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残疾大佬的冲喜新娘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19章

书迷正在阅读:我不管,过来抱抱
        第19章

        话音刚落。

        陆重渊就像是惊醒似得收回了手,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使得身下的轮椅都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萧知倒是没察觉到他先前的动作,只是听到轮椅压着地面发出的声响,还以为是弄疼了他,连忙紧张得抬起头,问了一声,“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了你?”边说边向人凑近,打算继续替人吹一吹肩上的伤痛。

        可她还不曾靠近。

        陆重渊的手便已经放到了她的手腕上,他那双幽深如墨水般的凤目直直地望着萧知,薄唇紧抿,声音喑哑得同人说道:“够了。”

        若是细心的话。

        可以发觉他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微颤,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萧知看不懂陆重渊的心思,只知道这个男人现在不准她再碰他,看了一眼他右肩上还残留的淤血,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想到陆重渊的性子,只能轻轻“哦”了一声。

        外间候着的丫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了很久也没听到回声,她压着心里的畏惧,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这一回。

        萧知倒是听清了。

        她心里其实有些不大想去。

        倒不是担心今天那派做法会让那位老夫人起疑。

        起死回生,换了灵魂这样的话,倘若不是亲生经历过,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的……她只是单纯不想同那位老夫人有什么接触。可这显然不是她能决定的,把手里的药膏重新盖了盖子放在一旁的红木托盘上,然后抬头朝陆重渊看去。

        斟酌似得开了口,“五爷……”

        陆重渊已经收回了手,他自顾自穿着衣裳,听着萧知的声音,手上的动作一顿,开口的时候,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你去吧。”

        他都答应了。

        萧知也就没再说什么。

        她把托盘重新放回到了架子上,又替人把书桌上的书取了过来,然后蹲在陆重渊的身前把放在一边的毯子给人盖好,而后才仰着头同人柔声说道:“这儿没什么光亮,您要是想看书就坐在窗下。”

        说完。

        她又跟着一句,“您要是还觉得难受就喊赵嬷嬷给你请个大夫。”

        她的声音很温柔,脸上的表情也跟春日的朝旭似得,陆重渊坐在昏暗的室内,低头看着这样一张笑靥如花似得面容,刚刚才平复下去的心突然又很轻地跳动了一下。

        双手紧握成拳放在两侧,艰难得别开视线,抿着唇,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

        萧知倒是也没觉得什么。

        她和陆重渊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这个男人本来就是个少言寡语的,便又替人掖了一回膝盖上的毯子,这才起身,出门的时候,她又朝身后看了一眼,见他一个人坐在轮椅上,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便又很轻得说了一句,“那我走了。”

        昏暗中的那道身影似是身形有一瞬得颤动,却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萧知便也没再多说什么,推开门往外走去。

        等她走后。

        原先一直端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才终于抬了头,他整个人都在屋子里最昏暗的一处地方,此时门扉半开半合,他尚且还能看到萧知的身影,她穿着一身艳色的斗篷站在外头,在这灰败的十二月,成了他眼中最耀眼的一道色彩。

        又或是。

        他这二十多年灰暗的生活里,唯一一道璀璨的光亮。

        想到因为她多次产生的心动。

        想到今日她差点受伤的时候,他那颗高高悬起的心。

        想到……

        刚才她红着眼眶望着他时,他有一刹那想拥她入怀。

        陆重渊觉得自己这颗沉寂了多年的心,因为这个偶然闯入他生命里的女人,竟然也跟那些人似得,变得千变万化起来,他目光复杂得看着那扇门被人重新合上。

        她的身影掩于那扇门后,已经瞧不见了。

        可他却还是没有收回目光。

        他就这样望着,神色复杂得,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知看到侯在外头的平儿时,心中是有些诧异的。

        她以前也没少和这位平儿接触过,知道她为人规矩,性子也沉稳,按理说,这样跑腿的活是无需她这个一等丫鬟来做的。

        只不过她也没打算开口问,朝人点了点头便往正院走去。

        一路上。

        平儿也只是规规矩矩得给人带路,半句闲话也不曾说,等到了正院才停下步子,同人恭敬得说道:“五夫人,奴去通禀一声。”

        萧知点了点头。

        平儿便进去了,没一会功夫,她便出来了,打了帘子请她进去。

        偌大的屋子里也只有陆老夫人和常嬷嬷两个人,萧知只看了这么一眼便敛了目光,朝罗汉床上的老妇人福身一礼,口中也是一如旧日般的温和声音,“母亲。”

        “知丫头,快过来。”

        陆老夫人边说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语气和缓的说道:“到这边来坐。”

        这个称呼十分亲昵,就连以前,陆老夫人也从来不曾这样唤过原身,萧知敛着心思却也没说什么,轻轻应了一声便过去了。

        刚走到那,她就被人握住了手。

        陆老夫人虽然年纪大,身体保养得却很好,此时握着她的那只手细白丝滑得没有丝毫皱纹,这会她便握着她的手拉着她坐到身边,语气温和得同她说道:“刚才你跟老五走得急,我也没问你,你可有受什么伤?”

        说完。

        又叹了口气,“你这丫头惯来是个温和乖巧的,便是有什么事也都是自己藏着,以前也就算了,现在咱们可是一家人了,你可不能再跟以前似得,受了委屈吃了苦也不说。”

        她的语气温和,又是一副替萧知着想的模样。

        倘若此时换成原身那个从来不曾受过什么温暖的丫头,恐怕这会就得红了眼眶了,一股脑得要对人好了。

        可萧知不是原身,她也清楚得知道,陆老夫人如今对她说这些并非是真的心疼她……所以她也只是低着头,柔顺得说道:“回您的话,五爷来的及时,儿媳没受什么伤。”

        听到这话。

        陆老夫人先是松了一口气,继而又同人说道:“你放心,今日底下那些婆子、丫鬟,我已经惩戒一番,扔出府去了,以后这府里决计不会再有人给你委屈受。”

        对于这个结果。

        萧知心里是满意的。

        虽说先前她敬了茶,已经算是被陆老夫人认可了,可这府里的那些人却都还在观望着,要不然也不至于今天白盈盈把手炉砸过来的时候,翠儿还是无动于衷得站在一侧……只有让这些人受过惊吃过亏。

        他们才会知道有些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多谢母亲。”

        这一回,她倒是感谢得十分真心实意。

        不过她还知道要维持原身的性子,纵然是谢也是低着头,端得是一副害羞怯懦的模样。

        陆老夫人看着她这副模样,便又忍不住想起先前萧知站在寒风中握着盈盈的手腕,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那个时候她还有几分猜疑,猜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可看着萧知现在这幅样子便又放了心。

        这丫头还是和以前一样,刚才大概她是真得气急了吧。

        心里满意她在乎老五,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更加和煦起来,她就这样握着萧知的手,说道:“今日叫你过来,除了这些事,我还有一桩事要同你说。”

        萧知听得这话,两扇睫毛轻轻抖动了下。

        终于……

        来了啊。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