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人在东京,有许愿机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遗物

第七章 遗物

        日本是个论资排辈十分严重的地方,警察也不例外。

        西尾真流在警视厅很有前途,但她想让别人帮忙做事,尤其是警视厅外各区警署的警察,可不是容易的事。

        今晚她能第一时间得知东野广泽的消息,其实是松本司此前向各区警署发了话。

        在那些警署看来,认为可能是因为报假警的事,东野广泽在警视厅挂上了号,被重点盯防了。

        只有西尾真流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

        假警的事虽然让警视厅丢脸了,但也不至于盯着一个人不放,警视厅没那闲心。

        事情本来是西尾真流担心东野广泽和千和再出什么事,向松本司请教有没办法能第一时间掌握东野广泽的动向。

        没想到松本司略一思索后,就直接向各区警署的署长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注意东野广泽。

        此前西尾真流只是有点奇怪松本司这么好说话,现在渐渐感到有点不太对劲。

        “西尾君,你这话问得可太伤我心了。美夏再怎么说也是我看着长大,叫了我好多次叔叔的。以前我帮不了她什么忙,她现在不在了,照顾一下她的丈夫和孩子,只是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呢。”

        松本司却是笑着说。

        举手之劳就帮忙?

        骗鬼呢?

        西尾真流心里吐槽。

        这些大人物举手之劳的确是很多人费尽所有力气也做不到的事,但想让他们动一动这“举手之劳”,绝不是易事,西尾真流可太清楚了。

        西尾真流家境不算好,至少比同事猜测的要差很多。

        在她小时候,她甚至因为营养不良而长得比同龄人矮小不少,快11岁了,看起来才9岁大小。

        来往神原家的人就有很多像松本司这样只要行一行“举手之劳”就能改变她家的处境,但从没人这样做。

        直到某一年新年,她哥哥受伤住院,她父亲大发慈悲的带着她去神原家拜年,她和美夏相遇,美夏喜欢和她玩,她家的处境才渐渐开始改变。

        至于松本司和神原美夏的长晚辈关系,这话骗骗别人还行。

        十多年下来,总共还不到十次的礼貌性称呼问候,关系能亲密到哪里去?

        不过,松本司既然不说,西尾真流知道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她想了想,说道:“松本部长,那我让人查一下那快艇?”

        “傍晚出海的快艇不会多,有大概的目击时间,要是有登记记录的查一下就能找出来。但他们多半用的是私人无登记的快艇,想找出来不容易。不过只是确认东野广泽有没说谎并不难,让那一带的查案人员顺便查一下便是。确认他没说谎的话,再根据线索,决定是否往下查。”

        松本司点点头,说道。

        这几天搜查本部收到为数不少真真假假的线索,需要进行一一排查。

        港区那边也有,到时会有警察过去查证线索。

        有关东野广泽的这条警报线索也是线索之一,并不算公器私用。

        “是,我知道了!要是这家伙还是报假警,我这次非要让他吃个教训!”

        西尾真流用力点头,而后狠狠说道。

        ……

        出租屋内。

        西尾真流离去后,东野广泽细细打量了起来。

        这里将是他之后一段时间的居住之处,也是这个世界东野广泽留有痕迹最多的地方,对他能有多少了解,全看屋子里留下了什么。

        房间很小,总共不到二十平,东野广泽一眼扫过,已是有了大概的了解。

        门口右侧有一个洗手盘和燃气灶,一旁的墙壁上还挂着毛巾,洗手洗脸做饭都是在这里了。

        右侧再往里一点,是一个狭窄的坐便器卫生间。

        按照日本人的习惯,一个带浴缸的浴室是少不了的。

        但这间出租屋面积实在太小了,并没有配套有浴室,想洗澡,那得去附近的澡堂。

        卫生间再往里,是一个放置被褥和衣服的推拉门储物格间。

        东野广泽一眼看下来的感觉,就是狭窄,压抑。

        幸好在尽头的墙壁上还有一个窗户,不然东野广泽还真受不了这种环境。

        窗户上凉着一排婴儿的小衣服,东野广泽走过去,发现衣服已晾干,就伸手拿下来叠好。

        咕噜咕噜~~~

        小千和坐在榻榻米地板上,双手捧着奶瓶猛吸,一双乌黑的大眼珠则是跟着东野广泽移动,生怕他跑掉了一样。

        东野广泽看在眼里,他不知道小千和是否真的在担心,只是忽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有点心疼的过去,轻轻抱起她。

        小千和顿时安下了心,专心对付起嘴里的奶瓶,喝得更猛了。

        幸好东野广泽有过一些帮忙带小孩的经验,不是一窍不通。

        担心小千和噎着,他轻轻抚摸着小千和的背部,同时走向房间最左边的角落。

        房间面积不大,家具少得可怜,除了一张放杂物的高一点的桌子,和一张可以坐在榻榻米上吃饭的矮饭桌外。

        就只有最左边角落被一块盖着蓝布的架子了。

        东野广泽走过去,伸手掀开蓝布。

        竟然是一个画架。

        画架上夹着一张黑白素描画,东野广泽目光瞬间被吸引了过去。

        画中,一个穿着传统和服的年轻黑发女性,正微笑恬谧的低头看着怀中抱着的婴儿,眼眸里满是柔情蜜意。

        画面构造很简单,除了人物外,没任何的背景刻画。

        但就这么一幅简单的素描画,东野广泽哪怕不懂绘画技巧,也从没刻意去欣赏过什么大师名作,他也能清楚的感受到画下这幅画的人在画上倾注的感情。

        很温馨恬谧的一幕,但却是给人传递了一种极其痛心之感。

        “她就是千和的母亲?传言看来果然不能信。”

        东野广泽望了眼在猛喝奶的小千和,心里想着。

        小千和的母亲怎么想东野广泽无法确定,但这个世界的东野广泽在画上无疑倾注了极深的感情,他临死时,最为关心的也是小千和,如果是传言般的人渣,绝不会如此。

        话说回来,小千和的母亲叫什么名字,他到现在还不知道。

        在警察亭时,东野广泽向赤井二郎问过,但东野广泽的人渣大名在网络上盛传,小千和母亲的名字,却是得到了很好的保密,众多消息中没任何提及,只是统一用“女高中生a子”代替。

        东野广泽目前也只是从西尾真流话中得知名为“美夏”,至于姓,还是不知道。

        “呼~呼~~”

        东野广泽想着事情,怀中的小千和喝饱后,就呼呼的睡着了。

        “被子,嗯,有了。”

        东野广泽从储物格间中找到一套很轻薄柔软的小被褥。

        颜色有点发旧,二手物品,看来东野广泽的经济相当困窘。

        但一个高中生,没父母支援,要上学的同时养一个女儿,能不饿着就已很不错了。

        翻被褥时,东野广泽在储物格间角落里找到了一只上着一把小铁锁的铁盒子。

        给小千和盖上被子睡好,东野广泽坐到一旁,摸出从尸体上找到的另外一把小钥匙,咔嚓一声打开了锁。

        铁盒内的东西不多。

        一叠二三十张的相片,一个印章,几张收据,一本母子健康手册。

        “神原美夏……”

        东野广泽总算知道了小千和的母亲叫什么名字,母子健康手册上有写。

        在日本,女性结婚后,会改姓跟着男方姓。

        不过神原美夏还没和东野广泽正式结婚,小千和出生时,写的自然是她的名字。

        东野广泽翻了一下,母子健康手册上,记着小千和这一年来注射疫苗和看医生的记录。

        神原美夏早已不在,这一切自然是死掉的东野广泽包办。

        东野广泽在一些地方还会自己用铅笔进行一些备注,很是用心仔细。

        收据有房租收据,樱城高校的收据,此外还有一张盖章是“花儿幼稚园”的收据引起了东野广泽的注意。

        收据落款日期是2020年3月23日,就在不到两个月前。

        “东野广泽上学时,千和就放到花儿幼稚园吗?明天得找时间去看一看。”

        东野广泽瞄了一眼收据上的地址。

        具体位置在哪里他当然不知道,不过可以问路嘛。

        “印章,这东西据说在日本比签名还管用?真是想不明白啊。”

        放好收据,东野广泽好奇的拿起了盒子里的圆木印章。

        上边自然是刻着东野广泽的名字。

        对这东西,东野广泽可是好奇来着。

        看了不少番剧和galgame的他,对这东西可眼熟了,而且听说在日本,印章的法律效力还在签名之上,只签名没有印章,甚至不具法律效力。

        在华夏,这是难以想象的事。

        上下左右翻看了一会,怎么看也就一个普通的木头印章。

        摇摇头,东野广泽放下印章,拿起那一叠的相片。

        稍微翻了一下,几乎都是神原美夏的相片。

        身穿运动服跑步的神原美夏,穿着淡雅白紫和服参加祭典的神原美夏,在草坪上背着手漫步的神原美夏,低头在教室课桌上写作业的神原美夏,亲密搂着东野广泽手臂的神原美夏……低头摸着大肚子的神原美夏……脸色微微苍白,但眼里满是幸福,抱着小千和的神原美夏……

        所有的传言,在这一叠跨越了至少一年多时间的相片面前,轰然而散!

        这无疑是一对真心彼此相爱的少男少女。

        两人郎才女貌,但只是一年多时间,两人已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只留下这一叠照片。

        东野广泽看着,不禁隐约的感到心疼。

        高中恋爱结婚生子,在很多人眼里,是离经叛道。

        但若以后还能学业事业有成,和睦到老。

        等他们老了,再回想起这一切,那无疑是一段无比浪漫的美好回忆。

        东野广泽穿越过来前,看过大量的动画和漫画,但哪怕在那些动漫主角,也难以找出几对来。

        神原美夏要是还活着,一切可能会朝着一个美好的方向发展。

        但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只是,东野广泽想不明白,两人正值豆蔻年华,为何要这么的着急呢?

        如果两人不急着要孩子,是不是一切就会不同了?

        砰!砰砰!!……

        “东野,我知道你回来了,快开门!”

        就在此时,出租屋薄薄的木门猛的响了起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打断了东野广泽的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