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黄巾少帅在线阅读 - 第57章 学生被绑

第57章 学生被绑

        刘康听了都一个踉跄,天下大治了还是什么的?

        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听说过这粮价一石的市价能低至一文钱的。

        当然他也不会真就拿这个调侃什么,心里清楚,两家故意在讨好张钰。

        “嗯,好像是这样……”张钰也是点了点头,似乎粮价本应该就是这个价格,“今年的市价,好像是这样。”

        看得出来,若是自己不稍微接受这个好意,两家心里估计都没办法安定。

        纯粹的恐惧没用,恩威并施,才能让人彻底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两家家主连忙应是,心里也稍微松了口气。

        好在就是今年,若年年都一文钱,那真是多少粮食都不够败的。

        最后张钰拿出一块金饼,在两家买了一万石的粮食。

        一石重六十二市斤上下,缺乏足够的副食和油脂补充,只是野菜和主食的话,就算一天两餐,一个成年人也要吃一斤粮食。女人和孩子吃不了那么多,只相当于男性的六成。

        太平镇算上山寨,男丁六千余,女人和孩子近七千,每天要消耗近万斤粮食。换算成石,每天消耗170石左右的粮食,一个月下来就是5100石粮食。

        太平镇原本就有粮食,再加上还有个把月就要丰收。多买些粮食,也是为了预防万一。

        天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一个王贲郑贲的,又带来几千个难兄难弟,粮食多少都不够!

        突然就明白这年头,大家都不怎么敢收留流民。

        要逃荒都是一个乡的人一起逃,起码几千上万的,谁敢收?

        在有产出之前,这几个月投入的粮食,谁报销?

        汉朝又没有常平仓,国家也没有粮食储备,地方官员拿什么来收留难民?

        张钰一口气买下一万石的粮食,两家家主不说什么,心里还是有些滴血。

        鲁肃也算地方豪强,家里也不过六千石的存粮。

        两家虽然家大业大,每家支出五千石的粮食,还是有些伤筋动骨,却不敢说些什么。就算家里粮食不够,钱还是够的,总能花点钱买点。

        就两家和其他豪强的关系,以市价买点粮食还是可以的。当然,这里的市价就真是市价。

        “一块金饼,一万石粮食……”刘康饶有兴致的说道,“要不师弟转卖一些给师兄?”

        “师兄说笑了。”张钰知道他是在调侃,毕竟这生意太好做了。

        “以前还担心,师弟会引起豪强们的觊觎,对你不利。现在看来,还巴不得他们这样,到时候又能赚一批粮食。”刘康感慨。

        粮食还是其次,两个家主对张钰的敬畏才是最重要的。

        多来几个这样的,整个济南国,还有谁能忤逆太平教,他这个郡王,才算当得有点意思。

        十年前刚刚当这郡王,本以为好日子来了,就是这些豪强教他做人要低调。

        十年后,总算是有机会出这口恶气了。

        “我乃方外之人,对俗世的种种并不眷恋。”张钰摇了摇头,“他们主动跳出来,我不介意随手接下,他们不愿意跳,就由着他们。”

        “还是师弟看得开。”刘康也不勉强,反正有伏林两家做表率,其他几家行动之前,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

        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张钰正打算回客房休息,等着晚饭时间的到来。

        “老师,出事了!”还没有转身,就有学生匆匆跑了进来,“朱明和杨俊,被歹人给绑走了!”

        “具体是什么情况?”张钰当即询问,也觉得奇怪,济南国还有谁那么不长眼睛的。

        “当时我们几个陆续汇合,正打算回来。小巷里突然窜出几个壮汉,远远的就用麻袋套住朱明和杨俊,就这样带走了!”几个学生七嘴八舌的,好歹还是把事情交代出来。

        “你们没有过去帮忙?”张钰反问了句。

        “他们的人阻拦了我们一阵子,当我们突破过去的时候,两人已经被歹人带走,不知所踪。”学生为难的回道。他们第一次来东平陵的,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敢贸然去追。

        万一对方在哪里设下埋伏,自己追过去反而是自投罗网。

        “不过!”有个学生当即表态,“我们抓住了一个他们的人!”

        话说当头,外面其他学生,已经把一个壮汉押了过来。

        此人鼻青脸肿,显然被这些学生一通胖揍。再看押解他的是周仓,那下手的是谁已经不言而喻。

        “恩师,弟子无能,没办法解救朱明和杨俊。”周仓上前,首先想张钰告罪。

        杨俊还好,朱明却和他一样,都是张钰的弟子。身为师兄,不能解救师弟,也是失责。

        “事发突然,可以理解。”张钰点头安慰道。

        情况大概了解过,当时大家还没有汇合,歹人在路上就对朱明杨俊下手,也就是有学生发现,连忙过去救援。周仓离得最远,跑得最快,奈何对东平陵不熟悉,到底还是给歹人走脱。

        随即看向那被俘虏的壮汉,询问:“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哼!”那壮汉倒是嘴硬,被打成这样都不肯说。想想也是,若是他属于那种软骨头的话,估计周仓等人一通胖揍,早就什么都说出来了。

        “居然敢对恩师无礼!”周仓见状,作势要打。

        张钰却是对他摇了摇头,这才停住。

        就现在这壮汉的情况,继续打下去,怕是不小心就把人打死,到时候线索就要断了。

        “没事,我最擅长审问俘虏。”张钰笑了笑,然后看向那壮汉,“我乃太平教教主张钰,不知道你是否知道?”

        后者什么都没说,不过心跳,脸部肌肉,眼神这些都能反应出来,对方知道。

        这意味着绑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

        整个济南国,想要绑他的不止伏林两家。不过显而易见,绑他没有任何作用。

        这次他把学生带来,在那些人眼里,就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以学生作为人质,也能逼他妥协。

        尤其他们还精确绑到了朱明,这个武力值偏低的学生,显然是有调查过。

        那应该是上次带着三人过来,就已经被他们盯上了。至于杨俊,只能说是顺带。

        当时两人走在一起,怕也拿不准哪个才是朱明,索性一起绑了。

        “世家豪强不愿招惹我,六大宗派,也没必要对付我。知道我身份却还敢动手,那么就只剩下……”张钰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被国相取缔的邪教残部!”

        对方的眼神终于有变化,张钰嘴角微微抬起,自己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