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容爷怀里的小娇娇太飒了在线阅读 - 第20章 惹她生气了

第20章 惹她生气了

        第20章惹她生气了

        “是啊,帝都的所有冰场都不对外开放了。”

        宁澜垂眸,叹了一口气。

        容聿蹙起眉头,并未出声,而是低头拿起了手机。

        宁澜只当他是不理会自己了,就识趣地绕过他往前走。

        正要上楼的时候,却被容聿叫住:“宁澜。”

        她回过头,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容聿已经拨通了一则电话,他朝着宁澜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示意她不要讲话。

        随即对着电话那头质问道:“北海冰场为什么不开放?”

        那头似乎也不了解,容聿冷冷吩咐:“立刻查一下。”

        然后把电话挂断。

        宁澜眨了眨眼睛,不太明白容聿现在在干什么。

        北海冰场这四个字很是熟悉,她努力思考了一番,好像这就是容氏旗下的产业。

        “容聿,冰场都被人包场了,并不是不开放。”宁澜解释。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容聿接听,直接按了免提。

        说话的人声传来,宁澜有了印象,这人是容聿的特助崔宇。

        崔宇汇报道:“爷,我和北海冰场那边沟通过了,是沈妍小姐的公司帮她包场,下个月她要参加综艺的花滑比赛,所以需要练习一段时间。”

        容聿拧眉,反问:“沈妍是谁?”

        崔宇立刻回答:“是前两年走红的当红小花旦,目前知名度很高。”

        容聿冷声吩咐:“让北海把她们的预约推掉,那位沈妍可以去其他冰场练习,北海最近也不要接待其他顾客。”

        崔宇不解,急忙问道:“爷,您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不太适合滑冰吧?”

        而宁澜傻傻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这时候才堪堪回过神来。

        容聿这是要把冰场留给她?

        突然间,心里仿若涌入一股暖流,温暖包围了她的全身。

        就算他现在失忆了,也还是在默默地关心她,默默地在意她。

        她更加确定,自己的死不会是容聿干的。

        宁澜正想着,容聿那边也回答了崔宇,崔宇得知是宁澜要参加花滑比赛,整个人都震惊了。

        更震惊的是,他们的容爷竟然为了这个妻子,主动提供冰场。

        要知道以前,容爷可是恨透了宁澜的。

        不过,容爷这次醒来,都是宁澜的功劳,宁澜是容爷的救命恩人,容爷如今对宁澜态度转变,抱以感恩的心态,也是属实正常。

        崔宇不再多想,赶紧去把事情给办妥了。

        “谢谢你啊。”

        宁澜认真地看向容聿,抿了抿唇,然后笑眯眯地道谢。

        容聿看着她灿烂的笑容,只觉眼前微微有些恍惚。

        她真的变了。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人,可他总觉得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她。

        尤其是她这般笑容,真诚且清澈,完全不像从前那般夹杂着虚伪和讨好。

        “这段时间,北海冰场都会留给你练习,你有空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去,我让崔宇给你找一位国家教练。”

        容聿开口。

        嗓音冰冰冷冷的,可宁澜却听到了关心的意味。

        她其实是想拒绝的,她不需要教练。

        但是,这既然是老公的好意,那她就还是答应了。

        “知道啦,谢谢老公。”

        宁澜害羞地红了脸,赶紧转身,欢欢喜喜地上楼去了。

        容聿:“……”

        老公?

        他嘴角抽了抽。

        ……

        晚上。

        又面临了洗澡的难题。

        容聿被推进房间之后,脑海中一直做着思想斗争。

        他并不想让宁澜帮他洗澡,但他又想到昨晚自己在浴缸里起不来的窘迫……

        想来想去,他只能硬着头皮,准备让宁澜帮忙。

        只是话语还未说出口,宁澜便主动把他推进了浴室,认真道:“你现在腿脚还不太方便,康复训练至少一周以上,我才能放心你自己洗澡。”

        说罢,宁澜便开始去给浴缸里放水。

        容聿耳根有些红,他没有出声反驳,静静地等候着。

        宁澜调好了水温,便转身走过来,蹲在容聿的轮椅前。

        她伸手覆上了他的衬衣领口,给他解开纽扣。

        一颗,两颗,三颗……

        小麦色的肌肤展露在空气中。

        虽然他已经躺在床上两年,脸部和身子都瘦了许多,但不可否认他的骨架还是那么的完美。

        所谓画皮难画骨,不管是形容女人也好,男人也罢。

        骨相的优越,才是最优越的。

        只要假以时日锻炼,容聿又能恢复到以前那般天之骄子的模样。

        容聿察觉到女人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身体,让他觉得分外不自在。

        他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和宁澜如此和睦地相处着。

        甚至,还这般亲密。

        上衣很简单地就脱掉了,接下来就是最困难的一步。

        宁澜也开始有些不好意思。

        她别开眼,咬着唇道:“你不用不好意思,反正都看过了。”

        她是在安慰容聿。

        可容聿却注意到她通红的耳朵,忍不住调侃道:“害羞的人,似乎是你。”

        宁澜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猫,惊叫一声跳了起来,清澈的圆眸瞪向男人。

        容聿清咳一声,转移了视线。

        他暗暗惊讶,方才那番话竟是他说出口的。

        这不像是他,他怎么可能如此登徒子。

        “你现在是我的护工,这是你的责任,你的酬劳我会加倍付给你。”

        容聿沉下嗓音,仿佛是急于解释这样的情况。

        听他把自己称作“护工”,宁澜脸上的红润瞬间褪去。

        她失落地垂了垂眼眸,然后粗鲁地帮他扯下了裤子,扶着他坐进了浴缸。

        她蛮狠地撸起袖子,全程一点都不温柔,拿着搓澡巾在他后背“唰唰唰”地搓着。

        容聿后背疼痛,明显感受到她的怒气。

        他微微蹙眉,心想自己刚才是调侃她害羞,所以惹她生气了?

        可是他也说了,会给她双倍的工资。

        怎的她还是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容聿不理解,也不打算理解。

        以前宁澜做的那些过分的事情,他没有跟她算账,现在对她也很是和颜悦色,已经够好了。

        宁澜气呼呼,越想越气,手上的力道一下比一下重。

        “嘶——”

        突然,男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宁澜察觉到不对劲,抬眸就对上他阴翳愤怒的目光。

        再低头瞥了一眼。

        完了完了!

        她好像搓错地方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