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刘府

第九十七章 刘府

        “姜离?”

        大厅之内,四道人影分坐,其中两位,正是费彬与史登达,至于另外二人,一人生的高高胖胖,身材魁梧,极是威严,却是嵩山派坐第二把交椅的大托塔手丁勉;剩下一人,身材瘦如竹竿,双眼狭长,面容阴沉,是左冷禅的三师弟陆柏,被称作仙鹤手的二太保。

        这小小的一处宅院之内,赫然聚集了嵩山派十三太保里的头三位以及左冷禅的嫡传大弟子,可见嵩山派对于刘正风的重视,那是绝对所谋不小。

        “史师侄,华山派姜离入城,是你亲眼所见?”陆柏出言问道,神色有几分凝重。

        旁人不关心姜离,可是同为五岳剑派,他们心中却是再关心不过,毕竟他们嵩山派在朝廷里是站在东厂和刘瑾一方的,而且左冷禅对于五岳剑派还有所图谋。

        姜离身为华山弟子,骤然得居高位,执掌锦衣卫大权,对于他们嵩山派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阻碍。

        “师叔,是弟子亲眼所见,其人在回雁楼斩杀淫贼田伯光,随后匆匆而去,弟子担心事情出现变故,急切回来禀报,也不知他去往何处了。”史登达道。

        实际当初他也在场,亲眼见识姜离一招白虹贯日击败田伯光,他被姜离武功所惊,这才不敢追上去查看。

        “两位师兄,这下该如何是好,姜离此子,武功绝非等闲,说不得便会坏了咱们的事。”费彬皱眉道。

        “正是,锦衣卫与东厂素来不睦,偏偏此番对付衡山派不容有失,铲除刘正风,便是如断衡山派一臂,可不能让他姓姜的小子搅和了!”仙鹤手陆柏说道。

        丁勉不语,兀自沉默,也不知想什么来着。

        在场之人,数他地位最高,武功最高,临下山前左冷禅有言在先,此行丁勉却是领袖,他不说话,几人也只好等着。

        约莫过了半盏茶功夫,那丁勉却是洒然一笑,道:“诸位无须多虑,刘正风必死无疑,那姜离来此,说不得也是要杀他的!”

        在场三人齐齐一愣,陆柏皱眉道:“师兄你糊涂了吧,姜离岂会坐视咱们嵩山派铲除异己?”

        其余俩人闻言,都是纷纷点头,眼巴巴的看着丁勉,希望他给个合理的解释。

        丁勉轻抚长须,笑道:“诸位不要忘了,锦衣卫虽然与东厂不睦,但是与魔教更是势同水火,那刘正风勾结魔教,只怕姜离比我们更想要杀他!”

        锦衣卫这些年与魔教为敌,甚至将整个北直隶的魔教分舵一扫而空的事,近乎天下皆知,其余三人听了丁勉所言,都是情不自禁的点头赞同,以锦衣卫和魔教的仇怨,他们如何会放过刘正风?

        “师兄,还是不得不防一手,倘若姜离此子不杀刘正风又如何,锦衣卫藏污纳垢,他未必没存了收刘正风为己用的心思!”陆柏提出疑问道。

        “陆师叔说的不错,姜离此子武功非比寻常,丁师叔您还是小心为上!”史登达劝道,他是真被姜离武功所惊到了。

        “区区一个十来岁的娃娃,能有什么武功,不过是昔日捡了护龙山庄的便宜,这才得了些许名声罢了。”

        丁勉不以为然的道:“纵使他真有一身奇功绝技,我等三师兄弟联手,还怕收拾不得他一人吗?!”

        ……

        “这便是刘府,都说刘三爷身家豪富,衡阳城一半都是他的,却是果不其然!”

        刘府门外,姜离看着这一座高门大宅,却是啧啧称奇。

        这一座大宅子,占地面积之广,远胜他在京城的府邸,青砖灰瓦,房舍高大,朱红漆的大门,门上两个大铜环,擦得晶光雪亮,梁上悬着一块黑漆大匾,写着“刘府”两个篆字。

        而在大门左右两侧,各有一尊高大的石狮子耸立,石狮子旁边,十余名衡山派精锐弟子拱手而立,正在不断迎接一众江湖豪客入内,好不热闹。

        而整个刘府匾额下面,还挂着数盏大红灯笼,张灯结彩,却是极为喜庆。

        这是题中应有之义,金盆洗手,虽然是退隐江湖,但对于武林中人来说,却算是一件大喜事。

        江湖中人,过得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风餐露宿,朝不保夕,说不得那日就横尸街头,惨死当场,倒也未必就比寻常百姓活的久。

        便是一派高手,江湖之中,却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谁知道哪天撞上什么大高手了?

        华山派自家师门,都能互相残杀,死的十不存一,更不必说在江湖中闯荡了。

        五岳剑派惯来与魔教为敌,刘正风身为衡山派第二把交椅的大高手,保不齐那一天就会死在魔教之人手里,如今能全身而退,当然是大喜事。

        瞧着那一众衡山派弟子脸上堆笑的欢喜模样,姜离道:“钱宁,去禀告一声,就说……就说华山派姜离到了。”

        用锦衣卫的名号上门拜访,有一种抄家的感觉,此时却是不适合亮出来。

        钱宁点了点头,上前对那衡山派弟子拱手一礼,道:“这位兄弟请了,华山派弟子姜离,登门恭贺刘老爷子金盆洗手之喜,还请通禀则个!”

        “华山派姜离?!”

        闻听这个名号,那一众衡山派弟子都是面色一惊,血修罗姜离,可是被江湖中人誉为当代后起之秀第一人,乃是他们五岳剑派名头最响的后辈!

        更不必说此人如今还是锦衣卫同知,大权在握的朝廷重臣!

        领头的弟子唤做向大年,乃是刘正风的嫡传大弟子,他看了看在一旁站着的姜离,却是拱手一揖,道:“原是姜师弟大驾光临,还请稍待,我这就通禀家师!”

        以姜离如今的声望地位,他们这些寻常弟子可是接不了的,须得刘正风亲自出迎,这才不算失礼,否则便是看不起他了。

        那向大年转身入了门内,过不多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宅内传来,却见个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一脸喜色的迎了出来,看见姜离便是拱手一礼,道:“原是华山派姜师侄到了,刘某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