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怪谈玩家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四章 泛起涟漪

第两百四十四章 泛起涟漪

        大家将秦满江放在了沙发上。

        沉骸不信邪地上前自己检查了一下秦满江的状况,发现他的确是失去意识了。

        看来……使用【童界】的代价比他预料中还要大。

        外面还在下雨,严潇和夏南判断,秦满江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童界】的事暂且搁置一下,等他醒来再说吧,”许一说道,他看向刘婧清和夏南,“我觉得,现在应该谈谈马上要开始的怪谈。”

        ————

        轰隆——

        阴云洒下细密的雨点,偶尔响起一声闷雷。

        这样的季节,出现雷声太过反常,然而,更反常的是朦胧的雨点中,诡异地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

        仿佛一块透明的玻璃,在雨中扭曲成形。

        “这里是……哪里……”

        茫然的女声在细雨中出现,她看向四周,身上穿着过时的衣物,林立的高楼让她目不暇接。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是谁?

        我在哪儿?

        一个个问题突兀地在脑海中涌现,她痛苦地捂住了脑袋,蜷缩在路旁。

        好饿……

        好饿……

        她茫然地看向四周,艰难地想要站起来,想去找东西吃。

        一个撑伞路过的男人停下脚步,打量了她几眼:“女士,你需要帮助吗?”

        被雨水湿透的单薄衣物贴在身上,她面容姣好,气质柔弱,抬眼之际,尽是茫然,更加令人怜惜。

        男人的眼睛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笑容也越来越奇怪:“没地方去吗?暂时去我家里吧……”

        她点点头,把手递给了男人。

        男人赶紧接住了她的手,可两手相触的瞬间,男人勐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用力地甩了甩头,以为是这场雨将他弄得有些感冒了,将女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女人柔若无骨地半靠在他身上,冰凉又香甜的气息钻进他的鼻腔,让他更加想入非非。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问道。

        “我……”女人任由男人搂着自己,似乎完全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她努力回想着自己的名字,想了半天,却依旧只能摇头,“我不记得了……”

        “我好饿……”

        她侧头看着男人,干净清澈的眼眸竟让男人愣住了。

        他的邪念消失了片刻,随即又狂涌而出:“好……我带你去吃东西,嘿嘿……来……”

        然而,一直表现得茫然顺从的女人,这次却停在原地,没有动弹。

        他拉了拉她,却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拉不动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

        “走啊,你不是想吃东西吗?我带你去。”他说道,生怕女人不跟他走。

        女人清澈纯净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的身影:“你好像……很好吃……”

        她脑袋歪了歪,天真无邪的柔弱面孔让男人瞬间失了神。

        “好……”

        “好的……”

        “吃了我吧……”

        他双目失神,脸上带着痴痴的笑。

        正在这时……女人的胸腔忽然打开,露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牙!

        一条条细长的腥红触手瞬间探出,将男人的身体捆住,勐地拉向了她!

        两人紧贴在一起,细密的雨点下,恐怖的咀嚼声缓缓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两人的模湖身影,渐渐变成了一个……

        一丝丝殷红的鲜血夹杂在雨水中,流进人行道旁的排水口里。

        她捡起地上的雨伞,缓缓撑起,放在肩上,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一步一步地……走进了细雨深处。

        同一时间,伏城各处都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人。

        他们茫然无知,却……极度危险。

        ————

        “我感觉,如期死亡就是死亡预告。”

        清童酒吧里,秦满江还晕着,其他人已经展开了另一轮讨论。

        此刻发言的人是钟雪燃。

        虽然关于【童界】的事的确很重要,但也不能干等着秦满江醒来,刘婧清和夏南即将要进行的怪谈也非常重要。

        钟雪燃似乎很喜欢刘婧清,一直在帮她分析,言辞之间也多有安慰。

        “七日之后,午夜零点,各领命数,如期死亡……关键点还是在于你们六天后的午夜,领到的所谓‘命数’到底是怎么回事。”

        “诸位,”梅思君长身而起,看向众人,“此怪谈无地点与时间限制,难免怪异。此处会不会是破解生路的要害之处?”

        【如期死亡】并没有给出时限,也没有给出进行游戏的地点,也就是说,这场游戏是极为罕见的在现实世界中,随时随地进行的。

        其实与其说罕见,不如说,大家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谈。

        没有时间限制的倒也遇到过,但没有指定地点的,这的确是头一遭。

        “我和秦满江上一次的【平安医院】,也没有指明地点,我们直接被【童界】送到了电影世界,所以从一开始就被蒙骗了,”陈致远接着梅思君的思路,说出了自己之前的经历,“不直接指明地点,很可能是陷阱所在。”

        “对,”许一两手抱怀,吊儿郎当地坐在了秦满江沙发的扶手上,“玩儿了这么久,可没听说过能全程覆盖现实世界的怪谈,那也太恐怖了吧?这里面八成有猫腻。”

        “你能不能有个坐像?”钟雪燃不满地看着他,秦满江正躺在沙发上,这人还偏偏要坐在人家沙发的扶手上,屁股对着秦满江的脸,这多不礼貌。

        “诶嘿,不能,”许一歪头看了她一眼,给钟雪燃气得够呛,但他自己却完全不在意,反而一扭头,看向沉骸,“反正你也没走,一起出出主意呗?”

        沉骸异常冷漠地站在一旁,说:“对不起,我并不是这场游戏的参与者,为什么要耗费心思在这件事上?”

        钟雪燃一听这话就忍不住要轰他走,但许一却一脸认真地说:“你看,秦满江的永久道具是【童界】,而且他次次都被选中,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不一般。”

        “你已经看到他对朋友的态度了,刘婧清和夏南都是他的朋友,你现在帮了他的朋友,就等于卖了他个人情,以后拿捏他不是轻轻松松?”

        “到时候再有备份之类的好事,你就不用拿什么大秘密交换了,直接对他呼唤友情呼唤爱,啧,百发百中!”

        许一一挑眉,话里话外都在扇动沉骸,“你看,说到底这也是交易,合理吧?”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许一的不着调,偏偏沉骸竟然真的在认真考虑着什么。

        一会儿后,他看向夏南和刘婧清,说道:

        “顺序。”

        /131/131351/31329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