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太岳三青峰

第二十六章 太岳三青峰

        “朝阳一气剑!”

        凌虚子身为峨眉大弟子,自然是认得华山派的剑法的。

        他惨然一笑,道:“我八岁练剑,到了今日,已有二十三年,想不到今日却挡不住阁下一剑……”

        “嘿嘿,华山绝技,名不虚传!凌某有生之年,却是再也不会用剑!”

        说完这话,却见他将手中的剑柄和剑鞘往地上一扔,看也不看余沧海一眼,大踏步朝着门户而去,背影之中,满是落寞与萧瑟。

        他走的这般快,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身为峨眉派大弟子,被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一剑击败,又如何能丢的起这份面子?

        “朝阳一气剑!”

        余沧海看向姜离的眼神中也有几分震惊之色,他未曾想到,这少年真有如此武功。这一门华山气宗绝学,非内力臻入一流高手不能发挥出威力,眼前这少年,分明便是一位一流高手了!

        “难怪华山派岳先生派你来我青城,莫不是来我青城示威吗?”余沧海语气不善的道。

        “岂敢岂敢,家师只是令晚辈送信,聊表歉意而已。”

        姜离笑道,神色颇为温和,完全看不出是找茬的。

        他自怀中取出书信,双手递了过去,余沧海冷哼一声,接过之后,看也不看,直接塞到袖中。

        没什么好看的,信上写的无非就是道歉之类的话,然而他徒弟先是被令狐冲打,又在华山被打,岳不群要真有致歉的诚意,岂会只有一封信递上来,还派了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弟子,而且这弟子还在他青城打了他的人!

        余沧海也是老江湖了,岂不明白岳不群的意思?道歉已经道了,要么就顺驴下坡,咽下这口气,要么,就各凭武功说话。

        原也是这个道理,练武之人,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无非是拳头大便是道理而已。

        余沧海道:“姜师侄,原是你们小儿辈的玩闹,按理说我不该管这等事。不过你欺人太甚,今日在青城山还敢动手,毁我山门,欺辱我门下弟子,今日我非得替岳师兄教训教训你不可!”

        却见他‘铮’的一声拔出长剑,面上凝重,虽是面对姜离一个后生晚辈,可依旧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也不怪他如此,那一式朝阳一气剑,分明便是一流高手才能施展的绝技,他如何敢大意。

        姜离自然是求之不得,他此番上青城,就是得了岳不群的吩咐,要以武压人,将青城派打服了。

        却见他也拔出长剑,道:“那我便领教一下余掌门的高招!”

        嗡!

        一声剑鸣恍若龙吟,却见姜离手中长剑,一刹那间挥洒下千百道剑影,出手之际,赫然是华山剑法的杀招‘无边落木’。

        森寒剑气,已然将余沧海诸多要穴笼罩,这一式无边落木,取得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之意,纵使千万片树叶同时落下,也要一齐刺中。

        面对那攻过来的无数剑影,余沧海面不改色,眼观鼻,鼻观心,心神合一,抬手之间,已然将毕生内力,尽数灌注入手中长剑之内。

        却见得那长剑嗡鸣不休,犹如龙吟一般,还散发出了淡淡的青色光华!

        那青色剑光动了起来,在一瞬之间,不知道布下了多少道剑网,将他牢牢护在了其中。那剑影之中,自有一股苍劲雄浑的剑意透出,宛如一株老松一般,巍然不动,其人施展的正是青城派的松风剑法!

        叮叮叮叮……

        只听得一连串的长剑碰撞之声,火星四处飞溅,姜离接连攻出了数十剑,却是没有一剑能突破余沧海的剑网。

        无边落木招式用老,却听得余沧海一身轻喝,那密密麻麻的剑网赫然见收束为一,化作一抹青色剑光,快如急电的杀了过来。

        这余沧海不愧是青城派掌门,他这一剑时机选的极妙,恰是姜离剑势耗尽,新招未出之际。那青色剑光上寒气森森,凌厉非凡,剑势沉稳,如风之轻,如松之劲,却是深得松风剑法其中三昧,单只凭着一剑,余沧海便不负剑道宗师的名头。

        “来的好!”姜离眼前一亮。

        刚这一番交手,他已然摸出了这余沧海的深浅,却是与他差不离,都是在打通任督二脉的边缘,是一流高手中比较强的那一拨。

        此人若是一心防守,他想要胜,倒还真要费一番手脚。

        不过这却是姜离想多了,余沧海堂堂青城派掌门,对付他一个后辈,一味防守,便是最后能胜,传出去也是丢光了名声,人家只会说他胜之不武。

        铮!

        姜离手中长剑,其上一抹紫光闪过,下一刹那,只见得其人‘唰唰唰’连续三剑斩出,赫然是连出三道朝阳一气剑,而且一剑比一剑劲道狠辣!

        “太岳三青峰!不好!”

        余沧海心中陡然一惊,万没料到眼前这少年竟然以太岳三青峰的剑势连出三道朝阳一气剑。这太岳三青峰也是气宗绝学,第二剑比第一剑的劲道狠,第三剑又胜过了第二剑,是一剑的威力比一剑强。与朝阳一气剑融汇在一起,只怕便是绝顶高手,都难以轻松接下来!

        不过此时他已然出剑,再想变招却是有些来不及了,只能硬咬着牙,鼓动周身内力迎了上去!

        当!当!当!

        三声极为清脆的响声传来,两人身影分开,只见得余沧海手中长剑啪的一声,直接断裂成数道碎片,却是被朝阳一气剑那凌厉刚猛的剑气生生斩断的。

        不止如此,他右手手臂之上,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这松风观是青城地盘,自是有不少青城派弟子围观,他们眼见得余沧海受伤,都是纷纷围了过来,口中关心的大喊着师父。

        余沧海看都没看自家弟子一眼,只是脸色极其难看的对姜离道:“我败了……”

        这三个字一出口,这位名震天下的正道宗师,恍如丢了精气神一般,身上平白显露出了几分老态。

        也是,成名天下几十载,却败在一个少年手中,他还有什么自信?

        姜离喘着粗气,脸色有几分煞白,朝阳一气剑本就极为消耗真气,而他更是连出三剑,一剑比一剑凌厉,一身真气已然被消耗了八九成。

        不过若非如此,想要这般快速的击败余沧海,却也是绝不可能。

        “余观主,承让了!”姜离收剑回鞘,拱手说道。

        “你下山吧,你我两家之事,从此一笔勾销,我青城派绝不再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