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神医帝妃倾天下在线阅读 - 第445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445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445章自作孽不可活

        “九王爷,好福气啊。”

        相较于九王爷的好福气,那位昭王,还真是瞎了眼,错把珍珠当鱼目。

        “单太子所言差异。”

        洛九黎淡笑,伸手挽住萧溟玄的手臂。

        “应该说是我好福气,得遇我家王爷。”

        萧溟玄在听到她说我家王爷的时候,眼底色泽不自觉地柔和了些许,抬手揉了揉她的头。

        “遇到你,才是本王真正的福气。”

        皇上:这还是他那孤冷高傲的弟弟吗?

        宗亲朝臣:这还是那矜贵淡漠,狠辣无情的九王爷吗?

        满殿烛光轻轻的笼在那二人的身上,在地上投下淡淡的影子。

        只是,在这温情时刻,两双怨毒的眼睛也在死死的盯着他们。

        被九王一脚踹飞,才缓过心神,捂着心口,嘴角流血的昭王爷,此时浑身无力,脸色苍白如纸。

        由此可知,九王那一脚,是集聚了多深厚的内力。

        昭王怔怔地看着宫灯下,那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感觉这一幕就像是在做梦。

        洛二小姐,九王未婚妻子,永安县主,仙医凌虚子弟子,却唯独没有了昭王妃这个身份。

        可明明她曾是他的啊!

        如今的他已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只觉得是上天给他开了一个极为恶劣的玩笑。

        视线里只看见那女子站在万人瞩目的荣光之下,汇集了世间所有的尊贵和荣华。

        同时也带给了他灭顶的报复。

        而他眼下的处境……

        心口处还在传来阵阵隐痛,昭王攥紧胸前的衣襟,他的九皇叔啊!是真真想要置他于死地。

        也是了,他杀了他们的孩子,他的九皇叔当然恨不得杀了他给那孩子报仇。

        可那又如何?他想杀他,却又不能杀他。

        他是皇子,是皇上的儿子,是长宁王朝的昭王爷。

        唯一能定他生死的只有他的父皇。

        昭王这样想着,把目光看向由始至终都跪在地上,还披着男人长袍,眼神犹如阴暗角落里的毒蛇,闪着冷光的胡含玉。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他们的计划就是毁在了这个蠢货手里。

        而此时的胡含玉,狼狈、窘迫、困顿、难堪,所有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处境。

        她一心算计,却算计得来了什么?

        清白尽失,名声尽毁,想要攀附的男人求而不得,想要踩在脚下的女人却高高在上。

        胡含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洛九黎。

        心里嫉妒,嫉妒她能站在萧溟玄身边。

        心里怨恨,怨恨那洛九黎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成为了仙医凌虚子的弟子,如今竟成了她也高不可攀的县主。

        可恨,还真是可恨到了极点。

        她把目光慢慢移到了殿中央的桌子上,微微眯起的眼中散发出淡淡的恶毒。

        那瓷器里的王水果真能化尸化骨吗?如果把那王水泼洒在洛九黎的脸上会怎样?

        人一旦心中有了恶念,就会被恶念操控。

        她已经成了这样,她得不到的幸福,洛九黎凭什么要得到。

        几乎是在恶念形成的一瞬间,她猛然起身用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直奔桌上的瓷器。

        “啊!她要干嘛?”

        “快拦住她!”

        “放肆!”

        殿内因为胡含玉突然暴起,顿时大乱。

        四面八方的武将,禁军在看出胡含玉直奔的目标后,大惊。

        纷纷跃起几乎同时不约而同的把皇上,皇后和一干宗亲护在身后。

        而桑南国使臣,也纷纷把单太子和五公主护着频频后退。

        唯有洛九黎在震惊的同时大声喊道:

        “王水?小心,不要去碰王水。”

        她以为是胡含玉因为丢失清白,名声尽毁想不开。

        却根本不会知道,胡含玉是想要置她于死地。

        萧溟玄见她往前冲,吓的一把搂住她的腰,把人紧紧禁锢在怀里。

        “胡含玉是个疯子。”

        能为了一己私欲,胆大妄为算计他,还把情蛊虫种进身体里的女人,绝非善类。

        而此同时,胡含玉光裸的手臂已经够到了桌面,手指已经攀上了那瓷器的边缘。

        突然一把飞驰的寒光匕首刺入了后背,天旋地转般的疼痛传来,让自小就娇养的她根本承受不住。

        脚步踉踉跄跄的跪在了桌下,而她的手指却用力攀上了那盛放着王水的瓷器,瓷器倾斜,倾斜再倾斜。

        随即,众目睽睽之下那瓷器里的王水全部倾泻而出,顺着手臂洒在了她的脸上。

        “啊!我的脸,我的眼睛。”

        凄厉的惨叫声把殿外树上的积雪惊的都从枝丫上坠下来,啪嚓!打在地上。

        邵尚书一语成谶,今晚不但他亲眼看到了王水毁人的威力,凡是殿内众人,或是垂着的双眸,或是不忍去看的双眼里全都充满了恐慌。

        只见殿中央,胡含玉双手捂着脸,凄惨的在地上打着滚。

        那手指,手臂,一张如花的脸上凡是沾染了王水的皮肤上,除了冒着黄色的雾气,空气中难闻的味道令人作呕之外。

        恐怖,可怕又惊悚的事情到底是发生了。

        她的皮肤在开始慢慢变红,红过之后开始溃烂,几乎是肉眼可见的一寸寸侵蚀溃烂。

        再加上刚刚匕首刺入了后背,在翻滚的时候致使匕首没入了身体内,几乎是一瞬间,胡含玉就没有了呼吸。

        可即便是人没有了呼吸,但王水腐蚀皮肤深层组织的呲呲呲声还在众人耳边响起。

        被波及的地毯,桌腿,也被王水腐蚀的溶化成了大窟窿,焦黑一片。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什么叫化尸化骨。

        甚至每个人都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上脊背。

        “啊!含玉,我的侄女。”

        胡贵妃凄厉的喊了一声,整个人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伤心的,昏厥了过去。

        “娘娘,贵妃娘娘。”

        有宫女赶忙扶住昏厥过去的胡贵妃。

        反观太后,瞳孔骤缩,面无血色,满眼的惊恐,虽然人还未昏过去,但那死死攥紧了椅子扶手正在微微颤抖的手指,显露了她此刻溃败的心情。

        就在此时,一直默不作声成为了隐形透明人的崇阳侯却突然捂着心口位置歪头倒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痉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