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缘之所趋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伙伴

第四十三章:伙伴

        “我身为辅臣,会朝之不敬,使命之不听,侨之耻也。”沐林朝诸子剑咧嘴一笑,“我有我的坚持,我不会放弃的。”

        沐林踌躇满志,眼神里散发着自信的光芒。

        儿时的他也是这般自信满满,不过那时他还多了一些骄傲。

        “如果我助你查到苏家背后的势力,你可愿意答应我一件事?”诸子剑问。

        沐林欣喜地点了点头,“我当然愿意。”

        诸子剑神色自若看着沐林,缓缓道:“有一天兰国会发生政变,你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沐林惊喜的表情瞬间不见,他不知为何诸子剑会说出如此让人睁目结舌的话,这要是落在有心人的耳中,那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

        但是他有预感,诸子剑所说的政变将来一定会发生。

        这或许来源于他对诸子剑从小就建立的信任。

        可是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太突然了,他完全没有准备。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一定无条件辅佐你,就如儿时我同你一起练武。”沐林顿了顿继续道:“我说过我会永远陪着你,这个约定我从来不曾忘记。”

        诸子剑愣住了。

        她之所以提这个条件是笃定沐林不会同意,他身为沐家嫡子肩负着振兴家族的责任。

        他不可能会冒险帮助她。

        这样她也可以不用过多掺和兰国的政事。

        可是。。。。

        “你可知你答应的是什么事情?”诸子剑皱眉询问。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相信你肯定会护我周全。”话落,沐林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少年面如傅粉,眉如墨画,双眸灼灼有辉光,英姿煞爽全在眉梢。

        这次换诸子剑陷入了沉默。

        当年那个自信飞扬的男孩一如既往真诚地看着自己。

        这让诸子剑平静的内心掀起了一丝动荡。

        沐林或许是可以信任的。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

        “多谢。”诸子剑轻声说完,向沐林行作揖之礼。

        沐林从容淡定地走向诸子剑,朝她锤了一拳,讥笑道:“臭小子你终于没失礼了。”

        诸子剑怔了一下,她已经许多年没有听到别人这么叫过她了,当然也只有沐林敢这么叫她。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诸子剑眼角开始微微上扬,她咧嘴嗤笑道:“别忘了,你的礼仪还是我教的。”

        沐林惊喜地笑了起来。

        他直接扑向诸子剑,将她抱在怀里。

        “我还是喜欢你笑。这才是你!”

        诸子剑将沐林也紧紧地拥在了怀里。

        她轻轻地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过了好一会,沐林终于将诸子剑松开,他眼里含泪朝诸子剑一直傻笑。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我的好伙伴。”

        诸子剑拍了拍沐林的肩,两个人一起坐在了椅子上。

        “你和卫涵义查到哪里了?”诸子剑递给沐林一杯茶,“可在拍卖会查到什么关键线索?”

        沐林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

        “目前我们只查到苏家在举行拍卖会,但是具体拍卖的是什么却无从得知。”沐林深深地谈叹了口气,“苏家的拍卖会有众多规矩,参加的人必须要在船上进行实力对抗赛,进入前一百名的人才可进入最后的终极拍卖。我和卫涵义现在还未进前两百名,所以根本没法查到拍卖会的内部信息。”

        “可曾想过从参加拍卖会的人入手?”诸子剑问。

        “最近刚查到一些眉目。”沐林稍许皱眉,“六部有人参加。”

        “情况属实?”

        “属实。而且我们还怀疑有从二品的官员参加。”

        “从二品的官员?”诸子剑眉间紧皱,“他们可真敢!”

        沐林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和卫涵义也感到十分震惊,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还未告知忽王。这次本来卫涵义也要上船,但事与愿违卫丞相身体病重,他也只好放弃赶往宣阳宫求药。”

        “对了。”沐林疑惑地看向诸子剑。“你上船就是为了找惠儿?”

        诸子剑双眸微闪,散发着阵阵怒气,“宣阳宫查到苏家拍卖会在做人的买卖,或许惠儿就在其中。”

        沐林愣了一下,艴然不悦,“苏家好大的胆子,连人的买卖都敢做!兰国明令禁止贩卖人口,违例者被处死,还要株连九族。他们怎么敢?”

        “一个苏家是绝对不可能有这个能耐,他们的背后一定还有个大人物。”诸子剑顿了顿问道:“为何苏家会被朝廷怀疑?有什么证据?”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收到了圣旨,让我和卫涵义调查苏家的拍卖会。”沐林摊了摊手,无奈道:“就是这么简单,所以现在如此之复杂,没有任何头绪和线索。在偌大的商船里简直是大海捞针。

        “忽王对苏家是什么态度?”诸子剑问。

        “忽王的意思是不要打草惊蛇。苏家家主是兰国商会的监管人,每年进贡的俸禄只会多绝不会少。如果朝廷公开调查苏家,只会给兰国带来无端的是非。所以,苏家动不得。”

        “只有苏家动不得?”

        “对,只有苏家。”

        诸子剑沉思了片刻。

        忽王对苏家的态度很微妙!

        朝廷肯定是收到了风声,但是牵涉过广不能提前走路风声。

        所以能查不能被发现,被发现也动不得。

        苏家背后牵涉的大人物不简单。

        “和苏家来往都有些什么人?”诸子剑问。

        沐林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本子,把它递给了诸子剑。

        “兰国商会一共有四个家族,苏,孙,赵,齐,四个家族都有生意上的往来。孙家几代人都是从商,主要做水运的买卖。大当家孙文伈以前在苏家当过差,他的嫡孙女孙悦悦嫁给了苏家二公子苏逸在。两家关系匪浅,需要深查。”

        “赵家是做以土地为主,收取地租和庄客粮食的产业。兰国北门的农田都归赵家所有,这等规模在兰国已和勋贵庄田齐平。不容小觑!”

        “齐家世代传承织造工艺,织布的图案可以变幻出一千多种绚丽多彩的图案,虽然比不上鲁国的织布工业大户黄家,但技术在领国中也是数一数二。”

        “最后的齐家比较特殊。你自己慢慢看吧”沐林说得口干舌燥,拿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

        诸子剑疑惑地将手中的账本翻看了一遍,翻到了齐家那一页。

        开头写道:

        齐家内部四分五裂,暂且查不到具体的情况。

        “这个齐家倒是有点意思。”

        wap.

        /110/110195/28598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