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回风落雁剑

第九十一章 回风落雁剑

        英白罗道:“师父和师娘两人这些日子都在潜心闭关,根本无暇他谷,此番只派我、陶师兄、小师妹以及二师兄、大师兄五人下山,前来恭贺刘师叔金盆洗手之喜。”

        说到这,他顿了一顿,目露感激之色的道:“小师弟,说起来,我与诸位师兄都是托你的福,这才得传绝技。”

        姜离自然知晓对方说什么,他口中的绝技,乃是九阴真经的易经锻骨篇,之前来信时,岳不群夫妇二人便和他交代了,已然在弟子中挑人传授了,看来这英白罗便是得传神功的一小撮人了。

        至于岳不群夫妇二人在闭关吗,也是情理之中,一年多前岳不群夫妇二人离开京城之际,他便告知了古墓的下落,以华山派的实力,想破开古墓取出寒玉冰床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

        宁中则正处于一流巅峰,突破绝顶高手指日可待,而岳不群自己紫霞神功借助寒玉冰床修炼速度可以大大增长,两人如何会为了些许俗事中断练功?

        “那门中便是五师兄、六师兄主事了?”姜离问道。

        岳不群麾下成年弟子,也就这么几个,老三和老四如今都入了锦衣卫,剩下的一股脑的下了山,可不只剩下老五与老六了。

        “正是,小师弟你可不知道,如今咱们华山模样可是大变,有空你可得回山门看看!”那陶钧兴冲冲的答道。

        如今关中武林已然彻底落入华山派掌中,更不必说华山还占着陕西锦衣卫千户所的位置,门中有变自是情理之中的事。

        事实上不少陕西一省,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想要攀上姜离和张永这根高枝,不惜花费重金将自家子弟送往华山派学艺来着。

        这一年多以来,华山派的冲龄弟子已有二百余人,人数之多,直逼当初华山派兴盛之际,不过大多数都在考验心智、练习基本功的阶段,三五年内起不了大用而已。

        不过这是所有门派崛起的必经一步,只要熬过这十年二十年,有易筋锻骨篇相助,华山派之后的前途却是一片光明,一流高手必然层出不穷。

        这些岳不群都曾在信中与姜离讲过,姜离自然知晓。

        “可惜师弟我皇命在身,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回转华山了。”姜离叹了口气道。

        那陶钧、英白罗二人闻言,正待出言安危,忽然听得一阵凄凉哀婉的胡琴声响起,却是那店小二将点心茶水端了上来,青袍老者聊表谢意。

        “吵死了!别在这惹人厌,拿钱去吧!”

        一旁桌上坐着的一名年轻人皱了皱眉,抬手一挥,一串铜钱飞将过去,拍的一声,不偏不倚的正落在那老者面前,手法甚准。

        那老者道了声谢,收起了铜钱。

        旁边桌上,一名矮胖子赞道:“老弟好俊的手法,原是暗器名家,却是不输唐门嫡传弟子了。”

        这话自是夸赞,唐门弟子暗器手法独步天下,便是等闲的一流高手都不敢招惹,更何况是旁人?

        这年轻人自家人知自家事,情知自己差唐门弟子颇远,却是摇头苦笑道:“承蒙兄弟抬举,小弟这一手糊弄糊弄普通人倒还行,岂敢和这些百年大派弟子比肩?”

        “老弟倒是有自知之明啊,确实,这些威震武林的大派弟子,都是有一手惊人技艺在身的。”

        一名身穿绸布衫子的汉子道:“某家虽然不曾亲眼见过,可却是曾听江湖之中的朋友提起过,衡山派刘正风刘三爷,一手三十六路‘回风落雁剑’练的出神入化,一剑之间便能刺落五头大雁。”

        “一剑刺落五头大雁!这要是刺人,岂不是一剑杀五人?!神乎其技,当真是神乎其技!”一名花白胡子的老者极是惊叹的道。

        “那是自然,五岳剑派的名头,在江湖中是响当当的,刘二爷稳坐衡山派第二把交椅,岂能没几分硬功夫在身?”那绸衫汉子道。

        “不对不对,老兄这话说的不对!”

        开始出言那矮胖子却是反驳道:“什么第二把交椅,你们难道不知道刘三爷为何金盆洗手吗?这其中可是有原因的!”

        他声音极大,带着几分故作噱头的语气,一下子便将整个茶馆里的目光尽数都吸引了过来。

        “老兄休要吊人胃口,速速讲来,今日你这茶钱我请了!”开始那名年轻人喝道。

        矮胖子嘿嘿一笑,道:“承兄弟的情了,那我就说上一说。”

        他端起茶杯,润了润喉,道:“都知衡山派三十六路‘回风落雁剑’的厉害,却是不知,衡山派的掌门人莫大,是个心胸狭隘之辈,那刘三爷一剑落五雁,可莫大一剑只能刺落三雁,身为衡山派掌门人,武功不如刘三爷,偏偏刘三爷还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诸位以为是何原因?不知诸位可曾细细观察,这偌大的衡阳城,离衡山近在咫尺,偏偏除了刘三爷门下弟子,竟然没有一个衡山派弟子到来,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不得不说,此人的话,颇有迷惑性,至少在座众人一听,已然情不自禁的将后续事情尽数脑补了出来!

        那绸布汉子道:“原是莫大为了坐稳掌门人之位,这才将刘三爷排挤出门,逼得他退出江湖。”

        “不对不对,莫大先生如逼得刘三爷退出武林,岂不是削弱了自己衡山派的声势?”人群中有人反驳道。

        那身穿绸衫的中年汉子冷笑道:“天下事情,哪有面面都顾得周全的?我只要坐稳掌门人的位子,本派声势增强也好,削弱也好,那是管他娘的了。”

        “哈哈,兄弟这话说的倒是一针见血。”

        那矮胖子得意一笑,拍着桌子道:“小儿,冲茶,冲茶!”

        那小二应了一声,正待上前,忽然又是一阵胡琴声响起,众人转头看去,却见那看起来寒酸落魄的老者已然站了起身,走到了那矮胖子身前,紧紧盯着他!

        那矮胖子怒道:“你瞧什么!”

        莫大却是摇头道:“你胡说八道。”

        矮胖子大怒,他也是武林中人,岂肯在众目睽睽下任一个老头羞辱?

        其人伸手便是一掌朝着莫大拍去,突然之间,一道青光闪过,一柄细细的长剑晃向桌上,叮叮叮的响了几下。

        矮胖子吓得一下子跳到桌上,生怕那剑将他刺到了。

        莫大面无表情的收回长剑,插入胡琴之中,转身朝着茶馆外走去。

        此时,有人惊呼道:“快看桌上!”

        众人低头一看,却见那桌上七个白瓷茶杯,每一只都被削去了半寸来高的一圈。七个瓷圈跌在茶杯之旁,茶杯却一只也没倾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