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宋疆在线阅读 - 1274 缺一个章节名

1274 缺一个章节名

        完颜珣可算作是雷厉风行,特别是在针对张齐颜一事儿上,表现出来的快速果决,不单是让金廷朝堂众臣目瞪口呆,就连外人叶青都感到匪夷所思!

        礼部尚书张齐颜原本一心望着空缺的刑部尚书一职,本以为借着这次接洽高丽、宋廷使臣一事儿立功之后,趁势收入囊中,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在他跟完颜珣讲述了如何让崔忠献谋反一策后,当下完颜珣虽没有表态,可没过几日,还在自己府里患得患失担心不已的张齐颜,就被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砸蒙在了自己的院子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张齐颜在见过叶青不到七日的时间后,便被完颜珣升迁为平章政事,兼御史台御使大夫一职。

        二者单单拿出一个来,或许对于张齐颜而言,都有些如同鸡肋一般,虽是平章政事,但却是在左右两相之下,所以只论平章政事,张齐颜无论是权利还是官品,依然还要被完颜福兴稳压一头。

        而御史大夫一职,单拿出来同样如是,虽官品也不及完颜福兴,可权利却因掌刑狱与重大事件,一下子变得举足轻重。

        单拿一个出来,对于张齐颜而言,自是无法跟完颜福兴抗衡,可若是平章政事与御史大夫相加,就足以让张齐颜在朝堂之上与完颜福兴分庭抗礼,即便是左相完颜福兴还兼差都元帅这一差遣。

        叶青在得知张齐颜升迁后的第一时间,便下令赵盼儿与精挑细选的五百精兵离开会宁府前往卢龙。

        而张齐颜在升迁之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向叶青“报喜”,两人倒是有些心照不宣,仿佛都忘了张齐颜的升迁,其实有一大半的功劳当属于叶青。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此时的张齐颜与外人叶青之间,可谓是心知肚明,都知道这个时候,他们二人已经不宜再见面,不然的话,一旦被完颜福兴等人抓住把柄,一个里通外敌的罪名,就足以让张齐颜刚刚的喜悦被浇灭。

        所以随着张齐颜升迁之后,叶青在第二日便亲自进宫向完颜珣辞别,而此时的宫内,崔忠献父子同样在场,只是相比起当初刚来会宁时那志得意满、不可一世的嚣张跋扈之态来,此时的崔忠献父子,无论是在完颜珣跟前,还是在见到叶青之后,都表现的极为谦卑有礼。

        特别是完颜珣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崔忠献父子两人的视线范围内,完颜珣放下茶杯,崔瑀不等旁边的太监拿起茶壶,他就已经立刻拿起茶壶,亲自为完颜珣斟茶。

        完颜珣起身,崔忠献父子也急忙跟着推椅子站起来,表现的是极为谦卑与小心,在叶青看来,两人此时在完颜珣跟前的眼力见,远胜于那几个太监与宫女。

        当然,这一切也都建立在,如今崔忠献父子在高丽国内越来越严峻的局势,以及完颜珣大手一挥,愿意调集五万精兵相助的结果。

        叶青有些懒散的伸出了两根手指,完颜珣虽然微皱眉头略有不满,但最终还是同意了叶青只愿在他们出兵五万之后,随即跟着出兵两万的决定。

        而有趣的现象是,在完颜珣皱眉头时,一旁正襟危坐的崔忠献父子二人,立刻是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谨小慎微的看着完颜珣这个主心骨,就像是深怕完颜珣发怒波及他们二人一般。

        对于在完颜珣眉头松开后,跟叶青约定时,崔忠献父子二人这才如释重负,而后在完颜珣的示意下,同样是像叶青表达着感激之情,以及事成之后必当重谢的客套话。

        但父子两人,到最后也没有弄清楚,完颜珣在叶青愿意出兵两万时,到底是嫌宋廷出兵太多了,还是出兵太少了呢?

        借着叶青辞行并离开皇宫时,完颜珣留下了崔忠献父子二人,而后亲自送叶青出宫。

        身后的太监、宫女也被完颜珣留在了身后,诺大的皇宫内,金国皇帝只身一人陪着叶青往皇宫外行去。

        “怎么,还有什么想要跟我单独说的吗?”叶青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神色有些凝重的完颜珣,笑问道。

        完颜珣自拿到玉玺以及完成登基大典之后,身上也少了一股浮躁之气,渐渐开始多了一股沉稳之势,那种皇帝该有的气魄也是油然而生。

        深吸一口气后,完颜珣依旧是望着前方,道:“昨日里有五百精兵在赵盼儿的率领下离开了会宁,朕想知道,燕王此举是何用意?”

        “你认为呢?”叶青不答反问道。完颜珣如今也算得上是金国天命所归的一国之君,显然也不愿意跟叶青打哑谜,摇了摇头,道:“还望燕王坦诚相告才是。”

        “人敬我一尺、我便还人一丈。”叶青望着前方,放慢了脚步,旁边的完颜珣也不自觉地跟着放慢脚步。

        “燕王果真会信守承诺?”完颜珣已经隐隐猜到,那赵盼儿昨日离开会宁的目的。

        “那就要看你会在帮助崔忠献时出几分力了。”叶青说道:“当然,李师儿不会直达会宁,按照你我之前商议好的,我会把李师儿带到辽阳府,只要高丽那边有进展,我便一定会遵守约定。”

        “你就不怕一旦李师儿进入辽阳后,我会强抢吗?”完颜珣笑问道:“即便是辽阳有燕王坐镇,但终究是在我大金国境内,若是想要带走一个人,恐怕不是很难吧?”

        “那么如此看来,你刚刚当着崔忠献父子的面,是有些不满我只出兵两万了?”叶青笑问道。

        “两万朕都觉得太多了。”完颜珣突然停下脚步,叶青随即也跟着停下脚步,完颜珣看着叶青,眼神中充满了凝重,沉声说道:“若是可以,朕愿意燕王你只出兵眼下在会宁与咸平府的兵力足矣。”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完颜珣如此小心翼翼的防备我,倒是可以理解。”叶青仰头看了看满天星斗的夜空,而后叹口气说道:“看来你是得到消息了,我大宋与蒙古已经在临安互换了国书一事儿?”

        “所以燕王不认为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完颜珣不再称朕,能够感觉的出来,此时的完颜珣在面对叶青时,可谓是充满了十足的诚意。

        “宋、蒙互换友好国书,无外乎是为了能够让我更为专注于此,于你而言,不管是赞成还是反对,你完颜珣认为……我叶青会在意吗?”叶青的语气变得极为挑衅。

        完颜珣紧闭着嘴唇不说话,脸上的表情也是只有凝重,看不出其他的情绪表情来。

        “人生本就在于一搏,而国运更是如此。宋廷当年也曾在夹缝中求生存,金、夏、辽,哪一个不曾把宋廷当做予取予求的猎物?所以眼下,你完颜珣当然还可以反悔,要么为你的皇帝宝座,为大金国的国运而一搏,要么……便是在忍辱负重、伺机而动。”叶青的话说得极为不客气。

        “鹿死谁手尚未得知,燕王与宋廷如今兵强马壮,我自然是十分清楚。所以……还希望燕王能够遵守我们的约定,燕王在到达辽阳后,除非我完颜珣有求于你,否则燕王与那两万兵马不得出兵相助高丽,如何?”完颜珣也像叶青摊牌道。

        “当然可以。”叶青笑对完颜珣说道。

        “恕不远送。”完颜珣向叶青点点头,既然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谈的了,那么连那点儿客套,他也就不愿意继续演下去了。

        叶青笑了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完颜珣不仁,那自然就不能怪他不义。

        今日当着叶青的面,崔忠献父子表现出来对完颜珣的殷勤与谄媚,足以说明,完颜珣眼下还是想要独占相助高丽之功,甚至可以说,今日崔忠献父子在完颜珣跟前的表现,便是特意给他叶青看的。

        分化高丽,使得高丽皇帝无法一直专注针对崔忠献一人,对于完颜珣来说,相助崔忠献一事儿就要变得压力小了很多,所以如此形势之下,完颜珣又岂会让叶青也来分一杯羹?

        当然,叶青并不知道,完颜珣的算盘打的更为精妙的是,即便是叶青可以在辽阳率两万兵力掠阵,但只要金国的兵力能够在短时间内帮助崔忠献取得优势,那么辽阳的叶青与两万兵力,也几乎对金国构不成多大的威胁。

        渝关是宋廷的边疆要塞,而完颜珣也可以在国内抽调五万兵力后,从其他地方来集结兵力镇守辽阳附近,包括渝关一带,如此一来,在完颜珣看来,他几乎也算是处在了退可守、进可攻的形势下。

        何况叶青本人与他最为忌惮的李师儿也在辽阳,他也不用怕到时候完全跟叶青翻脸,毕竟到了那时候,叶青手里能够牵制他的筹码,也就只剩下了在渝关内的精兵强将而已,何况他手里还有叶青这个保命符不是?

        叶青留在金国辽阳府,当然是需要冒一定的风险,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毕竟,若是单独只留李师儿在辽阳,那当然是等同于羊入虎口,可若是不把李师儿带到辽阳府,完颜珣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情况下,又岂会真的出兵相助崔忠献谋反?

        所以到了那时候,可就是他叶青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所以无论如何,叶青如今都要冒险留在辽阳,让完颜珣能够心甘情愿的出兵相助崔忠献,至于他跟李师儿在辽阳府的安危,在崔忠献谋反之后,高丽形势还无法明朗前,暂时也还都算是安全的,完颜珣一时半会还不敢跟他彻底翻脸,或者是拿他来威胁宋廷。

        第二日一早,贾涉、耶律乙薛、耶律石北率剩下的一千五百人,护送着叶青离开会宁府。

        从会宁府离开不过半日的时间,前方便是一阵地动山摇的马蹄声响起,随之而来的便是漫天黄土滚滚而来。

        徐方武、孔驰率原本一直留守在咸平府的两千人,也已经赶来汇合,一同再次前往辽阳府。

        三千五百人的大军开始行进,一路上耶律乙薛也好,贾涉、耶律石北还是徐方武、孔驰也好,都多少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在日头快要落山,他们开始扎营后,耶律乙薛便率先走到了正在欣赏夕阳的叶青跟前,有些忧心的道:“燕王,末将有句话……。”

        “是想说我继续留在辽阳一事儿?”叶青一动不动的望着仿佛也是一动不动的夕阳淡淡说道。

        “末将与贾涉几人这一路上也讨论了一下,还是觉得您留在辽阳不太安全,不如返回渝关如何?”耶律乙薛有些发愁担忧的说道。

        叶青这才扭过头,夕阳下的半张脸仿佛也被沾染了彩霞,笑着道:“大夫给人看病,要想药到病除、根除病患,这药房子的剂量大了自然也不行,这药方子的剂量小了也不行。就如同我给完颜珣开的这个药方子,而我们在哪里就是那剂量,我们身处渝关,这药力就小了,赖在会宁不走,剂量就大了,只有这辽阳府,不大不小正合适,才能够完全做到药到病除。”

        “可……如此一来,一旦高丽真的短时间内被他们攻破,篡位成功,岂不是就置您于险境之中了?完颜珣此人既然敢伙同崔忠献造反完颜璟,那么在关键时候对您不利也不是没有可能。”耶律乙薛皱眉说道。

        “不错,完颜珣、崔忠献都是脑后有反骨的人,决不能当成真正的盟友,更是无法放心的把自己的背后交给他们守护。可……。”叶青神秘一笑,而后道:“可高丽想要在乱了之后重新一统,又哪有那么容易?”

        看着耶律乙薛有些不解的样子,叶青直接在地上坐了下来,耶律乙薛同时也在他下首坐了下来。

        “崔忠献谋反,打出的旗号是恢复高句丽正统,而一旦崔忠献在高丽起势,必然也会让其他人有样学样儿,既然高句丽是正统,那么百济、新罗也会是正统。所以即便是崔忠献在完颜珣的相助之下,能够占据所有当年高句丽的疆域,可你认为崔忠献会满足吗?”叶青笑着问道,贾涉跟耶律石北、徐方武、孔驰此时走到了跟前,随意找了块空地坐下。

        远处,星罗棋布,三千五百人已经支起了简单的帐篷,一堆堆的篝火,就如同头顶那若隐若现的星星一般,此时并不显得多么明亮。

        “如果我是崔忠献,自然是不会满足,自然是想要一统高丽,征服其他势力。”耶律乙薛想了下说道。

        “不错,你会如此想,想来崔忠献更是会如此想。高丽皇帝王瞮,也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王氏高丽亡于他手,所以只要高丽分化成了高句丽、百济、新罗,若是再加上王瞮就如同四股势力,而王瞮想要镇压平定崔忠献的谋反,一旦形势紧迫时,没有人敢保证,皇帝王瞮就不会先招安百济、新罗两股势力了,而且只要能够招安到其中一股,那么他们就会相持不下,即便是无法相持不下,崔忠献最终能够占得优势,但完颜珣跟崔忠献因为利益恐怕也会分赃不均不是?”叶青满脸笑意望着更遥远的东方说道。

        “燕王的意思是?”耶律乙薛有些眼睛发亮,他好像有些明白了,为何前几日,董晁在见了燕王以及那赵盼儿一面后,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来的时候无人知晓,走的时候更是无声无息,所以如今神神秘秘的董晁,或许已经不在金国,而是前往了高丽?

        那么董晁的目的是什么?想必绝不会是要帮完颜珣或者是崔忠献,很可能会是把即将到来的高丽乱局搅得更乱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