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一十.不当人这一块儿还是你在行

一百一十.不当人这一块儿还是你在行

        “如今文宗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你要再搞个那什么电台来垄断说书和听曲,那估计茶楼酒楼都会受些打击,你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就师弟你现在这个实力,呵!”

        苏若若抱着手臂,冷冷哼声,这话倒是没有半点错的,修为低谁也没底气。

        如今裴如是闭关,这个机会不抓住以后就没机会宰林不玄了,直接撕破脸不至于,暗中去请隐盟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现在有李十六这个还不怎么明了的暗线,虽然他最多也就告知一下有没有接到刺杀,派了什么修为的刺客之类的简单消息,但...也多了不少胜算。

        文宗这个耐不住请人来刺杀的举动,反倒是弄巧成拙,甚至有些送羊入虎口的意味。

        苏若若见林不玄沉吟后眼中又一亮,急忙忙问:

        “先生这是有想法了?”

        林不玄摆摆手,“那倒是没有,不过文宗那帮文青这么喜欢写这种道侣跑路的情节...倒是与现在的处境很像。”

        “如今想来他们是雇了隐盟要杀我,结果到头来人没杀,事没办,钱还没了着落也就算了,隐盟的人反倒是已经恶堕成了只会帮我们办事的形状,这倒是有点儿耐人寻味,蛮有意思的。”

        “文宗应该不与我接着置气才是,这不是正好顺了他们那什么娇妻忽然移情别恋这种‘有深度’的念头?”

        苏若若翻了个白眼,虽然林不玄又开始从嘴巴里蹦出几个自己没听懂的词,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意思,她满脸的不敢恭维,“没品还是林先生最没品了...”

        居然能把这个什么隐盟换算成文宗的娇妻,林不玄,真不愧是你啊!

        但苏若若又眨巴眨巴眼睛,严肃下来,认真道:

        “不过师尊先前也说文宗这帮人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只是大离人士图新鲜上当受骗了而已...”

        “现在想来,林先生你是与本家真契合的,但只可惜如今要往江湖...还是烦请先生好好思虑一下如何在江湖风浪中保住自己的命吧...”

        林不玄一下子明了苏若若说的是个什么意思,这一股子妥妥的“我舍不得你走”的味道嘛。

        不过,她说的确实也没什么问题在。

        江湖之中,即便是流萤也不好时刻现身,毕竟有青龙庙在侧,若被她们知道林不玄正奴役着她们的宗门信仰,那估计会气到跳脚。

        流萤身为堂堂青龙尊座,修为也断不可能只有渡劫境。

        毫不客气的说,虽然流萤全身上下都是迷,但以林不玄现在的实力连走进大离都是勉强,更遑论要走出大离去问仙人求真呢?

        而大离之外还有妖国旁立,想起那狐狸还一脸儿含情脉脉的模样,苏若若就一阵警惕。

        想岔了...现在的话题还是如何自保,年关将至,按裴如是的话来说,过了年关,林不玄就要走出长安正式步入江湖了。

        名义上是洒脱入江湖,潇洒观美景,但...每个执柳宗弟子都心知肚明,林先生这是舍己为人,只身捉拿八扇门余孽,乃是身先士卒的大义之举啊...

        纵观大离,对林不玄怨念最大的宗门应该就是文宗了。

        “至于文宗,其实我早就想好了对策。”

        得言,苏若若眸光闪动,林不玄的话听起来真切多了,练气境形单影只一人对付整个文宗,那确实是有很大的鸿沟,但她依旧选择无条件信任,只是道:

        “快说快说!”

        林不玄还是卖了关子,“其实很简单,万事讲究人心,只要世人唾弃,那哪怕是文宗也并不能发作吧?要文宗被世人唾弃的手段其实也不难,三个字而已。”

        苏若若的胃口被吊了起来,摇着他的手央求着,“快说嘛...”

        “很简单...那就是——‘不写了’三个字而已。”林不玄端着茶杯微笑。

        “啊?啥意思?!”苏若若挠着脑袋一脸懵逼。

        “《我与白蛇那些事》如今在大离怎么样?”林不玄饮了口茶反问一句。

        “很好啊...基本没有差评,好多人都眼巴巴等着你更新嘞...”

        苏若若歪歪头,然后她忽然一拍脑袋,“啊!我懂了!”

        ’“原来你是想在群众催更催到最高峰的时候告诉他们自己被文宗威胁不准写这小册子了,‘雨夜带刀也带伞’结网而退,从此封笔退出文坛?”

        “那肯定所有人都气坏了,修士群里挺你的人也不少,文宗怕是经不起少侠们无处安放无处发泄本就指着你的小册子好好放纵一下的火,结果...这一下文宗恐怕是了要被怒火淹个半死。”

        “好!太坏了你!我好喜欢!”

        苏若若一面点头沉吟一面比出大拇指,小妮子笑意盈盈。

        林不玄颔首,满脸欣慰,苏若若这妮子一点就通,确实还蛮不错的,但他从怀里掏出早就改完的第三节《我与白蛇那些事》接着道:

        “本先生还要更脏,这一册是第三节,明早按照最正常的流程一如既往拿去销售,然后...卖个几本就上请人演的文宗人士将这剩下的一大堆册子当着无数人面全数销毁,之后我再发布退坑声明...”

        “而事后...我们卖小册子就能算是不畏强权,价格翻个几倍也是人人叫好,若若以为呢?”

        “嚯!”

        苏若若听得双眸发光,哈哈大笑着鼓掌:

        “不当人这一块儿,还是林先生在行,这太损了,要我我都得气炸了!”

        也得亏苏若若是魔门妖女了,要放作宁羡鱼这类妮子,那哪还笑得出来?

        估计得满脸警惕地双手抱胸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对了...说到宁羡鱼...

        “此次天子论座之后,怎么再见长安城里就没见羡鱼了?”

        林不玄摸了摸下巴,之前问裴如是她只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天子论座之后,民众之间对锁心宗非议极多,姐姐她回了宗门,宗主说要将毕生功法传授给她...姐姐的道心...”

        苏若若皱了皱眉。

        “又又又又崩了?”

        林不玄讶然。

        “没有...这次是问道了。”

        苏若若摇摇头,“姐姐的道心无比稳固,但对你而言不会是什么好事。”

        “她继承了临终前的锁心宗宗主毕生功法,现在处于‘见万物波澜不惊’的心境,换句话说,姐姐又变回了冰清玉洁的无欲无求的仙子了...”

        “而且还是变本加厉,本小主与她有心灵感应,如今姐姐的回应越来越淡了...”

        然后苏若若一摊手,“所以...不玄你要去寻姐姐么?听说她已经行往江州去了...全凭脚程的话,估计要一个月正好。”

        苏若若是想看林不玄或失落或惊讶的表情的,哪晓得他撸起袖子,神采奕奕狂喜道:

        “这才有意思!”

        “????”

        (明天改,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