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六章:闯陵

第六章:闯陵

        每逢到了日落后,皇陵的守卫便格外严格,一来是为了防备盗墓贼,二来皇陵乃兰国几十年的根基所在,万万不得有任何动荡。

        虽然出发时间比原先计划晚了几个时辰,但是诸子剑快马加鞭,只在中途换了三次驿马。

        终于在第二日申时前,赶到远离兰国古埔城约莫两百公里外的皇陵所在处,百铜陵。

        百铜陵虽不似宏大如宫殿,但也占据了半个山丘。

        其四周筑以朱色的墙壁,从高处看去,皇陵分为内围和外围。

        外围布有林木植被,内围则分东南西北四个门。

        四门又各修四个不同大小的宫殿。每位上位的君王死后,均会依据先前祖上的排位而定下死后所属皇陵宫殿。

        东位皇陵宫殿属兰国祖先那辈,南门属旁系后代君王,西门属直系后代君王,最后的北门为所有已逝的兰国亲王。

        威王乃直系兰国子孙,所以一定会葬于西门皇陵宫殿。

        因为身居高处,诸子剑刚好看到下方的四位宫殿,各队的守卫兵皆在等待今日最后一场换队交接时间。

        她迅速飞身跃起,直朝西位皇陵。皇陵宫殿外约莫有两对人马,共计十人分散布在四周。

        以她的功力如若现在强攻,想必进到内围不是问题。

        但是,内围什么情况尚且不知,如若因此引来外援,那就难上加难。

        仔细巡视一番后,诸子剑留意到在离宫殿大门左方的一个转角处只有一人把守。

        “就是他了!”

        强闯不成,只能浑水摸鱼。

        诸子剑迅速向角落处转移,一掌将那名士兵打晕拖向旁边的草岭处。

        等所有人交班期间,她穿上兵服乘机潜入宫殿,这样便可一时让人难以察觉。

        来不及多加思索后,诸子剑迅速调换了衣服,返回角落处等待换班。

        终于在接近半刻钟后,内围的士兵陆续从外围出来。

        诸子剑数了数共计十人,与她收集的情报所属一致,乘双方彼此闲聊之时,她行动敏捷已翻墙而入。

        内围宫殿中央设有明塘,四侧各有多处陵寝,其中的陵寝殿便是各任君王死后葬身之处。

        殿内大殿之上摆有一座高约十五尺的金佛像,两侧各设有五对小佛像。

        但是在殿内四处查看后,诸子剑却没有找到通往地下玄宫的入口。皇陵警备森严,探子无法进到内围进行勘察。

        所以,她也并未收集到有关地下玄宫的更多情报。

        “万万不能在此刻丧失了理智。”

        每次只要事关兰国,诸子剑便容易缺乏冷静。

        眼看仅剩一盏茶的时间,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直跳。

        内围的士兵即将对接完毕,到时各方巡逻,只怕更难查找相关的机关。

        诸子剑越发紧张,思绪也越来越迷茫。

        “咻咻”

        一枚飞镖朝诸子剑飞来,最后钉在她前方的一个圆柱上。

        诸子剑一时情绪万千,如若那枚飞镖向她射去,她恐怕未能及时做出应对,就必定中招。

        有人在暗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诸子剑非常肯定她被盯上了,可是她竟完全没有察觉。

        现在她进退两难,外有守卫的士兵还有位未知的高手,她必须要打破这被动的局势。

        这时,又出现了一枚飞镖出现,只是这次还随了一枚字条,上面写着两排字:

        入口位金像后面,蜡烛照影处。

        有人在帮她?

        时间急迫,诸子剑不得不冒一次险。

        她根据指示走到金佛像后方,结果真的在蜡烛照影下方地板上找到一个圆体机关。

        打开机关后,金像后壁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暗门,诸子剑立即进入,随后暗门也自动闭合。

        暗门内并不是一片漆黑,两侧墙壁上各摆有金体笼罩的蜡烛。在蜡烛的烛光照映下,很快便看见一个呈现半圆形的洞口。洞口内部有很多小殿,内部都有一个偌大的棺椁。

        四处寻觅了一番后,诸子剑终于在中殿找到兰国威王,诸裴钰之墓。

        “父皇,儿臣来看你了”

        诸子剑双脚跪地,在棺椁面前叩拜。

        一次次的叩拜,强壮有力,在这地下玄宫清晰触耳。

        她眉间流下的血液和眼角流淌下来的眼泪,很快便把地面侵湿。

        悲泣的哭声,在这无人的空间内回荡着。

        八岁离宫那一晚,她抱着最后的期望以为母妃会为她送别,却没想等来了不敢妄想的父皇。

        “兰国第六皇子,诸子剑听命,到了宣阳宫定要勤勉学习,不得有任何懈怠,父皇一定在你十八岁那年等你归来,儿啊,去吧!”

        父皇坚定的语气,温暖的拥抱,至今她都记忆犹新。

        为了能够履行与父皇的承诺,她在宣阳宫从来不敢松懈。

        每次拼劲全力不敢发生任何意外,努力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强,在艰巨的任务和困难前从不轻言放弃。

        当徘徊在死亡的边缘,她靠着全心的意念在支撑着自己,提醒自己,父皇在等着她的回归。

        这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够再次回到兰国,能亲眼看见父皇。

        可是当她欣喜若狂终于等来宫内传来的第一份信后,却遭遇了人生中重大的变故。

        父皇因身体不适倒在了朝堂上,从此昏迷不醒,最后不治而亡。

        泪水止不住的从诸子剑眼角流淌,连带着这八年的时光,她所承受的一切。

        父皇再也等不到她回去了。

        诸子剑神色悲痛,望着那冰凉的棺椁。

        “父皇,你说过会在我十八岁那年亲自在都城门口接我回宫,你说过我们会去吃都城最好吃的酥饼,你说过,你会等我回来的!你骗人,你骗人。”

        诸子剑无所顾忌地放声大哭,她在哭诉着她的思念,她的苦,她的委屈,还有她的恨。

        为什么她要经历这些命运的多舛?

        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

        诸子剑跪坐在地上,没有先前的放任纵容,没有了一直压抑的情感。

        这样的她就像一个空洞的躯壳,彷佛这大千世界的一切与她而言都没有了关系。

        wap.

        /110/110195/28598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