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多重人格被曹操模拟曝光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这怎么可能?刘关张傻眼!

第一百零二章:这怎么可能?刘关张傻眼!

        “什么?”

        这怎么可能!

        刘备心里震惊不已,先前的三分酒意完全消失。

        要知道如果老曹没有被他们的徐州盐卡住,那还怎么坑他的钱锕

        没有钱又怎么招兵买马。

        最关键经过上次从许都逃来徐州被老曹拍的一路人马追杀。

        让刘备彻底清醒认识到,老曹对他的必杀之心。

        而现在更是将老曹得罪到死。

        如果徐州没有足够的钱粮来招兵买马。

        恐怕要不到多久,不是曹操的大使到来。

        而是曹操的兵马到来啊。

        想到这里,刘备额头都忍不住流出一丝汗水。

        有些颤抖的双手扶着糜竺。

        “军师,此消息来源可否准确。”

        “主公,属下也是听到这消息第一时间不相信,所以特地派下舍弟去打探一番,现在还没有消息。”糜竺微微摇头,随后又道。

        “主公,你放心,以属下经商盐这么多年的经验来判断,此消息十有八九是曹贼的障眼法。”

        障眼法?

        “此话怎样?”刘备有些激动。

        “首先属下祖上历代从商,盐米更是主操之业,这种制盐之法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出现,而且听下人说还是用有毒的卤石来制作。”糜竺缓缓的将刚才王掌柜和他说的话复述一遍。

        刘备、关羽、张飞三人都听傻了。

        尤其是听到许都卖的盐尽然是用卤石做的盐。

        更是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这怎么可能。

        “大哥,要俺看,这绝对是曹操那小贼使出的障眼法,连俺张飞都知道卤石有毒,又怎么可能制作成盐。”张飞牛鼻子一蹬,大喇喇道。

        “这次三弟说的,我也赞同,我看是曹操为了稳定民心所以暂时把盐的库存给搬出来,再谎称是研制出的盐。”关羽看来眼军师又看了眼张飞,捋髯道。

        “此事到也可能,孟德速来善用出其不意之策。”刘备听到这两种可能,也认为后者是曹操的计谋可能性更大些。

        毕竟用卤石制盐实在太过扯淡。

        想到这刘备的心稍微平缓不少。

        只要对方没有正真的研究出盐。

        那曹孟德求自己是迟早的事情。

        毕竟离北海离他太过远,舍近求远的盐价只会更加昂贵。

        “是的,主公属下也是如二位关羽张飞将军那样认为的。”糜竺拱手继续道。

        “这种用卤石盐制造盐之法实在太过荒谬,多为障眼法。”

        “哼!这个曹贼,就是花花肠子多,都坏了俺张飞喝酒的兴致。”张飞没好气道。

        “那军师认为咱们当下如何更妥当,是就这样以不变应万变,耗着曹操嘛?”刘备拉着糜竺的手,示意其坐在旁。

        “多谢主公!”糜竺欣喜若狂,满脸感激。

        “主公,属下到有一计。”

        “哦!何计?军师快速速道来。”刘备眼神一亮。

        “釜底抽薪!”

        “听闻许都羽记盐铺对外卖盐的价格不但低于咱们徐州盐价格的数倍,而且还不限量。”

        “咱们只要派人前去购买他家盐,把他的盐全部买空了,到时候还不就是粘板上的鱼仍人宰割了嘛!”

        “那军师这可有何风险?”

        关乎钱之事,刘备还是比较谨慎,毕竟现在的徐州是真的穷。

        整个金库也就剩下了不到十万钱。

        要是这钱打汤了,恐怕下月连军饷都发不出来。

        “不会的主公切放心,许都的盐价实在是太低了,就算是我们从那里买回来放到咱们徐州卖都能便宜不少。”

        “尽然如此之便宜?”刘备先是一震惊,随后又是哈哈哈大笑。

        “曹阿瞒啊!曹阿瞒!都说你身边谋臣多如牛毛,却没想到还有百密一疏之时。”

        “军师,这是金库的钥匙,需要多少尽管去取!”

        说完后,刘备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钥匙交给糜竺手中。

        “多谢主公信任,属下必不负众望,将曹操手中的盐全部低价收购下来。”

        “哈哈哈!为咱们光明的未来干一碗酒!”

        四人很快又进入了提前庆祝模式。

        甚至脑海中都已经自动脑补出,曹操到时候要上门求谈的卑微样子。

        一场酒喝到深夜才逐渐离去。

        ……

        而与此同时。

        远在邺城的一间闺房中。

        门窗紧闭,透过烛光隐约能看到一道妙曼女子的身影。

        “他现在究竟在干嘛呢?”孙尚香盯着手上的香包魂不守舍的发着呆。

        “你说他会不会想我呢!”想到这,孙尚香旋即取出香囊里面的花瓣,将一片放到桌子上。

        “可是他想我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想我!”

        “不想我!”

        “想我!”

        “……”

        就这样,孙尚香仿佛魔楞一般,不停的摆弄着花瓣。

        “哎呀!什么嘛!到底是想不想我啊!”

        “会不会是上次自己没有和他说清楚地址,他来找我结果没有找到呢!”

        想到这里,孙尚香心里又是一阵担心,万一真是这样那岂不是麻烦了。

        “不行,不行!这个大傻子,不对啊,他都还不知道自己是女儿身啊!”

        本来还打算给曹羽写一封信标明地址的,结果这才反应过来。

        对方连自己是女儿身都不知道,想个屁啊!

        想到这里,孙尚香又是一阵愁苦。

        早知道最后离别的一天就把一切都告诉他好了,结果到现在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单相思。

        “呜呜呜!偷心小贼,大混蛋!没良心!”

        孙尚香气呼呼的拿起床头的枕头,把他当做曹羽,不停的小拳拳锤胸口。

        就在这时,门忽然敲响了。

        wap.

        /133/133137/31329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