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在线阅读 - 第114章

第114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不管,过来抱抱
        第114章

        夜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日在宫里提起了永安王府一事,杨善的情绪一直处于很低沉的状态,以往每日吃完晚膳,杨善还会想法子留下她。

        或是陪她下下棋,或是同她说说话,反正无论做什么,总归是为了培养他们父女两人的感情。

        今日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只留了一句“你们早些歇息”便先行回房了。

        他这番模样,任谁都能瞧出一丝不对劲。

        等他走后。

        杨严便朝她坐近了一些,低声问道:“今日宫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萧知倒也没瞒他,把宫中发生的事,以及端佑帝和杨善的对话简略说了一通,说完,便见杨严一副“怪不得如此”的样子。

        握着帕子的手一顿,她抿了抿唇,轻声问道:“父王他,以前也这样吗?”

        “每次提到永安王府,父王便是这幅样子。”

        杨严压着嗓音,叹道,“以往父王每年都会回京一趟,可自从永安王没了后,父王便没再回来过……”他说到这,目光转向萧知,“若不是因为你,恐怕他再也不会踏入这个地方。”

        萧知也是这个时候才想起,去年端佑帝的千秋宴,杨善的确没回来。

        不过……

        因为去年端佑帝身体不舒服,千秋宴也没怎么大办,所以杨善没来,倒也没有惹人奇怪。可如今看来,杨叔叔没来,恐怕是另有原因。

        “其实父王他……”

        杨严张口,但不知想到了什么,还是住了嘴,叹了口气,他伸手轻轻抚了抚萧知的头,难得有些惆怅的说道:“知知,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这个京城一点都不好。”

        他不喜欢这个地方,一点儿也不喜欢。

        那些藏在瑰丽生活里的阴谋诡计,把好好的一个个人都变成了恶鬼,当初父王和端佑帝多好的关系啊,如今却只换来父王坐在西南的戈壁上,看着无际的星空,同他怅然说道,“严儿,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会变的。”

        萧知本来就没打算去西南,至少不是现在。

        所以纵然再不舍,她也只能说道:“等陆重渊的腿好了,我会和他寻时间去西南探望您和父王的。”

        杨严大概也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了。

        虽然有些舍不得,却还是没说什么,只轻轻说了一句,“也罢,有他在,总能护你周全的。”

        兄妹两人又说了会话,萧知便起身离开了,她其实能够猜到杨严那未说完的半句话是什么,就如杨善今日在宫里同端佑帝说的那句“您后悔了吗?”

        或许正是因为杨善猜到了事情的真相,才会不愿再回到这个京城。

        轻轻叹了口气,萧知把目光转向杨善所住的屋子,她并不怪杨叔叔,这世上有太多的不得已。

        她也没打算让杨叔叔介入此事。

        他年纪大了,以往意气风发的大将军,现在也因为这些旧事和纷扰白了鬓角。

        就让他好好待在西南吧。

        她想。

        永远不必回来。

        就在那个辽阔,民风淳朴,没有争斗的地方过完下半辈子吧。

        夜里的风又大了一些。

        萧知收回视线,加快步子回到住处。

        虽然在王府住了也有一段日子了,伺候的人也都是喜鹊、如意这些旧日里用惯了的……但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不习惯这个没有陆重渊的地方。

        也是因为分开让她发现。

        她十分怀念,怀念五房,怀念跟陆重渊住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等明儿个把杨叔叔和杨严都送走了,她也是该回去了,也不知道那个傻子这些日子怎么样,说放她离开,他真能舍得?

        还是……

        他真以为她会离开?

        脸上挂着一抹笑,脚下的步子倒是没停。

        “您回来了。”

        如意正提着一盏灯笼,抱着一件披风从里头出来,见她回来便连忙迎了过去,“还以为今日王爷又要留您下棋,便想着给您送件披风,免得过会夜再深些,您在路上冻着。”

        等人进屋后,她把灯笼和披风放回原地,又问道:“我让厨房给您煮碗姜汤?”

        萧知笑了笑,“我哪有这么金贵?”

        “对了……”她坐在铜镜前,一边卸着头上的珠钗,一边打算让如意把东西收拾一下,可话还没说完,余光便瞥见不远处的轩窗。

        轩窗那处原本摆着的兰花盆栽看起来被人移动过,地上还有一滩泥沙。

        她手上的动作一顿,透过铜镜朝屋中打量,果然瞧见拔步床的帷幔侧有一个黑影,隐约还能瞧见一角绣着金线的墨色衣角。

        是她熟悉的衣角和纹路。

        如意等了半响也没等到萧知的回答,便出声询问道:“主子,您方才要说什么?”

        萧知笑着收回目光,没有揭露什么,她继续卸着头上珠钗,微垂的眼睫遮挡住眼底的笑意:“没什么,去打水吧,我今日有些累了。”

        “是。”

        洗漱完。

        又换了夜里穿的衣服。

        萧知便让如意退下了,她现在跟陆重渊待久了,倒是也不大习惯有人守夜,底下人也都习惯了。

        如意给她留了一盏烛火,就关上门退下了。

        萧知便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一丝呼吸都听不见,直到她发出均匀绵长的呼吸才听到一阵很细微的脚步声。

        脚步声从背后转到了跟前,还是很轻,若是不细察根本发现不了。

        一阵轻微的动静后,那个脚步声最终停在了床前。

        即使闭着眼睛,萧知也能感受到两道灼热的目光,男人仿佛是在犹豫,在床前停了半响,才慢慢伸出手,轻轻把眼前的床幔给掀起来了。

        然后……

        萧知感知到他坐在了床边,不敢靠得太近,只挨着一个边。

        他看了她半响有余,最终伸手,把她放在被子外头的手藏到了被子里,又帮她把身上的被子掖了一回,做完这些事,他也没有收回手,就放在靠近脸颊的锦被上。

        似是想触碰她的脸,但又像是一直在犹豫,刚刚伸出来又缩了回去。

        可最终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他终于下定决心把手覆在了她的脸颊上,一寸一寸,不敢有太大的动静,就这样虚虚描绘了一番她的五官和面容……萧知都有些算不清楚他这是描了几遍了。

        刚想睁开眼,她的嘴唇就被人吻住了。

        那是一个凉薄而又炙热的吻,明明他的身上如往常一样冰冷,甚至还有几丝夜里的峭寒气,可他嘴唇的温度却十分炙热,仿佛带着浓烈的不舍,如一把熊熊烈火燃烧着那些冰寒。

        偏偏他怕惊醒她,硬是屏着呼吸。

        外头的风有些大,不住拍打着木头窗棂,而屋中的两人各自屏着呼吸,谁也没有泄露出一丝一毫。

        直到萧知的脸上落下一滴眼泪。

        来自陆重渊的泪。

        萧知心底一顿,心口一下子有些堵得慌,还有几丝连绵的痛意从心口泛开,察觉到陆重渊要坐直身子,她率先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两人四目相对。

        她眼下是一片清明。

        而陆重渊却稍显慌张,他有些错愕地看着她,似是没想到她竟然醒来了,喃喃道:“你……”

        想到刚才自己那番行为举止。

        他的脸又白了些,避开她的双目,有些不敢直视,“我……”

        “你什么?”

        萧知握着他的手腕,没有松开,见他逃避的样子,有些心疼,口中的话却还是没停,她就躺在床上,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压着嗓音说道:“陆都督夜半闯入我的闺房,是打算偷了香就走吗?”

        “我不是……”

        大概感情就是这样。

        若你能得到喜欢人的回应,自是所向披靡、一往无前,可若是没有得到喜欢的人回应或是还不确定……纵然你平日里再厉害,在这段感情中也会处于弱势。

        而此时的陆重渊便是这样。

        他在外头是多威风的人物啊,如今却像是一个毛头小子似的,窘迫、尴尬,还有一些不知所措。

        他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沉默半响也只是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们明日就要离开了,我想,想再来看看你……没想过会把你吵醒。”

        他原本只是想近距离的看看她,刚才那一吻是情之所至……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也不知下次再见到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所以才会忍不住。

        他张口,声音有些轻,“抱歉。”

        这个傻子……

        萧知心口的那股子疼意更是在这一瞬间弥漫到了极致,她看着他这幅样子,眼眶都红了,梗着嗓子说道:“谁跟你说我要离开的?”

        话音刚落。

        原先一直低着头的陆重渊猛地就抬起了头,他似是不敢置信,好半天才喃喃道:“你,你说什么?”

        她,她不打算离开?那她的意思是……

        萧知看着他这幅样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抓着他的手腕,翻了个身,低头看着他还呆怔着的样子,突然道:“和离书呢?”

        和离书?

        陆重渊脸色一白,嘴唇也跟着颤抖起来。

        他紧抿着薄唇,似是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在萧知的注视下,默默从袖子里拿出那一份一直藏着的和离书……要递给她的时候,他还有些犹豫。

        萧知却直接抢了过去。

        她看也没看那份和离书,直接当着他的面,对半撕开。

        “你……”陆重渊神色呆怔。

        萧知没说话,亲了他一口,然后在他呆怔的注视下,又亲了一口……不知道亲了多少下,她才握着手里撕碎了和离书,目光灼灼地对着他说道:“现在和离书没了,我离不开你了。”

        “陆重渊……”

        她看着他,脸上挂着笑,道:“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永远绑着我了,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

        不知道是不是被突然的喜悦砸昏了头,陆重渊呆了好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就跟傻了似的,仍旧呆呆地看着她……

        须臾。

        他才讷讷开口:“不走了?”

        萧知点头,脸上也跟着绽露出一个笑。

        屋中昏暗,可她脸上的笑却十分灿烂,她埋在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腰,轻声道:“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他在这。

        她能走到哪里去?

        腰被人抱住。

        萧知能够感觉到男人的手颤抖的有些厉害,仿佛在极力克制着什么,不等她开口说话,就被人紧紧拥在了怀里,仿佛用了他所有的力气似的。

        但她还是能够轻易地察觉出,男人在用力抱着她的时候,还是留了些力道,生怕会伤到她一样。

        脸上的笑越来越深。

        她没有挣扎,用同样的拥抱回馈于他,在外头晚风敲打着窗子的时候,她埋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陆重渊,我爱你。”

        “爱我?”男人的声音很轻,似乎还有些颤抖,他抱着她,问道。

        “是,我爱你。”

        我将用我的余生,爱你。

        只爱你。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