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我师父是……

第五章 我师父是……

        这是姜离能想出来解决目前困境的最好办法了。

        拜入华山门下,总不会横死街头,若是张永死了,日后可以习得一身高强武艺,为他报仇,便是他没死,眼下他手中没什么权势,姜离去了京城也未必安全,反而会面对张永敌人的明枪暗箭,还不如留在华山。

        他一番话说完,宁中则却是有几分意动,谁让姜离完美契合江湖主角的设定呢?

        生的小正太一枚不须说,还父母双亡,遭遇仇杀,身世凄惨,偏偏又有一身习武的好根骨。宁中则本就对他印象还成,他嚷着要拜师,宁中则自然会考虑一下。

        不过岳不群在侧,宁中则倒是不好擅专,她看向岳不群,道:“师兄,你怎么看。”

        凭心而论,岳不群是不想将姜离收入门中的,因为东厂,他不想惹麻烦。不过他知道宁中则的性子,这般问他,实际上便是心动了,不然大可直接拒绝便好,问他做什么?

        他略微一踌躇,道:“师妹将他收入门中,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那东厂……”

        说到这,宁中则却是明白了,岳不群不想惹麻烦。

        不过这小娃娃身世如此凄惨,离了华山,小小年纪,又能去哪儿?

        她动了恻隐之心,道:“师兄,便让他入咱们华山门楣吧,一个小娃娃,能惹多大的麻烦?再者,这少年根骨极佳,比之冲儿犹胜一筹,若是悉心调教,只怕要不了十来年,咱们华山派中,又会多一名一流高手。”

        “根骨极佳?”

        老岳却是神色一动,如今华山派青黄不接,全靠他与宁中则撑着,底下的弟子都不是特别成器,如果真如宁中则所言,那还真的不容错过。

        他伸手在姜离身上四处摸了一通,又以紫霞真气探查了一番姜离的体内,却是忍不住以手抚须,面露满意之色。

        姜离的资质当然不可能差。

        他可是神策侯府公子,一家子都是武道高手,又自幼打下武学根基,不知吞服了多少种强身壮体的丹药,资质自然非比寻常。

        这具源力凝聚的肉身,与他原本的身子是一般无二。

        “不错,正是极佳的根骨,不练武可惜了。师妹,你看是你收这弟子,还是我收这弟子啊?”老岳笑眯眯的道,却是见姜离资质超凡,动了收徒之念。

        “既然是拜我为师,自然是我的弟子,岂有让给你的道理。”

        宁中则性子好强,当然不肯让了,她道:“姜离,还不磕头拜师。”

        那岳不群闻言,摇了摇头,倒也没再多言,姜离则是在地上实打实的磕了八个响头,边磕头边道:“弟子姜离,拜见师父。”

        “好,离儿,既然入我华山门中,当谨守我华山门规,一不得欺师灭祖、同门相残,二不得为非作歹、欺压良善,三不得私传本门武功,若有违反,为师定当重罚!”宁中则神色凝重的道。

        “弟子谨记在心,绝不敢违反门规。”姜离答道。

        “嗯,你起来吧。”宁中则点头道。

        那便一直没说话的岳灵珊却是开心的道:“娘,你收了姜离做弟子,他应该就是小师弟了,是不是该叫我师姐呀?”

        她是门中的小师妹,却是极为渴望有人叫她师姐。

        宁中则摇头一笑,道:“今日倒还真让你如了愿,离儿,还不叫师姐。”

        “师姐。”姜离乖乖喊道。

        “唉!师弟!”岳灵珊喜笑颜开的答应道。

        “这一声师姐可不是白叫的,珊儿,待会,你可得给你这小师弟清理个干净的房间,不然的话,他今晚怕是没地方睡了。”宁中则笑眯眯的道。

        华山当年乃是武林中仅次少林武当的大派,门中弟子数百,只是可惜一场剑气之争,死伤殆尽,到了今日,便只剩下大猫小猫二三十号人,空下的屋舍自然是多不胜数。

        晚间吃罢饭,宁中则领着姜离见过了一众华山派的师兄弟后,岳灵珊帮他清理出一间屋子来,姜离便歇息了。

        他此时也不会武功,自然不必修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中都是今日白天里的事,被七杀楼一掌拍死,被东厂追杀,张永下落不明,拜入华山门楣。

        “神策侯府的仇,也不知道要找谁报了,不过我这便宜舅舅若是死了,东厂便是债主。”姜离喃喃自语道。

        神策侯乃是因为大败被敌人斩杀,两军交战,却是国仇,张永那里则是简单的多,只要寻刘瑾和曹正淳的麻烦便是了。

        这般胡思乱想,不知不觉间,姜离便睡熟了。

        第二日一大早,他便被岳灵珊叫了起来,用罢早饭,开始了修习武艺的第一天。

        初晨之际,山风微凉,一众弟子都在正气堂前练拳练剑,也少不得有扎马步锻炼根基的。

        宁中则早在正气堂前候着了,她见了姜离前来,道:“咱们华山派弟子,入门头三年,便是打基本功的,只有基本功扎实了,才能修习高深武功,离儿,你以后便与这些师兄们一起,每日上午扎马步,下午练剑。”

        “是,师父。”姜离点头应道。

        “好,你仔细瞧着,跟我摆个一样的姿势!”

        宁中则分开双腿,腰往下一沉,虚虚一坐,便摆出了一个扎马步的姿势。

        姜离也是如她一般,拉开了架势站定。

        “嗯,这是?”

        宁中则起身,正待指点姜离一二,却是眸光一亮,自语道:“头顶天,脚抓地,空胸踏气垂直踏肩,离儿,你这基本功倒是扎实的紧,是从前练过?”

        “启禀师父,弟子在家时,学了三年的基本功,马步是天天扎的。”姜离答道。

        他在神策侯府,扎马步,上木桩,这些基本的根基,却是打的牢固无比。本来待他爹一回来便能传授武功,谁料却横生变故。

        “既然如此,马步你便省了,直接练剑练气吧。”

        宁中则看向一旁的女儿,道:“你便教教你小师弟,传他华山内功头三层的口诀,和华山剑法头五招。”

        那岳灵珊刚当上师姐,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闻听要自己传功,当下欢喜的应了下来,拉着姜离便朝外边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