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七章:闯陵(2)

第七章:闯陵(2)

        “齐峰,现在你还相信子剑自己的选择吗?”

        位于诸子剑身后,站有两名身影一黑一白,那般映衬。黑色身影身穿轻纱黑衣,头戴一宽檐,檐下的薄绢长到颈部,刚好掩住了此人样貌。

        他注视着前方的诸子剑,轻微的叹了声气。

        “师兄,子剑终归长大了,他有自己的选择,我们何必非要让他选择我们为他铺好的路呢?这对他不公平。”白衣身影正是宣阳宫齐长老,只见他神色凝重看向身旁的黑衣人。

        “公平?这世间就没有公平,唯一的公平只能自己创造。诸子剑背负的使命,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从他出生那天起便注定了他的不平凡,以后面对的未来只会是****,他必须要有能力去应付。作为他的师傅,为他保驾护航,全力拼搏才是你我师兄二人仅可以为他做的。”这位大师傅语气低沉,虽说没有语气的高低起伏,但是从他身上散发的威吓气势也足以让人噤口不言,不敢作声。

        齐峰尽管有千言万语想要脱口而出,但是他却无法反驳师兄所说的事实。

        “你守在门外,让我跟子剑单端谈谈。”话刚落,黑衣人缓缓向诸子剑靠近。

        齐峰怀着无奈的心情离开,偌大的玄宫只剩诸子剑与那名黑衣人。

        “你的父皇该心疼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终于让诸子剑恍然清醒,她迅速转向身后,脸色一阵微变,

        “大师傅,你...来了?”

        白玉,她的大师傅,也是宣阳宫长老之一,虽然并无任何职责加身,却为宣阳宫最有威慑力之人,其威严比宫主还要高上几分。

        “我如果再不来,你这小家伙的命怕是要舍在兰国了。”

        面对白玉的直视,诸子剑不敢有半点松懈。大师傅从小就对她格外严格,每日清晨必须练功至午休,午休之后便是诗书经论背诵,傍晚之后又是新一轮练功。

        所以,每次面对大师傅,她都要全神贯注,但是这次却让师傅看见了她最失神颓唐的一面。

        “师傅,我知错了。”

        “刚才你无法集中思考,思绪混乱,连玄宫的开关都没找到,如若不是为师助你一臂之力,只怕今日你险些还未敬你的孝道,便被守卫们发现。”白玉语调平淡,话语间不带有一丝波动和情绪。

        “刚才你又陷入自我,竟没有半分警觉为师的到来,如若换了寻常杀手在背后偷袭,你怕是早被人杀了。”

        这一声声质疑深深地击打在诸子剑的心里,让她强装的镇定在那字里行间的一次被瓦解。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

        “你说你不愿再被安排人生,想要为自己打算。可是你连闯陵都差点无法成功,你让我怎么信服你可以独自闯荡?我又该如何相信,你能为你的父皇找到真凶,查出他真正的死因!”

        “师傅这不可能!父皇怎么可能。。。”诸子剑脸色突变,瞬间没有了血色。

        父皇常年身居皇宫,戒备森严,不可能会有杀手进得了身。

        她不相信。

        白玉走向威王的棺椁,不费丝毫便把那重达百斤重的外棺掀开来,“你闻一闻你父皇的遗体有何不妥?”

        诸子剑赶紧起身走到棺椁面前,父皇的遗体就躺在里面,身体被白布遮住。她往棺椁里闻了闻,除了尸体的腐臭味,还有一股很轻的花香味从棺内散播开来。

        “梅花香?”

        “你再吸一口,仔细回味”

        诸子剑遵循白玉指示将头埋在棺椁里,再次吸了吸。

        “是百灵花的味道?”诸子剑眼神凝重看向白玉。

        百灵花是一种罕见的花种,只长在鲁国境内。它外层包围着一种坚硬的壳,只要人一旦碰触便会产生幻觉,无法控制自己,最后自杀身亡。所以,当今世上能用百灵花治毒的人是少之又少。

        “我接到信件说你父皇身体病养,当我赶到你父皇殿前,你父皇已经身亡。”或许是想到那晚的情景,白玉平静的语调多了几分波动。

        “从你被送往宣阳宫以后,你父皇的身体便变差了很多。太医院一直提醒你父皇千万不要提过劳累,否则身体亏空太多,以后病倒了便会一蹶不振。所以当时太医院所有人都认为是你父皇常年劳累引起的暴毙。”

        “但是,我却在你父皇的遗体上闻道了百灵花的味道,而当今世上只有毒王花眉才能不被它的外壳所伤,并且还能用它来治毒。可是她早在二十年前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条唯一线索也就断了。”

        “为什么?为什么?”诸子剑望着棺椁怒吼,一双黑瞳悠悠发光散发着强烈的杀戮之气。

        兰国的威王,一代天骄。凭着卓越的实力,让一盘散沙的兰国重振旗鼓。更是亲自上阵,带领兰国重将战胜了领国常年对边疆的挑衅。

        威王,她的父皇!

        她无比自豪的父亲,竟然会被歹人所害,这让她如何平息这怒火。

        “父皇,对不起,父皇,对不起。”诸子剑的怒火之下,更是有着深深的自责。

        她曾经责备自己的父皇,为什么不保重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不完成他的承诺便永远离她而去,让她孤身一人在世上苟活着。

        怒气和自责深深地扎在她的心里,就像无数根针一点点的深入又被猛力拔出,这种痛感让她渐渐呼吸不了。

        白玉见诸子剑呼吸加重,身体逐渐僵硬,双眸间的理智也渐渐消失,立即出声遏制,“莫不要然失了心智,现在不是你丧失理智的时候,两年前的那次杀戮,你难道还想重蹈覆辙吗?”

        诸子剑按住自己的胸口,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她的气流却正直涌而上,她想要控制却根本无力。

        白玉察觉了她的异样,眉间微皱将手附在诸子剑的脉上,瞬间面如土色,立即运功向她传输内力。

        “你的内力怎么会如此混乱,近几日你是不是又吐血了?怎么会比之前还要糟糕!”白玉的面容罕见地出现了一丝担忧,可想诸子剑的内伤有多么严重。

        “我去看了母妃。”诸子剑低声回复道。

        “哎。。。”白玉深深的叹了口,其实他早应该猜到诸子剑时隔八年终于回了兰国,必然会去找她的母妃。

        想必那久违的重逢并非她所预想的那样,否则也不可能再次吐血。

        “为师早就劝解过你,你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外放,一定要做到旁观无情,竟可能做到无心,无思,无情。”白玉摇了摇头,只能道出一声无奈。

        “你身上的内伤如若不再加以调理,你又再次情绪失控,很有可能会严重至昏厥,后果不堪设想!”

        诸子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严重性,她无言以对。

        在白玉的疗伤下,诸子剑的内力很快恢复了正常。

        “出去之后记得按时吃药,运功疗伤,马虎不得了”

        “徒儿明白。”诸子剑紧张的看向白玉问道,

        “所以,父皇的死会是何人所为?”

        wap.

        /110/110195/28598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