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在线阅读 - 第106章

第106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不管,过来抱抱
        第106章

        虽然刚才众人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真的知道这个答案的时候,还是一片哗然。

        错愕。

        震惊。

        不敢置信。

        除了已经猜到这个结果的陆重渊,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这样一幅神色,屋子里许多人都接受不了这个答案……陆家的主子有大半都是不喜欢萧知的。

        王氏母女和李氏就不用说了,崔妤如今也拿萧知当做天生的仇敌来看待。

        要不然她也不会费尽心思,私底下做那么多事。

        至于陆老夫人……

        想到刚才她说得那番话“要按照以往,就她这样的,早就不能在咱们家待了,我看她伺候你有功,便不同她计较这些了,但是陆家的中馈,你今日必须教出来。”

        脚步一个趔趄,她差点就要摔倒了。

        “老夫人,小心!”

        平儿见她趔趄的身形,忙上前搀扶了一把,稳住了她的身形。

        可即便如此,陆老夫人的脸色还是十分难看,苍白的面容上更是掺杂着害怕和担忧,不是说她是个爹不详的孤女吗?不是说她母亲是个未婚有孕,不守妇道的人吗?

        这,这怎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权势滔天的西南王会成了萧知的爹?

        这……

        她是不是在做梦啊?

        生怕自己是在做梦,陆老夫人伸手狠狠拧了下自己的胳膊,察觉到那处的疼意,还不等她痛呼出声,脸色就率先白了起来。

        完了。

        这是真的。

        西南王真是那个孤女的爹!

        要是早知道西南王是她的爹,别说让她说出这样的话了,她一定好吃好喝供着,把她当祖宗似的,连句重话都不敢提!

        现在可怎么办啊?

        陆老夫人还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前头刚想教训人,后脚便闹出这么一桩事,她这心里又是着急又是担忧,张口想说些什么,却硬是连一个字都憋不出来。

        好在杨善此时也没有这个心思去理会他们在想什么。

        他直视着萧知,放软了一些声调,仿佛在同她打商量似的,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和你,单独聊聊吗?”他常年在军营,相处的都是军营里的糙汉子,此刻却怕说的声音重一些就能吓到人似的。

        脸上也露着一抹十分温和的笑。

        这还是他对着镜子学了很久的,为得就是怕自己平日那副威严端肃的模样吓到她。

        萧知这会其实还处于很懵的状态,可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和带着希冀的渴望,她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路过陆重渊的时候,她轻轻说了一句,“我去去就回来。”

        陆重渊没有回答,他仿佛在出神。

        萧知见他这般,忍不住皱了眉,她总觉得今日的陆重渊很奇怪,只是杨善已经率先迈步出去了,她看着这乱糟糟的一处地方,想了想也没有再多说,提步往外头走去。

        萧知和杨善去了外头。

        陆家一众人便留在屋子里,没了杨善在场,方才死命憋着的话,这会自然是藏不住了。

        “怎,怎么会这样?”

        说话的是王氏,她坐在椅子上,神色呆滞,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似的,“她怎么会是西南王的女儿?”

        “我不信,她怎么会是西南王的女儿!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西南王搞错了!”陆宝棠坐在一旁,此时也脸色苍白的跟着说道。

        其余人虽然没说话,但面容也都是有些苍白的。

        其实虽然说不可能,说是假的。

        但他们心里已经笃定了,那个一直被他们认作孤女的女人,真的是西南王杨善的女儿。

        如果不是肯定过。

        杨善怎么可能直接登门?怎么可能露出那副样子?

        可就是因为真的,这才让他们害怕!

        他们在场的这些人,以前可没少拿萧知的身份说事,甚至这次外头传得那些谣言,他们私下也找人煽动过……以前的得罪、辱骂,尚且记忆犹新。

        可现在那个传闻爹不详,娘不守妇道的孤女,摇身一变竟然成了西南王的女儿。

        王爷的女儿,岂不是郡主?如今大燕无郡主,萧知若是西南王的女儿,以今上和西南王的关系,怎么可能会亏待她?

        越想。

        心下越惊。

        尤其是李氏,想到自己的儿子曾经还刺杀过萧知,吓得差点就要跌坐到地上去了,紧握着手里的帕子,她愁眉苦脸的看着陆老夫人,“母亲,我们该怎么办啊?”

        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但目光却也跟着落在了陆老夫人的身上。

        都在等着她拿主意。

        可陆老夫人此时哪里还有什么办法?要论得罪萧知,她可没比他们少,想到刚才,她还在逼人拿出中馈,甚至还想着回头把她休弃掉。

        陆老夫人就恨不得回去狠狠扇自己一个大嘴瓜子。

        王氏这会也是六神无主了,目光巡视四周,竟和一直没有说话的陆重渊说道:“五弟,萧知可是你的夫人,你们关系好,你可要稳住她,千万不能让她同西南王说道什么。”

        李氏一听这话,也跟着说道:“是啊是啊,五弟,咱们家里的事可别让西南王知道。”

        就连陆老夫人也稳了稳心神,同陆重渊道:“老五,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但你应该知道西南王的脾气,若是让他知道萧知在咱们家受了委屈,肯定是不会放过咱们家的。”

        耳听着这些话。

        陆重渊收回思绪,他本就阴沉的脸色,此刻更是黑到了极致,懒得同他们说话,他直接驱动自己的轮椅往外去。

        陆老夫人见他要走,忙追了两步,喊道:“老五,我知道你喜欢知丫头,你也不想西南王把知丫头带走吧!”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看着他坐在轮椅上的身影,甚至不顾旁的,张口就是一句。

        “以前萧知身份低,配不上你。”

        “可要是她成了郡主,你觉得别人会怎么看你们?”眼见陆重渊越来越黑的面容,她的心里也有些紧张,她也不想这么说的,腿疾是陆重渊的心病。

        平日里,她尤其避讳别人说这样的话。

        可此刻……

        她却是亲自拿着这把刀在剐陆重渊的心。

        咬了咬唇,她又跟着一句,“外头的风言风语多了,若是咱们侯府倒了,你觉得西南王还会让她跟着你吗?”

        话音刚落。

        轮椅转动的声音蓦的戛然而止,很刺耳的一声,陆重渊停下了往前的动作。

        他放在轮椅上的手没有收回,可动作却跟着停了下来,他的脸很黑,扫向陆老夫人的眼睛也冷得有些渗人,倘若他的腿没有好,恐怕早就被这个女人的话刺激到了。

        好在。

        他的腿早就好的差不多了。

        只是……

        他想到昨夜萧知和如意说的那番话,想到她说话时的停顿和犹豫……

        握着扶手的手有些发抖,身子也紧绷的不行。

        但很快。

        陆重渊又垂下了眼睑,他没有说话,继续驱动自己的轮椅往外去。

        陆老夫人原本还以为陆重渊是想通了,脸上刚流露出一抹笑,以前,看到老五对萧知好,她心里还不太舒服。

        但如今。

        她却不得不庆幸,要说这侯府还有人能稳住萧知那个丫头,也就只有老五了。

        可没想到,笑意刚刚浮上眼角,那人就继续往外走了,陆老夫人脸色微变,她不甘心地又追了两步,嘴里也跟着喊道:“老五!”

        只是这一回。

        陆重渊走得十分果断,不仅不曾开口说一句话,就连动作都没有停顿。

        等他走后。

        屋子里一众人更是煞白了脸色,纷纷开口,“母亲,这可怎么是好?”

        陆老夫人此时心烦意乱,一听这话也只是冷着一张脸,骂道:“你们问我,我问谁去!”

        陆重渊出去后,没有回五房。

        他让庆俞推着他去了萧知和杨善去的院子,只是还没靠近,他们就被几个身穿常服的护卫拦下来了,这些护卫同庆俞一样,都是武功高强的近侍。

        “都督。”

        两个护卫还算十分有规矩的朝他拱手行了一礼,客气道:“我们王爷正和小姐在说话,请您稍候。”

        一句话。

        直接把陆重渊和萧知分了两个阵营。

        陆重渊脸色微变,身上的气势也逐渐变得凌厉起来。

        庆俞看着陆重渊黑沉的面容,心下猛地一个咯噔,他先是看了眼前两个近侍一眼,能推算出自己和他们的武功差不多,但一对一还可以,若是两个一起,他肯定是打不过的,除非把其他人喊出来,但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曝光了五爷的势力。

        犹豫了下,他看着陆重渊,开口:“五爷……”

        陆重渊没有说话。

        他只是坐在轮椅上,神色淡漠地看着两个护卫。

        他好似天生就有这样的本事,纵然身处弱势,也让人不敢忽视。

        这两个护卫是杨善的亲信,平日里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但在陆重渊这样的注视下,竟觉得后背发凉,就连握剑的手也有些不稳了……好在,这样的注视并未持续很久。

        等到陆重渊收回视线,一直笼罩在他们头顶的那股子凌厉的气场也逐渐消散了。

        像是悬在头顶的利剑消失,两个护卫都有些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陆重渊冷冷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收回视线没再理会他们,他只是盯着那条小道,一眨不眨地。

        看不到里面是副什么场景,也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

        他扣在扶手上的双手收紧,不是没有办法进去,只是就算他此刻进去,又能说什么呢?陆重渊心中有种莫名的担忧,以及一种掌控不住事物的慌张感。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