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消息

第二十七章 消息

        天山,缥缈峰。

        一位背刀带剑的少年正在朝着山顶攀爬,山风冷冽刺骨,脚下尽是皑皑白雪,这少年竟然只着一袭单薄青衫,赫然是内功已然修炼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

        这少年正是姜离,自从在青城派击败余沧海后,他并没有回转华山,而是直奔这天山而来。

        金老的世界一脉相承,这天山的缥缈峰,却是昔日逍遥派的大世界天山童姥的地盘,她在此创下灵鹫宫,还在石壁之上铭刻下不少逍遥派强大绝学,姜离便想来撞撞运气,看看能不能寻见灵鹫宫的武学。

        反正此次岳不群叫他下山,却并没有说叫他什么时候回去,只是要他闯荡一番,权当历练。

        缥缈峰积雪终年不化,冷冽难行,除非武林中人,寻常的百姓根本爬不上来。不过对于姜离来说,却并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

        天山群山连绵,缥缈峰隐匿其中,却是极难找寻。

        姜离自青城至此后,寻着当地老人仔细探听,终是找到了缥缈峰的位置,这才进山搜寻。

        这般费了一番力气,好不容易爬至峰顶,入目所及,却是叫人哭笑不得。

        却见得峰顶之下,缥缈峰南侧朝阳的山麓,有一片平整的土地,其上却是杂草丛生,灌木处处,断壁残垣,到处都是,隐隐约约可见昔日此地宫殿的宏伟景观。

        灵鹫宫塌了……

        姜离站在峰顶,有些情绪失落,虽说这灵鹫宫不存于世也合该是常理,毕竟北宋年间到今日却有数百年光阴了,王朝尚且覆灭,更何况这边的一个门派呢?

        “可惜了缥缈峰的逍遥派武学了。”姜离心中暗叹。

        这逍遥派也是道家一脉,他华山派传承自全真派,亦是道家一脉,逍遥派的武功可以说是最适合他以及华山派弟子修行,而不必担心有什么异种真气之忧。

        不过姜离并未太过于失望,本来就期待不大,而且金老的留下来的宝藏,又不止灵鹫宫一处,那大理无量山底的无量洞,也是逍遥派前人所居,说不得便有武学残留。

        还有襄阳的独孤剑冢,对于一名剑客而已,那剑冢的作用有独孤求败的剑道心得残留,犹胜一门绝世剑法,更有菩斯曲蛇,能增强内力,助人修行。

        当然,相比这些地方,姜离最想得到的却是那本九阳神功。

        这本神功亦是道家无上绝学,练成之后,内力之强,天下难敌。如今峨眉派九阳功,还有武当派的纯阳无极功,都是自此门神功上演化而来。

        可惜的是,如今这个年代,那本九阳神功,却是早不在那少林寺中了,而是被张无忌连同王难姑的毒经,一起埋在昆仑山中,也就是姜离所在的天山里。

        这天山广袤无垠,像是缥缈峰这么大一座山峰还能寻到,可是将两本薄薄的册子随手掩埋,除非你亲眼所见,熟知地形,不然的话,若不是老天爷的亲儿子,你去哪里找寻?是以姜离根本没报一点念想。

        收拾好心情,姜离下了山,直奔云南而去。

        这一路之上,自然少不得遇见些许蟊贼拦路,还有开黑店做人肉包子的凶人,都是被姜离给随手打发了,倒也增长了不少江湖经验。

        这般一晃眼间,便是三个月的光阴。

        三个月的时光说长不长,可是却足够将一个人的名号传遍天下了

        京城,东宫。

        张永刚刚伺候朱厚照入睡,准备回去歇息时,一名锦衣卫百户却是寻到了他,直言有要事禀报。

        “张公公,我家同知大人说,您三年前要找的那个人,有消息了。”那百户如是说道。

        张永闻言,心中立时一颤。

        三年前因为刘瑾和曹正淳勾结,设计暗杀他,导致他与姜离分别,这三年来,他无一日不在找寻姜离的下落,想不到今日终是有消息了!

        “他……他在哪儿?”张永声音有些发颤的道。

        “那人如今是华山派掌门夫人宁中则的嫡传弟子,前不久刚刚在阳平关大出风头,与护龙山庄两位密探斩杀了几名黑道高手,如今声名鹊起,还得了个血修罗的称号。”那锦衣百户如实答道。

        一个小娃娃隐藏在人海中自然是难寻,不过一个一鸣惊人的江湖高手,那底细可就容易调查的多。

        锦衣卫的情报实力何等强大,姜离的名字一传入那位锦衣卫同知的耳朵里,没两日他的具体情况便出现在了锦衣卫的档案里。

        年纪名字都吻合,而且恰巧也是三年前拜入的华山,那锦衣卫同知立时便晓得,这就是张永的外甥了,当下就派人前来禀报。

        “血修罗,他那么小一个孩子,怎么有这么一个血腥的称号。”张永脸上有几分不解的道。

        “张公公,这位姜少侠在阳平关时,却是一刀活劈了一位黑道高手,随后又将另一人枭首,是以他这个外号,说起来也算是名副其实。”那名百户解释道。

        “活劈了一位黑道高手?”

        张永皱起了眉头,心中却是浮现出了一个五大三粗的莽汉形象来,不会吧,他这外甥今年才十三岁,当年还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小少年,这就长残了?华山派的人怎么养他的?

        不过这些心思,他都没表露在脸上,只是笑着自怀中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来,递了过去,道:“多谢大人前来报信,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你回禀同知大人,待杂家寻到了外甥,定亲自登门道谢。”

        那百户不动声色的将钱收下,道了声谢,随即告辞。

        张永站在原地,自语道:“华山派,看来,是又要走一趟关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