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在线阅读 - 第121章

第121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不管,过来抱抱
        第121章

        这一巴掌不知用了李氏多少力道,并着她这尖锐的一声,直接把屋子里众人原本还存有的一些瞌睡都都给闹醒了……除了陆重渊和萧知仿佛早就知晓一般,没有什么反应。

        不过也不能说全然没有反应。

        萧知原本在喝茶,听到这么响亮的一声,手里的茶盏还是轻微的颠簸了下,还是陆重渊眼疾手快,帮她扶了一把。

        然后有些无奈的望着她。

        萧知朝他笑笑,然后继续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往那边看去,她脸上表情没有变化,心下却忍不住轻轻啧了一声。

        就李氏这幅架势。

        崔妤这一巴掌挨得可不轻啊,恐怕没几日是消不下来了。

        陆老夫人并着王氏等人也被吓得不轻,一个个循声抬眼看去,便见崔妤被打得直接倒在了地上。

        崔妤进来的时候没有一丝防备,这会被人打得躺在地上,那抹温柔的笑容僵在脸上,她伸手扶着自己的脸,呆呆地看着李氏,似是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她从小就是京中名媛典范,家里也是拿她当珍宝似的看待,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

        脸烫得厉害,仿佛还肿了起来,轻轻按着都疼得她想流泪。

        都说打人不打脸,李氏却从来不理会这些,对她而言,打脸是最直接的方法,这会见人摔倒在地上,仿佛还不解气似的,还想再给人一巴掌。

        可这回……

        手刚刚抬起,就被人抓住了。

        陆承策抓住了李氏的手腕,没用多少力道把人推远了一些,等扶起崔妤,低声问了一句,“没事吧?”

        怎么会没事?

        崔妤疼得连话都说不出,甚至连脸都有些扭曲了,但她向来是个温柔的脾性,纵然挨打,面对长辈也不能口出恶言,只能红着眼眶,摇了摇头,很轻的回复,“没事。”

        陆承策见她这幅样子,剑眉拧得更加厉害,他虽然不喜欢崔妤,但崔妤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他也不可能看着她挨打。

        这会他转过脸,皱着眉看李氏,沉声道:“四婶这是做什么?”

        他的声音惊醒了屋中原本出神的一群人。

        王氏也跟着惊呼一声,她走过来,扶着崔妤仔细看了一会,见她一边脸颊高肿得厉害,也冷了一张脸,“四弟妹这是在做什么?方仪什么地方得罪你了,竟劳你下这样的重手!”

        对她而言。

        崔妤是二房的人。

        李氏打崔妤,就是在打她的脸。

        陆老夫人倒是没动,不过脸色看起来也不大好看,没好气的看着李氏,斥道:“我看你如今真是疯魔了,我体谅你刚没了儿子才没同你计较,你如今……”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李氏瞠目欲裂似的,指着崔妤骂道:“我的儿子就是被这个贱人害死的!”

        掷地有声。

        就连崔妤也怔地放下了自己的手,呆呆地看着李氏。

        “你在浑说什么?”王氏先回过神,皱着眉看李氏,就跟看疯子似的,“你的儿子明明是……”

        张口想说那两个人的名字,但见陆重渊和萧知还在一旁坐着,忙又闭紧了嘴,改为嘟囔:“你儿子是自己犯了事,又是在路上得风寒死的,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呵。”

        李氏现在人证物证确凿,哪里会理会王氏说什么,看了一眼崔妤,她直接把头转向萧知……她今夜特地让人把这两位请过来也是有自己的考量在。

        一来是因为这两位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

        二来……

        自然是因为他们的身份高。

        有他们坐镇,就连长兴侯和王氏都没有办法。

        她心里对陆重渊还是有些发憷的,便只看萧知,“五弟妹,你可还记得那日崇越被带走的时候说了什么话?”不等她出声,李氏自顾自说道:“他说是有个丫鬟一直在说你和五弟的坏话,还说他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们的缘故。”

        “崇越年轻气盛,被激怒了才会想出这样的法子。”

        她这一通说完,连喘气都没有,问萧知的时候才停顿一瞬,“这些话,五弟妹,你还记得吗?”

        萧知点头,“自然记得。”

        见人还记得,李氏倒是松了一口气,而后底气更甚,高声说道:“当初你们都以为崇越是在找开脱的借口,就连我这个做娘的也是这么想的,可时至今日,我才知道,这根本不是崇越在给自己开脱,这是真的!”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顺心旁边,扯着她的头发把她往后带。

        这丫鬟原本一直埋着头,旁人也看不清她的面容,可这会她被李氏拉得头皮发麻,头跟着往后仰,那张脸自然也就暴露了出来。

        “你……”

        陆老夫人看着底下那个丫鬟的脸,“你不是妤丫头身边的丫鬟吗?那个叫……”

        身旁平儿低声提醒一句,“顺心。”

        “对。”

        陆老夫人接过话,“那个叫顺心的,你怎么在这?”想到刚才李氏说得那番话,又皱了眉,“难不成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李氏现在一点也不怕陆老夫人,她也不顾顺心吃痛的叫喊声,直接打断陆老夫人的话,恨声道:“什么有什么关系,就是他们主仆两人折腾出来的事!”

        “我刚才夜里睡不着出去散步,你们瞧我看到了什么?”

        “这个丫鬟蹲在一个地方给崇越烧纸钱,嘴里还一个劲地嘟囔道,让崇越放过她。”

        “她说,是她对不起崇越,不该和崇越说那样的话,如果不是她的那些话,崇越也不会走上那样的路。”说到这,她的眼睛更红了,脸也因为极致的痛苦而扭曲起来。

        她憋屈了这么久,有气都没地方撒,今夜像是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开始踢打顺心,“你这个贱人,是你,是你们害得崇越!”

        “你们还我崇越的命!”

        ……

        屋子里尽是李氏的骂声和顺心的哭叫声。

        其余人不是被吓住了,就是还没回过神,到最后还是李氏余光瞥了一眼站在原地的崔妤,厉声道:“崇越做错了事,该罚,他如今有这样的结果,我说不了什么。”

        “但是……”

        她伸手指着崔妤,骂道:“这个女人撺嗦自己的丫鬟在崇越面前说这样的话,凭什么置身事外?如果不是因为她,崇越怎么可能想出那样的法子,是她,都是她的缘故!”

        崔妤可以察觉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无论是远处萧知和陆重渊置身事外的闲散目光,还是王氏和陆老夫人探究沉吟的目光,她都能够感觉到……但最让她在意的是身边这个男人看过来的目光。

        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却不能不在乎陆承策。

        好不容易才让这个男人对她慢慢放下芥蒂,虽然这阵子陆承策还是没有留宿,但回家的次数明显多了许多,他们会在一起用膳,有时候还会坐在一起聊天。

        不能让这一切都毁了。

        绝对不能!

        深深吸了一口气,崔妤推开陆承策的搀扶,挺直脊背,径直走到了李氏身边,朝她福身一礼。

        李氏皱着眉退后一步,“你做什么?”

        “我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但若真是顺心同二公子说了什么,那么我这个做主子的必定是有这个责任的。”崔妤态度大方,面色坦然,倒是一下子就把原本怀疑她的局面挽了回来。

        王氏也走过来,帮着说了一句,“这事到底怎么样,还没调查清楚,何况纵然真的和这个丫鬟有关,又同方仪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

        李氏扬声喊道,“做丫鬟的,哪个不是听从自己主子的吩咐?”

        “四婶,我知道您失去二弟,心情不好,所以有这样的举动,我能理解,但您要把这事无端栽倒我的头上,恕我实在没有办法认同。”崔妤无奈道。

        “我跟五叔五婶,无仇无怨的,为何要让顺心去做这样的事?”

        李氏想了半天也实在想不到崔妤和陆重渊、萧知有什么仇怨,崔妤脾性好,入府这么久,除了之前“开支节流”受了些非议,风评一直都很好。

        她张口半天,也只能犟道:“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也没必要跟我打岔,你家丫鬟无缘无故去给崇越烧纸钱,要说没问题,我才不信!”

        “她是你的丫鬟,行事举动都代表着你,我才不信你会同这事没有什么关系?”

        崔妤没再理会李氏,只是蹲下身看着顺心。

        顺心受了几日的惊吓,刚才又被李氏这么一番毒打,神智早就不清楚了,这会她抱着双腿颤颤巍巍地坐在地上,浑身都在发抖,她刚才是被人拖过来的,身上全是泥巴。

        可崔妤却没有一点嫌弃。

        她就蹲在顺心身边,拿着帕子替她擦拭着身上的泥土和脸上的泪水,然后柔声宽慰道:“顺心,别怕,你同我说,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别人冤枉你,我自然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眼见顺心逐渐回归的神智,她继续抚着她的头,柔声笑道:“就像小时候一样。”

        “主子……”

        “你……”

        李氏见不得崔妤说这样的话,活像她冤枉了她们主仆似的,声音一提就喊道:“你这个丫头说得那些话,可不止我听到了,我身边的金钏也是听到了的!”

        这回不用崔妤开口,王氏便冷声打断了她的话,“金钏是你的丫鬟,谁知道她说得是不是真的?”

        “再说……”

        她皱着眉看着李氏,没什么好脸色,“你这几日浑浑噩噩的,大晚上不睡觉跑到那样的地方去,谁知道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失心疯?”

        妯娌两人说着说着,又要吵起来了。

        顺心那边像是终于恢复神智似的,磕头道:“老夫人,侯爷,侯夫人,奴今日是给奴亡故的一个姐姐去烧纸钱的,奴知道侯府忌讳这些,就想着趁无人的时候,给她烧些纸钱,让她安息。”

        “奴,奴也不知道四夫人为什么要这样说我?”

        李氏见她狡辩,脸都变了,骂道:“你这个贱人!你要是心里没鬼,你刚才怕什么?!”

        “奴,奴是害怕你们罚奴,这几日主子们兴致都不高,二少爷去了又没几日,奴在这个时候烧纸钱,岂不是冲撞了二少爷……”顺心低着头,轻声狡辩道,说完,她忙又道:“奴知道奴做错了,但四夫人说得那些,奴是真的不知道。”

        “四夫人若是想罚奴,尽管处置奴就好,切莫把主子扯过来。”

        “主子平日里是什么样的,你们都看在眼里,她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说完,她偷偷看了一眼李氏,轻声补充道:“您不能因为主子扣了您的份例就这样对主子。”

        “上回您在众人跟前已经很不给主子面子了,如今,如今又想出这样的法子……”

        旁人一听这话,纷纷朝李氏看去。

        陆老夫人更是皱了眉。

        李氏自然也察觉到了众人看过来的视线,眼见这幅扭转了的局面,她气得不行,接连几日没睡好,本来心神就紧绷的不行,现在还要被人恶意揣测,她气得太阳穴直跳。

        伸手由金钏扶着,才不至于摔倒。

        可她气不过,又连着踹了顺心好几脚,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你这个贱人!我打死你!”

        “四婶。”

        崔妤像是终于忍受不下去了,她挡在顺心的面前,红着眼眶,肿着脸,道:“我平日敬重您,就算被您当众羞辱也从来没说过什么,可您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也实在是不能忍了。”

        “倘若您还一意孤行觉得是我撺嗦顺心害了二弟,那不如您把我和顺心一道踢死吧。”

        “你!”

        而躲在崔妤身后的顺心,看着崔妤这番举动也红了眼眶,她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哑着嗓子哽咽道:“奴知道说什么,四夫人都不会信,奴卑贱身躯没什么关系,但不能让你们平白冤枉了主子!”

        “既然如此,奴也只能以死证清白了!”

        说完。

        顺心突然狠狠推开崔妤,往李氏方向的柱子冲过去,她的速度太快了,几乎话音还没落下,人就已经冲了过去。

        旁人根本没有时间阻拦。

        “砰……”顺心的头砸在漆红的柱子上,血四溅开来,她的身子依照惯性往后砸去。

        “啊!”

        屋子里充斥了丫鬟、婆子的尖叫。

        其余人都呆住了,崔妤也像是呆住了似的,她冲过去想扶住她,最终却晕了过去。

        ……

        看着这幅画面。

        原先一直做壁上观的萧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她倒是真没想到,顺心这个丫头如此尽忠。

        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崔妤,明明闭着眼睛,但手却紧紧蜷着……她知道这是崔妤的习惯,每当她紧张、害怕,或是掌控不住事物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小动作。

        但同时也可以证明,崔妤这个时候是醒着的。

        又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之中的顺心,真是……可惜了这丫头的一片赤诚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