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人头

第一百零七章 人头

        却说姜离带着钱宁、林平之二人,出了刘府,朝着衡阳城锦衣百户而去。

        那刘府之内的一众英豪随即便将这大厅之内发生的诸般事情四处宣扬开来,只不过半日功夫,整个衡阳城中,姜离的大名立时传遍大街小巷。

        这一番故事里,却是聚齐了江湖闲汉喜爱的多数因素,有正道掌门沦为江湖败类,有黑道大枭穿插其中,更有少年英杰主持公道,力压老一辈的江湖高手,更不必提还有复仇的主线将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

        只怕要不了十天半月,姜离的名字便会响彻整个江湖,再也不会有人认为他的事迹是谣传,盖因这刘府大厅之内,不但聚集了一众底层豪杰,更有不少江湖名宿见证,远比昔日阳平关时的场面盛大的多。

        当然,这些纷纷扰扰姜离自是不知,他们三人前脚才踏入锦衣卫百户所,那青龙便也随之回来了。

        百户所正厅之内,姜离坐在主位之上,青龙禀报道:“大人,田伯光的人头已然悬在衡阳城头,林兄弟的父母也有了下落,都被青城派弟子藏在城外的一处破庙之内,如今卫中弟兄正在那里盯着。”

        “我便说余沧海不会放心将林兄弟父母交给别人,要随身带着,果不其然。”

        姜离点了点头,道:“如今青城派高手尽丧,剩下的弟子连一位二流都寻不到,救出林兄弟父母并不是难事,青龙,一事不烦二主,便由你领着林兄弟走一趟将人救出来吧。”

        林镇南夫妇涉及辟邪剑谱下落,余沧海自然不会放心让弟子看着,以锦衣卫的耳目灵通,寻出他们的踪迹,却是易如反掌。

        青龙应了一声,当即带着早已经按捺不住心情的林平之和一对锦衣卫,匆匆出门而去。

        连日赶路,今日又在刘府一场大战,姜离也是有些疲惫,当下遣散众人,各自让他们去歇息。

        这期间,青龙救回了林镇南夫妇,一家三口又是一番千恩万谢自不必说,却是到了晚间,有锦衣卫前来禀报,说是华山弟子令狐冲来访。

        “令狐冲?”

        姜离微微一愣,这厮白日里才被他呵斥过一通,此时来访,是何意思?

        他心中不解,不过还是令人引他进来,在正堂面见。

        “小师弟!”

        与白日里相比,令狐冲换了一身衣衫,伤势都包扎完好,精气神比与田伯光对战时都强上不少。

        他一进正厅,便亲热道:“小师弟,你白日里走的可真快,我想与你说几句话都不得空。”

        都是自家师兄弟,姜离虽然不喜此人,却也不好给冷脸,亦是笑应道:“大师兄你身负重伤,小师姐与仪琳师姐都围着你打转,你哪里还有工夫理我?”

        不得不说,令狐冲此子当真是桃花运旺盛无比,同是英雄救美,仪琳一颗心都放在了令狐冲身上,对姜离却是视若未堵,当真是天生的主角命。

        令狐冲闻言却是老脸一红,道:“让小师弟你见笑了,两位师妹一番关切之心,我总是不好拒绝。”

        姜离又是一笑,却是道:“好了,不说此事,大师兄来此,想必是有事,还请直言。”

        “却瞒不过小师弟你的法眼。”

        令狐冲道:“是田伯光,小师弟,此人虽然是罪大恶极,不过人死万事消,既然师弟你都将他杀了,也算是惩戒了他的恶行,我与他到底是喝过一场酒的交情,还请小师弟给个情面,将他人头交给我,总是不能叫他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

        要人头?!

        姜离眼神微眯,心中却是暗叹,自家这个大师兄,倒还真是拎不清是非,什么都由着性子来。

        他脸色转冷,问道:“大师兄可知,我为何要将这淫贼人头悬与衡阳城门?”

        “当是宣示与众,好警醒世人,淫贼便是如此下场。”令狐冲答道。

        还别说,大是大非拎不清,这些小事令狐冲的脑子还很是灵光,一点也没说错,姜离正是想要借田伯光的人头震慑世人!

        姜离道:“诚如大师兄所言,如今衡阳城群豪云集,想必田伯光一事很快便会遍传江湖,他的下场必会让天下大大小小的淫贼心中有所警醒,不求从此让淫贼绝迹,但凡让他们收敛一些,也是好事,这正是杀鸡儆猴。”

        “可是田兄到底也是一代英豪,小师弟你如此做,未必太过于折辱他了。”令狐冲不忿的道。

        “大师兄慎言!”

        姜离语气陡然一冷,他寒声道:“田伯光除了一身武功高明些,所作所为,哪里有半分称得上是英豪?他如是英豪,那些因他而死的女子又算什么?!”

        令狐冲闻言顿时一滞,脸色亦有些涨红。

        “大师兄请回吧,田伯光的人头,我是万万不能给的,如果你真是想要,便请再拿一颗采花大盗的人头来换吧!”

        好言说他不听,姜离懒得给他好脸,索性直接送客。

        不说令狐冲如今重伤,便是完好之际,他又哪里能拿住一位一流高手境界的左道淫贼?更不必说这些淫贼一个比一个轻功高明,分散在大江南北,又岂是想抓就能遇到的?

        眼见得姜离冷脸,令狐冲不禁有些面子上挂不住了,他没好气的拱了拱手道:“既是师弟不方便,那也就罢了,告辞!”

        说罢,也不管姜离是否答复,转身气哼哼的离开了。

        姜离见状,暗自摇头,就令狐冲这性子,如何能接掌华山,只怕华山派落在他手里,眼下这蒸蒸日上的兴旺气象,立时便要衰落下去。

        不过华山派如今新收了不少弟子,以岳不群的武功和年纪,再撑个二十年没问题,这华山掌门一位,如今却是言之尚早。

        想到这,姜离正待起身回房,门口却又有一名锦衣卫冲了进来,禀报道:“大人,衡山派刘正风求见!”

        刘正风!

        一听这三个字,姜离不禁精神一振,刘正风此来,想必便是为他白日里所言的嵩山派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