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流放皇子:父皇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七章:古之兰若

第七章:古之兰若

        略一沉吟,江道离离开佛堂,回房披了一件黑衣,悄无声息离开。

        一步踏出,足下佛光淡淡,已然出现在百米之外。

        神足通!

        几个呼吸间,便追上了御剑而行的莫道明。

        他没有现身,只是不紧不慢地跟着。

        黑夜之中,莫道明御剑而行,金光灿灿,如同一颗金色流星。

        盏茶之间,已经远离江水城。

        远方黑夜,一股阴冷黑气,盘踞高空。

        耳旁似乎听见了凄厉的惨叫声,路边杂草茂盛,却是藏着不知是人,还是野兽的骸骨。

        一个破败村落,出现在视线内,里面隐隐传来啜泣声,却是极力压抑,生怕被人听见。

        村子旁边,有一座小山,阴冷黑气,便是在小山上空。

        莫道明御剑飞过村子,径直向小山而去。

        “斩魔?他的实力,差了些。”

        江道离步伐不停,紧随着他,进入小山之中。

        山腰之上,一个破旧的寺庙,匾额已经毁去,只剩下若寺二字。

        莫道明御空而下,一名青年书生,坐在寺庙空地,瑟瑟发抖。

        见到他,如同见到主心骨一般,青年书生急急问道:“道长,可求得援兵?”

        “晦气!”莫道明脸色发青:“九皇子哪像传言之中,敢骂仙师之人?已经披上僧衣,成了秃驴了。”

        “什么?九殿下出家了?”书生惊愕,接着道:“那江城主呢?”

        “江城主顶个屁用,他也就是个武道先天,来了也只是妖魔口粮。”莫道明冷声道。

        “那道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书生面色发苦:“我已被那女鬼下了印记,若是离开此山,必然化为浓水。”

        “你别慌乱,我也是个筑基,这山中妖魔,比老子强不到哪去。”

        莫道明神色一沉,冷声道:“朝廷管不了的事情,我来管,你且在这里待着,待会女鬼一来,我先斩了女鬼,再去斩了那老妖。”

        “道长。”书生苦笑道:“您若有把握,也不至于去求援,道长若无把握便走吧,留下来,不过是徒丢一条性命。”

        “你这书生,比那狗屁皇子强多了。”

        莫道明冷哼一声,对九皇子充满了怨气:“你安心待着,我在你体内留了剑气,那女鬼害不了你。”

        黑暗中,江道离气息内敛,不露分毫,察觉到一股阴冷气息,正在快速接近。

        “来了。”

        莫道明眸光一冷,身形瞬间窜入寺庙之内,藏于黑暗之中。

        青年书生神情一变,面色苍白,却是强装着镇定。

        一名白衣女子,缓缓从庙外走来,怀中抱着瑶琴,皮肤白皙,眸光幽幽。

        “李公子。”声音软糯,令人酥软。

        “袁姑娘。”书生挤出一丝笑容,两股战战。

        “你在害怕。”白衣女子轻叹一声:“过了今夜,公子便不用怕了。”

        “是啊,不用怕了。”书生苦涩一笑,盘坐而下,神情恢复平静:“姑娘意欲何为?”

        白衣女子右手轻扬,一道阴冷黑气,却是从书生体内飞出,没入掌中。

        “你这是……”书生一怔,错愕地看着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抬头望天,却是黑云遮月,不见月华。

        “公子,紫菱给你讲个故事吧。”

        白衣女子盘坐而下,却是漂浮空中,不触地面:“这座寺庙,曾长眠于地底,是大人挖掘出来的。”

        “在古老时期,这座寺庙匾额完整,名为兰若。”

        “曾经,有妖魔盘踞于此,吸收男子元阳,献与大妖姥姥,凡是从此过的,皆无一活口。”

        “就如姑娘这般?”书生问。

        “是,你果然都知道了。”白衣女子点头道:“有一次,一个书生到来,一个女鬼负责魅惑书生,吸取元阳。”

        “可是,那个女鬼,从不吸人元阳,更是爱上了那书生,不愿意下手,想要放走书生,被姥姥折磨。”

        “你可别说你爱上了我,我可不信,你我也只是昨夜一会而已。”书生道。

        “自是不会爱上公子。”白衣女子幽幽道:“只是公子读书多年,身虚体弱,想必也是个苦命人。”

        “家境贫寒,一心读书,未曾顾及身体。”书生羞愧道。

        “是啊,公子体质太弱,若我取你元阳,你必活不过今夜。”白衣女子叹道。

        “既然取我元阳,本就要杀我,为何计较能否活过今夜?”书生皱眉。

        白衣女子平静道:“我不如古时女鬼善良,也惧大人责罚,只能取一半元阳,虽会折磨,却也能保命。”

        “寻常健壮男子,元阳缺失,大病一场,寻一些补品,自然可活。”

        “我非良善,亦非大恶,身不由己,只求自保。”

        书生沉默了,良久,他道:“若我走,你无法交差,会如何?”

        “不知。”白衣女子道:“也许,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饶我这次。”

        “那你拿我去交差吧。”书生道:“这乱世,我也不想活了。”

        “为何?昨夜的你,还充满抱负,想去那江水城,谋个一官半职,为何今夜寻死?”白衣女子蹙眉。

        “因为,我发现,在这乱世,就算是离开了这里,也会死在别的地方。”

        书生叹道:“杀了我吧,以后别再杀其余人了。”

        白衣女子沉默了。

        她抱起瑶琴,轻轻挑动琴弦,柔和琴音响彻寺庙,如同小桥流水,轻抚人心。

        书生内心平静,他忽然问道:“那女鬼和书生,最后如何了?书生一走了之,女鬼被姥姥杀了?”

        “有一道人出现,救了书生和女鬼,杀了姥姥。”

        白衣女子道,面上满是羡慕之色。

        书生笑了:“他们真幸运。”

        “是啊,他们真幸运。”白衣女子羡慕之色更浓。

        “你们也幸运!”黑暗中,莫道明走了出来,脾气有些火爆:“磨磨唧唧的,要杀就杀,不杀就算了,书呆子和女人,都这般优柔寡断。”

        “你是?”白衣女子面色一变,惊惧地看着莫道明。

        书生却是拦住了莫道明:“道长,你走吧,我自愿赴死。”

        “放屁,看好了,我就是那故事中的道人,你们的救星!”

        莫道明冷声道:“我这就去斩了你口中的大人,还你自由。”

        “道长。”白衣女子却是缓缓摇头:“大人有一件护身宝物,可以替死,不毁掉那件宝物,杀不了。”

        “还有这种宝物?”书生震惊。

        莫道明面色一沉:“我怎未曾听说,世上有什么替死宝物?”

        “我也只是偶然听闻,具体不知。”白衣女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