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女放过我在线阅读 - 一百零七.我可没逼你

一百零七.我可没逼你

        “何为电台?”

        李十六一愣,林不玄排在桌上的这枚是很标准的传音玉,就算自己名声未起,但你也不能把我当做什么乡野匹夫来骗吧?

        而林不玄伸手点点那枚传音玉,认真道:

        “这就是。”

        李十六当时就有点气不顺。

        本统领好歹也是隐盟前十,分神境巅峰的顶尖刺客,你当我是没见过传音玉的傻子么?!

        听闻朝堂上有人指鹿为马也就算了,你这指着传音玉胡诌,未免就有些欺人太甚了!

        “林不玄,你...”

        李十六眸中闪过一道凶光,然后刚刚将手“啪”的一声拍在桌上,他就“噗——”地一声往后倒去,头上带着的斗笠尽碎,喷出一大口缥缈的血雾。

        而他倒跌几步,掺着墙才勉强站的起来,李十六终于想明白了,如今这月满楼内,自己根本就没有一点儿人权可言,完完全全就是林不玄的一言堂。

        “不玄是你叫的?!”

        苏若若剑才拔了一半,又“呛”的一声收了回去,虽然自己出手都来不及,但...面上功夫要到位,要摆出正宫的架势!

        她回头朝依旧坐地很乖巧的流萤眨巴眨巴眼,后者歪歪头,不置可否。

        “不...不敢,愿闻...其详。”

        李十六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使了全身上下所有的气力才能断断续续出声。

        林不玄讪讪一笑,“阁下倒是不用紧张,本先生向来不会做什么强买强卖的行为,只是阐述一个想法而已。”

        “而这个赚大钱的方法也很简单,一枚发声正常的传音玉,连通无数枚子玉就行。本先生的曲目在江湖上如此流传,风头甚至盖过了音宗仙子,想必以阁下之能不会不晓得吧?”

        李十六虽然专攻杀人暗杀,但也不是那种躲角落里苦修不问世事的老古董,真相反,他年轻着呢。

        能在隐盟头上争单子,那江湖上的风言风语当然是尽在掌握的,林不玄这几句话说出来他就明白了,拿他的思维来讲,林不玄这是想开一个移动听曲台。

        这...倒是妙想!

        传音玉在大离确实只有一个功能,传音,就想到于传呼机一枚,根据注入的真气数量换频道。

        而子玉的用处就更贫瘠了,只能用来接收母玉的传音,宗门分舵给弟子们人手一枚子玉发布发布命令什么的,已经是极限了。

        由于音宗戒严外传曲目,外设的听曲台少也就算了,若不是之前天子论座将近冲业绩,十天半个月也未必有仙子上台弹一曲。

        所以,从来没有人动过传音玉传曲目这念头,一是想不到,二是惹不起。

        但...林不玄确实可以,他背靠执柳宗,大离最大靠山,如今还似乎和锁心宗有合作,一举击溃大离皇朝千年传承统治,如今真真正正的天下至高。

        所以林不玄先后得罪这么多宗门依然活的好好的。

        李十六今天还被文宗当了枪使,同盟兄弟姐妹栽了好几个,但还是怪不了林先生,因为他后台硬啊...

        “所以...林先生,您这‘电台’打算如何置办,我隐盟皆是行于阴影的刺客恐怕是无福消受啊...”

        李十六皱皱眉头,感觉自己多半要给林不玄当跑腿的打工了。

        “谁说电台只能有一个?”

        林不玄抬起了眸子,眼底十分清明,他十指交错环在怀里苏若若的胸前,认真道:

        “你们刺客没有情报,我有啊,景门如此眼线遍布,要掌控风向很容易,哪个大人物来哪个大人物走,实时传音够不够?”

        李十六眼睛亮了,连忙点头道:

        “敢问林先生售价几何?”

        “你不怕我骗骗你买个空壳回去?”林不玄摸了摸下巴一阵好笑。

        “先生说笑了,苍蝇多了也是烦人的...”李十六拱了拱手,话语要多谦卑有多谦卑。

        “阁下如此有诚意本先生也不好推脱,那就打个折便宜你了...”

        林不玄还挺满意的,识时务者为俊杰,身为隐盟前列银牌刺客,能称自家为苍蝇,那已经很给面子了,他满脸温和,轻笑道:

        “打个一折,十两黄金一枚,就当交个朋友。”

        “......”

        李十六差点没站稳,寻常传音玉子母一对几十两银子已经顶了天了,这是打折?这翻了多少倍?!

        但...情报...依旧是个莫大的诱惑。

        十两黄金买情报,其实不亏,毕竟八扇门未散之前,收集情报的功底非常离谱,要不然也开设不了早报栏目。

        李十六咬咬牙,声音依旧干涩,直言道:

        “那就拿先生之前的百两黄金买...”

        “什么百两?哪来的百两黄金?”林不玄摸摸鼻子,双手一抖,桌上那还有一枚金锭?

        “林先生你放才问了是不是文宗...”

        “对啊,我问了,你回答了,本先生好像从始至终也没说要给你黄金啊...这位李道友,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你这情报要钱你得告诉我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们隐盟雇主的信息要花钱买啊?”

        林不玄两手一摊,满脸无辜,“你不说也行的嘛,我又没逼你!”

        李十六纵横江湖黑暗处这么多年,第一次产生如此强烈的欲哭无泪感。

        想发作又不能,很难受。

        而且...林不玄说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那就...买一颗吧?”

        十两黄金,身处李十六这个高度也不是可以随手抛掷的,很是肉痛,要是被骗,那估计他会对林不玄恨之入骨。

        林不玄倒是点点头,轻手轻脚交换过来,接着说:

        “欲购从速,阁下虽然是头一批,但毕竟是情报这种东西,风声一走...只会供不应求。”

        “此事耗资颇大,得请示总统领定夺,还请林先生见谅,也不要食言。”

        李十六倒是干脆,一收传音玉打算退走。

        林不玄拦了一拦,“剩下这四十枚,阁下也一并拿走,这里是两个电台,一个说书,一个听曲,时间是全天候,不间隔。”

        “至于情报,每日午时一个时辰汇报一炷香时候,逾期不候。”

        “隐盟人多客流大,当作小物件分发下去就就好,阁下信任本先生,我亦形容阁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林不玄伸出了手,李十六顿了顿,终于还是握了一握,随后他拱手道:

        “告辞。”

        余下的几道身影缓缓没入黑夜,地上的残躯及血迹一同消散,余下三人一龙陷入难得的沉默。