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一十二.正事(二合一)

一百一十二.正事(二合一)

        正在江州闹腾的厉害,无数少侠被当了枪使还不自知的时候,远在京州的林不玄这边倒是遍地开花。

        电台这个妙想确实很不错,在大离溅起的浪花也不小。

        隐盟的人怪老实的,苏若若说隐盟的祖上还有个老家伙健在,修为挺高了,如今依旧不闻不问,或许是有执柳宗摧朝政杀皇帝这前车之鉴,谁也不想步赵元洲的后尘吧...

        总之,这帮拿命赚钱的疯子尝到情报这甜头的第二天就耐不住性子派人带了大笔金银来求购。

        这倒是与林不玄所预料的隐盟所不同,他还以为其门徒各自为政,唯利是图,这么看来,也不全对,顶头的人或许还是营造出了宗门的意识。

        这要是能将整个隐盟真的握在手里...那就是一柄足以捅穿整个大离的匕首,而景门是最明的眼,两者皆掌,那在大离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手眼通天。

        不过...现在还是合作关系,甚至自己都没见过一个隐盟的金牌,就想着把人家奴役,那这野心实在是有点儿大了。

        但林不玄依旧讪讪一笑开展了自己的某ua计划,当即表示打折期过了,涨回五十两黄金一枚的售价,一脸“我又不在意钱,给你个售价是给你面子了,爱买不买”的模样。

        很欠打,而且这五十两黄金根本就是天价,基本就是抢钱,但隐盟还是妥协选择斥巨资购入。

        毕竟...景门确实是全大离最准确最详尽的主攻情报大门,就昨日那么半柱香的情报轻松解决了隐盟三五天的接单积压。

        隐盟金牌银牌这么多,江湖恩怨之下,压单不少,什么劫道什么杀人什么越货,都得他们来,其实也算是别样的996吧?

        再让这些满身杀人术的刺客去打探敌情多少有些折煞,还专业不对口。

        所以情报把拿相当重要,传音玉一枚肯定不够,再这说情况千变万化,半柱香的时间也只能听个模糊大致。

        这就吊起了胃口,林不玄倒是欣欣然,他笑眯眯地表示大家都是男人要延时他理解。

        但是...

        得加钱。

        每枚再加五十两黄金,就延长到一炷香,还分上午下午两个批次,林不玄甚至还美名其曰“为客户着想的人性化设计”。

        隐盟如今气的牙痒痒,但还是得买,这倒是与那种什么高冷仙子为谋取生计而不得不...如出一辙,或许周倾韵见了会很兴奋吧...

        至于听曲及说书的那两台,隐盟的早发完了,一传十十传百,小翻几倍售价的子玉也是卖的很好,大离接纳新兴事物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就连林不玄草拟的万一失败后的补救方案都没展开就已经赚的盆满钵满。

        他甚至还得分批次卖传音子玉,隐患就是一枚子玉也能围上几个人一起听,并不能人人落实一枚,不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还有的是机会。

        林不玄还有闲心去偷摸着以“绝版”为噱头卖出几本天价《我与白蛇那些事(第三节)》的确算得上遍地开花。

        ——

        朝堂,太和殿。

        曾经文武百官朝拜的大殿,现在几乎已经成了执柳宗京州的第二分舵。

        拜由周倾韵的玉玺,殿外明面上都是锦衣卫和宫女,营造出一副执柳宗并无玩弄朝政想法的假象,实则...殿里头已经全是妖女了。

        裴如是刚刚闭关,苏若若被迫上位当权,天子论座事变来的舵主一个没走,现在的皇宫,不如说是执柳宗的内院。

        也正是好在有几位舵主以及顾七这位裴如是亲卫辅佐,要不然以苏若若这丫头的心思,估计第二天就要去找九亭寺算总账了。

        “闭关...一般多久?”

        苏若若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居然真的会有被林不玄抱在怀里当着台下一堆正忙碌着的师姐妹逗弄的一天。

        好在林不玄稍微有些分寸,下手也没有特别过激,但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反而让她愈发煎熬,双腿在桌下微微僵直。

        她面上却只是咬着唇,软软回应:

        “师尊...这个阶层一闭关以年计都是正常的事,师尊此次道心波动是这么多年来我见过的第一次,起码得有几个月吧...唔,手伸出去!要...要被师姐们看到了!”

        “你我魔门邪道,如此行径,怎么还害羞了?”

        林不玄打趣,然后手上稍稍用力,苏若若下意识夹紧了腿,嘴上却依旧很硬,闷哼一声:

        “你把本家当成涂山那帮人尽可夫大庭广众之下都随意采补的骚狐狸了?”

        “你那天明明自己打扮...”

        林不玄话语留白,怀里的苏若若娇嘤一声,双腿夹紧,然后她张嘴作势要咬,林不玄一面讪笑一面抽身跳开两步。

        苏若若眨巴眨巴眼,她发觉林不玄提升真的很快。

        虽然是借由了双修的功劳他才勉强摸到照心境的门槛,但...苏若若觉得就是一般的照心境上来就下死手未必就能打得过林不玄了。

        如今他这身修为,拿出去在寻常武修里算是一把好手。

        但,还不足够。

        执柳宗已经八扇门虽然已经开始封锁林不玄的真容消息为他出京做准备了,可潜在的危机依然比比皆是。

        修为是摆在明面上的东西,不够就是不够。

        林不玄要出京这是肯定的,宁姐姐心绪不安稳,流萤则是自从月满楼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就算他不为二者...那他也不喜欢这种被束缚的感觉,他想束缚别人倒是真的...

        再说了,林不玄其实一直都挺想出去走走的,大离风光美景,一辈子在京州还是有所欠缺。

        苏若若贝齿叼着下唇,她挠着脑袋思虑,也不是不让他走,只是如今他的修为与地位不符,他肯定也不会高兴用什么假名字带什么面具出门...

        最快提升修为的路就是...双修...元阴有大利,而这殿里这么多姐姐皆是...

        要不然就一起打包送给他当做临别礼物?

        呸呸呸!

        不行不行!

        我想什么呢...真要这么办了,林不玄不得乐不思蜀?

        他本来就喜欢长腿大胸的,这么一类比,本师姐不就被比开去了?!

        ——

        “启禀国师大人,太后有请!”

        二人正在各自思量,忽有侍女慌不迭奔入大殿,叩首朗声。

        苏若若本想拦的,那腰细腿长的小浪蹄子果然耐不住了哈!

        奈何周围舵主师姐手捧着一大堆文案,自己就像是...“从此帝王不早朝”一般,她便是悻悻点头不去阻他。

        ————

        “给宁羡鱼的飞剑如今是送到了?”

        林不玄刚刚叩开太清殿的门就见周倾韵玉体横陈,单手撑着螓首,满脸慵懒地望着另一只摆动指甲的手,而她声音听上去带着些微不满。

        林不玄心里咯噔一声,刚刚坐稳,又听周倾韵继续酸溜溜道:

        “你倒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哪个也不肯落下...当着本宫的眼皮子底下给别的女人含情脉脉的送飞剑,现在居然还敢明目张胆坐到本宫的床上?!”

        林不玄立刻举手开脱,飞剑是几天前刚刚从月满楼回宫就飞出去了,没想到周倾韵刚一见面就念叨这事。

        “这不是姐姐说的,做了事要负责嘛...虽然起初是若若怂恿的,但如今想来也要背负一定责任的不是?姐姐以为我是真馋姐妹花啊?”

        周倾韵眼波流转,“哦?”了一声,然后转了个身,双腿交叠,她似乎很喜欢私底下穿些贴身纱衣,不过确实朦朦胧胧的相当勾人,但她眉头一蹙,眸光愈发幽怨,

        “那你怎么不去找那个李十六?你明明有天子望气术却不去戳穿她,本宫以为你是没那个念头,结果还不是主动牵了人家的小手?”

        “这不把人家骗到床上去...怎么符合你这渣男本色?”

        “还不馋若若羡鱼这对姐妹花呢...本宫看你是巴不得两个一起拱上床,借着这通感,一把两个喘,满足死你得了!”

        林不玄有些愕然,周倾韵怎么忽然跟吃了枪药似的,平日里那般大度的,怎么今天吃醋吃成这样?

        然后...他焉儿坏兮兮装傻道:

        “姐姐是不喜欢锁心宗?”

        “少给本宫装傻!你与苏若若如何温存,走了哪扇门,你当本宫还蒙在鼓里是不是?!”

        周倾韵气的不轻,她终于坐起身子,对着林不玄埋怨道:

        “你真拿姐姐当圣人啦?月满楼之后就不闻不问的,这几日,你可曾亲自来找过姐姐哪怕一次?外人都传你和若若是神仙眷侣了...若若比我好是吧?!”

        “让你哄哄她,你就一个劲儿冷落我!我是你的...又不是真的什么太后姐姐,哪有那么大度的?”

        周倾韵越说越委屈,就差把自己吃醋吃坏了这句话摆在明面上了。

        林不玄讶然,不过也是,自己这几天的确没有叩开过太清殿的门,忙归忙,但也不小心冷落了这位摆谱的姐姐,而送了飞剑又与苏若若生了温,这些事在皇宫里也没少做...

        这天子望气术还是...

        林不玄望着那眸光幽幽像是怨妇般的周倾韵,她难得如此吃味,倒叫人觉得反差萌。

        林不玄心里痒痒的,上前轻轻环抱了一下醋坛子翻的不成样子的姐姐,后者颤了一下,却也没躲,只是闷闷的不说话。

        ——

        两人抱了还蛮久的,互相无言了好半晌,林不玄才是道:

        “今日是腊月初八,在我故里,既是个时节又有吃腊八粥的习俗,如今雪幕很是令人着迷,姐姐若是无事不妨也陪着我去看看,此外...我自己也温了粥,晚些时候应该会有宫女送来。”

        林不玄早有对策,对付周倾韵就得柔着来,她的少女心其实很重的,蛮在乎这种细节的,就比如“我自己”这三个字,虽然无从考证,但她也颇欣喜。

        周倾韵确实很吃这一套,软了下来,松了松口风,“算了...谅你也是为了执柳宗与天下,一面打压文宗一面去发展宏图,姐姐就是忽然牢骚一下,你就当无事发生。”

        “那去看雪?”林不玄冲她一笑,周倾韵有些怔住了,发现自己根本就拒绝不了,原定的用脚好好教训教训他的计划又是断了。

        周倾韵一顿,低低头,抿了抿唇,“只是看雪?”

        林不玄又笑,“当然也可以看桃花...”他一面说一面低下头将唇贴在周倾韵的脸上,然后缓缓下移啃到脖颈上,肩上。

        周倾韵面色微红,推了推他,彻底柔了下去,“好啦...先陪你去看看雪说完了正事再...”

        ——

        两人步出大殿,在太清殿下手牵着手看雪,这场景倒很是熟悉。

        一如两个月前,但...那时远没有如此的心境,二者也没有这么亲密。

        这两个月,恍然若梦,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快。

        周倾韵歪过头看着身旁这个正在沉吟的男人,她的眉头舒展开来了,周倾韵发觉自己心境真的变了很多很多。

        从一开始的满目悲戚,怨天尤人,到后来的坦然赴死,再到现在的空明。

        甚至是刚刚自己居然会像个小女人一样吃林不玄的醋...

        周倾韵抬头望雪,那飘忽的白芒,如同漫天的飞羽,大雪压在两人的发梢。

        她忽然笑了起来,指着头发很开心,“就像我们都白发苍苍了,还恬不知耻手牵手出来看梨花似的。”

        “你倒是跟小妮子似的。”林不玄回过头,刮了她的琼鼻一下,“瑞雪兆丰年,明年大离的收成一定会好,所以...正事呢?”

        “红衣回了凉州落红宫,你本来也要出京,既然九州都要踩遍,不妨先去把红衣抓回来当女帝喽?”

        周倾韵戳着手指,“那...本宫也就能陪着你走了,再者说...本宫挂名不退,若是红衣即为女帝,我们俩不就是名义上的母...姐姐想,你或许好这一口?”

        林不玄一惊,错开两步,“这是正事?!”

        周倾韵见他咽唾沫的模样轻轻掩唇笑了两下,又接着道:

        “当然不止,这几日查到了蛮多事的,那狐狸其实是冲你来的,而且她的修为超过了渡劫境...”

        林不玄皱眉,“裴如是说那只狐妖有洞虚境,另外,为啥冲我来?我人生地不熟的,千里迢迢来抓炉鼎了?”

        周倾韵摇摇头,“或许不只是洞虚,景门的眼线排不出去,听说仙人观天的天观都迟迟没有制裁下去,至于为什么冲着你来...那得问你了!”

        “谁晓得你是不是跟自己写的那个《白蛇》里的上辈子报恩一样?不过...看她的样子,搞不好你上一世是这狐狸还没变就让她报上恩了才会如此置气吧...”

        她见林不玄一脸懵,也气不起来,毕竟那狐狸的动机一向就是这么古怪,又接着道:

        “另外...其实那个齐王算是赵元洲的老相好,听说齐王府邸里有一个炼长生丹的地方,这两个人还琢磨着长生呢。”

        “有仙丹能得长生?”林不玄摸了摸下巴,不重要的消息选择性忽略。

        周倾韵摇摇头,“没有,长生就如同断情,都是一个说辞,但...有丹能生效一次涨个几年寿元是没什么问题的。”

        “我去给姐姐偷两颗来...”林不玄颔首,想着跑走了,又被周倾韵拽了一下。

        “不急...”她仰起头,绵软的唇上挤,含糊不清道:“来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