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生还(2)

第十四章:生还(2)

        东,西两门对立,相隔稍远中间又有运河阻挡,如若走路要花两个时辰才能走到,唯一节省时间的办法就是做船渡过运河。

        阿槐出了永宁府后,往裙兜里仔细找了找,却没从身上找到半点铜钱。

        “早知道,就该向刚才那名公子借点钱急用。”

        阿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平时挺聪明,怎么今日倒犯了傻”。

        她依依不舍地看着不远处的船舶,往大道上走去。

        阿槐走了将近半路,终于离西门越来越近。

        街道两边被火烧尽的痕迹清晰可见。

        周遭店铺凌乱不堪,街道上一片狼藉,空气中还弥漫着稀疏黑烟还未散尽。

        阿槐心里突然一阵忐忑,舞坊不会也出事了吧?

        她立即飞奔向舞坊跑去,只是还未向前几步,一个黑影从右边的暗巷直面向她扑去。

        还未等阿槐做出反应,她已经被黑影捂上了嘴巴,一拉一拽被拖进了街角的暗巷里。

        一直紧随其后的静心见状立刻原地起身,向暗巷上方的屋顶飞身而去。

        只见,下方的街巷里,那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紧紧按住阿槐的身体,想要设法将她控制。

        阿槐拼命反抗,但是她身材太过矮小,根本无丝毫逃脱的机会。

        黑衣人见阿槐拼命挣扎,只好拉下自己的面罩,是一名年轻的女子。

        “阿槐,是你萍儿姐姐。

        阿槐还在奋力反抗,耳中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满脸的欣喜若狂。

        刚才紧张的情绪立即消失不见,

        “萍儿姐姐,真的是你,你怎么会这般打扮?”

        “阿槐,你听好了,接下来一定要照我的指示去做。”

        相比阿槐的兴高采烈,萍儿却异常严肃。

        阿槐注意到了萍儿的异常,紧张的询问道,

        “姐姐,可是舞坊发生了变故?”

        “阿槐,萍儿姐姐来不及给你多加解释了,你等一会马上去郊外的芳大姨家里暂住,如若明晚我未与你汇合,你便打开我给你的锦囊。锦囊里有明确的指示告诉你该怎么做,你一定要仔细收好,不能有任何的疏忽,明白了吗。”

        如非情况紧急,萍儿绝不会让阿槐去做接下来的任务。

        只是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她也自顾不暇了。

        萍儿温柔地擦去了阿槐的泪水,“阿槐,你必须要勇敢,为了舞坊,为了你的亲人,你决不能退缩。”

        泪水早已弥漫了阿槐的眼眶,她依依不舍地看着越走越远的萍儿。

        一直在暗处观察的静心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果然如黑士所想,舞坊果然有其他生还。

        见萍儿走远,他立即尾随在后,并一路上留下了勇杀门独有的信号标记。

        临近午时,街道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萍儿在北门四处乱串终于进了一个巷口。

        巷口一片寂静,只有几间宅院。

        萍儿谨慎地环顾四周,确保无人后在其中一个红色宅院的门前敲了几下。

        过了一会儿,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萍儿便随那人进了大门。

        为了不放过任何线索,静心立刻上前走到萍儿消失的宅院前。

        宅院两面都是墙壁,如若贸然翻墙进去怕是会行迹泄露,使对方有所警觉。

        静心在四周仔细搜索一番后,终于在门口不远处发现了一颗古树。

        古树枝繁叶茂,宛如一颗巨大的绿色大伞,正好是一个隐身的好去处。

        静心在宅院门前留下了另一个信号标记,便飞身跃起隐藏在树枝里,刚好将院内的景象尽收眼底。

        院内中央有一个亭子,亭子外栽了几棵参天大树。

        亭子旁边还有一个小池塘,许是长久无人打理,池塘内布满了青苔。

        只见萍儿尾随开门的男子穿过了亭子,直朝远处的一间房里走去。

        趁现在院内空无一人,静心立马跳下大树,将自己隐藏在萍儿所在的屋顶后方的硬山顶。

        当他拿掉几片青瓦后,只见下方房内有两名女子和一名男子,三人脸色纷纷难堪,好似遇见了难得的大事。

        “还是未能找到姑姑的人马,我已令众人向方圆十几里外探查。”

        男子脸色十分难看,能看得出来他非常紧张。

        一名身穿紫色长袍的年轻女子脸色苍白,她拉着萍儿的手着急的问道,

        “萍儿姐姐,姑姑未按时而归,现在舞坊也被烧毁了,咱们怎么办阿?”

        萍儿紧紧相握双手,心里也是十分难受。

        她强装镇定,缓缓说道:“姑姑有武功在身自能自保,现在最重要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安危,茶月你等下回了花霞楼千万要冷静,不能被人发现你的真实的身份。”

        “萍儿姐姐,舞坊真的没有任何生还了吗?”

        茶月紧张地看向萍儿,她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哪怕只是一点点希望,她也在期盼奇迹的到来,期盼着舞坊还有生还。

        只是,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萍儿低下了头,眼中的泪水还是没有忍住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只剩下我和阿槐了”

        “三十条人命,整整三十条人命,难道真要将我舞桑羽赶尽杀绝吗?为什么?为什么?”

        茶月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放声大哭。

        “难道这就是我族的命运吗?”

        一直在旁默默不语的男子紧紧握住手中的玉佩,深深地叹了口气。

        屋内的三人都相继沉浸各自的情绪里,那沉寂的气氛让躲在屋顶的静心也感受到了他们的不甘和愤怒。

        那无声的氛围就像是一个牢笼,而萍儿三人就是被围在牢笼里的狮子正在酝酿着那惊天吼叫,从一声声低沉的嘶吼开始逐渐扩大。

        或许只需要一个机会,它们便可冲出笼子全力追捕他们一直渴望的猎物。

        “好了,现在不是丧气的时候。我已将阿槐安排在郊外,如若我们都发生变故,她便带着姑姑留下的锦囊去鲁国找西长老。我们还有任务在身,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舞桑羽的地图还留在舞坊,我今晚要将地图找出来。你两人先回花霞楼,今晚酉时我们在这里汇合,如若没有等到我,你们两人立即动身赶往鲁国,不得在路上有任何耽搁。阿槐如果没有发生意外,她会在鲁国与你汇合。”

        萍儿抹去了脸上的泪水,一脸平静。

        “萍儿姐姐,那你呢?你不和我们一起去鲁国吗?”

        茶月紧紧握住萍儿的双手,不知道为何她有预感,今日或许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萍儿了。

        wap.

        /110/110195/28598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