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直说了,咱老李就要边区造在线阅读 - 第083章 除了秀芹大妹子?还能有谁

第083章 除了秀芹大妹子?还能有谁

        筱冢义男瞥了眼这颗造型上有点像菠萝的手榴弹,有些好奇,便伸手拿了出去。

        仔细地观摩一番后。

        转而看向山本一木,微微皱眉道:“mk2手榴弹?美式破片手雷,山本君,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想给特工队装备上这种手雷?”

        山本一木却摇了摇头,道:“将军,    这是我的第二个重大发现。”

        “袭击河源县的敌人,用的,便是这种手雷武器。”

        “而且!”

        “初步判定,这颗手雷不是m国捐赠给国民军的,而是,我们的敌人,自己仿制的!”

        听到山本一木诉说。

        筱冢义男的眉头皱地更深了,问道:“山本君,你说这颗手榴弹是敌人自己仿制的?指的是晋绥军,    还是国民军?”

        山本一木又是摇头,说道:“都不是,这颗手雷,是我们一向瞧不上的土八路制造的!”

        “八路?”筱冢义男脸上,并没有出现一点震惊之色。

        短暂的沉默后。

        他看向山本一木,问道:“何以见得,这是八路仿制的武器?以我对八路的了解,他们,还达不到这个军工技术吧!”

        对于第一军司令官的问话。

        山本不慌不忙地回道:“将军,这个,请您翻看手榴弹弹体底部!”

        筱冢义男皱着眉,将手中的mk2手雷翻转过来。

        然后。

        就看到了弹体底部赫然有着“边区造”三个字!

        只是。

        筱冢义男脸上依旧没有任何惊讶,甚至淡定地把手榴弹放回箱子里,然后对山本一木问道:“山本君,你知道这三个汉字代表什么意思吗?”

        山本一木看了眼放回盒子的里mk2手榴弹。

        微微皱眉。

        但还是一副胸有成竹地样子,    说道:“将军,我已经派人调查过。”

        “翻译告诉我!”

        “边区造说的就是八路军边区制造所的意思!”

        筱冢义男听完后,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

        挥手示意手底下的士兵,拿来一盒碎碎的弹体碎片。

        其中。

        有几块碎片,竟然还拼出了“边区造”三个字来。

        山本一木看到这,眼睛微微一眯,然后迅速低头,说道:“将军,原来您已经知道这个事情,我还以为自己有了重大发现,真是非常惭愧。”

        筱冢义男伸手,打断了山本一木说话。

        随后。

        又摇摇头,开口说道:“我没想用这个来责备你。”

        “这一次你至少让我看到了一颗完整的敌方手雷。”

        “山本君!”

        “你想听听我对八路边区制造所的评价吗?”

        山本一木立即恭敬地说道:“将军请讲!”

        筱冢义男的目光并没有看着山本一木,而是眺望着远方,道:“第一军的上一任司令官,也就是我的前任,还有前前任,他们在任时期,八路军所能制造的武器弹药,    无非是石头制作的地雷,    亦或者战场上捡来的子弹壳,进行二次装填火药制成的。”

        “可是几年过去。”

        “我们尝尝看不上眼的土八路,    竟然可以制造出这种品质的手榴弹。”

        “我不得不感到害怕啊。”

        “若是再给他们发展下去,八路的军工,会不会赶上我们?甚至,超越我们呢?”

        筱冢义男的担忧不无道理。

        但是。

        身为慕尼黑军事学院出来的高材生,山本一木并没有在意,只是傲慢地说道:“将军,八路军的条件太差,制作出这种手榴弹来已实属奇迹。我倒是不觉得他们能生产出,媲美我们的武器装备。”

        “如果有这种可能?”

        “那么也请将军放心,我会带着我的特工队,消灭他们。”

        “包括那位!”

        “杀害坂田联队长和平田一郎宪兵队长的八路团长,李云龙!”

        山本说的话,还是很铿锵有力的。

        只是。

        有些自信过头了。

        这让筱冢义男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愠怒。

        于是。

        他郑重其事地跟山本一木说道:“山本君,在所有第一军全体军官中。”

        “对你,我是一直抱有期待的。”

        “所以!”

        “我希望你能体会到我的心情,今后,要用你全身的本领,去完成你说过每一句话。要以武士的军刀,去描绘那些理想中的梦幻图案!”

        山本头一低,回道:“是!”

        话落。

        筱冢义男已经走出了屋子。

        而山本却是歪着脑袋,目光停留在李云龙的那张黑白照片上。

        此时。

        他的脑海里,已经想好了一个对付李云龙的特种作战计划...

        ......

        ......

        此时。

        晋绥军,358团团部。

        在楚云飞身前的桌子上,正摆着一颗边区造闪光手榴弹。

        楚云飞瞪大了眼睛,略显震惊地样子,指着面前这颗闪光震撼弹说道:“8路军?你确定这是8路军边区造生产的武器?”

        和楚云飞说话的,正是中校参谋长方立功。

        他看着楚云飞惊讶的样子,连连点头,回答道:“是的,团座!这手榴弹底盘下,印有‘边区造’三个字。卑职已经调查过了,边区造就是八路军边区制造所的意思,”

        楚云飞眉头微微皱起,说道:“没想到八路竟能制造出如此厉害的手榴弹来!”

        “可是,立功兄啊!”

        “你以前不是说,他们边区造,只能用战场上捡来的子弹壳,二次装填才能生产子弹吗?”

        “怎么现在,已经能制造出这么先进的手榴弹来了?”

        方立功有些尴尬,只好回道:“是卑职轻视了,不过,我已经派人调查清楚,这种新式手榴弹,目前只有129师的人在用。”

        “而且!”

        “我听说,鬼子在战场上吃了这手榴弹的苦后,第一军司令官,筱冢义男那个老狐狸,也在派人调查有关8路军边区造的情况!”

        “团座,我个人认为,8路的边区造应该是最近才有能力制作出这种手榴弹。”

        听完方立功的话后。

        楚云飞却是摇头,说道:“立功兄,不管是不是最近才有能力制作这种手榴弹,我都要你以后,密切注意有关8路边区造的所有事情!”

        “毕竟!”

        “我们和八路军之间,早晚还会有一战。”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

        ......

        边区造对于外界的影响。

        周宇是不清楚的。

        这几天,他都在忙着搞m-2式60mm迫击炮生产事项。关于这种武器,边区造起码要建立两个厂房。一个用来生产炮身,一个专门用来生产炮弹。

        炮身的生产并不算太难。

        倒是迫击炮炮弹方面,对于头回制作的边区制造所来说,还是挺生疏的。

        炮弹底部要搞尾翼、底火,基本药管。

        但光以基本药管作为发射药,迫击炮是飞不了多远的。为了使初速度更大,射程更远,还得给底部套上附加药包。

        当炮弹滑落到炮管底部撞击击针时,底火点燃基本药管里的发射药,发射药产生的火药气体冲破基本药管侧壁,从尾管侧面的孔中喷出,在炮弹下方形成压力,把炮弹打出去。

        而在这时。

        基本药管里喷出来的爆燃火焰将附加包火药一起点燃,两者产生更大的推力。

        因此。

        迫击炮也被分为零号装药、一号装药、二号装药!

        零号就是只有基本药管。

        一号就是只有一个附加包。

        二号则是有两个附加包,诸如以此类推...

        半个月后。

        第一支批m-2式60mm迫击炮样品,终于是搞出来了。

        与其相对的。

        当然是60mm口径的迫击炮炮弹。

        之后。

        周宇喊来许秀和狗蛋二人,开始对这些迫击炮进行测试,靶场也换到了后方无人的山上。

        迫击炮这种武器,在炮类武器中,绝对算是简单的!

        不过。

        可不要因为简单,就小瞧了他的威力。

        在一战时期。

        像迫击炮这类的曲射炮,已经显示出了他的威力,不然也不会在整个二战期间,会有那么多军队对它们趋之若鹜。

        周宇带领着许秀和狗蛋,将炮架好,开始连续试射。

        根据这门炮的参数而言,炮手熟练的话,每分钟能发射三十枚炮弹作用。

        当然。

        这是理想中的数字。

        真实试射,自然没有这么多。

        像周宇他们第一次弄,一分钟也就试射了十几发炮弹。

        最后。

        将带来的所有样品炮弹都试射光了,还略微觉得有些不过瘾呢!

        试射无问题后。

        周宇又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自语道:“世界上很多武器都是仿制他国后,自己生产出来改名的。比如这门炮就是仿自f国的,然后就改名成m-2式60mm迫击炮。”

        “还有我国后来的56冲,也是仿自毛子的ak-47突击步枪!”

        “我是不是也该给边区造的武器,重新取个名字呢?”

        正想着这事。

        忽然。

        警卫员小李,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说道:“部长,独立团李团长来了,在您房间里等着呢!”

        李云龙?

        难得安静半个月的时间,没成想这家伙又来烦人了!

        大概!

        还是来找周宇要弹药的吧...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招待一下李团长,我马上回去。”周宇跟小李说道。

        随后。

        又命令狗蛋与许秀两人,将迫击炮收好,不要让李云龙看见了。

        这要是让那老小子知道了!

        他会不惦记?

        那就不是他李云龙了。

        老话说的好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安排好狗蛋和许秀隐藏好m-2式60mm迫击炮的事情后,周宇这才回到边区后勤去见李云龙。

        进门!

        就看见老李在瞪着自己!

        周宇看着李云龙,笑道:“呦,老李,好多天没来,瘦了啊!”

        “在这等我多长时间了?”

        李云龙没理会周宇的话,反而是问道:“我听人说,你小子这些天经常去周边县城逛?你小子干啥呢,咋天天往周边县城跑,该不会是特务吧?”

        “你他娘的才特务呢!”

        周宇没好气的瞪了这家伙一眼,就知道老李这家伙一开口,嘴里准没憋好屁。

        李云龙被骂。

        非但没生气,还乐起来了,说道:“哈哈哈,老周,你看你,我不就跟你开个玩笑嘛!”

        “呵呵!”

        周宇轻哼一声,将外衣挂在椅子上。

        这时候。

        李云龙开口问道:“来得时候,我听到后山有爆炸声,你不会搞出什么火炮来了吧?老周,要是真搞出了,记得给我七八门啊!”

        火炮?

        张口就是七八门...

        我呸!

        真拿我周宇当冤大头啊?

        回身。

        周宇看着李云龙,说道:“少来,别说七八门,我这里可一门都没有。”

        “刚才声响?是我把一些制作质量有严重问题的手榴弹集中处理了。”

        “诶?”

        “我就纳闷了,你个大团长都多大年纪了,没事不能追个小姑娘当老婆啊?这天天的,老是来缠着我个大男人干嘛!”

        追个小姑娘当老婆?

        以李云龙睡觉打呼噜的声响,怕是难咯。

        但是!

        李云龙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嘚瑟了起来,说道:“咱老李还需要去追人姑娘?哼,都是人姑娘追的我!”

        “你是不知道啊!”

        “想当年,咱老李也是十里八乡的俊后生,来提亲的都快把我家门槛给踏平了。”

        “哈哈哈!”

        听到这话,周宇实在是忍不住了,怼了一句道:“老李,你就吹吧你!”

        然而。

        李云龙却在此时较真起来,说道:“老周,你要不信,咱两打个赌怎么样?”

        “打赌?哈?”周宇有些疑惑。

        这老小子今天咋回事?

        平常说他两句玩笑,没啥事啊,今天为什么还较真打赌呢?

        不对劲!

        很不对劲...

        但明知道这里有问题,周宇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道:“打什么赌?”

        “就赌我三天内能不能娶到老婆,而且还必须是人小姑娘主动追的我。如果我赢了,你边区造的武器,任我挑,要是我输了,我李云龙以后,唯你周宇马首是瞻!”李云龙此刻脸上带着愠怒的样子。

        但眼睛里那种激动、期待对方上当神采,却是出卖了他!

        然而。

        此刻的周宇,看着李云龙这副自信的模样。

        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一个人来。

        ——杨秀芹!

        这个时期,这个地点,能主动对老李头投怀送抱的,除了大妹子,还能有谁?

        于是。

        当下周宇就用怀疑的目光看向李云龙,说道:“老李,你说的,该不会是秀芹大妹子吧?”

        周宇不说还好。

        一说。

        李云龙就更激动了,瞪大了眼睛,说道:“我擦,他娘的,你小子咋知道的?这事我连和尚都没告诉,独立团上下除了我跟秀芹,没人知道啊!”

        “这事还要告诉吗?”周宇耸耸肩,有些无语地说道:“独立团上下,谁不知道大妹子对你有那啥意思?你真当生病的时候,那几天鸡汤是白喝的啊!”

        李云龙顿时泄气。

        本来着拿这事“坑”周宇一批武器。

        可惜。

        白费功夫了。

        “老周,和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真是没劲啊!”李云龙说着,就拿出一张红色纸张来,递给周宇。

        “呵呵?那是你自己心眼太多了!”周宇吐槽了一句后,接过李云龙递过来的纸张。

        看了看后。

        发现,这是一张请帖喜筵请帖。

        “请柬独立团政委兼边区后勤部长周宇先生!”

        “农历壬午马年二月初五,谨订于星期三,为李云龙先生和杨秀芹女士举行结婚典礼敬备喜筵,共情光临赵家峪独立团团部,敬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