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柳枝轻舞道心思

第三十三章 柳枝轻舞道心思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沈七夜脸上淫笑不止,步步紧逼,李清照刚刚就见识过他鬼般速度,正是六神无主也不知该往何处逃跑,只是步步后退。可才是退了几步,”砰”的一下就撞到了树上,疼得眼泪流差点流下来。

        眼中水汪汪,心里乱慌慌,心里把眼前这人诅咒了不知几遍。

        “易安大人,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你看,这么一件简单的小事,你就从了我吧。”沈七夜不紧不慢逼近,手中慢慢把画卷举起。

        简单?小事?我呸!!!

        光天化日之下想拿着画卷挑起人家下巴,调戏一个弱女子!!!这就叫做小事?无耻!淫贱!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我就算死也不会便宜了你这个登徒子的!!!”李清照啐了一口,语气坚决。她已经想好了即将要发生的事:只要这人敢碰自己,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自己清白身家,就算死也不会让他得逞!!!

        “……………李姑娘,我只是想让你在这画作上签个名,这,有这么难吗?怎么又是喊人又是要死要活的!你好好听我说话啊!”沈七夜听她反应,听她话语,那是满头的黑线。郁闷不已!

        是自己说错话了吗?不对呀?!已经没有在在花语里加什么特殊的名词了啊,这,就签个字的事不应该听不懂啊!

        沈七夜双手展开画卷递了过去,正六神无主的李清照看他把画卷递过来,再被他一说,稍微冷静下来了一点。

        眼睛眨巴眨巴几下,细细分析了他的前言后语。才知道自己闹了个天大的误会,自己把自己吓得不轻。顿时脸上本就因为激动而红红的脸蛋现在更是红如了一个大苹果。

        她低下头去捂住粉红脸蛋,羞的不行,深深吸了两口气后抬头狠狠的瞪着眼前之人,大吼一声

        “休想!!!”

        湖中正缠绵的水鸟被这一声尖锐的怒斥吓得飞起,在空中到处乱窜,正是应了那句大难临头各自飞!

        ………………

        “哇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等我回去,我就让人把这画给好好装裱上。收在家里当传家宝,要是,要是能等,能等大哥以后有了孩子,我会告诉我侄子这是大武画绝的墨宝上面还有易安大人亲笔留名的宝贝,这可是天下间绝无仅有的,独此一件呐!!!”沈七夜捧着画卷赞不绝口,宝贝的不行。虽然听在李清照耳朵里全是风言风语,可依旧是感觉有些羞涩。

        这人好生的奇怪,怎么就肯定李清照之名会流传千古呢?自己就只是签了个名字,写了句话,他就如此宝贝?还是说因为这是出自墨前辈的手笔?对,就应该是这样的了,自己有才不假,可也只是在这江南一寓有些名气罢了。

        墨前辈的之名才可称是大武南北,皇土之上,不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能得他印章亲盖的墨宝,那确实是可以流传千古的。可他刚刚又是好话说尽又是恶行相逼的,就为了自己给他写签个名,写句话?图个什么呢?

        李清照想不明白,也不愿意再去想了,白了他一眼,权当是这沈大哥脑子有点问题罢了。

        沈七夜心里可是不同,能够遇到自己民族史书中的人物,那可是开心,还能得其墨宝,那更是激动。

        眼角余光里这易安大人仿佛是已经消气了,俗话说得好贪心不足蛇吞象,是人都逃不过这个定律。沈七夜稍微走近了两步,又恬着脸过去,无耻的开口道“那,那个啥,易安大人,你看,你这写一个字是写,写一行字也是写,不如再给我写一首诗,如何啊?反正也是费不了多少功夫的!”

        还来!!?

        李清照话也不说,直接就是回应了他一个白眼,头一扭,往前就走了两步。

        这个世界,与自己的家乡有些大同小异,同样的是立于这片广袤大陆东方,历经千年传承,经久不灭民族与文明。可不同的是,这大陆的轮廓形状却是不大相同的,有些地方是自己记忆中所没有的,有些地方又是少了记忆中的诸多山和水。

        但更奇怪的是,这片土地上朝代的传承与交替又是与记忆中的非常一致。就是有些英雄传说不尽相同。

        “诶,别别别,易安大人有话好好说嘛,不愿写也没事,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沈七夜也不想故意惹人家姑娘生气,又急急追了上去。

        就这短短一刻,就搞得自己心里上上下下,心态更是如同高山流水一般起伏跌宕最终又平静的汇入江湖。

        “哼!沈大哥,你也知道好好说话。我看你就是故意来气我的。”

        “怎么会,怎么会。我真的是见到你太激动了,这才,这才,言语不当,多有冲撞。其实我真的是对易安大人你敬仰已久了。”

        “不要你来恭维,叫什么易安大人,直呼我一声清照就可了或者李姑娘也行,易安大人什么的,我可不敢自大。”

        “好,好那就清照姑娘吧?!刚刚是我有些唐突,惊吓到了姑娘了,这边给你赔罪!下次去听雨楼喝茶听戏,一概是由我付钱。”

        两人又走到了一平排,一人一句的聊着。沈七夜对这个清照姑娘也感觉不错,落落大方,但又不失女儿家的羞怯可爱;满腹经纶,却是谦虚至极不重名与誉。

        李清照呢,第一次来金鳞自然受到许多才子的欢迎拥护,可最让让她感到惊讶又好奇的却是这个平平无奇的沈大哥。暴打黑心老板,妙语劝拒画圣,两次帮自己解围,口里更是经常念出惊人语句,肚里有墨水,手段狠又辣,可是能文能武,除了为人讨厌,还是有些和优点的。是自己来到金鳞除了外婆一家人以外接触最多,交流最多的人,也勉强算半个朋友。

        当然,算半个朋友,是因为这家伙心焉儿坏。是个十足的恶人。

        “沈大哥,刚刚你所念那一句: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当是还有其它句子啊?是什么呢?我觉得这应心思细腻的女子所作。”

        “咳咳…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就是你写得呀…………”

        “沈大哥!!!你说了要好好说话的。”

        “额…………好吧,好吧,是我家乡的一位伟大女词人所作。婉约风骨,自成一派。诶,以后你就会知道了………”沈七夜盗着人家的诗词念给年轻的作者听,心中的感觉怪异至极。可偏偏还不能说出真相,这可真的是匪夷所思。

        “是么,那这女子,也真是位奇女子,清照真想亲自拜访一番。海棠依旧,绿肥红瘦,这词写得好啊!可真给咱们读书的女子们争气!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咱们女儿家也能写出如此好诗词!”李清照对着湖边言语,语气高昂,没有了刚刚惊慌失措的小女子姿态,反倒是英气秀丽,宛若一朵君子兰,傲然绽放,清幽淡雅。

        沈七夜心里忍不住的吐槽:这人不就是自己么?还需要什么拜访不拜访的,还是说你这是一顿自夸?

        心里想的怪,嘴上说的乖。沈七夜一旁赞同道“好!清照姑娘说的好啊!有机会,我一定为你引荐引荐。”

        一听这句,李清照就来劲了,两眼放光,急忙开口“沈大哥说得可是真的么?”

        沈七夜拍着胸膛保证道        “那还能有假了?!咱们也算能聊到一起的朋友对吧?这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

        李清照作为女子,不在乎他锦衣卫的身份。能够忍受他有时的疯言疯语。而沈七夜呢,对李清照这样在这时代逆反整体价值观的言论却是表示认同。这样看来,二人,确实很合得来。

        “对了,清照姑娘,刚刚你为何你要拒绝墨前辈呢?”沈七夜问出了他最好奇的事,虽然记忆中的李清照是个真真正正的奇女子,可这毕竟是另外一个世界,存在太多的可能,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个敬仰许久的才女内心真实的想法。

        就像是提前预知了会有所一问一般,李清照回头朝着沈七夜嫣然一笑,停住了脚步,走到了湖边,握住了一丝长长的随风舞动的柳枝,幽幽开口“是啊?为什么呢?沈大哥,清照也不过一介凡尘女子罢了。有人夸赞自己美貌,自己是高兴无比的,更何况那是见过万千美人的画绝墨前辈,更何况那是能入美人图,能够名扬天下,代表了大武风华的殊荣。哪个女子不想要呢?哪个女子不羡慕嫉妒呢?能有机会得此殊荣,清照当然甚是欢喜。只是啊,清照是女子。若是入了画,名扬天下,却是画地为牢了呀。沈大哥,你可知先帝周贵妃?”

        说到此处,李清照回头问向沈七夜。但异乡断肠人打沈七夜怎么能给出回答呢?

        见沈大哥摇头,李清照淡淡一笑,也不再多说他,继续开口道“墨逆锋的江山风华录,继承自他师傅之手。那是上一代的画圣,那是要扬言画尽天下美人的江山风华录。周贵妃本是蜀地女儿,得地灵气滋养,生得灵动美艳,但最美的就是她的笑,那可能是世间最美的笑,一笑可醉天府之国,一笑能让傻子也暂时清明,她一直是成都府街上最美的精灵,许多侠客才子不惜翻越难以上青天的蜀道,只为等在成都府街上看她一笑,据说她的笑能让人忘掉烦恼,再悲伤的人儿只要见了她一笑,都会不自觉的跟着微笑起来。后来,墨逆锋的师傅,听闻了传说,便不远万里来到蜀地为她一画,她是女子,听闻这画是代表了蜀地风华的。所以她那天摘花插发,笑得无比开心,或许画里就是她笑得最灿烂的一刻。可再后来呢,画作被人复刻临摹,一传十,十传百,她的名字也传到了先帝耳中。先帝宣了墨前辈的师傅入京,再看此画,更是惊为天人!便下令将她纳为贵妃,嫁入宫中。”

        说了一段,李清照稍微停了一下,轻轻叹气,又继续说道“她是蜀地的精灵,自由自在,可君王之命,谁敢不从,她便离了属地,一路向北,嫁入皇宫。蜀地的花,拔起来,迁到寒冷的北方,怎么可能活得了呢?从那以后啊,入了宫,她便再也没有真正笑过,或许君王面前她笑过,可再也没有画上那般灿烂开心。再后来,周贵妃便不到四十岁就抑郁而终。有人说啊,就是墨前辈师傅的那幅美人图,把她的那股灵气锁在了画中,让她再也笑不出来,笑不真心。沈大哥,清照只是一个女子,是啊,迟迟早早都是要嫁人的,相夫教子,放下许多事,忘掉很多事,那便是我的宿命。可就算如此,清照也想选一个好夫君,仅此而已,这也是我们女子最简单的愿望。可若是入了风华录,画就美人图,那,清照连选择的权利也没有了。便如这拂柳,世人夸赞她柔美纤丽,可谁知她的初心呢?她舞于空中,近乎唯美,却只是随风而舞罢了?是的,蒲柳之姿,女子与柳,是何其的相似啊。沈大哥,你,可明白么?”

        李清照放开了手中柳枝,让她再度起舞,转身等待着沈大哥的回答。

        wap.

        /110/110192/28596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