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主角是乔梁叶心仪在线阅读 - 第2058章 酒有问题?

第2058章 酒有问题?

        最新章节!

        蔡铭海和乔梁谈完事情,就被乔梁拉到县大院食堂一起吃了午饭,这才离开。

        乔梁吃完饭回到办公室,正准备午休一会,电话响了起来,见是吕倩打来的,乔梁接了起来。

        “死鬼,在干什么?”吕倩问道。

        “这个点还能干什么,刚吃完饭,准备眯一会。”乔梁道。

        “我准备出国一趟。”吕倩说道。

        “出国?”乔梁听得一愣,“你出国干什么。”

        “枪击你的那个凶手,我们已经调查到一些眉目,是来自国外的杀手,我准备带队亲自出国跑一趟。”吕倩说道。

        “国外的杀手?”乔梁瞪大眼睛,尼玛,谁这么狠,竟然从国外请了杀手要老子的命!

        “没错,这次我们在部里和国际同行的协助下,得到了一些线索,所以我打算赶紧带人过去,明早就走。”吕倩说道。

        乔梁听了,没来由有些担心吕倩,“这种事你可以让下面的人去嘛,干嘛自己跑?会不会有危险?”

        “算你还有良心,知道关心我。”吕倩忍不住笑起来,乔梁只是一句简单的关心,就能让她高兴一整天。

        乔梁继续道,“国外毕竟不比国内,你一个女孩子家出去办案,我有点不放心。”

        “放心吧,部里已经通过相关部门帮我们协调了当地警方,再说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国办案,你以为我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大小姐啊。”吕倩笑道,“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乔梁眉头微拧,还想再劝一下,就听吕倩又道,“别啰嗦了,这次行动计划已经定下来了,由我负责,机票都定好了,作为队長,我可不能临阵脱逃。”

        听到吕倩如此说,乔梁也不好再多说啥,他知道那是吕倩的责任和使命,穿上那身衣服,有些责任就是无法逃避的,同时,乔梁心里暗暗感动,他知道吕倩为了他这个案子,一直都在全力追查凶手。

        沉默片刻,乔梁道,“那我晚上去市里,咱们一起吃个饭,算是为你饯行。”

        “你这说得好像我要离开很久似的,行动要是顺利的话,我几天后也就回来了。”吕倩说着,口气突然凶巴巴起来,“死鬼,我不在的时候,不准背着我跟别的女人眉来眼去,不然我回来收拾你。”

        听到吕倩这么说,乔梁心里不由嘀咕,好像你在市里就能管到我似的。

        “死鬼,咋不说话了,是不是心虚了?”吕倩恼道。

        “胡说八道,你老是疑神疑鬼的,我都懒得搭理你。”乔梁撇了撇嘴,“行了,先这样,晚上见面再聊。”

        乔梁挂掉电话,想着自己被枪击这事,眉头皱得老高,这个案子查到现在可算是有实质性进展了,没想到竟然是有人请了国外的杀手要他的命,特么的,到底是谁这么狠?乔梁脑海里闪过了几张面孔,很快又摇摇头,要说可疑,谁都可疑,但乔梁又觉得为了一点工作上的矛盾又或者因为一点私人过节就要他的命,这似乎也太夸张了。

        算了,不想了,等吕倩那边破了案就知道是谁干的了!

        乔梁甩了下头,没再想这事,午休了一会后,随即起来投入工作。

        下午3点,乔梁前往教育局进行工作调研。

        教育是最大的民生,这是乔梁在开会时屡屡强调过的话,他担任松北县長以来,教育是他最重视的工作之一,仅排在经济工作之后。

        下午的调研,原本负责分管教育工作的唐晓菲是有安排陪同调研的,但等乔梁出发之后,才知道唐晓菲没来,询问了工作人员,得知唐晓菲下午有事离开了,乔梁气得差点没骂娘,唐晓菲有事请假都不跟他打声招呼,眼里压根就没有他这个县長的存在。

        恼火归恼火,乔梁又无可奈何,这婆娘虽然是自己的手下,但比大爷还大爷,乔梁还真拿对方没办法。

        在教育局调研完,乔梁又在教育局召开了全县教育工作座谈会,研究加大对教育工作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投入,在松北县财力有限的情况下,乔梁身为县長,也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支持松北县教育的发展。

        忙碌了一下午,乔梁临近傍晚才回到办公室,简单收拾了一下,坐车前往市区。

        就在乔梁坐车前往市里时,从市区往松北的高速上,一辆挂着江州车牌、尾号003的轿车也在驶往松北县。

        在某一个时点,乔梁的车甚至和对方的车在高速上交错而过。

        如果乔梁能看到,就会发现那辆轿车正是徐洪刚的座驾。

        徐洪刚今天傍晚来松北,他来松北的目的自然也很简单,有且也仅有可能是为了叶心仪,这是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为了叶心仪,徐洪刚甚至都有点魔怔了。

        车子下了高速,徐洪刚让司机直接开到叶心仪宿舍楼下,然后静*在车里等着。

        徐洪刚不给叶心仪打电话,他事先也没通知叶心仪说自己今晚会过来,尽管这样一来,他只能在叶心仪宿舍楼下漫无目的等着,不知道要等多久,但在对待叶心仪的事情上,徐洪刚似乎显得格外有耐心,哪怕让他等个几个小时也愿意。

        车外,夜幕已经降临,徐洪刚在车上等了半个多小时后,这时候已经是六点多,司机已经饿地肚子咕咕叫,见徐洪刚坐在后座闭目养神,一点动静都没有,忍不住道,“徐書记,您饿不饿,我去给您弄点吃的?”

        “不用。”徐洪刚摆摆手,猜到司机估计饿了,道,“你自己去吃饭吧,吃完了你晚上自己找个地方住,不用管我了,我要用车会给你打电话。”

        “好。”司机点了点头,推开车门下车,他知道徐洪刚来松北又是为了那个美女副書记,所以也没多问。

        司机走了,车里只剩下徐洪刚一人,徐洪刚依旧坐着,时不时看向窗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洪刚甚至已经觉得等待了漫長的时间时,才看到叶心仪的身影出现在楼下,徐洪刚登时神色一振,立刻下车朝叶心仪走去。

        叶心仪正往宿舍楼洞走,在想着心事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徐洪刚,直至发觉眼前一个黑影挡住了去路,叶心仪才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

        一看是徐洪刚,叶心仪神色一怔,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徐書记?”

        “心仪,我来看看你。”徐洪刚脸上露出温柔的笑。

        “徐書记,我好得很,不需要你来看我。”叶心仪皱着眉头,内心涌起一阵无力感,看着徐洪刚充满了无奈,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时候才不会再纠缠她。

        “心仪,你不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我真的只是来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徐洪刚深吸了一口气,道,“而且我已经想开了,今后咱们只做朋友,我不会再纠缠你,我们像朋友一样相处,好不好?”

        “真的?”叶心仪睁大眼睛看着徐洪刚,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听岔了,这真的是徐洪刚说的话?

        “当然是真的。”徐洪刚肯定地点头,只是看到叶心仪的反应,徐洪刚眼里闪过一丝痛苦,这更让他坚定了某个决心。

        听到徐洪刚肯定的答复,叶心仪心里一阵轻松,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徐洪刚竟然想通了。

        叶心仪还在想着,徐洪刚又道,“心仪,为了庆祝我们的关系翻开一个新的篇章,也祝愿我们今后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今晚咱们喝一杯,如何?”

        叶心仪眨了眨眼,听到徐洪刚不再纠缠她后,她看徐洪刚都没来由觉得顺眼了几分,此刻听徐洪刚如此说,叶心仪犹豫了一下,心里想着要不要答应。

        “怎么,你难道就那么讨厌我,以后连同我做朋友不愿意?”徐洪刚失望道。

        “没有,徐書记,我没有那个意思,您别误会。”叶心仪连忙说道。

        “那为了我们今后的友情喝一杯,你总不会拒绝吧?”徐洪刚道。

        “可以。”叶心仪想了想就答应下来,只要徐洪刚不再纠缠她,这就是天大的好事。

        “行,那就上你宿舍喝吧。”徐洪刚笑了笑,又半开玩笑道,“当然,你要是怕我心怀不轨,咱们去饭店也行。”

        叶心仪听了,原本打算去饭店的她,这会反倒不好开口了,免得让人觉得她是小人之心。

        “徐書记说笑了,您不是那样的人。”叶心仪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去我宿舍吧,我叫几个菜。”

        叶心仪说完率先上楼,等徐洪刚进来后,叶心仪有意将宿舍的门彻底打开。

        看到叶心仪的举动,徐洪刚眼神闪烁了一下,笑了笑,没说什么。

        这时候,叶心仪才注意到徐洪刚手上拿着一瓶红酒,意外道,“徐書记您还带了酒?”

        “对,这是我珍藏的一瓶红酒,这瓶酒有特殊的意义,是我一个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他说这红酒的主人在酿这款酒时,就酿了三瓶,分别象征友情、爱情、亲情,每一瓶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一瓶酒正好是象征友情的那一瓶,所以今晚我带来了。”徐洪刚笑道。

        听到徐洪刚这么说,叶心仪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点头道,“徐書记您有心了。”

        叶心仪此时心里的确是惊讶不已,她感觉到徐洪刚似乎真的有了很大的转变,脸上的笑容也充满了真诚,这让叶心仪心里的戒心也慢慢放下。

        叶心仪打电话叫了几个菜,外卖很快就送了过来,两人在简单的餐桌上相对而坐,徐洪刚亲自打开红酒给两人倒了酒,一边看着叶心仪笑道,“真没想到咱们能这样心平气和坐下来喝酒,以前的我真的是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心仪,我为我之前做的一些让你反感的举动道歉。”

        “徐書记,您别这么说。”叶心仪心里陡然有种云开雾散的感觉,徐洪刚真的变了,以后她终于能摆脱徐洪刚的纠缠了。

        “心仪,来,为咱们今后的友情干一杯。”徐洪刚举杯道。

        “好。”叶心仪也端起酒杯,和徐洪刚碰了碰。

        徐洪刚端着酒杯,只是轻轻抿了一口,同时默默注视着叶心仪,看到叶心仪真的喝下去后,徐洪刚脸上闪过一缕莫名的笑,又把含在口中的酒吐回了杯子。

        叶心仪放下杯子,看到徐洪刚杯子里的酒还在,愣了一下,“徐書记,您怎么没喝?”

        “我喝。”徐洪刚笑呵呵道,“我最近有点胃痛,医生交代我暂时不能喝酒,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体制里工作,哪能没有应酬,不过我得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喝。”

        “哦。”叶心仪下意识点头,隐约间觉得哪里怪怪的,一时也没多想。

        徐洪刚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吃,一只手假装端起酒杯,眼睛却是在悄悄观察着叶心仪。

        不对劲,有点不对劲!同样在拿筷子夹菜的叶心仪,突然间感觉脑袋一阵迷糊,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忍不住用手撑着头。

        “心仪,你怎么了?”徐洪刚注意到叶心仪的异样,假装关心地站起来。

        “没……没事。”叶心仪摇了摇头,看到徐洪刚那关心的神色时,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徐洪刚的神情仿佛突然变地狰狞起来。

        昏昏沉沉的睡意袭来,叶心仪使劲晃了下头,眼睛不经意间扫过桌上那瓶红酒时,目光停滞了一下,心猛地一沉。

        酒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