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枭首

第二十一章 枭首

        护龙山庄三位密探,自幼学艺不同,却是各有所长。

        海棠的长处,便是在暗器与轻功之上,与剑法上的造诣,也就是能和寻常的一流高手过过招而已,遇上白板煞星这等快突破成绝顶高手的黑道巨擎,自然是不行了。

        那白板煞星急着逃遁,出手之间自然不会留情,剑光快如急电,饶是海棠轻功卓绝,避开要害,却还是被刺伤了手臂。

        归海一刀转过身来,看见的正是海棠倒飞而来的那一幕,不过还不待他出手留下白板,却见得一道炽盛剑光,骤然亮起,迅捷无比的朝着白板煞星刺去!

        出手的正是姜离,这白板煞星师徒二人分明是为了打压华山派而来,他又岂容这二人逃遁?更不必说那青海一枭出言不逊,三番两次侮辱华山派了。

        白板煞星刚刚击退海棠,手还没来得及扶起青海一枭,突然觉得背心一凉,一股凌厉剑气直冲而来,让他浑身上下都冒起了寒气。

        也不待多想,他手中软件倒刺而出,却是听声辨位,迎着那长剑破空声攻去。

        可他的软剑落处,却是刺了个空,他心里刚生出不妙之感,左肩之处,却是一阵刺痛传来,赫然是肩头中了一剑!

        这白板煞星到底是老江湖了,为人机敏之极,骤然遇变,一剑撩飞左肩上的长剑,随后足尖一点,拉开了距离。

        他站稳脚跟,转身看向出手之人,见是那一剑刺伤他徒弟的华山派少年,却是想明白了刚才为何刺了个空。

        他脸色难看的道:“华山派希夷剑法,果然高明!只是阁下背后偷袭,却是有失名门弟子风范!”

        希夷剑法,亦是名列华山九功之一,取的正是大音希声的意味,其剑速之快,当为华山派各剑法之首。出手之际,却是剑在声前,极难发现。

        姜离闻言,冷笑道:“尔等这些左道妖人,杀人劫镖,穷凶恶极,对付尔等,还讲什么风范?看剑!”

        观战群豪只见得一道银芒破空而去,剑光炽盛,让人几乎无法直视,偏偏无声无息,赫然还是那希夷剑法!

        白板煞星冷哼一声,仗剑迎了上去,却是依旧是如刚才对付海棠暗器一样,一分为二,两柄软剑同时挥出数道剑影,剑光凌厉迅捷之处,却是不输希夷剑法!

        两人在空中以快打快,顷刻之间,便过手十余招,森寒剑气,直将这酒楼之内,切割的剑痕处处,逼得酒楼内之人,退往了墙角。

        “好剑法!”

        酒楼外观战群豪,看的两人各自施展精妙剑法,却是忍不住大声喝彩。

        他们闻讯而来,本就是凑热闹的,如今却是看见了七名一流高手汇聚此地,各自施展平生绝技搏命,只觉得是大饱眼福,不虚此行。

        白板煞星不愧是纵横西北武林几十年的黑道巨擎,一手快剑凌厉非常,姜离用希夷神剑以快打快,却尽数被其接了下来,不曾漏过一剑!

        不过他到底是肩部受了伤的,两人又过得十招,白板煞星左肩微微一颤,却是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破绽!

        “好机会!”

        姜离眸光一绽,没有丝毫犹豫,一剑直刺,却是透过破绽杀向白板煞星的左胸之处!

        然而便在此时,那白板煞星嘴角突然浮现出一抹狰狞笑意,手腕一抖,他手中长剑却是蓦然一软,赫然将姜离的长剑缠绕了个结实!

        却是这白板煞星情知受伤,久战之下必回败亡,是以故意卖弄了一个破绽给姜离!

        “死!”

        白板煞星强忍左肩剧痛,左手一拳捣出,精修数十载的雄厚内力全数灌注在内,直奔姜离脑袋而来。

        这要是砸的实了,只怕姜离这脑壳马上就会变成烂西瓜!

        观战群豪都是大惊失色,谁能想到,电光火石之间,这局势陡然反转,眼看一个少年英杰便要葬身在此,不少人都是闭上了双眼不忍心看!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就在那白板煞星一拳砸来之际,却见得姜离嘴角亦是流露出一抹笑意,他左手向上一摸!

        铮!

        一声清越刀鸣响起,随即一道匹练刀光浮现。

        “混沌一破!”

        姜离心中一声闷喝,手中钢刀已然迎着那杀到身前的拳头直直劈落,却是个力劈华山的姿势,当然,这一招在反两仪刀法中还有后手,可是比等闲的力劈华山强的多了!

        不过后手显然是用不上了,那白板煞星虽然长得凶恶,可是毕竟是血肉之躯,唯一的一柄兵器还缠着姜离的长剑。

        噗呲!

        在白板煞星心中暗暗后悔忘了这小子刀剑双绝之际,那刀光立劈而下,竟然将其自头颅中央处一分为二,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

        喷涌而出的鲜血直将姜离淋了个满头满脸,看起来端的是狰狞无比!

        在场之人却是看的呆了,想不到最终的结果,却是那白板煞星败了!

        姜离心中得意,他早已看出这白板煞星的武功,不在他之下,是以特意从沙不奇那里借来长剑,用希夷剑法以快打快,就是要逼得白板煞星手忙脚乱,好趁势以刀袭杀。

        殊料这白板煞星受了伤,急于脱困,竟然故意卖了个破绽,却是正好叫姜离利用上了!

        这毫无阻碍的一刀两断,却是让姜离觉得浑身舒畅。

        嗯,除了血腥点没啥毛病。

        姜离强行安慰自己一波,心里却隐隐有些后悔。他这一道狂猛无比,劈的是痛快了,不过这浑身上下血腥味扑鼻而来,却极是恶心,远没有用剑来的潇洒利落。

        “好刀法。”

        归海一刀赞了一声,收刀入鞘,神色淡漠的道:“不过这人头却有些难以交差。”

        他说话之时,那张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真如他手中那柄绝情魔刀一般,断情绝爱,冷酷无情。

        “没了师父,徒弟的人头也足以交差了。”

        姜离笑了一笑,已然迈步朝着青海一枭走了过去。浑然不晓得他一脸鲜血的模样,笑起来狰狞的足以吓得小儿止啼。

        “你要杀我?!”

        那青海一枭看着师父惨死,姜离浴血的恐怖模样,却是早已经吓得三魂没了七魄,他惊慌失措的道:“姜少侠,饶我一命,饶我一命,劫你华山派镖车,不是出自我的本意!”

        姜离瞥了眼一旁脸色阴沉如水的狄修,道:“不是你的本意,莫不成还有指使之人?”

        “是,是,还有指使之人,我告诉你,你饶我一命!”那青海一枭道,生死面前,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好,你告诉我,这一刀我权且为你记下了!”姜离答道。

        青海一枭闻言一喜,道:“是嵩山派左掌门!是他指使我师徒二人!”

        “你胡说!”

        狄修骤然站了起来,极是慌乱的道:“姜师弟,你不要听他胡言乱语,他是想挑拨你我两派的关系!”

        由不得他不慌乱,姜离武功如此之高,连白板煞星都不是他的对手,想要杀他,是易如反掌。

        “我当然晓得他是在胡说,狄师兄,你那般紧张做什么?”

        姜离又是一笑,配上一脸血腥,却是令人毛骨悚然,他伸手朝着青海一枭胸口那柄长剑按去,在其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劲力一吐,已然将其心脉震碎。

        姜离拔剑而出,一剑枭首,随后道:“我说了记下你一刀,可没说不能用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