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劝说

第一百零八章 劝说

        “刘师叔大驾光临,弟子有失远迎,还望师叔万物见怪啊!”百户所门口,姜离亲自出迎,却是拱手笑道。

        与令狐冲不同,刘正风毕竟是衡山派的长辈,姜离便是身居高位,也要亲自出迎,这是基本的礼数,不然的话,便是看不起人了!

        “岂敢岂敢,刘某冒昧来访,师侄不要见怪才是。”刘正风笑着寒暄道。

        刘正风依旧是白日里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犹如财主模样的打扮,不过他虽然脸上带笑,却笑的极是勉强,似乎是心中有什么心事一般。

        定是发现了嵩山派的踪迹了!

        姜离心中笃定,毕竟能让刘正风发愁的,除了虎视眈眈的嵩山派,再无旁的事情了,而以衡山派在衡阳城地头蛇的身份,想要追查出嵩山派的踪迹,却是小事一桩。

        姜离虽然看破,却不说破,而是伸手道:“刘师叔,请里面奉茶。”

        “哈哈,到锦衣卫喝茶,想来这衡阳城往来的豪杰里,也就刘某有这个福分了。”刘正风笑道。

        姜离笑而不语,只是在前面引路,往日里能进锦衣卫的,不是反贼,便是钦犯,可没谁有这个福分喝茶,而且便是姜离想请,以锦衣卫的凶名,这衡阳城一众江湖中人,只怕十个有九个腿肚子抽筋走不了路的。

        两人到了大厅之中分主次落座,自有人端上香茗。

        刘正风心急如焚,哪里顾得上喝茶,不过匆匆喝了一口,便直奔主题,道:“师侄,刘某来意,想必你已然能猜到数分,嵩山派左师兄不知何事疑我,竟然暗中派了丁勉三人悄悄来衡阳,意欲金盆洗手大会之上取我性命,还望师侄助我!”

        “哦,刘师叔想要我如何帮你?”姜离似笑非笑的问道。

        “只盼师侄那日能围住嵩山派弟子的宅院,不要让他们来寻刘某,待刘某退出金盆洗手典礼完成之后,想必丁勉几人自然退却。”刘正风将心中早就想好的对策和盘托出,一脸希冀的看着姜离。

        他不想与嵩山派为敌,只想安安分分的退隐,不然的话,以衡山派的实力,又是在自家地盘上,嵩山派众人又如何能全身而退?

        不过姜离闻听此话,面上却是冷笑连连,他道:“刘师叔当真打的好算盘,莫不是真以为,您老人家与魔教右使曲洋勾结一事无人知晓吗,此事一旦暴露出去,您想全身而退,便是嵩山派肯,这衡阳城中的江湖豪杰们肯吗?!”

        魔教之人,出手狠辣,与侠义道群英争斗了百余载,彼此之间的血仇根本不可化解,更不必提江湖中还有不少人行事之际,栽赃陷害给魔教,可以说正魔两道之间的矛盾根本无法调和。

        只要刘正风勾结魔教的消息一泄露出去,休说其人已经金盆洗手,便是他在床上只剩一口气,也有的是人来寻他的麻烦。

        闯荡江湖大半辈子,又岂是想退便能退的?

        刘正风脸色微变,道:“师侄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刻意通知我嵩山派的消息?”

        “自然是为了救刘师叔!”

        姜离正色道:“不过在此之前,姜某想问刘师叔一个问题,你可知正魔不两立的道理!”

        刘正风闻言,脸色又是一变,道:“刘某与曲大哥相交,只是音律相合,绝不涉及正魔两道相争之事,刘某也从无想要襄助魔道陷害咱们正道豪杰的意思!”

        “好,刘师叔你说是,那师侄权且信了,只是此事传扬出去,你当天下豪杰会不会信?亦或者说,嵩山派左冷禅,愿意为刘师叔保守这个秘密,绝不会泄露给旁人的。”姜离神色玩味的道。

        刘正风一瞬间如老了十岁一般,他低声道:“左师兄他……他是不会帮我保住这个秘密的……”

        刘正风心里清楚,如果左冷禅愿意保密,那早就派人大张旗鼓的来祝贺了,何必鬼鬼祟祟的让嵩山派弟子躲在暗处?

        “既然如此,那刘师叔又何必心存侥幸,让我拖住嵩山派的人?”

        姜离一脸冷意,语气冰冷的喝问道:“刘正风,便是真让你侥幸退出江湖,埋首音律,你便能眼睁睁的看着正魔相争,衡山弟子惨死在魔教手下,你且对的起你这一身武艺,对的起衡山派对你的栽培,对的起你衡山派的列祖列宗吗?!”

        刘正风如遭雷击,却是满脸愧疚无奈,一时沉默不语。

        认真说起来,刘正风曲洋以及令狐冲三人,都是一样的性子,只顾着自己的喜好,率性而为,全然不顾自己的行为对旁人造成的后果。

        嵩山派野心毕露,衡山派本已自顾不暇,偏偏刘正风此时要搞什么金盆洗手,分明便是给敌人机会,还因此害死了自己全家人的性命,当真是愚蠢之极!

        曲洋亦是如此,他可曾考虑曲非烟,考虑过他待了这么多年的魔教?只是为了所谓的音乐,让曲非烟小小年纪漂泊江湖,还身负血海深仇,当真是自私至极!

        至于令狐冲,那就是无须多说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三人才臭味相投,刘正风和曲洋二人临死之际才将曲谱传给令狐冲吧。

        反正凭心而论,这三个背叛自己立场,偏偏还以一副受害人的模样,最终坑尽身边亲友的所谓好人,都是让姜离不齿。

        不过不齿归不齿,正是这样稀里糊涂的人多了,华山派才有崛起之机。倘若人人都跟方正冲虚一般的面厚心黑,左冷禅任我行一般的杀伐果决,哪里还有华山派的机会?

        沉默半晌,刘正风哑着嗓子道:“那依师侄的意思,刘某该如何做?”

        “刘师叔不是已然做了吗?”

        姜离笑了一笑,朝北边拱了拱手,笑道:“陛下可是亲自下令,封刘师叔为衡阳千户所的千户来着。”

        “你是要我投靠朝廷?!”刘正风恍然悟道。

        “身为大明百姓,为大明效力,不正是理所应当的吗?!”

        姜离似笑非笑的道:“还是刘师叔想要投靠魔教?”

        “师侄说笑了,刘某受衡山派大恩,生是衡山派的人,死是衡山派的鬼,绝不会投靠魔教。”刘正风正色道。

        “那便是了,不投靠魔教,便只能为朝廷效力,普天之下,除了朝廷,还有谁能护住你?只要刘师叔点头,待过得几日,我便下令调师叔入锦衣卫,到那时,休说嵩山派左冷禅,便是东方不败,也奈何不得师叔你!”姜离极是自信的道。

        “可是……”刘正风还待再言,他是真的只想退出江湖,与曲洋琴箫合奏,了此余生。

        姜离却是不容他说完,轻轻拍了拍手,顿时,一位须发花白、面容清癯的青袍老者走了进来。

        一看见那道身影,刘正风便如中了定身咒一般,呆如木鸡。

        “刘师叔,您还有什么话要说?”姜离笑吟吟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