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波云诡谲的真相

第七十章 波云诡谲的真相

        那黑衣胖子的出现扰得众黑衣死士一阵大乱,而大家伙只当这就是混进来的家伙。见他暴露,也就停止检查,皆是齐齐拿出兵器朝向他。

        下面的黑衣死士不知情,而上峰的普安等人如临大敌,一时间也忘了这队伍里还有同样混进来的沈家兄妹三人。

        趁着这个功夫,沈七夜也终于找到了大哥和小妹的位置。局势混乱,他学着旁边的黑衣人持刀警戒,慢慢靠向了另外一边的沈烨和沈小鱼。

        沈小鱼见到二哥无事,心中正是欣喜万分奈何形势所迫喜乐不露出于形。靠过来的沈七夜只见得黑暗里小妹的眼睛大闪闪的盯着自己,满满的都是担忧和关切。沈七夜微微点头,心中也是欣慰。

        一家人只要一起安然无事便好了。

        这边的沈家三兄妹重聚欢喜,远处的普安却是面色沉重。

        这黑衣的胖子,看那身形根本无法和他刚刚的矫健的身手相联系起来。若不是他轻功高绝,便只有一个可能了—内力极其高深!

        这人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普安完全不知,且就潜伏在自己身边这么久,自己居然毫无察觉?普安自视自己也算得上是高手,可全然没有察觉到此人的存在,想来这人是筹谋许久了,怕还在地面上时就混了进来。

        事情败漏,普安脑子思绪万千,正思索着万全之法。那黑衣的胖子却又开口了。

        “你们三小只!我都现身了,你们干嘛还藏着掖着!”声音深沉至极,他手持长剑,指向的正是沈家三兄妹的位置。

        街面上的一众黑衣死士顺着他的长剑的方向,看向了站在一起兄妹三个。

        这一看,又是让街面上的黑衣死士一惊!

        刚刚黑暗,大家伙仅凭一个火把是没法清楚的看起彼此。此刻街面上灯火照耀下,他们也立即发现了不对--中间那人,个子矮小,他们任何人可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个子如此娇小的兄弟!能被选作死士,大家伙也都是虎背熊腰的汉子,而那小个子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个女子。

        明白过来的众人,立刻拔刀相向,拉开距离。一下子兄妹三个身前就空出一大片的空地。兄妹三人也知道装不下去,同样背靠彼此握刀警戒。双方剑拔弩张,可都有强敌环伺,谁也不敢先动手。

        普安看着那一高一矮的身影,才是想起来,这俩人刚刚还过来与自己的禀报过的,自己居然也没察觉到不对!!!

        “诶!老了,终究是老了!自这进了地宫,就被这满城的财富给冲昏了头脑,这对家就藏在眼皮底下也都没发现。”普安心中哀叹,心知里也知道,两拨人都混了进来,无论如何今天这事情是掩不了了。

        “怕什么!不过是四个人无名小贼罢了!你们听好了,谁人能砍下他们任何一人的人头,王爷便赏黄金五百两!”普按尖细的嗓音打破了短暂的宁静。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普安话一出口。几个死士面面相觑,拿砍刀便围了上去。

        与紧张的沈七夜和小妹不同,身处绝境,沈烨眼里全无那几个慢慢围上来的黑衣死士,而是盯着那屋上的黑衣胖子却是疑惑不已。

        “且慢!我有一问,还请这位朋友解惑!”

        此言一出,在场诸人却都是停止了。这死到临头了不跑不急,却是为了一个问题?!

        那黑衣的胖子眼睛一眯,随即一笑道“罢了!那便让你死得明白些,说罢,你想问什么?”

        “四兽玉佩其一,之前是否就在阁下手中?”沈烨看着他,一字一字慢慢开口道

        那黑衣的胖子也到大方,直接肯定道“不错!那青龙玉佩,便是我偷偷藏在了宋清风那老头子的盒子里,然后宋清风献给了旁边那位白发的姑娘!”

        “原来如此啊!那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沈烨微微点头,却话锋一改,冷冷的朝着屋顶上的黑衣胖子吼道“文大人!指挥使大人!你好深的心机啊!!!!”

        “!!!!!”

        身后的沈七夜与沈小鱼皆是齐齐惊道“大哥!你说什么!?”

        沈烨慢慢拔出苗,刀,双手持刀朝向了那黑衣胖子,深深叹了一口气,才回道“小夜,你还记得吗?你说过的,这金鳞大案里,绑架魏千户妻子和李姑娘的另有其人!并非是和绑架白府尹的是一伙!那日夫子庙前,我们意外擒获了那淫贼,得了信,知道了这前晋余孽诚王之事。而后,我们向魏千户禀报,文大人却以无实证让我们无视。而后,宋家小姐到金鳞报恩,经她之口,我们才知这连外包了两次的绑架案可不简单。之后,我欲前往武定细细调查此案,魏大人反对而文大人却很是赞成,恐怕他那时候就知道我再次到武定来肯定不止只调查吴道德一案!”

        沈小鱼神情诧异,满脸的不相信“可,大哥,就算这样,怎么就能证明文大人就跟这个事有关系呢?”

        普安听了沈烨的话,也是满脸的震惊。绑架白府尹夫人之计,就是他派人做的,为的就是怕那封信被锦衣卫得到后察觉到什么。所以才不惜血本,制造了这么一个轰动金鳞的大案来转移金鳞镇府司的注意力。而后来得知这锦衣卫千户的夫人也被绑架了,他还有些诧异为何这负责金鳞一事的普琛没按计划来。

        此刻听了沈烨的话,他才知道这金鳞绑架案件原是有些猫腻的,因为白夫人失踪,全金鳞戒严查封,消息传不回来,他与刘痴书都一直以为是这普琛没按安排绑架了锦衣卫千户的夫人,才会导致他这么快就被金鳞锦衣卫捕杀。

        事关自个,普安一时也是静静聆听,而没了他的吩咐,一众黑衣死士也不再行动,静静听着沈家兄妹的谈话。

        沈烨看这些黑衣死士不动,便又继续道“你说,为什么魏夫人好巧不巧的就同一时间就被绑架了?是不是有人真的要找魏大人的事?是为什么呢?江湖仇杀?我觉得不是,我觉得是魏大人也觉得那封信有问题,所以想往下查,这才不愿意让我到武定打草惊蛇。而那幕后之人,显然不想魏大人继续调查了下去,这才借着白大人被绑之机,打了这伙人的旗号,自己派人去把魏夫人也给绑了。镇府司的人都知道的,魏大人极爱妻女,这妻女被绑,他哪里还有心思往下查呢?”

        “可,可这不对啊!既然那人不想魏大人往下查了?为何大哥你还能顺利到武定查案呢?”沈七夜疑惑了,这事未免太复杂了些。

        沈烨回头看了一眼沈七夜道“小夜你还是不太愿意相信是文必胜在幕后操盘是吧!?那我问你,那个在金鳞城墙上与你死斗的绑匪用的什么武器?而文大人的江湖称号是什么?”

        沈七夜一阵思索,喃喃道“是,是暗器?!文指挥使的外号,黄金右手!!!”沈七夜脑中一点灵光闪过,接着大声道“文大人早年就是以一手妙绝的飞刀闻名江湖的!飞刀夺命,例无虚发,所有才有了黄金右手这外号!”

        “对了啊!小夜你在金鳞皇城救了李才女,她不是还说了很重要的一点么?那个人好像与她很熟,李才女家在苏杭,文大人老家不也在苏杭吗?那人同善使暗器,想来便是文大人的公子了,文大人要儿子好好在家考取功名,因而没并未将其带来金鳞,那苏杭文仕圈里他认得李才女,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样是不是就说得通了?”沈烨点头,一番言语下又将那些支离破碎的线索给拼凑起来。

        沈小鱼还是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文大人可还是金鳞镇府司的指挥使啊!他为什么要这做?”

        沈烨一声冷笑,却是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一边的刘痴书。

        “他刘痴书一任知府,不知能捞得多少油水!少了说,富足三代是绰绰有余了吧!?可他呢,还不是冒着被诛九族的险来到这里。为的不就是这里的金山银山吗?对吧,知府大人?”说到此处,沈烨转头看向了远处的刘痴书。

        而那刘痴书听闻这一问,却是转过头去,不去看他淡淡的回了一句“哼!此中事由何其多也!也不是你红口白牙一句就定了得!”

        看他不理,沈烨接着道“其实在看到你们用玉佩打开城墙上的暗门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这玉佩,当是前晋灭国后那赵雄留下的,不过,四块玉配应该是交给了四位重臣。宋家祖上曾在前晋为官,手里就应当有一块,也因此她家才会遭了这数次劫难。宋姐小姐被绑架,便是你们安排的。不过,就算得了这三块玉佩,你们也还差一块。而差的那块青龙玉佩,你们久寻不得,却不知这玉佩其实是被当时还是百户的文必胜在武当山下意外所得!”

        说到这里,一直冷眼旁观的普安终于开口了“原来那青龙玉佩是给了兵部侍郎韩一锦!难怪咱家久寻不得,原是如此!你这锦衣卫,倒还真不简单呐,就这些蛛丝马迹,还真给你猜到了这诸多秘辛!”

        “哈哈哈哈!不愧是你啊,小烨!衙门里,除了魏无羡,我最看重的便是你了,你也倒是没让我失望。只可惜,这里的东西,我志在必得!”屋顶上的文必胜听他一番分析,也知道自己必要藏下去了,揭去遮面,露出了那张和蔼可亲的脸,也换回了自己本来的声音。

        人心,总是如此难测!沈七夜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无比尊敬的上锋五味杂陈,沉默良久,他慢慢问出了心中最后一个疑问“大哥!既然文大人通过那韩一锦知道这地宫宝藏的秘密,他功夫那么好,为什么还要......”

        “为什么还要借我们的手来找到这地宫,对吧?!因为我们就是他的探路石,他的马前卒!”说到这,沈烨十分激动,眼中欲要喷出火焰,怒道“他自那淫贼的信,知道了这地宫宝藏即将被这些反贼打开。可明面调查此事势必要面对这反些反贼,所以他才会极力同意我来武定。把我拉到明面上的当挡箭牌,那么这些就算被发现了也会最先对付我。没有发现的话,再好不过,他只要跟着我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宝藏了!而他自个是对外宣称回乡看望夫人,以此避嫌。而我在武定查案,若被这些反贼发现了,那死的是我,他还是那个金鳞镇府司指挥使!”

        沈烨一口气说了许多,大大了喘了几口气才接着道“可是我幸运,有两个天下最好弟弟妹妹。所以陪着小妹四处游玩,麻痹了刘痴书她们,而暗里过来的小夜则是把我该做的都做了。所以他便坐享其成的一路跟着我们,想来那晚在宋府夜斗,他也在场。文大人,功力高深,我们是万万不可能察觉得到的,他就趁着咱们和那二位姑娘交手之际潜入了宋府。最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宋老爷献出自家的玉佩之时,把自己手里的青龙玉佩也放入了盒中。这样刘知府他们就根本察觉不到任何不对,寻回钥匙便要兴致冲冲的来打开这地宫了!”

        旁边的赭羽和靛翎倒是惊了,没想到就连她们师姐妹都成了这人的棋子,这人当真是好布局啊!

        说到这,沈七夜突然觉得,自己和小鱼回来到武定帮大哥查案也是在他的算计之中的。沈家三个兄妹情深,他和小鱼是绝对不会让大哥是一人面对所有的事情。沈烨这枚棋子,是不会轻易就被围杀的。还真是妙手啊!

        魏千户因为大哥的禀报有所察觉,所以文必所以他一边凭着对下属的了解,借机让自己儿子对自己下属的妻女下手。

        就连人心,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知道这一切的沈七夜额头冒汗,真心是佩服这位幕后的布局者。

        那位对下属和蔼可亲的指挥使,终究还是死了。

        “那大哥,那既然如此,文大人,不,文大骗子继续藏在暗处就好了啊!他为什么要冒险潜伏在这些黑黑里?”沈小鱼还是疑问,双手握着绣春刀警惕着前方的黑衣死士,头也不转的问道。

        “因为我们这几个棋子走到这一步该死了啊!城墙外那队埋伏的弓弩手就是他布下的,他知道我们兄妹情深只要一个人进去了,其他两个都不会放任不管的!而一阵箭羽射来,就是要逼迫咱们先进到这地宫来,与这些反贼厮杀!驱虎吞狼,他在后坐享其成!我们打得差不多了,他再来摘果子!”说到这,沈烨睚眦欲裂,眼前的是自己最为敬重的上司,但现今要他们兄妹三个去死的也是他。亏的他们兄妹三个还因为文必胜拍板定了是自己晋升百户之事,还一直对他感恩戴德,真是何其可笑!

        沈烨一番感慨口又是接着开口道“只是可惜啊!他失算了,他本来是想潜藏在这些人里,埋伏一手与我们交手后或有受伤的那二位姑娘的。却没有想到啊,我们兄妹三个如此坚强,如此命大,与那二位姑娘交手后不仅没有死掉,还和他一样混进了反贼的队伍里。这样一想,文大人会在此刻出现在此就不会显得突兀了?”

        沈烨凭着点点滴滴的线索,再加上自己的联想,硬生生的将这厚厚的迷雾一层层揭去。

        此刻真相大白,文必胜点点头,手中慢慢鼓掌,笑道“精彩!精彩啊!小烨,你们兄妹三个我一向是很看好的!却没想到你是如此机敏过人啊!我的心思倒还真的被你给猜的透透的!身陷局中,却是洞若观火,真是妙哉!”

        那一声一声鼓掌在黑暗死寂的地下空洞里回荡,但在兄妹三人耳中却是刺耳无比!

        沈烨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怒火,上前一步,怒吼道“大人!!!你便是如此对待我们这些忠心耿耿的属下的吗????!!!”

        wap.

        /110/110192/28596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