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当系统泛滥成灾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真正的不羁!

第四百六十七章 真正的不羁!

        邱老妪虽然对项北飞极为厌恨,但她不敢对项北飞做什么。

        这里有无数的平民在,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将他们全部压制,身为ur级的高层,自然要顾及自己的名声。

        最重要的是,她畏惧骆云闲。

        项北飞也懒得理会邱老妪,只是把事情的利害和这些平民解释了一遍。

        “好,项北飞先生,我们听您的!”

        “对!您救了我们大家,我们一切都以您为主!您说什么,我们都照办!”

        许多人对项北飞的话深信不疑,毕竟救人的,是项北飞,而不是邱老妪。

        项北飞如今的号召力很强大,说的话比邱老妪更能深入人心!

        邱老妪一脸阴沉,只是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不想再逗留。

        ——

        很快,附近的楼房都已经检查过了,不过地下深处还没有完全调查,所以在没有确保安全之前,系统蜗居不能再居住。

        至于这些无家可归的居民要安置在哪里,后续要如何赔偿,都是联盟必须去处理的,与项北飞无关。如果联盟连这种事都处理不了,那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项北飞帮助那些受伤相对严重的人恢复了伤势,随后在一片感激声中,和徐阳一起离开。

        在一个公园里,项北飞在一处石桌边停住了脚步,坐在了休憩的石凳上。

        “坐。”项北飞示意道。

        徐阳也没有拘束,坐在了项北飞对面的石凳上。

        “现在你可以解释了。”项北飞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徐阳问道。

        “任何事情。”项北飞盯着徐阳,“比如你为什么在我刚觉醒系统的时候,就控制一只异犬来试探我的修为?”

        徐阳脸色微微一怔,随即道:“你什么时候知道那只异犬是我的?我记得在给你上课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向你展示过那种异犬。”

        他也是个很谨慎的人,身为不羁,一直潜伏在梁州大学,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就说明了一切。在给项北飞上课的时候,把自己隐藏得很好,尽量不让项北飞怀疑。

        “你说呢?”项北飞反问道。

        徐阳愣了下,忽然明白了过来:“你在第一节荒兽解剖课就认出我?”

        项北飞没有回答,依旧平静地看着他。

        徐阳摸了摸额头,苦涩道:“难怪你在第一节解剖课的时候,说的话,问的问题就那么尖锐,我早该想到的。”

        第一节解剖课的时候,徐阳本来是打算让项北飞说一下他如何击杀三角雷蝰,然而项北飞把话题直接引导同学去探讨徐阳的能力,当时把徐阳也弄得有些手忙脚乱。

        但那时候徐阳只以为项北飞性格这样罢了,并没有想过一个刚觉醒系统的n级学生能够认出他来。

        “你去年开学就知道我,却还能隐忍一年,倒是很有耐心。”徐阳忍不住说道。

        “你隐忍在学校这么多年,耐心也不差。”项北飞说道。

        徐阳被呛了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干笑两声。

        半晌,他才说道:“我知道你对我的身份很怀疑,但真正的不羁,和你所理解的不羁是不一样的。”

        他谈到“不羁”这个词,神情肃穆了不少。

        “不羁这个组织自古以来就存在,联盟建立不久,我们组织也随之成立。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是为了推翻联盟‘系统等级决定一切’的制度。”

        徐阳倒也直言不讳,不羁就是为了与联盟对抗。这本是事实,也不需要去否认。

        “本来联盟成立的初衷,是为了把所有人类凝聚在一起,共同对抗荒兽。然而联盟逐渐形成了‘唯系统等级论’,不管高等级系统有没有才德,都能够在联盟得到优待,获得很高的地位。许多德不配位的人,却可以骑在平民头上作威作福。”

        “联盟靠着系统等级选拔人才,一个人从十八岁觉醒系统开始,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无论将来怎么努力,只要你被打上n级和r级,甚至s级的标签,那么必定都得服从高等级觉醒者的命令!”

        “系统等级决定了我们在九州的地位,也就意味着,让我们强大的系统,就像是一个枷锁,束缚住了我们每个人,低等级觉醒者各方面都会受到歧视,不管找工作还是生活,低等级系统的人都会受到高等级系统的压迫。”

        徐阳的语气也是颇为愤慨。便是s级,在高考和工作方面有有优待,但遇到高等级觉醒者,也得被迫低头。

        但是有压迫就有反抗!

        “许多低等级觉醒者不甘心自己的命运在十八岁那年就被系统决定,他们希望有更多的选择权,挣脱掉系统等级套在身上的枷锁,能够真正靠自己去主宰的命运,而不是一辈子被系统等级压在身上!”

        “不羁,不受束缚。你所理解的不羁,是不受联盟的束缚,想要独立联盟之外——但是,真正的不羁,是不受系统的束缚,想要做一个自由的人类!”

        徐阳顿了顿,眼中像是亮起了一道光芒:“这便是不羁的由来!”

        他的声音充满了一股难以言状的坚定,那是他的信仰,也是他到现在都在尝试去实现的目标。

        尽管这个目标看上去非常渺茫,但他仍然心怀热枕,背道而行,在黑暗中去寻找那一缕希冀。

        ……

        ……

        “可是你们不羁如今的情况似乎不是很乐观。”项北飞说道。

        “不羁与那些荒兽无关,我们即便想要推翻联盟系统至上的制度,但也时刻记住自己是一个人,不可能会去做毁灭人类的事情来。”徐阳说道。

        “你们想要推翻联盟,但先被遗貌鬼须给推翻了?”项北飞眉头一挑。

        徐阳被他说得有些尴尬。

        “这是一场悲剧,我们组织出了点意外。”徐阳叹道,“你应该听说过迦楼罗的事情吧?”

        传说中的黑客之神,一名ur级别的至尊觉醒者,能够靠着他的黑客能力,完全掌控整个九州的所有科技。只要任何通电的电器,都会被他所掌控。

        这是一个让联盟极为头疼的人物!

        不过在外界传闻,后来的迦楼罗被联盟超级人工智能“上帝”给击溃了。其实也不能说迦楼罗输得太冤,毕竟“上帝”这个人工智能背后可是站着许多个ur级的觉醒者,迦楼罗等于是一个人败给了十来个同境界的ur觉醒者。

        “然后呢?”项北飞问道。

        “十三年前,迦楼罗还是我们不羁组织的首领,其实联盟说得富丽堂皇是什么黑客之间的战斗,倒也没那么玄乎,当时他只是选择去做一件事,但也是那件事导致他的失踪。”

        “什么事?”项北飞问道。

        “那时候,我的级别还不够知道这件事是什么。”

        徐阳摇头道,“那件事对他很重要,所以他去了,闯入了档案大厦,与所谓的人工智能交手,具体发生什么事情就不知道,但绝不是什么代码界黑客的巅峰对决,那都是联盟添油加醋的,那个所谓的人工智能天使上帝,是不可能打败他的。”

        “你又不是他,如何肯定这一点?”

        “因为他的系统能力专门克制任何科技,人工智能在他面前就跟人工智障差不多。那次的战斗其实‘上帝’被收拾得很惨,原因很简单,因为上帝看管的所有资料都被传输了出来,我这里还有联盟所有备份资料,对于联盟许多高层都了如指掌。”

        徐阳说起这点,倒是很自豪。

        这点项北飞倒是很认可,因为如果上帝这个人工智障胜利的话,它是不可能会丢失那些资料的。

        “不过迦楼罗去了,再也没有出来过。这导致了我们组织群龙无首,只能暂时沉寂下去。联盟发现了这点,为了面子,就说成了‘上帝’打败了迦楼罗,反正史书都是在位者写的,他们怎么说都是对的。”徐阳说道。

        “世人所了解的不羁,似乎都是为了目的无恶不作,杀人放火什么的,但实际上我们并非如此。我们组织有一套严格的准则,我们只是不想被系统等级束缚的人,所以才叫‘不羁’,不代表我们就要去杀人放火,那完全没意义。”徐阳冷静地说道。

        “一个迦楼罗失踪了,你们就没有打算找人去代替吗?你们组织就一个ur级的觉醒者,这么寒酸吗?”项北飞问道。

        “如果你是ur觉醒者,你会放弃高高在上的系统等级地位,加入到推翻自己系统等级的组织来?”徐阳反问道。

        能够觉醒ur系统觉醒者,就成为了世间地位最高的那批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是所有人都像迦楼罗那样,可以为了去当一个自由的人,放弃自己的ur级地位。

        “所以就是没有其他ur级了?”

        “没有ur,不代表我们没有天通境的高手,我们当时还有两个天通境高手,但问题是迦楼罗留下的最后命令中,不是让这两个天通境的其中一个高手当首领,而是让我们去找另一个人当我们的新首领——当时我们也很吃惊,因为那个人,甚至都不是我们不羁的成员,他只是个外人。”

        徐阳提起这件事,至今还是很不解。

        项北飞微微皱眉。

        “那个人是谁?”

        “项天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