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今天异世界依然混乱在线阅读 - 第6章 监察与执行

第6章 监察与执行

        “汪?汪汪?”

        来到安全屋就一直睡觉的宠物幼崽狼终于醒了。

        风衍斜眼瞄着这只蠢狼,想到再过一个月,自己就要和它签订锲约,就充满了绝望。

        这靠谱吗?他总感觉这战宠的智商都不及前世的二哈来着,之前震动都不是一次两次,可它还能睡得这样香,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

        没法想象,成长为完整体的它,和刚才电视中虚兽是一样强大的存在。

        而且你是狼不是汪星人,老是学狗叫干嘛?至于是谁在对方刚来孵化的时候,汪汪的逗它,风衍选择性失忆。

        “走了,警报解除,我们可以出去了。”软软在风衍身边上下飞舞,很是开心,警报解除她又可以看电视,追剧。

        之前不是不想看,而是发生在周边的紧急事件,会让所有电视台都放相关信息,虚幻网民用部分也会断开连接功能,之前的景就是这样被弹出来,才发觉出事的。

        风衍瞄了眼电视画面,最上方的红色警报横条已经边成了绿色,证明了这次的危机算是解决。

        “恩,走吧。”

        小妖精已经急不可耐的按下了大门开关。

        风衍招呼了一下,蠢狼立刻迈着小短腿摇晃着尾巴跟了过来。

        等从安全屋上来之后,风衍松了一口去,虽然屋子里乱糟糟,可是至少没有正面被冲击波击中过。

        “啊,完蛋,要整理屋子,你要帮我鸭。”软软到处乱飞,看着因为震动一团糟的屋子,发出了抱怨声。

        风衍没有理她,而是第一时间在窗前看观察外面情况。

        “你就庆幸吧,至少我们还能住在家。”

        百米开外就一条横沟,正中的就不用说了,横沟左右两侧的建筑物都是残破不堪。

        小妖精闻言飞了过来,看见外面的景象,立刻张大眼睛和嘴。

        “哇~”

        目瞪口呆的样子,肯定是和风衍想一快去,要是攻击正面击中他们家方向,安全屋还存在吗?就算运气好抗下来了,估计现在一人一妖精加宠物,还被埋在地下等待救援呢。

        就像横沟周围的那些建筑,安全屋的出入口肯定已经被掩埋住。

        风衍皱了皱眉,想到了不负责任的保镖景,或许人家根本不是不负责,而是考虑这方面的情况了才会过去凑这个‘热闹’。

        窗外这条沟,有可能就是第一次冲击波造成的。

        景那一下被击中,或许也有引导对方不向他们这个方向攻击的用意。

        想明白这点的风衍立刻转身,在某个角落拨开掉落的杂物,找到了医疗箱拎起就向房门跑去。

        “你去那?”小妖精发现动静,立刻飞了过来,跟着风衍出门。

        出了屋子立刻就可以听见远处的救援车警报声,空中也是各种飞行器乱窜,没有平时的有序。

        “小衍你没事吧?”

        风衍看去,这是邻居家阿姨,同样的拿着医疗箱,对方看了眼风衍手里:“你自己待着,不要乱跑。”

        “知道了,阿姨。”习惯性的装着乖宝宝,从小在女性面前,他就乖巧可爱,因为这样会收获拥抱和吧唧两口。

        “有我在,肯定没事。”小妖精软软不要脸的邀功。

        人家是安全解除之后,第一时间来确认风衍的安全,完全就是带着善意而来。

        在确认风衍没问题之后,就立刻抱着医疗箱,向着不远处的横沟方向跑了过去,看样子是准备做些力所能及的帮忙。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虚兽危机是比较频繁的自然灾害。

        风衍没有去凑这个热闹,而是瞭望者城外方向的地面和天空,他拿医疗箱并不是为了逞英雄。

        很快就发现了某个黑点,摇摇晃晃地向着这边飞了过来。

        风衍脸上很平静,不过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还能飞着自己回来,说明他的保镖没有受到什么严重伤势,平时看着不正经,他保镖实力还是有的。

        小妖精也看见对方,观察了下风衍周围,确认不可能有什么危险,就嗖的一声向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没多久黑点开始慢慢变大,然后人影变得清晰起来。

        风衍看着回来的保镖在发呆,并不是惊奇御空飞行这事,在这个世界各种辅助飞行道具很多,他自己也有类似儿童悬浮板,不过那个又没速度,也没高度,玩起来一点都不嗨。

        至于是他自己撒娇卖萌,骗老爸买的这件事,他选择性遗忘。

        还不是那个时候没见识,觉得新奇才会这样做。

        风衍思考的另外一件事,以前他也有想过,重生的这里会不会是很遥远未来的老家。

        虽然帕特帝国的语言他是重新学过,可是随着长大,他还是知道这个世界同样有他前世的母语中文,有英文,而且这两种语言才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语。

        可是另一个发现,让他打破了这个猜想,那就是瞭望远处,看见的接近物体或人,永远是从模糊变清晰。

        所以这个世界是平的?又或者一个远远超过蓝海星的大球体?

        随着景靠近,风衍抬头看向上空,微微眯眼看着上空挂在天上的太阳。

        其实并不用那个来判断,其实天上的太阳就说明了一切。

        并不像前世的太阳不可直视,其实从所谓的太阳,也可以知道不可能是前世,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日落日出。

        太阳就一直在这个地方挂着,更像一个超级大灯泡,正午时分变得最亮,而到了晚上就黯淡了下去。

        没错,晚上所谓的月亮还是它。

        “景,景,这臭小子又在偷看你裙底。”

        妖精软软的叫嚣让风衍回神焦距重聚,成人巴掌大小的对方,双手双脚张开,在自己的脸悬浮着,头扭着向后上方大喊。

        典型的贼喊捉贼,不过风衍视线还是很诚实地看了过去。

        虽然重生变成孩子,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到以前的高度。

        可是从另一方面讲,小不点还是有小不点好处的,前世错过的风景,这一次。。。其实也没看到多少,因为这个世界有一个叫裤裙的东西。

        这服装和前世的安全裤一样是让人深恶痛绝的发明。

        看着景缓缓落下,就是发达的个人辅助飞行装置,才让裤裙在这个世界大为流行起来。

        而且喜欢漂亮的女战士们,多数也会选择裤裙,要不人一些动作都是很容易走光。

        景的战裙破破烂烂,其实是全身战甲都没一处完好,全都出现龟裂。

        “还看?”景落地不管青红皂白的,就随手在风衍额头就是一下。

        忍了!不忍也打不过啊,再说等自己长大,都老太婆一个,对她一点想法都没有。

        “还有力气打人,景阿姨。看来没事啊。”风衍吐槽了一句,接着迅速扫视了下对方的伤情,暴露的肌肤都是红斑,这是能量灼伤。

        在对方面前,也没有太过装可爱,老妈可以调动的手下,就作为女性的景,经常在报保护他,所以对方对他是有一定了解。

        景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滚,哎呦,疼死老娘了。”

        风衍拿出一罐喷雾剂和一叠符文绷带,来到对方身边。

        拿着摇晃了一下,喷雾对着对方伤口就开始喷了起来。

        “啊~!你看着点!”贴着景查看伤情的小妖精差点被喷了一身,飞开后立刻嫌弃的对着风衍嚷嚷。

        “喔~”喷剂是有消毒和止血功能,细胞再生的酥痒,让景叫唤出声。

        随手把喷雾剂对着小妖精抛了过去,软软一把抱住然后接替风衍的工作,上下飞舞找寻伤口喷射。风衍也没闲着,拿起另一只手的绷带,撕开某一个封条,原本被阻隔的符文,在撕开封条后瞬间亮了起来。

        “啪~!”一巴掌贴在了伤口上。

        “啊!臭小子我宰了你!!!呀,疼死唔。”

        “呵~”

        风衍冷笑,接着继续之前的动作,跟着消毒止血的小妖精后面,不断地给对方上着符文绷带。

        不过后面的动作没有这样粗暴对待伤员。

        不管是止血喷剂,还是符文绷带,都是炼金和科技结合产物,比起前世的医疗水准强太多。

        看了眼医疗箱,要是前世有这个就完美了,只要带着谁都是医疗兵。

        回过头来,对着景问道:“你刑期快满了,干嘛这么拼命?而且都是7阶大佬,还怕找不到工作?”

        “切,小屁孩懂什么。”景不想搭理风衍。

        喷完对方腿上最后伤口的小妖精,抱着喷雾剂飞到景的脑袋边,犹豫着要不要在对方脸上也喷一下。“景,你以后想要干什么?要不要继续做风衍的保镖?另外几个执行官我不喜欢。”

        执行官,听着名字很唬人,其实都是一群罪犯。

        这个世界个人伟力很强,就很容易造成一种现象,侠以武犯禁。

        老妈的监察官职务,就是监管能力者的部门,负责能力者犯罪的查案和追捕工作。

        每位监察官手下都会配置1~4位执行官,毕竟能力者可以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社会资源,一些罪不至死的能力者,要是关在监狱算是一种浪费资源。

        所以就有了执行官这种职务,算是资源的再利用。

        一方面执行官是监察官手下最有效的打手,毕竟抓捕能力者罪犯同样不是轻松的事情,抓捕过程出现伤亡也是在所难免。

        所以用同样是罪犯的执行官来以毒攻毒是最好的选择,特别是因为本来就是罪犯平时不用付工资,就算死亡也不像监察官牺牲需要大笔的抚恤金。

        而另一方面监察官也需要监管手下的执行官,评价是不是能回归社会,以后还会不会对社会造成威胁。

        是减刑还是增加刑期都是监察官说的算,刑满释放的执政官,也不会混不下去,本身就是高级战力,有的是混饭吃的本事。

        就战力而言执行官绝对是同阶精英水准,在加上跟在监察官身边学到的东西,以及和监察官建立的关系,在期满之后绝对是各大势力愿意拉拢的对象。

        风衍在对方小腿上贴完最后一个伤口,视线瞄了一眼对方腿上的跟踪脚环。

        “我说景阿姨啊,你不会是舍不得我?想要继续待在我身边?老妈可付不起你工资的。”

        “呵~小屁孩,老娘混的时候你只是个单细胞。”贴满一身符咒的景站了起来,嫌弃的看了眼装模作样的风衍,真想把这小子的德行告诉大姐头。

        可惜第一次打小报告,就完败在臭小子的演技上,在他老妈面前臭小子永远都是乖宝宝的模样。

        “不要脸,景是仰慕妈妈大人,才会是你呢。”小妖精飞到风衍面前吐舌头做鬼脸。

        被道破内心想法的景脸色羞恼,然后傲娇的一转头:“你们两个回房老实待着,我去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

        说完转身,接着背甲亮起符文,上面喷射口带出气焰,然后凌空飞起,向着不远处横沟飞了过去。

        风衍直接被吹的向后好几步,接着平静的整理着被吹乱的发型,顺便拨开拉着自己头发防止被吹开的臭妖精。

        “你是不是又要和妈妈大人打小报告?”小妖精看着风衍,立刻兴奋的问道。

        “切,她就是想留在老妈身边,我才不顺她意呢。”

        说完风衍蹲下整理医疗箱,然后拎起再次看向远处混乱而有序的救援现场,最后摇了摇头转身说道。

        “走吧,回屋,你电视剧已经开始了吧?”

        原本绕着飞的小妖精空中一凝,接着嗖的飞回屋去。

        “讨厌你,干嘛不早说!”

        听着耳边留下的话语,风衍耸了耸肩,然后拎着医疗箱,慢慢的向着屋里走去,自己不管是年龄还是实力,现在都不够看,除了逗逗妖精做做医疗兵,根本什么忙都帮不上。

        好像快点长大,不过作为原本的成年人,这种欲望也并不是很强烈,因为他明白这种无忧无虑的童年是多难能可贵,至少前世他错过这些。

        自己好像这一世也没啥人生追求,还是好好做自己的二代就好,天塌下来也有大个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