,他举起手中尚且还满着的酒盏。

        不顾酒水早已冷了,混着眼角不知何时滑落的泪,仰头饮尽。

        一杯又一杯。

        他都不知道喝了多少,直到把桌子上的酒壶都喝空了,才起身往外走去。

        出去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有些晚了,门口的小厮见他趔趔趄趄出来,忙伸手扶了他一把,嘴里还跟着一句,“您没事吧。”

        如今陆家失去爵位。

        陆承策也在端佑帝写下罪己书的那一日被褫夺了指挥使一职。

        小厮也只能用“您”去称呼了。

        陆承策拂开小厮的搀扶,自己站稳了步子,他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任由冷风拂面,缓缓吐出几字,“和你家主子说,我知道该怎么做。”

        纵使她不再属于他,他亦希望她能永享太平安康。

        就如他最初期望的那样。

        “还有……”陆承策的目光移向一处地方,那是当初永安王夫妇仙逝的地方,他负在身后的手微动,脸上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半响之后吐出几个字才离开王府。

        ……

        几日后。

        顾辞站在一座坟前,上刻永安王夫妇的名讳,他刚拜祭完,这会便移到一旁,由萧知和陆重渊祭拜。

        等祭拜完,萧知终于按捺不住,哑着嗓音问道:“哥哥,你是怎么找到父王母妃的……”

        她看了一眼坟墓,因为太过激动都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音调了。

        他们今天来得不是当初陆重渊建得那座衣冠冢,而是真正的墓碑,虽然墓碑上的字是新刻的,但墓是旧的,看旁边的草木就能估算出这是当初父王母妃出事之后,有人立下的。

        到底是谁?

        顾辞看着她笑,“我也是前几日才知晓,当初朝中有父王的一位故交帮忙敛了父王母妃的尸身,如今见我回来便同我说了。”

        “是谁?”

        萧知问道:“我一定要好生谢他一回。”

        感谢他没有让父王母妃尸身不保,可以永享后世香火,不至于魂魄无处归依。

        顾辞笑笑,却只说,“我已经谢过了。”眼见萧知还要开口,他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说道,“你如今身份不同了,你若去谢人家,还不知人家该怎么想呢。”

        “好了,这里风大,我们也该回去了。”

        萧知还想再说,便是没法当面谢人,其他地方,她也能做一些,总不至于知道了恩人是谁,也没办法报答吧……

        “好了,既然你哥哥都这么说了,你听他的吧,恐怕那人也不希望那么多人知道。”陆重渊握着萧知的手,同她说道。

        有陆重渊这番话。

        萧知抿了抿嘴,也就没再说了。

        三人往山下走去,陆重渊扶着萧知,小心翼翼地走着,快走到半山腰的时候,他回眸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有一个黑衣男人站在原先他们待过的地方,正看着他们。

        果然是他。

        陆重渊眼神微冷,削薄的唇也跟着抿了起来。

        萧知察觉到他停下脚步,疑声道:“五爷,怎么了?”

        “……没事。”

        陆重渊收回思绪,没让萧知起疑,仍旧握着她的手往山下走去,陆承策倘若乖乖的,他不会做什么,可若是他还有着不该有的想法,那就别怪他这个做叔叔的不留情面了。

        又是一年年关。

        不过今年的京城却没有以往的热闹。

        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加之端佑帝的身体实在是太糟糕了,宫里都禁了歌舞,更遑论这宫外了,各家各户紧闭门扉,顶多贴个福字,挂个红灯笼,就连访亲走友都少了。

        可即便是这样。

        端佑帝那糟糕的身体还是没撑过这个年,他在太初二十一年的这个除夕夜,终于还是驾崩了,好在他这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纵然驾崩,朝堂内外也没有乱。

        ……

        太初二十二年,元月。

        太子顾珒登基,改年号元平,尊先帝为景武帝,生母秦氏为康仁太后,居长寿宫,继任崔相等一些朝中重臣,永安王顾辞为大理寺卿,加封五军都督陆重渊为定国公。

        这世间的一切,并没有因为龙椅上那位的驾崩而产生什么变化,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继续下去。

        元平元年,元月。

        定国公府,也是旧日的都督府。

        恰是一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陆重渊也难得休沐在家,两人用过早膳,也没出门,就在屋子里作画,画得便是那只被她取名“喜乐”的小猫。

        这猫是陆重渊底下的人拿来孝敬他的。

        那些属下倒也知道他是个冷酷的性子,不敢送金银珠宝那些俗物,不知道打哪儿听来的消息,说是这样的猫最受后宅妇人喜欢,正巧有个异域的商人路过,有人便特地花重金买下,送给了陆重渊。

        也不知怎得。

        陆重渊还真就收下了。

        萧知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这些毛茸茸的活物,总觉得自己照顾不好,可陆重渊捧着它都送到她的面前了,她也只好收下了,后来见它活灵活现,十分惹人怜。

        相处了一段时间,倒也越来越欢喜了。

        她字写得好,画却是一般,陆重渊这会正手把手教她,嘴里还说着,“你父王和哥哥的画都是一绝,怎么你……”

        话还没说完,就见怀中人转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陆重渊见她这般炸毛的模样,倒比喜乐更像猫,更是忍不住想笑,到底是怕人生气,他抿了嘴,一面抚着她的头发,一面轻咳一声,安抚道,“好了,我们继续。”

        “不要你教了,我自己来。”萧知红着脸,气呼呼的推了他一把,自己握着毛笔画了起来。

        “真不要我教?”陆重渊站在一旁,挑眉笑问道。

        “不要!”

        萧知气道,她就不信自己还画不好了,等她画好就甩到陆重渊的面前去,看他怎么笑话她!刚握笔画了个形,她就觉得胸口难受得厉害,仿佛有什么东西郁积在喉间,特别想吐。

        虽然以前也有过,但从来没有这么厉害过。

        她也顾不得再同陆重渊比较,放下手中的毛笔,背过身就干呕了起来。

        陆重渊一看她这样就变了脸,他忙扶住她的肩膀,问道:“怎么回事?”边说,边扬声喊人,“去请大夫!”

        “不用……”

        萧知拧着眉,拦了一把,“可能是前阵子太累了,我休息下就好了。”她倒是也没多想,又觉得没必要为这样的小事叫大夫。

        可陆重渊哪里会听她的?

        见她这幅样子,直接把人拦腰抱起,抱回了内室,好在国公府本身就养着大夫,没多久,如意就拉着李大夫过来了,不等他们行礼,陆重渊就直接皱眉开口,“行了,你直接过来,看看夫人是着凉还是吃坏了?”

        “是。”李大夫诺诺应是。

        他取出诊脉用的工具,然后同萧知说了声告罪,便把起脉来。

        萧知其实并不觉得自己是生病了,只不过前阵子为先帝守灵累着罢了,可这会见李大夫紧拧着眉,一副神色不大好看的样子,也有些提了心。

        她另一只手就被陆重渊握着。

        有什么反应,陆重渊最清楚不过,这会不等她开口,就径直问道,“到底怎么了?”

        那李大夫没有立刻回答,又把了一次脉才终于眉开眼笑,起身答道,“恭喜国公爷,恭喜国公夫人,夫人她,是有喜了。”

        话音刚落。

        不管是陆重渊还是萧知都愣了下。

        不知过了多久,才传来陆重渊不敢置信的声音,“你说,什么?”

        “的确是有喜了。”李大夫笑道:“小的前前后后把了三次,夫人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子了。”

        “……你们,先下去。”

        “是。”

        李大夫和如意抿着唇退了下去,很快,屋内便只剩下萧知和陆重渊两个人。

        陆重渊站在床边,看着萧知,又看着她尚且还平坦的小腹,想伸手,又不敢伸,往日天不怕地不怕的陆大都督,这会竟跟个孩子似的,站在床边,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好半天。

        他才看着萧知,连声音都有些哑了,“阿萝,我,我们……”

        不比陆重渊那么震惊。

        萧知在一瞬地怔楞之后就反应过来了,到底不是第一次做娘亲了,她这一次倒是没有那么手足无措,原本是应该早些想到的。

        只是这阵子忙得脚不沾地,她也没往这处想。

        如今想想,又是嗜睡,又是贪食,倒还真是有孕才有的样子,眼看陆重渊这幅样子,她压下心里的思绪,笑着朝他伸出手。

        待他握住。

        便同他笑道:“是的,您快要做父亲了。”

        话刚说完,她就被人抱住了,抱住她的那个男人激动的身子都在发抖,双手紧紧揽着她,却又小心翼翼地克制着力道。

        年幼的时候。

        陆重渊总觉得自己不幸。

        有那样的父亲,有那样的母亲,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对自己的人生失去了希望,他不觉得自己有享有幸福的权利,也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让他期待的东西。

        死。

        或是生。

        都是一样的。

        可如今。

        他却觉得他真是幸运啊,能遇见他的阿萝,能与她相知相爱,如今,还能与她一起孕育他们的孩子,他们相爱的结晶。

        屋内清净。

        窗外时有鸟儿越过,发出轻轻的叽喳声,他们谁也不曾说话,就这样以同样的力道,彼此相拥着。

        翌日。

        顾辞一下朝便火急火燎过来了。

        他是昨儿夜里得的消息,陆重渊亲自派庆俞去传得话,本来他昨夜就想过来了,但是顾忌夜实在是深了,陆重渊和阿萝也都睡了,便一直按捺到今日。

        这会进了定国公府,倒是不必再有所伪装,一进府,就问来迎他的赵嬷嬷:“阿萝呢?”

        赵嬷嬷是陆重渊的奶娘,亦是他的亲信,如今也知道萧知的身份,闻言便恭声笑道:“夫人昨儿说想在后院凿个池子,这会五爷正陪着夫人在后院看人量尺寸呢。”

        顾辞一听这话就皱了眉,声音也沉了几分,“这大冷的天,阿萝小孩心性,陆重渊竟也由着她?”

        赵嬷嬷无奈道:“夫人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想到的事,必定是要去做的,五爷也是拦不住……”

        想到阿萝的脾性。

        顾辞又叹了口气,也没再说,只留下一句,“我过去看看。”便大步往后院走去。

        刚到那处,便听一个娇俏的女声说着,“池子不必多大,只需里头可以栽荷花,养鲤鱼便是,嗯……还是大些,日后我和五爷可以在里头乘舟采莲。”

        大抵是有人同她说了一句。

        萧知转过头,面向顾辞,笑着朝他挥手,“哥哥,你快过来,我正和五爷商量凿个池子呢,你也帮我来参谋下。”

        顾辞见她这又跳又动的,急得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忙快走几步,伸手挥退一众仆妇、丫鬟,低声训斥她,“越大越没规矩,都是要做娘的人了,怎么也不知道稳重些?”

        萧知也不怕他,翘着嘴角说道:“大夫说我要多走走,而且孩子可乖了,一点都不闹腾。”

        顾辞气道:“再乖也没你这般折腾的。”

        “哼,哥哥不疼我了……”萧知气哼哼得说道,又把脸转向陆重渊,拉着人的衣袖朝他撒娇,“五爷,哥哥欺负我。”

        本来想等人哄他几句。

        可这回,陆重渊却只是握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好了,乖些,你哥哥也是担心你。”又替她揽了身上的斗篷,把人藏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风都吹不到,才又说道:“这里就交给庆俞他们,外头风大,我们先进去。”

        萧知本来还想再待会,但哥哥和五爷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好应道:“好吧。”

        顾辞走在最前面。

        陆重渊就握着萧知的手慢慢走在后面,等到屋子里,如意领着人上好茶点、瓜果又退下去了,顾辞便握着一盏茶,问萧知,“你如今怀有身孕,可要请柳老先生回来?”

        “不用了。”

        萧知接过陆重渊剥好的橘子,吃了一瓣,“师父年纪大了,如今在西北颐养天年挺好的,没必要为了我的事再费心走这一遭,何况……”又接了一瓣,“五爷都已准备好了,哥哥便放心吧。”

        对陆重渊。

        顾辞还是放心的。

        这个男人看着沉默寡言,但事无巨细都安排得十分妥当,由他照顾阿萝,他的确不必担心。

        两兄妹说话的时候。

        陆重渊一直坐在旁边,也不说话,就给她剥橘子,这会见她用完一半不肯再吃了,便握着帕子替她擦手,目光倒是朝顾辞看了一眼,语气淡淡得说道:“稳婆、大夫,我都已经找好了,过几日便会过来。”

        顾辞耳听着这话也就未再多言。

        其实他的确不必如此着急,只是想起阿萝原本那个孩子,便总忍不住担心,怕她又出事……把这些不好的情绪都压在心底。

        他重新换了个轻松的笑,朝人点了点头,而后又同萧知说道:“你如今才两月,都说妇人怀胎,前三月最是不稳,你还是得多注意着些。”

        萧知弯着眉眼,笑道:“哥哥放心,我知道的。”

        她低头看着自己还算平坦的小腹,伸手覆在上头,脸上的表情又柔和了许多,她比谁都要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

        ……

        等用完晚膳。

        顾辞便告辞了,新朝刚立,他又刚入大理寺,有不少旧日积累下来的陈年案件要处理,若不是知晓阿萝有孕,恐怕他现在还在大理寺,挑灯夜读呢。

        萧知见他起身,便道:“哥哥,我送你出去。”

        顾辞一听这话就皱了眉,“外头风大,你送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出去。”

        萧知:“我有话同哥哥说。”

        闻言。

        顾辞也不好再说,眼见陆重渊替她披好斗篷,兄妹两人就往外走去,迁就她怀有身孕,顾辞一路都走得很慢,等离了仆妇人群,便问,“你有什么话要同我说?”

        萧知也没有遮掩,直接问道:“哥哥不打算成婚吗?”

        脚步一顿。

        顾辞看了萧知一眼,半响才笑了起来,他伸手覆在萧知的头顶,语气无奈的说道:“非要出来同我说,便是为着这事?我还以为是陆重渊欺负了你。”

        “五爷才不会欺负我。”

        萧知眉眼弯弯的回了一句,又神色认真的说道:“父王和母妃已经去了,这世上除了五爷之外,我也只有哥哥了,永安王府这般清寂,我是希望哥哥也能有个知心体己的人可以与您走完这段人生。”

        她如今什么都有了,唯一的希望便是哥哥也能同她一样,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不是整日沉醉于公务,每次回家也只是几个仆人,几点烛火相伴。

        以前。

        顾辞总觉得自己这个妹妹长不大,即便出嫁了,也还存着一份小孩心性。

        可如今听着这番话,他心下熨帖之余也不免感叹,他的阿萝是真的长大了,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会跟在他身后的小丫头了。

        她成了别人的妻子,而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成为别人的母亲,她会开始和自己的夫君养育自己的孩子。

        轻轻叹了口气。

        心里有些高兴,也有些叹息,不过还是高兴更多些。

        能忘记前尘旧事,重新勇敢的迈步往前,选择这样一段生活,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顾辞清隽的眉眼带着无尽的柔意,他抬手又抚了抚她的头,然后开口,“你放心,我心中自有主意。”

        “是……”

        萧知眨了下眼,轻声问道:“宋家姑娘吗?”

        顾辞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又笑开了,却没回人,只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笑斥道:“人小鬼大。”

        萧知嘟囔道:“我都快做娘了,哪里小了?”

        还想再问,顾辞却已经赶人了,“好了,回去吧,外头风大,别冻着,再说……”他余光瞥向不远处,“还有人等你呢。”

        嗯?

        萧知一愣,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去,便见陆重渊正披着黑色大氅,负手而立,他没有过来,只站在原地,静静地望着她……“不是让他待在屋子里吗?”

        她轻轻嘟囔一句,倒也有些待不住了,转头和顾辞说了一句,“那哥哥,你早些回去,我也回去了。”

        说完。

        便转身往陆重渊的方向小跑而去。

        “慢着些……”顾辞在她身后叮嘱一句,见她应了也没有慢下来的打算,又是无奈又是好笑的摇了摇头,还夹杂着一些酸味,眼见她安安稳稳地走到陆重渊跟前,他也没再看,笑了下,转身离去。

        走得时候。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按过腰间的荷包,想到里面那一道平安符,脸上的笑又添了三分。

        而另一端。

        萧知正同陆重渊说道:“不是让你待在里面吗,你瞧,你手都凉了。”她握着陆重渊的手,目光嗔怪的看着他,边说边抱着他的手吹热气。

        陆重渊闻言也不说话,就笑着看她。

        “还笑。”萧知瞪了他一眼,看似凶巴巴的,其实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然后拉着他的手,和他说,“好啦,我们进去吧。”

        “好。”

        “陆重渊,我明天还想在院子里栽个秋千。”

        “好。”

        “还有葡萄藤,那么以后,我就可以躲在葡萄藤下睡觉,醒来就能摘葡萄吃了。”

        “好。”

        离得远了。

        还能听到娇俏的女声半是嗔怪半是撒娇道:“你怎么什么都说好呀?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呀?”

        这一次,男声并未只说“好”。

        夜里的风又大了,但还是能够清晰得听到那道声音,说道,“无论你想做什么,想要什么,我都会陪着你。”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