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在线阅读 - 第99章

第99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不管,过来抱抱
        第99章

        眼睁睁看着陆重渊站在自己的面前。

        萧知整个人就跟傻了似的,她一动不动,连话都不会说了,就这样低着头,一瞬不瞬地看着陆重渊的腿,神情呆怔,脸上的表情也是惊愕的。

        甚至于……她还伸手狠狠掐了下自己的脸颊。

        “唔,疼。”

        手劲太大,疼得萧知眼泪都快冒出来了。

        可她脸上原本惊愕的表情此时却变成了遮掩不住的欢喜,她不是做梦,也不是幻想,陆重渊是真的站起来了,她期盼已久的事终于成真了!

        连忙松开掐着脸颊的手。

        她伸手,紧紧地握住陆重渊的袖子,带着情不自禁的欢喜,看着他,高兴道:“五爷,你站起来了,你的腿,你的腿好了!”

        说完。

        萧知也顾不得再说道别的,把手里的汤药往旁边桌子上一放,就匆匆往外头跑去,边跑边道:“我,我这就去找师父。”

        她得让师父过来看看,看看陆重渊的腿是不是真的好了。

        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跑得这么着急过,不对,也是有过的,那次醒来的时候发现陆重渊不在自己身边,怕他出事,她也是这样不顾体统的跑着。

        她跑得很快,甚至不等陆重渊张口,就跑得没有踪影了。

        陆重渊只来得及看到门前那一抹匆匆闪过的红色衣裙,他张口,想喊住她,但萧知跑得实在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喊住她。

        抿了抿唇。

        陆重渊走了几步,觉得膝盖那处还是有些疼,只好放弃把萧知给喊回来,重新退后几步,手撑着桌子,大半身子也靠在桌子上,等到有支撑的东西了,他才低头看向自己的腿,笔直的,修长的,是早些日子就已经看到过的景象。

        上一回知道自己能够站起来的时候,陆重渊心里是高兴的。

        他性子要强,哪里能够忍受自己就这样变成一个残废?一个只能待在这个四方天地之下,出行都要靠别人的残废……

        但很快。

        他又变得不那么高兴了。

        他怕自己的腿好了,萧知就会离开他,所以他隐瞒了所有人,宁可把自己继续伪装成一个瘸子,一个没用的残废,也不想她离开他。

        可如今。

        如今他们两人之间明明没有什么隔阂了,萧知也明确表示过不会再离开他了,这理应是一件高兴的事。

        他终于不用再坐在这把轮椅上,不用出行都需要别人的帮忙,他可以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去骑马,甚至还可以在她累的时候,背着她。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竟然隐隐有些担忧,就像是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尤其是在碰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时。

        陆重渊想到这,脸色愈沉,就连薄唇也抿得越来越紧。

        “五爷?”

        庆俞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陆重渊一个人低着头站在桌子旁,就如先前萧知看到陆重渊起来时的惊讶,他的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诧异。

        不过很快。

        他就回过神来。

        快步走进屋子,他站在陆重渊的面前,脸上是遮掩不住的激动,就连声音也带有一些颤音,“五爷,您,您的腿……我去找柳大夫过来给您看看。”

        说完。

        庆俞就打算出门去喊人,只是不等他动身,身后就传来一道冷清的男声,“不用了。”

        陆重渊的声音很平静,就如他的面容一样,没有一丝欢喜,手撑着桌角,看着自己的腿,五指逐渐收紧,“萧知已经过去了。”

        知道夫人已经过去喊人了,庆俞心下稍松。

        但看到五爷这幅模样,他心里不免又有些疑惑起来,怎么五爷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五爷不是一直都很想站起来吗?那为什么现在能够站起来了,脸上却连一点笑意都没有?

        不对。

        不仅没有笑意,反而眉宇之间有几缕愁思和黑雾,仿佛在担心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一样。

        张口想问五爷出了什么事,可不等庆俞开口,外头就传来萧知和柳述的声音,“师父,您快些。”

        “你这丫头着什么急,他又不会跑了,哎呦,慢点慢点……我衣服都快要被你扯掉了。”

        也是这个时候,庆俞发现五爷的面容又恢复成平日的样子了,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喜悦,但至少没有刚才那种担忧的愁思,以及若隐若现的黑沉。

        他抿了抿唇,压下心里的奇怪,也就没有发问,恭顺的侯在一处。

        萧知终于拉着柳述出现在门口了。

        看到陆重渊还站在原地,她连忙松开拉着柳述的袖子,快步跑进去,扶着他的手,皱着眉,焦急道:“你怎么还站着呀?”

        她一边说,一边扶着陆重渊往旁边的软榻坐,“你的腿刚能起来,不能一直站着,我先扶你去坐好。”

        等扶好人。

        萧知又看着柳述说道:“师父,你快替他看看,是不是真的好了?”像是不敢确信,她捏着拳头,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腿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好了?”

        柳述一大清早被萧知喊醒,连洗漱都来不及,套了件衣裳就被人拉过来了,气喘吁吁跑了一路,现在看到自己的好徒儿这幅差别待遇,气得直接吹胡子瞪眼。

        这要搁在以前,他绝对二话不说就离开。

        可想到自己徒儿的心思,他咬咬牙,还是提着药箱过来了,站在陆重渊的面前,他凶巴巴得开口,“裤脚掀起来!”

        不等陆重渊动手,萧知就替人掀起了裤脚,然后蹲在一旁,看着柳述,睁着一双清亮的杏儿眼,无声的催促。

        柳述:……

        原本还想折腾陆重渊一番,但看到自己这个傻徒儿这幅样子,他咬咬牙,也只好认命,蹲下射你在,替人好好检查起来。

        ……

        柳述替陆重渊诊治的时候。

        萧知就一直眼巴巴地蹲着一旁,等人收回手,忙问道:“怎么样?师父,他的腿是,是真的好了吗?”

        柳述没好气的瞪她一眼,终归舍不得她着急担忧,站起身,收起药箱,如实说道:“看样子是好的差不多了,不过他刚好,还是不能久站。”

        “这段日子,我每日还是会过来给你施针,至于以前的药方就不要用了,我会重新修改下。”后头这话是对陆重渊说的。

        陆重渊知道柳述对萧知的重要性,也知道他已经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对他倒是要比以往多些客气。

        这会听人说完,也跟着应了一声,道起谢,“多谢柳老先生。”

        没想到还能从陆重渊的口中听到感谢的话,柳述颇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脸上冰冷的神色也缓和了一些,后头的话倒也变得温和了许多,“你的腿伤了太久的时间,不要急于求成,可以每天尝试走一段时间,若是觉得累了也不要强求。”

        陆重渊点头应是。

        柳述余外倒是也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看了一眼蹲在一旁,傻傻看着陆重渊腿的的萧知,无奈摇了摇头。

        虽然还是不怎么喜欢陆重渊。

        但他这个傻徒儿喜欢,他自然也愿意爱屋及乌。

        “我原本以为你这次伤上加伤,腿得休养好一阵子,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这个时间,的确比柳述预估的时间短,但他也没有多想,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陆重渊突然捏紧的拳头,以及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

        陆重渊能够站起来,这是好事,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徒儿嫁一个残废。

        “行了,我去给你开药方,你……”他指着庆俞,“跟我出去一趟,有些东西,我要交待给你。”

        庆俞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应了一声之后,就跟着柳述走了。

        等他们两人走后。

        屋子里就只剩下陆重渊和萧知两个人。

        萧知还是没有起身,她就蹲在陆重渊的身边,伸出修长又白皙的小手,试探性地朝陆重渊的腿探去,等指尖触碰到他的膝盖,她又忙收了回来。

        似是还是不敢确信似的。

        但下一瞬,她又忍不住,悄悄伸了过去,带着一些小心翼翼和犹豫,覆在了陆重渊的膝盖上。

        这一回。

        萧知没有收回,而是伸出手,轻轻在膝盖上揉了揉,然后从膝盖往下,一点点往下抚摸,等察觉到陆重渊小腿传来的轻微动作和反应时,她眼中的泪再也藏不住,潸然泪下似的,一串串往下掉。

        他是有反应的。

        不是像以前那样,任凭她怎么折腾也没有反应的那种。

        他……

        是真的好了。

        眼里的泪止不住,可脸上的笑也同样止不住,她就这样埋在陆重渊的膝盖上,又哭又笑,跟个疯子似的,激动道,“五爷,你好了,你真的好了,以后,你就不用再坐轮椅了。”

        她比谁都要清楚陆重渊的性子。

        这个男人十分要强,纵然平日里没有什么表示,但她知道,他很厌恶坐轮椅的自己,也很厌恶出行都要依赖别人的状态。

        喃喃自语了好一会。

        大概察觉到屋子里从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人说话,萧知抬起泪眼朦胧的杏儿眼,看着陆重渊,疑声道:“五爷,你不高兴吗?”

        能够站起来。

        能够不用再依靠别人。

        他不高兴吗?

        陆重渊先前一直在出神,他心下那股子不安很明显,比任何时候还要来得激烈,来得明显,虽然明知道刺杀那件事已经了结了,也不可能会遗留什么证据让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他就是担忧,就是紧张。

        他始终记着那日,她同他说的话……

        “陆重渊,你不能骗我,你要是骗我,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虽是玩笑。

        但他清楚她的性子。

        如果让她知道那日刺杀的真相,以她的性子,很有可能就真的不会再理他了。

        他们两人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

        他不能……

        手上的力道不由自主的收紧,等听到耳边传来一声痛呼,陆重渊才恍过神,看着她手腕上明显的红痕,他忙松开一些力道,一边替她搓揉,一边沉声自责道:“疼吗?”

        疼倒是其次。

        只是陆重渊的反应,却让她觉得很奇怪。

        萧知皱着眉,看着陆重渊,任由他揉着手腕,疑惑道:“五爷,你怎么了?你不高兴吗?”

        陆重渊手上动作一顿,也就这么一瞬,他继续替她揉着手腕,没有抬头,依旧低着头,怕她看到自己面上的表情,还特意把头又低了一些。

        手上动作倒是不停,嘴里的话也没有犹豫的吐出,“没有,我很高兴。”

        “我只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话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残废了这么久,突然能够站起来,的确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也是正常的。

        但萧知就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以她对陆重渊的了解,他不是这样的人,何况……要说他没反应过来,倒不如说他没做好准备。

        他整个人一点喜悦都没有。

        甚至。

        还有些逃避。

        仿佛在担心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

        萧知抬着头,端详陆重渊许久,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心里的喜悦也不像刚才那么明显了,她就这样看着他,心底闪过好几个念头。

        这些念头太过荒谬,很多刚从心底生出,就被她压下了。

        但……

        在看到陆重渊那张脸的时候,想到他脸上刚才的表情,她的双手慢慢握成拳头的样子,似是犹豫了一会,她终于出声,问道:“你的腿……是不是早就好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