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人在东京,有许愿机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预知死亡

第四十九章 预知死亡

        搜集完三人信息,时间已近晚上九点。

        小千和准时睡觉,东野广泽才打算关电脑把金田一肝出来。

        这是,邮箱却是来了一封邮件。

        “西尾真流发来的邮件?”

        东野广泽奇怪的点了进去。

        邮件有点长,东野广泽看着内容有点意外。

        内容全是东野广泽和神原美夏的过往。

        从神原美夏进入高中,和东野广泽相识,两人不知为何偷偷好上,然后制定计划私奔,一直到神原美夏在医院产下小千和后,突然死去。

        甚至连神原美夏对西尾真流曾经说过的那句似乎是预示自己死亡的话,西尾真流都是写了进来。

        西尾真流尽量用了陈述语气,但东野广泽还是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悲伤和不甘。

        东野广泽猜到了西尾真流的用意,也明白这位警部是真的认为他失去了记忆。

        这多多少少让东野广泽松了口气。

        “神原美夏果然不是因为分娩而死,但她这死得也太奇怪了点,还有从她说过的那句话,她是真的知道自己会死?”

        “自杀?”

        “不可能,那个时候的她,没理由自杀。”

        “不是自杀的话,她那么年轻,为什么又会突然死亡呢?”

        想了想,东野广泽走到屋子外,给西尾真流打了个电话。

        他本来就有不少话想问西尾真流,现在正好一起问了。

        “你这是买了电话?”

        西尾真流望着和下午一样的电话号码,皱眉问道。

        在她印象中,东野广泽很穷,又不肯接受她的帮助,哪里来钱买手机?

        “是,我回来发现我会的就是画画,这两天找了份画画的工作,报酬还不错。这不重要,我想问西尾警部,美夏她的死亡原因是什么?”

        东野广泽稍微解释了一句,然后问道。

        “她死亡的那家医院在她死亡后做了一些检查,认为是自然死亡。”

        “就只有那家医院的检查结果吗?神原家没做进一步检查?”

        “我所知是没有,但神原家有自己的医疗资源,给尸体做一个检查不是难事。我对神原家了解很有限,并不能知道他们的举动。”

        西尾真流却是摇摇头。

        “那你知道美夏她以前经常去医院吗?”

        东野广泽想了想,又问。

        “知道,美夏她会定期到医院检查身体,不少时候还是我陪她一起去的。”

        “但次数是不是太频繁了?她去检查什么?”

        美夏去医院检查什么?

        西尾真流沉默了。

        因为她不知道。

        她虽然经常陪美夏去医院做检查,但从不知道美夏去检查什么。

        正常的身体检查,不会一两个月就去一次,这种频繁的检查,更像是得了什么病。

        但西尾真流从没见过美夏身体有什么异常的时候。

        别说异常了,她甚至从没见过美夏生病。

        “不知道,但美夏她身体一直很好,从没生过病。”

        西尾真流艰难的说,她突然发现,她并没有像她自己所想的那样了解美夏。

        不仅是美夏,实际上整个神原家族,在她眼里都笼罩着一股未知的神秘气息。

        “这样吗?那容许我再问一个问题,神原家有谁想杀我?我对神原家做不了什么,但要是能知道可能的敌人是谁,我至少能多加防备。”

        “不知道。事实上,除了神原家的家主,我就只知道美夏还有个妹妹,之外美夏还有什么亲人,我一概不知。”

        “对神原家的了解,我知道得极其有限。我们家算是神原家的附属家族,在很久之前,我祖上曾被神原家看重,但后来不知道哪一个祖宗犯了事,作为惩罚,我们家就被赶出了神原家,只能游离在神原家族边沿,直到我和美夏认识,情况才有改善。”

        西尾真流苦笑着解释。

        她和美夏见面时,大多数情况都不是在神原家的主家那边,而是在美夏专门居住的一处别院。

        神原家主家那边规矩很多,她去了那边也只能在房间内呆着,无法随意走动。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太多,警视厅近来在调查你遇袭的事,神原家一定会知道,如果真的是神原家的人想杀你,至少未来一年时间内,都不会再有人敢对你动手。”

        “神原家的规矩极严,挑衅一次家主禁令已是很严重的事,要是再敢对你出手被查出来,无论是谁,下场都不会好。”

        想了想,西尾真流安慰东野广泽。

        “我知道了。”

        “千和睡了吗?她近来怎么样?”

        “刚睡了。近来说话流利了很多……”

        和西尾真流再说了会小千和近来的近况,东野广泽挂了电话。

        夜色下,东野广泽低头沉思着。

        过了一会,他匆匆回到屋子里,翻出神原美夏的那一叠相片。

        找出神原美夏抱着小千和的那张相片,东野广泽默默看着。

        穿越过来的第一晚,他就看到了这张相片,当时看着就感觉到,相片上的神原美夏洋溢着一股淡淡的幸福之意。

        但此时再看,东野广泽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不舍。

        没错,除了幸福外,这相片里,神原美夏还有一丝淡淡的不舍。

        神原美夏是在生下小千和的第二天早上就死亡,这张相片拍下的时间,是神原美夏生下小千和后不久。

        为什么会不舍呢?

        很显然,神原美夏知道自己会死亡!

        “神原美夏一直去医院做检查,她还预言了自己的死亡,很显然,她的身体有某种问题。这也能解释她为何要急着生下小千和,而不是等以后。”

        东野广泽默默想着。

        “但不对,还有个巨大的问题!小千和是自然分娩的,神原美夏受孕的时间也是无法确定。受孕时间无法确定,分娩时间也无法确定,她是怎么做到在生下小千和的第二天就死亡的呢?”

        得了某种不治之症,知道自己可能会死不奇怪。

        但神原美夏的举动,已然超出了这种范畴。

        神原美夏,更像是……生下后代就会死亡?

        东野广泽猛的想到了一个可能。

        但这样的事,真的存在吗?

        某种诅咒?

        东野广泽不由想到。

        虽然很离谱,但东野广泽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诅咒才能解释。

        东野广泽这时不由想起了小千和的情况。

        几天下来,他从没见小千和哭闹过,人十分的乖巧,学习东西非常之快。

        虽然东野广泽没经验,也察觉到小千和与一般小孩不同。

        但是,如果小千和的诞生不同一般,神原家为何不带走小千和?

        神原家执意那样做,这个世界的东野广泽是毫无法反抗之力的。

        他和神原美夏还没正式结婚,神原家想带走小千和非常简单。

        东野广泽摇摇头。

        神原家的举动也很谜。

        东野广泽准备在搞定四个杀人凶手后,找上神原家的人,用视野共享能力,查一查这个家族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是能找出谁想杀他,那就更好了。

        小千和的情况也要注意,如果神原美夏是因为诅咒而死,小千和可就得小心了。

        看来他今后也得想办法弄些医生技能,确保小千和不会出事。

        ……

        东野广泽肝了一晚,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第一个故事完整的肝了出来。

        第二天早上去上课,把小千和送到幼稚园后,他把厚厚一叠的画稿邮寄给《青春plus》编辑部。

        “东野,早上好。”

        经过昨天的事,教室里今天和东野广泽打招呼的同学多了一些,东野广泽也一一回以问候。

        “东野,越岛老师找你。”

        快到早自习的时间时,门口一人大喊。

        “越岛老师?”

        “她找东野干嘛?”

        二年1班的学生们惊讶的望着门口高挑的身影。

        东野广泽闻言,先是呼出属性界面望了眼。

        没有,消失的委托还是没有回来。

        越岛伢子老师也是活得好好的。

        是越岛伢子老师放弃了自己愿望吗?

        这样的话,她来找他是什么意思?

        “越岛老师,早上好。”

        东野广泽来到教室外。

        “东野君,我看你棒球打得很不错,很有潜力。我有支业余棒球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每次比赛你都能获得出场费,赢了比赛还能有奖金。”

        越岛老师的声音有点清冷,她一点也不废话,直接道明来意。

        东野广泽再次到属性界面确认。

        没有,还是没有委托。

        “抱歉,越岛老师,我对棒球没兴趣。”

        东野广泽自然是拒绝。

        “是吗,那算了。”

        东野广泽拒绝就是想看越岛老师的反应,而越岛老师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听到他不想加入,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这也太果断了,正常人再怎么也会劝说一下才会放弃。

        难道她真的是放弃了自己的愿望?

        想了想,东野广泽对着越岛老师的背影,丢了个精神标记上去。

        『标记失败!』

        几个始料未及的字,猛的在东野广泽面前浮现。

        标记失败了?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