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出船

第四十六章:出船

        诸子剑坐在椅子上开始等待,没过多久她便听到门外传来不小的动静,仔细一听还是个熟人的声音。

        “桑儿你最近是不是拜了哪个大师?为什么想要赢你就这么难。。。。”沐林唉声叹气:“我这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说赢钱了吧,还亏损了五十个积分。真的是太倒霉了。。。。”

        “爷,今日主要是您心不在焉才输给了桑儿。下个月一定能赢回来的。”

        “你说说你嘴巴怎么就这么甜!”

        嬉笑打闹声连绵不绝直到诸子剑听见开门声。

        沐林笑容满面站在门口向屋外挥了挥手,随即进屋关上了门。关上门那刻他灿烂的笑容随即转换成晦暗,不知道还以为谁欠了他钱。

        “你要走了?”沐林问。

        “鲁国还有事需要我去处理。”诸子剑回。

        “那我就不多留你了。”沐林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么快就离别。下次见你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你放心。答应帮你调查拍卖会的事我不会忘。下个月我会准时上船。”

        “倒也不是因为调查的事。。。”沐林低声嘟囔。

        诸子剑没有理会他,而是从怀里拿出一个蓝色的腰牌,“这是我的令牌,如若遇到危险可以向宣阳宫寻求帮助。在兰国东门西街的芙蓉米铺是我刚建立的勇士门分部,只要你出示令牌自然会有人帮你”

        沐林猛地一惊,诸子剑怎么会给他如此贵重的信物?

        宣阳宫一等杀手的信物可不能轻易借人,如果遇到歹人随意使用后果不堪设想。

        “你傻了吧?”沐林一脸惊讶地盯着诸子剑,“这是你的信物,不能随意给你使用。难道宣阳宫没有告诉你?”

        “废话。”诸子剑眸色一沉望向沐林,将令牌丢给了他,“我要走了,你自己保重。”

        “鲁国的局势更加严峻,三思而后行。”沐林敛去了眼神中的不舍,沉重地拍了拍诸子剑的肩。

        “好。后会有期。”诸子剑郑重应道,推开了门。

        在门外等待的惠溪朝她点点头,“客人请随我离开。”

        诸子剑最后回头看向沐林,挥手向他道别。

        沐林一动不动地待在房间内,看着慢慢走远的诸子剑。

        突然他听到几声嬉笑,桑儿笑容满面地看着他,嬉笑道:“哥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着实和痴情的男儿一般。”

        沐林紧锁了眉头,诧异地问了一句,“我表现的很明显吗?”

        桑儿缓缓地点头应道,“是的,很明显。”

        沐林叹了口气,“罢了,罢了。”

        话落,他快步出门。

        桑儿无奈地摇了摇头,紧跟在沐林身后。

        诸子剑一路跟着惠溪走出了宫殿,两人正准备出船时一路飞奔而来的沐林气喘吁吁呼喊道:“等下!”

        诸子剑转头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我想了想还是跟你一起去鲁国吧。”沐林疾步走到诸子剑跟前,“你需要人手,我刚好可以帮你。”

        诸子剑瞥了一眼站在前方的惠溪沉声道:“莫要胡闹,我有要事。”

        “我虽然武功不如你,但是其他方面我还是能帮上忙的。”沐林一脸坚决:“我绝对不拖后腿。”

        沐林的眼神自信又坚定,很难不让人相信他说的话。

        “不行,会有危险。”诸子剑神情严肃,不容反驳。

        那群神秘的黑衣人们至今还隐藏在暗处,宣阳宫对他们的势力也是一无所知,所以她并不想沐林与她一起冒险。

        “放心吧,我福大命大一定长命百岁。”沐林骄傲地扬起了嘴角,“我爹算的。”

        相比沐林的轻松洒脱,诸子剑却无比严肃。

        她怎么会不明白沐林的好意,她并非不识好歹的人。

        但是这件事事关重大,她不能让沐林冒险。

        沐林见诸子剑一脸坚决,着急劝说道,“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死脑经?曾经说过要一起同生共死,你忘了?”

        诸子剑陷入了沉默。

        沐林失落地看着地面,拿起自己的手放在嘴里低声道:“说到底你还是没有信任我。”

        诸子剑看得出来沐林是真的伤心了,他小时候也是这个毛病,一旦有伤心的事就会把手放在嘴里,跟小孩一样。

        她当然是愿意沐林同她一起去鲁国的,如今她的身边只有静心和竹二两人,人手远远不够。

        到鲁国之后除了需要准备龙神宴,还要继续查找舞桑羽的踪迹,或许顺势能找到群黑衣人的下落。虽然宣阳宫已经回信会尽快安排人手,但是从宣阳宫到鲁国路途遥远,怕是等不了那么久。

        诸子剑思绪万千,最后叹了口气,“一切听我指挥。”

        沐林激动地将诸子剑紧紧地抱住,“好,好,我一定听你的。”

        诸子剑咳了一声挣脱了沐林的魔爪转头看向惠溪,“现在要出船了吗?”

        本来还在看热闹的惠溪见诸子剑把话题转向自己,怵了一下应道:“是的,现在就要出船了。”

        她将手里的黑色面罩递给诸子剑和沐林,解释道:“这是下船的规矩,需要带上面罩才能出船。”

        “知道,知道。现在就出船吧。”沐林急不可耐将面罩戴在了脸上,然后率先站在惠溪身边将手附在她的手臂上,向诸子剑道:“剑,你跟着我。”

        诸子剑从小就不喜欢与陌生人有任何的肢体接触,这点沐林记得还是很清楚的。

        诸子剑一声不吭都走到沐林身边,然后带上了面罩。

        沐林察觉到诸子剑就在自己身边,出声提醒道,“你扶着我呀,等下要走很长一条通道,你不扶着我会碰着的。”

        “不用,我能听见。”诸子剑出声拒绝。

        虽然被面罩蒙住了眼睛会有种多的不便,但她曾经在宣阳宫专门训练过夜行,所以就算在漆黑的环境里也能依靠自己敏锐的听力安然无恙的行走。

        “哎,你。。。。”沐林没好气地准备指责诸子剑的不识好歹,就听见惠溪出声打断“大人们,可以出发了吗?马上就要开船了。”

        “走吧。”诸子剑道。

        “是。”惠溪应声。

        见两人如此默契,沐林只好无奈放弃自己要硬拉着诸子剑的想法。

        三人缓步走进了一个长廊,依稀能听见海浪拍打船面的声音传入耳中,铿锵有力。

        wap.

        /110/110195/28598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