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苏醒

第二十二章: 苏醒

        天空中下起了阵阵小雨,微风飘过,山雨霏霏细似尘。

        贺荣佳身体微微颤抖,鲜红的嘴巴也开始褪去了明艳,变得乌青发紫。

        诸子剑把随地可见的枯草都堆在了一起,开始起火取暖。

        这一幕刚好被刚苏醒白皙撞见。

        她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位大名鼎鼎的勇杀们金牌杀手,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随风飘落的灰烬染得一片黑迹,可是他却毫不在意,专注地摆弄着那一堆枯草。

        这位趾高气扬的黑士杀手怎么会做这些事,吩咐门外的弟子来做不是更好?

        白皙目不转睛地盯着,心里感到疑惑不解。

        这时,一道冷冽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你醒了?”

        诸子剑转身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白皙身上,冷冷地问了一句。

        白皙闭口不言,好似做了亏心事被发现。

        她假意地咳了几声,最后缓缓坐直了身体。

        诸子剑转过身没有再搭理白皙,一夜未休息,她也感到一丝疲惫,坐在贺荣佳身边开始闭目养神。

        大殿内除了噼噼啪啪的枯草火烧声,一切事物都显得那般静谧。

        白皙看着这一幕也不知为何觉得心里特别安定。

        或许是因为殿内有熊熊燃烧的火焰,不断地给人温暖。

        又或许是因为他穿着一身布满肮脏黑迹的衣裳,坐在灰尘布满的地上,神态上多了几分疲惫,但他依旧身躯凛凛,丝毫没有半分懈怠。

        坚挺笔直的鼻梁,两弯眉浑如刷漆,明亮的双眸被遮盖起来,但也影响不了俊美的脸庞。

        如贺姐所言,他果真是一个气宇不凡的公子。

        “看完了吗?看完了就出去,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再次被白皙肆无忌怛的眼神所打扰,诸子剑回首抬眼一脸冷漠。

        “我凭什么出去啊?”白皙连忙应声反驳。

        “不想出去就管好你的眼睛。”诸子剑厉声提醒。

        她早就听闻这位傅长老的女儿从小刁蛮任性,任意妄为。

        所以特意被傅长老派往静林门潜心修炼,锻炼心智。

        但是,显而易见效果并不明显。

        白皙转头,哼了一声,“小气鬼,看一眼会让你少几两肉吗?”

        诸子剑压住心中的烦躁,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几日都不曾入睡,她着实有点累了,也懒得再计较。

        但没想白皙居然得寸进尺。

        “你可知,贺姐她喜欢你?”

        这次诸子剑不再忍耐,锐利的双眸中隐隐的透出了寒光。

        “只是一介弟子,还没有资格在门主身后多嘴议论。”

        “我只是想告诉你门主为你做了多少牺牲。”

        白皙紧紧抿住了嘴唇,低声道:“虽然你们两个不可能会在一起,但是她为你做的牺牲,你不应该知道吗?门主为了来见你被关禁闭了将近两个月,最后还去了宣严阁。

        “你知道的,那里关的都是宣阳宫离经叛道的弟子。她为了你。。。。”

        诸子剑厉声打断,语气中充满了冷淡:“这好像都与你无关。我奉劝你一句,莫要多管闲事。”

        “我知道我多管闲事,但是我只是。。。”

        “这世间很多事情都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做好你本分之事,其余的你想管可也没有那个资格。”

        诸子剑原地起身,向门外走去。

        本想好好补个眠,但是被白皙一再搅乱。

        可真是让人不爽!

        林间小雨细细簌簌,三两只飞鸟也停靠在一处树枝,不知是否为了避雨。

        看着眼前的风景,她心里那一丝倦意逐渐被这空寂清凉的景色所平复。

        清凉的秋风吹拂着划过她的心底,终于能静静地独处一会儿。

        这世间万物都是熙来攘往,衬得万般和气,可是却都不属于她。

        她求而不得,得非所愿。

        一切皆因无缘。

        倏地。

        草地里传来一阵动静,诸子剑收回思绪。

        她警惕地上前把草堆扒开一看,看到一个人躺在全是淤泥的低洼地中爬模了半响。

        “救我,救我。。。”

        听声音,是一个小孩。

        清冷的眉眼闪过一丝不忍,她走向泥沼中将小孩扶了起来。

        小孩见自己被扶了起来,就像找到了救命的稻草,抓住她的衣袖低声乞求道:“救救我,救救我,有人在追杀我。”

        诸子剑问道:“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我叫阿槐,我被。。。。”

        话还没说完,人直接晕倒在诸子剑的怀里。

        阿槐?

        诸子剑闻言皱眉,伸手将怀里的人脸上的大片泥土抹去,露出了隐藏在污泥下的脸庞。

        果真是熟人。

        舞坊阿槐。

        她不是应该在去往鲁国的路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不及多加思索,诸子剑立即抱起阿槐朝旧庙赶回去。

        没想到刚入庙,就看见白衣一路疾奔朝她跑来,“黑剑,门主醒了。”

        诸子剑将怀中的阿槐交给白衣,并叮嘱了几句便急忙冲向大殿。

        白皙站在门口四处张望,一见到诸子剑的身影便激动地朝门内呼喊,“门主,黑剑来了”

        大殿内,贺荣佳侧着美丽的姿容目不转睛地望着门口。

        诸子剑一入殿便看见了美丽的笑容,两人相视一笑。

        “师姐,你可。。。”

        诸子剑话还未说完,就被师姐突如其来的举动打断了她的问候。

        贺荣佳激动地扑在她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她。

        诸子剑脸色一变,身体瞬间紧绷住。

        她微微动了动身体,身体朝后方慢慢退步。

        贺荣佳这才反应过来,娇羞地低下了头。

        “师弟,对不起。是师姐鲁莽了。”

        “无碍。”诸子剑示意贺荣佳坐下,师姐刚苏醒还需要多加休息。

        贺荣佳点了点头重新坐回了草甸上。

        “那晚在永宁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诸子剑眼底划过一抹戾气,想起那晚的惨状。

        实在让人可恨!

        贺荣佳想起那晚的经过,脸色也微微一变。

        那晚的记忆太过深刻,至今还若隐若现。

        诸子剑眼底划过一抹戾气,想起了那晚的惨状。

        实在让人可恨!

        “那晚,勇杀们的弟子收到你的信号正在准备去找你,没想到还未出府就突然遭遇了偷袭。一共有五名黑衣人,他们的身手非常迅速,而且配合的很好。弟子们拼死搏斗终于杀出了一条死路,没想到刚撤退,又凭空出现了一名黑衣人。”贺荣佳脸色突变,出现一丝恐惧。

        “那名黑衣人掌力惊人,只见他一掌就能将弟子们震得内力溃散。大家都被他的掌力所伤,很快就落下阵来。我们有将近十人却完全没还手之力。但是我门弟子还是誓死拼杀并一路掩护我逃离至此最后我因体力不支昏了过去,之后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诸子俊俏得脸庞透着冷意,果然如她先前猜想一致,这群神秘组织轻而易举击杀勇杀们弟子,却愿意留师姐一命。

        这背后的目的无非就是给她一个警告,让她不敢再轻举妄动。

        否则.....

        诸子剑眉眼之间的戾气越发明显,这种被威胁的感觉,她许久未成感受到了!

        wap.

        /110/110195/28598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