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栽赃

第六十九章 栽赃

        “滚开,滚开!”

        “我等有皇命在身,尔等想殴打钦差吗?!”

        跟着刘瑾的东厂番子,一个个吆五喝六,神情嚣张,嘴上叫嚷着有圣旨,然而下手极为狠辣,趁着那些锦衣卫顾忌他们钦差身份,却是拳打脚踢,甚至有几人都被打的吐了血。

        刘瑾见状,只觉得心情舒畅,前些日子被姜离带人欺负上门,狠狠打了东厂脸面的恶气一股脑都消去了。

        大老远的,他便瞧见了姜离那不善的面容,心中更是欢喜,嘴上却喊道:“哎呦,姜大人,大喜事,大喜事,陛下可是命杂家送你一桩好处来着。”

        “刘公公,怪不得我一大清早便听见乌鸦在叫,原是你上门来了。”姜离冷冷的道。

        被姜离拿话刺,刘瑾不仅不生气,反而高兴的紧,这说明什么,不是说明眼前之人拿他没什么办法吗?

        他一张老脸笑的如菊花绽放,灿烂无比,只听他道:“姜大人说的是哪里的话,前些日子,您不也是在东厂如此做派吗?怎么,您做得了初一,杂家做不了十五?”

        他身后一众东厂之人,闻言都是哄笑,前几日被姜离领着锦衣卫打上门来,东厂可是说是士气大跌,走在街上也不复往日那横气霸道的威势,反而是被指指点点,京城百姓,都在背后议论他们东厂没用。

        今日在刘瑾的撑腰下,总算是将这事找补回来了!

        今天来的人可不少,除了曹正淳和出外办差的几名档头没来,自刘喜以下,东厂一众高手都到齐了,可是足足六位一流高手!

        姜离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道:“刘公公,宣旨吧。”

        刘瑾闻言,伸手一挥,示意众人安静,他自袖中掏出一卷明黄色圣旨,姜离等一众锦衣卫当即大礼参拜,刘瑾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锦衣卫同知姜离,允文允武,功勋卓著,今有衡阳富户刘正风,才干超群,忠君爱国,特赐其衡阳千户所千户一职,令姜离亲往传旨,钦此。”

        衡阳刘正风?千户所千户?

        姜离微微皱眉,这不是刘正风金盆洗手的剧情吗?莫不是福威镖局已然被灭门?

        他自执掌锦衣卫以来,所关心俱是军国大事,江湖之中,除了嵩山、武当、少林几派,少有关注,自是不知发生了什么。

        “姜大人,还不接旨,须知,这可是杂家特意为你讨来的差事呢。”

        刘瑾笑眯眯的道:“你是江湖子弟出身,杂家和陛下一说此事,陛下便应了下来,还道‘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姜大人,这刘正风刘千户可是衡山派的人,说起来也算是你师叔了,听闻他此番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你去了,可是能好好显摆显摆威风。”

        “姜大人,杂家照顾你吧?”

        姜离接过圣旨,收入袖中,却是理也不理刘瑾,而是问道:“近来江湖中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钱宁在一旁应道:“启禀大人,江湖之中,除了福建的福威镖局被青城派灭门,以及衡山派刘正风要退出江湖外,再无其余之事。”

        “嗯。”

        姜离点了点头,确认是笑傲的剧情走到这一节了,眼角余光却是瞥见青龙在曹正淳等人身后冲他打招呼。

        他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锦衣卫的十数名供奉自大堂两侧悄无声息的闯了进来,情知人手已然到位。

        他道:“刘公公,我听闻你在筹备内厂建立之事,不知是真是假?”

        锦衣卫消息冠绝天下,姜离知道,刘瑾丝毫不意外。

        却听刘瑾阴恻恻的笑道:“姜同知果然消息灵通,杂家确实在筹备内厂建立一事,陛下那里,虽然还未发明旨,不过已是默许,你眼下马上要离京宣旨,怕是阻拦不得了。”

        刘瑾不怕姜离知道,他用的是阳谋,去一趟衡阳,以如今这个时代的路况,便是快马加鞭,来回也得大半个月,更不必说姜离此番是钦差,带的人马仪仗不会少,湘南大地,又是丘陵密布,极其难走,只怕这一趟差,起码要走一两个月。

        有这个时间,等姜离回来,内厂建立已成定局,却是无从挽回了!

        所以刘瑾很得意,这一年以来,他好不容易占一回上风,容易吗他?

        “那姜某在此便恭贺公公了,刘公公,既然您宣旨的差事已经办完了,还请回宫复命吧。”姜离做了个请的姿势。

        刘瑾又是一笑,在他看来,姜离是气急败坏,强忍着没发作而已,却是不想再看到他了。

        他道:“改日内厂之中,请姜同知喝茶,咱们走!”

        刘瑾伸手一挥,转身便欲离开,然而便在此时,却听得姜离轻轻拍手,顿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他前方传来,却见数百名抽刀出鞘的锦衣卫,从四面八方涌出,将他一行人团团包围!

        “姜离!你要做什么!”

        刘瑾瞪大了眼珠子,浑然不敢相信这一幕,他怒道:“杂家乃是钦差,你是想造反吗?!”

        “造反我自然不敢,您是钦差,我当然不会动您,还请刘公公速速离开,不要耽误我锦衣卫捉拿要犯!”姜离冷声道。

        “要犯,谁是要犯?”

        刘瑾微微一愣,回头看了看刘喜等人,恍然明悟,道:“好呀,你想动东厂的人,你休想,有杂家在,你谁都动不了!”

        “东厂不东厂的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些人闯入锦衣卫,冲击北镇抚司,打伤我锦衣卫兄弟,试图冲入诏狱,救出钦犯,罪大恶极!”

        姜离脸上浮现一抹杀气,他厉声喝道:“来呀,将这些贼人全都给我拿下!”

        “诺!”

        一众锦衣卫高声应道,声震数里,气势极为骇人。

        “你敢!什么冲击诏狱,劫拿钦犯,你有什么证据?!”

        刘瑾怒道:“姜离,你想无中生有,污蔑他们?!”

        “哈哈哈哈,证据?你到我锦衣卫要证据?”

        姜离大声笑道:“刘公公,你莫非不知,栽赃陷害,是我锦衣卫的拿手好戏吗?!

        我告诉你,我锦衣卫,就是证据!”

        “来呀,点火!带人!”

        姜离一声令下,北镇抚司内当即有数道火光飞起,随后便有死囚被锦衣卫提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砍死,尸骸扔在场中。

        姜离寒声喝道:“刘公公,你要证据,这就是证据!”

        “你……!”

        刘瑾气的浑身发抖,这天下怎么有比他还无耻之人,竟然当着他的面栽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