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一十四.此后风雪只等闲(二合一)

一百一十四.此后风雪只等闲(二合一)

        (113章被屏蔽了,群里可看完整版,重要信息:系统一直都是轻鸾假扮的)

        “师姐你玩我啊?”

        林不玄不解,但苏若若脸上看不到什么弄虚作假的神色,往常她若是动心思入戏搞些小打小闹的恶作剧的时候会有眼眸微弯的破绽,但现在没有。

        她还蛮一本正经的。

        苏若若眉头挑挑,接着软软道:

        “还师姐呢...师姐都被你治的服服帖帖了,哪还有多的气力?另外,我又没骗你,那个轻鸾真的躲在你身体里啦...昨夜我听到的时候也有些震惊嘞...”

        “不对!”

        苏若若一拍脑袋,才是反应过来,些许羞愤之意涌上心头,对啊...到点了,该吃醋了!

        “你在故意跟我装傻,说!轻鸾是谁?!”

        你这厮与本小主...水乳交融“论道”的时候,居然还在心里面藏了别的女人?!

        那那那...那我岂不是被别人给看光啦?!

        管她是残魂念想还是什么,本小主这面子肯定是挂不住啦!

        林不玄也一脸懵,说好的系统一直以来也挺规规矩矩的怎么到了苏若若那边就摇身一变,变成了未曾设想过的形状?!

        苏若若见他闷头不语,难道是我幻听了?

        毕竟那时候自己的神识都要飞出九霄云外了,听错也是有可能的,可那位姐姐的声音还那么真切,甚至还没来由的感觉有点点熟悉,好像哪里听过似的...

        但苏若若还是自顾自穿起了衣裙鞋袜,她念想到自己已经被吃干抹净了,心中的不安感反倒是好了不少。

        一是觉得自己已成正宫大妇之位,给你看看又如何,大不了以后一起啊....

        二是觉得就算这一位大能残魂馋了林不玄很久,那也不能跳出来对吧?

        而看林不玄这个样子,估计也还是刚刚得知?

        那你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还是后来者的臭狐狸精,本师姐怕什么呢?

        你是能跳出来附到本小主的身上把我真暂时变成狐妖?

        还是能随着林不玄去往江湖这么短时间内塑造了个肉身不成?

        嘁——

        苏若若晃晃脑袋,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听师尊所说,是有大能能达到名义上的长生,死后能神魂不灭一段时间的,但...想重生要么夺舍要么宿体,前者对林不玄如此道体已经不可能生效了,至于后者哪有那么容易?

        再说了,就是她要宿体,也还得看林不玄的意思,林不玄剑心道体,要反过来吞了她都可以吧...

        但他应该会很高兴拿“宿体”这个借口当根牵绳将这位大能呜呜呀呀地捆在手里。

        苏若若念至此,也就放下心来,一边低着头准备蹿出寝殿一边道:

        “师弟...你道心有波动,还是赶紧稳固一下...师姐我吃干抹净就走啦,还有积压了两天的朝堂批文要过目嘞...”

        她嘴上很是强硬,脚步倒是看上去挺绵软无力的。

        但这话前半句倒是没问题的,林不玄的确已经叩开了照心境的门。

        说起来还挺让人唏嘘的,林不玄这修仙还没怎么修呢,摆什么手势聚什么气才刚刚摸到门路。

        结果他一入门就已经站在照心境了。

        虽然他身边分神遍地走,元婴多如毛,但实际上这照心境是大离三五成修士一生的终点。

        如今苏若若是觉得放他出去更能放心一些了,以林不玄的手段,要想束缚压榨这缕残魂不要太简单。

        本来苏若若也没思虑过为什么林不玄天子论座那天能三招打退白山方丈,甚至砍断了他的锡杖,要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凡品。

        如果这话不是裴如是亲口言说的,苏若若都不可能相信,刚刚修道不久的练气境吊打渡劫境老秃驴?

        事后还一点副作用没有,能在某个殿里和某些长腿老妖婆风风雨雨一整夜?

        鬼才信!

        如今想来,多半是这缕残魂的功劳喽...虽然是很感谢她的,但苏若若嘴上还是低低骂了句“臭舔狗!”

        毕竟神魂本就不稳定,若是出手,那无异于是在烧命。

        不过,有这么一个闷骚的一声不吭到了关键时刻又舍得用命数去帮林不玄的玩意儿在侧,苏若若也挺放心,反正是一缕神魂,放着她又能怎么样呢?

        还能神...不成?

        苏若若满意地拍拍手,从某人的寝殿走脱,瞬间就消失在林不玄眼底。

        ——

        望着苏若若跳出大殿,再次投入到批阅文书的繁杂工作中去的纤弱身影,林不玄叹了口气。

        而后他又挠了挠脑袋,没想到相濡以沫这么久的系统,原来是道神魂?

        这令人多少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自己手里凭空拿着的那些先是地图,后面又是吉他又是丹药的,甚至还有本《白蛇传》,他倒也不是想在这大仙随手能开山断河的修仙界里探讨科学,思索这些物件怎么凭空来的。

        只是这些送的玩意儿风格跳脱的太离谱了,要拿系统来当说辞那还好,毕竟系统也不是人。

        但你告诉我这其实这说不好是一道什么大能残魂神念藏在自己身体里扮成系统?

        鬼才信!

        什么古怪大能才会有这种癖好?

        而且...这些东西修仙界怎么可能有?从哪里偷来的?

        只是...苏若若之前灼灼逼人的模样没有假,林不玄觉得这妮子也不会在这节骨眼上作妖,便是心念下意识去戳了戳,轻声问了句:

        “系统?”

        林不玄轻手轻脚收拾自己的衣裳,等了片刻也没有熟悉的叮叮声,按说...那天系统沉寂一个月,如今才是正正好好,或许是幻听。

        毕竟哪会有什么骚浪蹄子躲得这么严实?还喜欢玩这种角色扮演?

        “你再骂?!”

        怒不可遏的冷声在林不玄的耳旁炸响,轻鸾其实还蛮气愤的。

        分明她与昨夜正处迷离的苏若若由于某种无可言说的联系而相通的神念里相谈甚欢。

        那边的小妮子还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不会出卖她的身份,结果第二天一睁眼就把她给卖了。

        然后上来就被林不玄披头盖脸胡思胡想地骂了一连串,轻鸾心里本就憋不住,这一句骚浪蹄子瞬间让她破了防。

        “轻鸾?”

        林不玄问了声,他倒是一点儿惊慌都没有的,这一手是非常基础的激将法,没想到真的炸出了这真在“装睡”的轻鸾。

        林不玄感觉自己能从这一声怒骂中勾勒出这位有特殊癖好的大能的大致身材。

        约莫有一米六左右的个子,绝对一马平川身材,至于发型么搞不好还是个公主切。

        “你再胡想!”

        “原来你真能听我心思啊...”林不玄稍有错愕,“所以...是你扮的系统?”

        林不玄的声音如同沉入海底,再没有惊起一丝风浪,他也不在胡扯些什么,只是起身,轻声说了句:

        “谢谢你。”

        轻鸾心绪一顿,想骂出去的话拦在了嘴边,然后她又咽了回去。

        林不玄是挺该感谢轻鸾的,虽然她装系统这么些日子里,拿着乱七八糟的任务坑了林不玄,给的奖励也很难说,或许和周倾韵又是一路人?

        但...总归是救了他与周倾韵一命的,林不玄还在奇怪怎么这个系统也会虚脱用不了,原来是透支了轻鸾的。

        但他也不去过问为什么,如今两人才算相识,倒不是各有避讳。

        是来日方长。

        ——

        林不玄推开门,雪风带着刚刚过完年而显得有些浓烈的烟火气钻进大殿,却也不冷不冲,反而没来由的涌上一股子温润的感觉,这一瞬间之后他的内府空明,照心已稳。

        他才是能理解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修士问问禅,喝喝茶,谈谈话都能波动道心,自己还想吐槽这道心难道是悬在绳子上的玻璃么?

        说波动就波动,说裂开就裂开?

        如今他才是明白,好像就是这一回事啊...自己这推开门就悟了道,神奇。

        “白痴。”然后就被某人骂了一声,但林不玄也不与她置气。

        他缓缓抬起头,殿上楼宇上,以及那高耸入云的台阶上都裹着一层薄薄的雪,白的美若幻梦。

        周倾韵正站在台阶的中段,身着着除了她几乎没有人驾驭得住的浅色锦袍,宽大的袍尾在雪风里猎猎作响,像是一直沐在雪里的高贵的鹤鸟。

        而她终于冲林不玄笑了笑,红唇轻启,只可惜声音散在了雪中,并不能捉摸得到,林不玄倒是眼睛亮了亮,这场景一如两人第一次相依着回宫那天。

        林不玄借着天子望气术看清了她口型,念的大概也是八个字:

        江湖苦寒,一路珍重。

        周倾韵的手在他的视线里微微抬起,而后轻轻一掷,有一道寒光顺着千阶的雪坠了下来,林不玄下意识伸手去接,落在他手里的是一柄极长的熟悉的陌刀。

        素朴的刀鞘上刻着两个很端正的字——雪饮。

        林不玄愕然,他再度抬头,阶上的周倾韵已然转身,袖口与袍尾在雪里摇曳,她的脚步不急不缓,宛如凤雀归巢。

        雪饮应该是周倾韵这辈子最宝贝的物件了,她在私底下也教过林不玄刀术,虽然没有他的剑术那么容易贯通,但也还算有天赋。

        而且很奇妙的,林不玄居然能提起雪饮,挥起来也没有任何滞留感,周倾韵惊讶之余也很开心,她感觉自己这一身刀术以及衣钵终于有人能够继承了。

        这皇宫楼台送雪饮,多少有些与裴如是的逐鹿对比的意思吧。

        “傻女人。”

        不知是谁冷冷念了一句,林不玄皱了皱眉虽然他心里也想这么说一句周倾韵的,但几时轮到你说了?

        记一账!

        ——

        林不玄也没有奔上去与周倾韵说些腻歪的甜言蜜语诀别,他怕自己忍不住把这位姐姐抗走一起入江湖。

        那就不是入世了,那就是去度蜜月的...回来搞不好还能带着一只小周...

        更遑论大离还需要她,她说她对朝堂没想法,那都能算是她对林不玄的自谦说辞了,毕竟她有这么多年的阅历沉淀,岂是苏若若这个小丫头片子能比的?

        执柳宗的舵主也不滞留京州一辈子,而她们多少有些妖女心思,裴如是这等稳重的主心骨不在,搞不好真的会出乱子。

        如今的大离已经千疮百孔,如此天子论座之后,更显颓势,愈是大厦将倾之际就愈是得步步为营。

        朝堂才换了血,若是走错一步,很有可能是万劫不复。

        民心全靠林不玄的书册电台是不牢靠的,还得依赖别的手段,比如...拳头。

        林不玄一走,既是磨炼自己的修为,也是提升苏若若的为人处世。

        下次再见,两者估计都会有所不同吧。

        林不玄安安静静地行在皇宫御道上,也没打算去见苏若若,刚刚温存也温存过了,该做的不该做的都留在了昨晚。

        妮子挺感性的,自己这个时候去告诉她非但不能舒畅两者的情绪,可能她还会抱上来落泪,影响了心绪不值当,反正飞剑还多,什么时候都能撩一撩她们。

        念至此,他便是缓缓伸手褪去国师袍,将国师玺与执柳宗的玉牌收入掌心。

        那一枚静静躺在掌心的柳叶实在夺目,直教他难以跨出皇宫的最后一步。

        眼前无数锦衣卫侍女叩首喊着他一排又一排的头衔,可林不玄的耳旁却只能听见窸窣的雪声。

        他再度回头,皇宫里的亭台楼阁穷奢极欲,但令林不玄最难忘的反倒不是那片琼楼玉宇也不是这整个长安,而是人,两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嗯,或许更多。

        大离修仙界看似人人可以为己念而活,其实明里暗里有无数桎梏,所谓的自在不过是奢望。

        江湖之中,人人身不由己,裴如是在月满楼的那句似胜却败是对的,这一场天子论座,其实没有任何一位是赢家。

        裴如是原以为的赵元洲一死掌控大离朝政命脉信手拈来,其实不然,天下反而更乱了。

        呼风唤雨的渡劫境只能稳坐楼台,像一只困兽,而她如今闭关而坐,才多了一丝破局的希望。

        但,也正是因为赵元洲如此一死...想坐高台的人刚刚坐上了高台;想步入红尘的人正在准备红尘;想断情的已经慕道断情;想跳出井口的人才是跳出了井口。

        一切似乎是那么令人满意,但又那般令人唏嘘。

        林不玄摇摇头,不再胡想,终于骑上了早早备好的马匹,一声“驾”响,诀别京州。

        大离不大不小,江湖不深不浅,拿寻常人来说,一辈子着么短,一生可能也就见一面。

        “此后风雪只等闲,我似孤鸿踏轻烟。”

        长安之外,林不玄身骑白马,风过旷野,带着悠悠的曲调,路过的城寨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步入细雪驻足痴望。

        (本章二合一,第一卷正式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