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解剑

第二十四章 解剑

        血修罗这个外号吗,嗯,还不错,一针见血,彰显了此人的残忍弑杀,用在魔道大枭身上,却是再合适不过,一听都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我是正道弟子啊……

        姜离已经无力吐槽了,他只能默默安慰自己,不是什么嗜血魔王、血手人屠之类的烂大街名号,已然是千好万好。而且血修罗三个字,仔细一听,实际上还很有几分震慑人心的作用吗。

        不过我真的好想换个外号啊……

        姜离心中暗暗后悔,当初与白板煞星那一战打的太过忘我,以至于一刀两断,场面弄的很是血腥。

        小小年纪玩什么劈人,玩什么一刀枭首!

        以后人前只用剑,一定要改一个潇洒好听的剑客名号!希夷剑、朝阳剑、两仪刀之类的外号不好听吗?

        姜离暗暗在心里第三十九遍告诫自己,不过面上却是满脸温和的笑意的看着两名青城派弟子,道:“烦请两位师兄通禀。”

        这毕竟是青城派的主场,姜离虽然是来砸场子的,不过还是要保持基本的风度。

        那两名青城弟子,自然见识过青城四秀的惨样,自然是听说过阳平关一战的具体经过的。

        两个人面面相觑,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姜离背上的刀,一人极是紧张的道:“你……你你稍等……,我……我上去禀告。”

        说罢,那人急匆匆的便朝着山上而去,而另外一人也是紧紧跟上,两人上个山道,竟然还施展开了轻功,很有几分害怕狼狈逃窜的意味。

        我有这么可怕吗?

        姜离摸了摸鼻子,又是摇头苦笑一声,在心里第四十遍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用剑。

        等了没多久功夫,却见一名青城派弟子走下山来,一脸不善的到了姜离面前,极是敷衍的行了个礼道:“在下余人彦,见过姜师弟。”

        “原是余师兄,久仰久仰。”

        姜离也不在乎他那副模样,令狐冲收拾了青城四秀一顿,他又收拾了一顿,青城派弟子能给他好脸就怪了。

        “上山吧,我爹在山上等你呢。”余人彦淡淡的道。

        姜离点了点头,随其一起朝山上而去。

        眼前这余人彦,乃是余沧海爱子,也是个品行不端之徒,更是个短命鬼,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死在林平之手下,他也不用和其一般见识。

        青城山乃是道家圣地,与剑门之险、峨眉之秀、夔门之雄等川蜀奇景并称,诸峰环绕,林木常青,素有‘青城天下幽’的说法。

        姜离走在山道之上,观赏这道家名山美景,只觉此山秀美幽洁之处,与华山的奇绝险峻,倒是各有千秋。

        不多时,到了半山腰之上,一方开阔空地映入眼帘,却见得那里有一座青砖红瓦的道观坐落其上。

        道观占地面积极大,四名弟子分守在两侧,各个腰间悬剑,那正门上的匾额则是写着三个大大的篆字:松风观。

        姜离到得大门口,却见那四名青城弟子齐齐伸出右臂将其拦下,左先的那一人道:“还请来客留下兵刃。”

        姜离微微一愣,道:“青城派也有这个规矩了?”

        江湖中人,都是兵刃不离手的。各门各派,也只有武当有这个规矩,却是江湖中人,钦佩武当派创派祖师张三丰的武学造诣,心甘情愿的在山下解剑亭解下兵器。

        其余门派,便是少林和他们华山,都不会让来客留下兵刃。

        “姜师弟见谅,松风观内,供奉着三清祖师,若是朋友带兵刃进去也无妨,可若是恶客,叫他们带兵器进去,难免会冲撞了三清祖师。”那余人彦一脸玩味的笑道。

        不止是他,拦住姜离的四个人也是脸露笑意,却分明是故意针对姜离而来。

        姜离在阳平关击败那白板煞星师徒两位一流高手的事迹他们不是没听说过,只是区区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若不是亲眼见过,谁敢相信其人真有如此绝技?

        再加上当时在场的还有归海一刀和海棠,不少听见姜离事迹的人,都是将功绩归于两位成名已久的大内密探身上了,只认为是姜离运气好,趁着双方交手两败俱伤之际捡了个便宜,才得以成名。

        也就是那些刚入山门,不谙世事的弟子相信,像余人彦这样的嫡传弟子,修炼青城绝技日久,岂能不知晋升入一流高手的境地是如何之难?

        便是天资不凡,自小修行的英才,也要到四十岁开外才有望打通六脉。如今诺大一个青城派,也只有余沧海一人是一流高手,你叫他们如何能信姜离武功高绝?

        而且青城四秀回山之后,却是怕说出四人联手被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打败的事太过丢脸,禀告余沧海时说的是令狐冲联合多名华山弟子以多欺少,不让他们上华山,根本没有提及姜离。

        当然,便是他知道姜离的厉害,也会设这一关阻拦一下的,毕竟这是青城派的地盘,有他爹坐镇,又怕得了什么?

        “余师弟的意思说,我华山派是恶客了?”姜离问道。

        “这话我可没说。”

        余人彦答道,不过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这个意思。也就是因为五岳剑派声势正隆,华山派在江湖中的地位高出他们青城一截,不然的话,说不得他会做的更加过分。

        “那我若是不解剑呢?”姜离道。

        “不解剑,只怕阁下今日却是进不了我松风观的门!”余人彦冷声道。

        “好,好的紧,我倒要看看,你青城派的门,是如何的难进!”

        姜离本就是来砸场子的,青城派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岂会有所顾忌?

        却见他笑了一笑,身影一晃,那四名拦住他的青城弟子,赫然已经倒飞而出,狠狠撞在了松风观的大门上,直将大门都给撞飞了。

        四人趴在地上,屁股上一人一个大脚印子,倒是好不狼狈。

        余人彦见状,一下子拔出长剑,怒道:“好呀,你敢动手,你是要与我青城派为敌吗?!”

        姜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我岂有此意?只是久闻贵派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的厉害,今日想见识一番罢了。”

        “你!”

        这一句话正是令狐冲羞辱青城四秀的,余人彦闻言,哪里还忍得住,当即一剑朝姜离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