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流放皇子:父皇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他曾说过,最是爱我

第十八章:他曾说过,最是爱我

        秦渊很快送来了佛剑诀,没有一个字偏差,连注解都没忘记。

        这些注解,都是他标注的,每本秘籍都有,袁紫菱也传给他了。

        和他的秘籍相比,除了字迹不同,一个字也没错。

        夜幕再次来临,江道离也离开佛堂,回到房间。

        “今夜你去城主府,帮我盯紧管家,不要让那些百姓出了意外。”

        江道离吩咐道。

        “是。”袁紫菱恭敬道:“紫菱这就过去。”

        “嗯,鬼佛篇章,若有不解之处,不必藏着,直接问我。”江道离淡淡道。

        “紫菱多谢殿下。”袁紫菱化身一道黑烟,离开房间。

        江道离换上黑衣,也带上镇压的妖魔,离开皇子府。

        神足通施展,已经道台中期的江道离,仅是片刻间,已经远离江水城。

        十里之外,村落已无村民,小山之上,妖魔之气越发浓郁。

        一道漆黑屏障,封锁整个小山。

        小山脚下,有四位佛门和尚盘坐,周身佛光弥漫,修为不弱,都有筑基顶峰。

        江道离悄无声息避开他们,来到漆黑屏障处。

        “看我乾坤借法,御剑杀魔。”

        “宁郎……”

        “你这妖魔,乱我之心,今日定送你轮回!”

        “道长,住手,他是宁郎。”

        妖魔之气翻涌,有道士之声传出,亦有女子悲戚慌乱之语。

        宁郎?

        道士,女鬼……

        江道离看着漆黑屏障,里面妖魔之气太过浓郁,根本看不清里面情形。

        当初的道士,女鬼,书生的残念?

        亦或是,他们一直未曾离开,被束缚于此?

        具体如何,只能等这层屏障打开了。

        江道离伸手按在屏障之上,佛元运转,屏障坚固如山,难以撼动。

        “这屏障,若无金丹修为,怕是无法破开。”

        江道离皱眉:“看来,还是要等这些和尚布阵了。”

        附近地面,已经刻画好了阵法纹路,只是阵法还未运转。

        想要以百姓之血,开启大阵,这些和尚何其残忍。

        慈悲吗?

        与魔何异?

        绕着小山,行走一圈,也没有找到薄弱点。

        带着妖魔离开,回到江水城,没有直接进城,而是在外等待。

        一直等到子时,妖魔意识逐渐清醒,才解开他的镇压之力。

        “多谢仙长。”妖魔清醒,先是捂住自己小腹,确定什么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江道离淡淡道:“对于你体内藏的什么,我虽有几分兴趣,但还做不出窃取之事,我若想要,杀你更简单。”

        丑陋妖魔尴尬一笑,整张脸都扭曲了:“仙长慈悲。”

        “行了,我非慈悲之佛。”江道离摆手道:“你要见何人,我现在带你去,事后你带我去找禅雪和尚。”

        “是。”丑陋妖魔恭敬应道:“请仙长带我入城,她住在城北,一个破宅院内。”

        江道离带上他,施展神足通,迅速进入城内。

        城北之地,这里人烟稀少,四周安静异常,只有一个破旧宅院内,还住着一位姑娘。

        “我只要小心地看她一眼,就好了。”

        丑陋妖魔小声道,身子也紧张地紧绷起来。

        “此地只有她一人居住,这个姑娘不觉得害怕?”江道离带着飞上院墙,窥探院落。

        院落空荡,寂静无声,房间之内,却有一盏灯火亮起,映照出屋内两个人影。

        “看来,不只是一个姑娘。”江道离淡漠道。

        丑陋妖魔魔气激荡了一下,很快平复下来:“这么久了,她确实该找人陪伴了。”

        “她是你妻子?”江道离问。

        “不是。”丑陋妖魔摇头道:“有实无名,算是有缘无分吧。”

        江道离转而道:“还要看吗?”

        “看吧。”丑陋妖魔道:“我就想再看她一眼,一眼就够了。”

        江道离带着妖魔,来到房门处,无声无息地在房门上开了两个洞。

        一人一妖魔,同时向房间内看去。

        一名紫衣女子,一名青年男子,正在坐在屋内,饮酒作乐。

        女子依偎在青年男子怀中,面上挂着笑容。

        “你早该来寻我。”青年男子饮下一杯酒,笑道:“本以为你是什么贞洁烈女,害我苦等数月。”

        “我本就不是随便之人。”紫衣女子不满地锤了他胸口一下,道:“若非他死了,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

        “对对,你不是随便之人。”青年男子哈哈笑道:“明日搬我家去,与我同吃同住如何?我休了那女人,如今乱世,随便寻地将她埋了,你就是我正妻。”

        江道离眉头一皱,这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想的美。”紫衣女子哼了一声,道:“他曾说过,最是爱我,心都愿意给我,你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青年男子笑道:“我都敢接你回去,怎能说我不真心?”

        “真的?”紫衣女子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的一颗心,可都放在你身上……”

        噗嗤

        却见,女子的手,如同钢针一般,刺入了男子胸膛。

        青年男子惊恐地看着鲜血,流淌而出,想要呼救,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你为何害怕?”紫衣女子左手沾染血迹,放在口中品尝起来,一脸陶醉:“既然愿意给我,为何害怕?”

        “嗬,嗬……”

        青年男子口中发出嗬嗬之音,身子却是越来越无力,仰倒下去。

        “美妙的人心啊……”

        紫衣女子右手用力,神情越发陶醉。

        哐当!

        房门轰然打开,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门外。

        一股镇压之力弥漫而出,笼罩紫衣女子。

        “你们……”

        紫衣女子面露惊恐,可看清了江道离身旁的妖魔,却是恢复了平静。

        “为,为什么……”丑陋妖魔身子都在颤抖,显然也没料到,会看见这样一幕:“为什么杀人,你,你不是人?”

        紫衣女子冷声道:“一个丑陋的妖魔,也敢来指责我?你竟然带人来对付我?”

        “丑陋?妖魔?”丑陋妖魔怔了一下,深深低下头去,身子也剧烈颤抖起来。

        江道离右掌轻扬,佛元灌注,没入青年男子体内,却是已经回天乏术。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瞒过我的?”

        江道离掌中佛元缭绕,没入紫衣女子体内。

        嗡

        却见,一道灿灿佛光亮起,抗衡他的佛元。

        “嗯?”江道离眉头一皱,佛元暴增,紫衣女子面色痛苦,发出凄厉惨叫。

        体内佛光溃散,江道离的佛元摧枯拉朽,破灭佛光,镇压紫衣女子。

        “佛门秃驴?”江道离面色冰寒。

        “你是佛门仙师?”

        紫衣女子口中涌血,看着他的目光,惊恐中带着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